三英战微信?王思聪:都是垃圾……

15天0基础极速入门数据分析,掌握一套数据分析流程和方法,学完就能写一份数据报告!了解一下>>

QQ臃肿的是功能,微信臃肿的是关系链。也许社交压力会是一个破局点,也许我们离颠覆微信只差一个契机。

“得社交者得天下。”

三英战微信?王思聪:都是垃圾……

中国互联网从PC时代一路走来,在无数领域开花结果,其中最为闪耀的果实便属于社交。“得社交者得天下”,马化腾用腾讯告诉大家,这绝非一句虚言。

偏偏社交领域一山不容二虎,任各路英雄趋之若鹜,王权却始终掌握在腾讯手中,连中国版Facebook都难以撼动。关系链,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构成了最深不可测的护城河,即便是移动时代的先驱米聊和微信也无法轻易跨越。

虽然微信在移动互联网的大门前跑赢了米聊,但若是没有QQ开放自己的关系链为它加冕,或许张小龙也无法成就如今微信的霸主地位。而这,也是中国社交历史上唯一一次王权的更替。又或者,说是继承更为恰当。

可惜许多创业者和投资人不信这个邪,马桶MT、聊天宝、多闪也是如此。

匿名社交:马桶里的潘多拉

王欣很聪明,他知道熟人社交不能碰。只要远离微信和QQ的统治,凭他的号召力,像陌陌那样占山为王倒也不是没有可能。

三英战微信?王思聪:都是垃圾……

但王欣又很笨,因为他不知道,匿名社交同样碰不得。从无秘到脉脉,再到匿名聊聊,但凡踏足这个领域的玩家没有一个能得以善终。

马桶MT,自然也不会例外。

且不论这个有些粗鄙的名字,王铁匠的出发点无疑是好的:可以把这个软件当成家里的马桶,毫无顾虑地将所有负能量宣泄出来,然后一键冲走。他希望以此来缓解社交压力,让用户更真实地表达。

可惜的是,信奉技术无罪的王欣显然不理解“人性本恶”四个字。匿名并不代表真实,而是滋长窥探、诽谤、谣言、色情的温床,是所有见不得光的阴暗面,是人性的潘多拉。这个问题在社交领域早有共识,与熟人无关,也与微信无关。

所以马化腾才会站出来表示:“负能量的匿名社交必须要旗帜鲜明的反对。”微信也在第一时间封禁了马桶的链接。而王欣不知是真的不明所以,还是故意装傻充愣,竟然还在微博上发声:

三英战微信?王思聪:都是垃圾……

坦白说,在三个挑战者中微信最不惧的就是马桶。毕竟用完即走的特性,使得从来没有一款匿名社交产品能够留住用户,更不用说对微信产生威胁。但是微信说马桶“包含不安全内容”,就算王欣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无法辩驳。

不可否认,紧跟业内观光团之后,约炮、卖片已然成为马桶里的最大流量,许多网友曝出的聊天截图不堪入目,而马桶自带的红包功能更是助长了灰产的势头。更重要的是,匿名的产品形态使得监管成为了一件几乎不可能的事。

也许正无形当中应了它的名字,马桶终究只是一个藏污纳垢的地方。微信不封你封谁呢?

出于同样的原因,马桶的测试链接也在不久后被蒲公英内测平台删除,安装包则出于不明原因至今没有在应用市场上架。另外,已经下载的用户目前也无法收到注册验证码。

三英战微信?王思聪:都是垃圾……

对此,官方声称由于用户量超出负载,服务器正在扩容。对于要打翻身仗王欣来说,如此搪塞的借口难免让人心生疑惑,但到底是不是受到某些监管层面的压力,也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总之,三款产品中最先发布的马桶,也不幸成了最先炮灰的那一个。

现在谁也不知道王铁匠的算盘,但如果执意要打开潘多拉魔盒,说不准还得再进去一趟。

救命稻草:罗永浩和聊天宝

我是全程看完子弹短信发布会的,不知道为什么,曾经意气风发的老罗,看上去颇有点被逼无奈的味道。

也许有很多人不知道,四年多前,罗永浩曾在微博上公开表示:“利诱别人去打扰他们的好友,是价值观的问题,是终极之low。”我不知道一个人要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开一场发布会来打自己的脸。

