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风投:挂满「低垂果实」的黄金10年

15天0基础极速入门数据分析,掌握一套数据分析流程和方法,学完就能写一份数据报告!了解一下>>

狂飙突进的造富神话。

过去10年,马云和李开复鲜有交集的两种人生中,共同的标签是投资人。

从9月延迟到11月,创新工场10周年活动最终还是决定举办。现场,《奇葩说》主持人马东与创新工场董事长李开复展开对话。俩人的回忆在对话中蔓延,2015年马东和李开复在中关村的咖啡馆中会面,不到一杯咖啡的时间,李开复决定投资马东。

马东的创业项目叫米未传媒,其实内容投资是李开复较少触碰的领域。从2009年兴起的移动互联网大风潮中,李开复主要押注了O2O和技术升级两大赛道。豌豆荚、知乎、旷世科技都是创新工场投资的重头项目。

就在创新工场10周年庆典的前一天,云峰基金也在深圳举办了9周年活动。现场马云和虞锋对话,让人顿悟,马云还是这家百亿规模基金的创始人。

9年前,阿里收购聚众传媒,马云提出让赋闲的虞锋打理新基金,并以马云中的云、虞锋中的锋字联合命名了基金。“从未来三十到五十年来看,中国确实需要几个(管理规模)上千亿美金的基金,(不管是)腾讯也好,阿里也好。”

很明显,马云希望这家千亿美元基金就是云峰。然而,投资了蚂蚁金服、VIKPKID等知名项目的云峰基金,外界很难不将其成功,归因为背靠阿里大树。实际上,过去移动互联网、AI和产业互联网等风口迭起,无论创新工场,还是云峰基金都获益良多。

“过去10年,创新工场也好,中国的创业届和科技界也好,都是奇迹的10年。”这10年,不仅成就了李开复的第二人生,同时也是红杉中国沈南鹏、经纬中国张颖、真格基金徐小平、源码曹毅等人最辉煌的10年。

IT桔子数据:2009年开始投资数量激增

移动时代崛起

时间回到2009年,那时2008年的金融危机仍未消退,但新的时代机遇已在酝酿。

1月9日,乔布斯在大洋彼岸,发布了第一款苹果手机,从此拉开了智能移动端新时代的大幕。

2018年美团点评在香港上市,王兴敲钟时还特意提到:“要感谢苹果公司,感谢乔布斯,如果没有智能手机,没有移动互联网,美团今天的这一切成就都是不能实现的。”

但在10年前,觉醒的只是少数,甚至也只有少数投资机构预测到了新风潮。

红杉中国就是其中幸运的一家。2009年以前,红杉资本还主要投传统项目,投资成绩并不理想。求变的红杉资本,内部出现了一个转折点事件。

那年,红杉资本合伙人周逵,整理出一份移动互联网“产业地图”。在这张图上,很多产业上的玩家、关键节点,以及产业链趋势都被罗列出来。“因为这张图解,我们才得以提早布局”,红杉中国掌舵人沈南鹏后来庆幸地说道。

意识到时代机遇正在来临后,2009年春,红杉中国在北京“长城公社”下面开了一个互联网被投企业年会,主题就叫“Mobile Only”。当时中国顶级投资机构,大声疾呼ALL IN移动互联网还很少见。红杉中国也拉开了VC黄金的10年。

在投资风格方面,红杉中国也复制了美国红杉的打法,买下整个赛道。媒体形容沈南鹏买下了中国互联网公司的一半,马化腾曾在央视上说道:腾讯过去也投资了100多亿美金,基本上我每一个项目都会看到,红衫团队已经在一两年前已经进去了。靠此打法,红杉中国也在过去十年,成功抓住京东、聚美、高德、比特大陆等知名企业。

投赛道是不是一件效率至上的投资方法论,还很难说。不过后来很多新兴投资机构,都以“买买买”的风格,取得了投资成绩的胜利,经纬中国即是如此。

经纬中国在成立后的前两年,延续了保守的投资策略。360周鸿祎的一句话,敲醒了经纬中国创始合伙人张颖。“红衣教主”说:你们这样根本不行,一年才投几家破公司,人家根本都不知道你们是不是在投资。