三英战微信?王思聪:都是垃圾……

聊天宝,从名字到logo,从贴片小广告到内置拼多多,从抄袭趣头条到宋焕铎大行动,几乎粉碎了老罗在锤粉们心目中匠人的形象。大屏幕上放出红色保暖内衣的时候,一向把情怀挂在嘴边的罗永浩,不知心里是什么滋味。

还是谈谈产品吧。简单概括一下聊天宝的功能,子弹短信+拼多多+趣头条。

子弹短信的部分在上一个版本的基础上做了些不痛不痒的改进,熟人圈算是唯一值得一提的地方。不用说也知道,这又是在针对社交压力越来越大的微信朋友圈。但究其根本,这个功能不过是朋友圈分组的演化版,而将朋友进行“生熟”的划分,甚至显得更加尴尬。

拼多多和趣头条的部分则着实让人大跌眼镜。毕竟子弹短信的第一批用户,不是锤粉就是互联网从业者,对于盗版便宜货和蝇头小利从来都是嗤之以鼻的。因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对于转型后的聊天宝来说,下沉到五六线城市才是它最好的归宿。

但老罗话里话外,却是始终抓着微信不放。

三英战微信?王思聪:都是垃圾……

他希望所有人都用聊天宝,他希望聊天宝能够取代微信。于是他允许用户在软件内隐藏“好东西”和“领钱”,通过定制化来帮助高端用户“眼不见为净”;他承诺聊天宝里赚到的钱可以用于慈善公益,为自己的情怀守住底线;而在高端用户眼里low到爆的“宋焕铎大行动”,不过是他农村包围城市的战术而已。

然而这一切,恐怕只是掩耳盗铃。即便聊天宝吃下了趣头条和拼多多的目标用户,也无法与微信正面抗衡。至少,此时此刻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绝不可能因为老家的亲戚长辈在用聊天宝而放弃微信。而他们却会因为你,保留微信。

社交网络就是如此,关系链密度越高转移成本就越大,低净值的用户也永远会依附于高净值的用户。而关系链密度最高、净值最大的用户往往是活跃在一二线城市的中高产人群。因此,想用四万万农村用户围剿微信,无异于痴人说梦。

更何况,以聊天宝邀请用户赚一块、聊天十小时赚几毛的吝啬程度,农村打不打得动还是个问题。也不知道老罗是真的缺钱,还是低估了现在的地推成本,在这一点上,连趣头条都要显得大方很多。也难怪发布会到最后,几乎变成了大型传销招商现场。

但无论怎么说,聊天宝已经是罗永浩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了,他在发布会的最后说道:“历史会记住今天。”这一天,是他情怀的终点,但也未尝不是新的起点。写到这里,我突然有点佩服他。有人说,一个男人成熟的标志,是能够为了梦想卑躬屈膝。

卑躬屈膝老罗已经做到了,至于梦想能不能实现,半年后见分晓吧。

国产Snap:多闪的自我矛盾

在三款产品里,多闪是看起来最正常的一个,同时也是最矛盾的一个。

它的矛盾首先体现在战略上。虽然陈林一再表示:“多闪和微信不是一类产品,没有必要封杀。”但发布会上,多闪的90后产品经理却是一边亲切地叫着“龙叔”,一边毫不客气地拿微信开涮。就连发布会现场的楼梯,都在无声地diss微信:

明面上说不和微信竞争,背地里却把微信放在脚底下当楼梯踩,龙叔不封你才怪。

当然,多闪最大的矛盾其实是在产品定位上,或者说是在“年轻人”上。

多闪,一个年轻人的亲密视频朋友圈。徐璐冉说团队从2017年年中开始构思,直到2018年年中才着手开发。真不知道在这一年里他们到底想了些什么,这不就是一个中国版的Snapchat吗?难道你们构思了一年的结果,就是把IM里阅后即焚这个功能砍掉了?

其实,Snapchat早在前几年就洗脑了一批社交创业者,很不幸我就是其中之一。当时我们做的产品和多闪如出一辙,甚至多闪发布会楼梯上的文案,我们团队都写过一模一样的,而在我们之后还有Spot、POP、echo……

我想,大家的思路应该都是类似的:

微信好友越来越多,亲戚长辈、老师领导&熟人陌生人全都在微信里,发个朋友圈都要瞻前顾后斟酌再三,最后还得来个分组可见。微信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慢慢地朋友圈的半年可见变成了三天可见,甚至还测试了“不常联系的朋友”这样的功能。

但是,斩不断臃肿的关系链,终究是治标不治本,恐怕只有用一款新的产品来重构好友关系才能根本地解决这个问题。这个时候,最先想到的自然是在Facebook眼皮子底下席卷全美青少年的Snapchat。

视频Story+阅后即焚这样新颖的分享方式非常适合年轻人,同时年轻人尝试新产品的意愿很强,而视频这种形式也更适合在亲密好友间分享,最重要的是:这是被验证过的模式。于是,一款聚焦年轻人亲密关系的视频社交产品诞生了。

当然,脱胎于抖音的多闪在产品出发点上也许会有所不同,但从结果来看,多闪并没有跳出Snapchat的产品框架。那么,我们遇到的问题,多闪大概率也会遇到:

年轻人没有社交压力。这才是多闪面临的最大矛盾。

这位93年的美女产品经理请你冷静一点,00后都成年了,你一个奔三的人凭什么代表年轻人?你有没有问过团队里97、98年的小朋友,他们微信通讯录里有几个好友?你知不知道00后在用什么社交软件?你有没有听说过扩列、CQY、黑界这几个词?

答案我在这里就可以告诉大家。00年前后的小朋友,微信好友数量通常在100人左右,除了微信他们还用QQ。感兴趣的朋友可以试试,随便下载一个交友软件找00后聊天,最后对方留给你的联系方式基本上是一串QQ号。

在年轻人的世界里,他们渴望发声,渴望被更多人看到;他们互相扩列、养火、暖说说,比谁的好友更多;他们矫情、中二,在QQ群里建立家族,在QQ空间里说着我们听不懂的短语;他们的父母长辈全都在微信里,而他们学校里的死党全都在QQ上。

现实就是如此,每个人都有一种认知偏见,以为身边的人能代表全世界,才导致我们千方百计想要凿破微信的城墙,却选择性地忽略了那个即将迎来20岁生日的QQ。

没错,QQ的数据确实不如微信,但却并不妨碍这只企鹅的逆生长。QQ活跃度的下降,只是因为转移到微信上的成年人比新加入QQ的青少年更多而已。这是人口结构带来的变化,而不是QQ本身的问题,它依然能够稳坐中国社交的第二把交椅。

也正因为QQ有着中国最大的年轻人口,像音遇、一罐、恋爱圈这类聚焦年轻人的新兴产品才会在QQ空间里投放大把的广告。所以,多闪想要抓住年轻人,大可不必找微信的茬,瞄准QQ或许才是正确的方向。

此外,更值得这个90后团队思考的是,“社交压力”对于年轻人来说到底是不是个伪命题。

社交压力:四面楚歌的微信

“微信老矣,尚能饭否?”这大概是所有创业者和投资人最关心的问题。

虽然目前来看,这次向微信发起的集体宣战,不过是雷声大雨点小。马化腾表示先让家里人用起来再说,王思聪则说三款产品都是垃圾。

三英战微信?王思聪:都是垃圾……

但不得不承认,作为一款全民级的产品,微信也面临着自身的困局。

一方面,三款产品同时挑战微信,又同时被微信封杀,更是同时指责微信垄断市场。作为一家企业,微信的防守策略无可厚非,但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基础设施之一,微信的不开放必将遭到更加严苛的指责。

曾经成功架空运营商的微信,当然不愿意成为下一个“提供验证码的流量通道”,但如果不接受被架空的命运,指不定哪天又会有一位大佬指着微信的鼻子大骂“狗日的腾讯”。这样的烦恼在中国互联网界,腾讯大概也是独一份了。

另一方面,社交压力这个词不约而同地被提及。马桶希望用匿名的方式宣泄压力,聊天宝想通过生熟朋友的分组来减少压力,多闪则干脆想要组一个没有压力的亲密局。三款产品瞄准了同一个痛点,这必然不是巧合。

日活突破10亿的微信,正在成为一个史无前例的超级App,但也无疑变得越来越臃肿。这让我不禁想起了当年初入移动端的手机QQ,不同的是,QQ臃肿的是功能,微信臃肿的是关系链。也许社交压力会是一个破局点,也许我们离颠覆微信只差一个契机。

只是,颠覆QQ的契机是移动互联网,而颠覆微信的契机又会是什么呢?

2019,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作者:Hiro,社交创业者,欢迎大家与我讨论互联网和社交。

本文由 @Hiro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对多闪的解读,我觉得我们俩是一致的。知音! :lol: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