“这句话很难听,但这句话是对的,我也深刻地记得”,那时,经纬已经错过京东、YY等早期投资机会,张颖虚心地接受了批评,“你不扣扳机,创始人凭什么找你?他根本不知道你有没有钱。”

2010年的闭门会议后,经纬创投定下了新的战略:聚集早期投资,押注移动互联网,利用人海战术,大量招募产品经理做投资人。

相比主投A、B轮的经纬中国,主投天使轮次的真格基金,出手频次甚至更高。根据IT桔子数据显示,从2014年—2018年,真格基金每年投资的数量都在150个左右,粗略估算平均每2天投资一个项目。

被誉为创业导师的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每天都有出席不完的活动,见不完的创业者。

有一次徐小平在某场活动的后台,被一名创业者拦住搭话。徐小平简单听完其介绍后,表示了后续接触投资的意向,不想对方说:“徐老师,我们已经被真格基金投资过了,这次只是想加您的微信。”

一战成名的VC

创投黄金10年中,有很多经典的投资案例。

2011年,红杉中国本有机会投资京东。不过沈南鹏觉得京东问题不少,不一定能做起来。谁成想两年后,京东市值暴增40倍,成为电商领域最大的黑马。沈南鹏咬牙开出红杉中国最大的支票,1.5亿美元追加投资京东。

在早期,一两亿美金投资确实是大手笔。但是狂飙突进10年的后期,一两亿美金只够投资独角兽的B轮。2018年4月,滴滴出行宣布完成新一轮超过55亿美元的融资。成为过去10年中,金额最大的风险投资。

京东的案例,教会了沈南鹏“不要犹豫”。2013年,今日头条融B轮,新浪也注意到了,但在投资价格上比较纠结,红杉中国快速过会决定投资,沈南鹏抢走了头条的C轮领投。

出手变得坚决的经纬中国,此时也瞄上了陌生人社交产品陌陌,最终获得丰厚回报。

2011年,年轻的搜狐IT记者王华东,进入经纬做投资。同时,从网易总编职位上离职创业的唐岩,正在北京霄云中心创业做陌陌。26岁的王华东遇到了32岁的唐岩,经纬第一个经典投资案例诞生。

第一次见面,稚嫩的王华东为了显示自己专业,特意提到了自己研究过美国婚恋社交网站match.com,延伸出对陌生人社交软件区域网络效应节点的看法。唐岩对吊书袋感到不耐烦,认为“只要产品做得好,就会有用户来”。

最终经纬还是投资了陌陌,并持续跟投到C轮。陌陌也仅用时3年时间,成功登陆美股,上市时市值31.74亿美元。陌陌刷新的互联网公司上市速度,也让背后的经纬一战成名。

“仅陌陌这一个项目,就让我们赚了11亿美金,转换一下人民币,差不多70亿。”张颖有次对媒体说道,“不仅基金,也包括其个人,他只要需要我们做什么事情,做牛做马,我都会义不容辞。”

相比其他基金更偏重投资产品或者公司,有一家专注为“年轻人实现梦想”的基金也即将登上舞台。

2009年,从斯坦福读完MBA的陈欧回国创业。彼时恰逢真格基金的徐小平找不到好项目,在兰亭集势创始人郭去疾的引荐下,徐小平认识了陈欧。据聚美优品联合创始人戴雨森的叙述,“徐老师找我们,听了半天也没有听懂,看斯坦福的两个孩子应该不是坏人,投了我们18万美金。”

从做游戏广告植入,到转型做化妆品团购,徐小平又追加了20万美元投资。2015年5月,聚美优品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徐小平在这个项目上的收益高达3亿美元,回报高达1000多倍。

创投大潮中,很多普通人也有幸成为投资人。甚至VC黄金10年中,最大的投资回报也是由“投资门外汉”创造。

2012年程维和王刚从阿里离职创业,王刚从积蓄中出70万,程维出资10万做滴滴。这点钱很快烧完后,见了上百家投资方都没有融到钱。无奈之下,王刚又掏了几十万元。

今天滴滴的估值大概在650亿美元,王刚当年上百万元投资,预计换回5000倍回报。2004年孙正义2000万美金投资阿里巴巴,获得3000倍回报。5000倍回报,也创造了移动时代最大回报倍数的投资神话。

过去10年中,两家企业是衡量很多投资机构的试金石。其中,一家是估值成长最高的今日头条,另一家是刷新陌陌上市速度的拼多多。

高榕资本创始合伙人张震曾说,发现拼多多是其天使投资人的推荐。当然,拼多多的天使投资人星光熠熠,网易的丁磊、淘宝的孙彤宇、OV手机背后的段永平,三个人都是拼多多天使投资人,同时这三人也是高榕资本的LP。高榕资本投资拼多多,也就不是什么意外之事。

拼多多仅用了2年又3个月就成功上市,上市时市值290亿美元,背后的高榕资本等投资机构也赚得锅满盆溢。

创投黄金10年中,不仅属于那些投资新贵们,BAT的战略投资部门也有精彩演绎。

很多人对资本最深刻的时代记忆,就是2014年快速发展的滴滴和快滴,在阿里和腾讯两巨头的扶持下,开启补贴大战。马化腾事后曾回忆:“那时候每天最多烧几千万,谁都不敢收手。”

类似资方大战的剧情,也在两年后的共享单车领域上演。

共享单车作为日活过千万的高频领域,被很多人视为移动互联网最后一个风口。ofo和摩拜隔几个月融一轮资,让人怀疑投资机构的钱是不是大风刮来的。共享单车补贴最激烈时,ofo投资方金沙江创投的朱啸虎,曾与摩拜投资人腾讯马化腾,在网上争执谁是市场第一,微信朋友圈Battle也是资本圈头一遭。

因为舆论成功出圈的朱啸虎,也是过去10年无法绕过的一位投资人。这位始终走在风口上的朱啸虎,相继在消费互联网、企业服务、医疗健康等领域,投资了滴滴、饿了么、映客、Cherry等企业。

属于创投黄金10年最后机遇,是AI和产业互联网带来的风潮。不但真格、经纬等头部机构摘取了头部果实,云启资本、StarVC等2015左右成立的新兴投资机构,借助投资找钢网、商汤科技等企业,完成投资格局的最后一次卡位。

VC裂变与2.0时代

创投大潮造就的满地机遇,也让很多人怦然心动。促使老牌VC发生了一场裂变,越来越多少壮派投资人出走,成立新的投资机构。

2013年9月的一个晚上,三元桥附近的一家餐厅中,张震、高翔、岳斌大醉了一场,随后几人一起向IDG资本请辞。

IDG资本作为熊晓鸽创立的国内第一家风险投资机构,当时已经国内顶级的投资机构。不过面对新兴的创富浪潮,无法激进跟进,张震等年轻人想要自立门户。

高翔还记得请辞那天的情形,早上高翔先是收拾好东西,然后敲开了IDG资本七大元老之一,周全的办公室的大门。意外的是,周全支持了他们的离开,还说做不好可以回来。

创业总是充满挫折,张震回忆那段时间,要人没人,要钱没钱,甚至没有办公室。“差不多有6个月时间,几个人就在威斯汀酒店大堂办公,那里的服务员都认识我们。”

高榕资本成立后,投资了蘑菇街、华米科技和拼多多等知名项目,迅速崛起成为投资机构新贵。而老牌机构IDG,也成为出走合伙人最多的机构,高榕、峰瑞资本、火山石等新兴投资机构都与IDG有关。

这种VC裂变在2014-15年达到了最高潮。投出了字节跳动、美团等企业的源码资本,也是成立于此时。

2014年,时任红杉中国副总裁的曹毅离职,创立源码资本,其LP星光熠熠,创始期美团王兴和字节跳动张一鸣各投500万美元,包括姚劲波、李想、李一男在内的数十位知名企业家,也是源码资本的LP。曹毅试图打造码会,将更多知名企业家聚集到一起,形成更大的势能。

这场VC裂变大潮中,还有原君联资本董事总经理刘二海,创设了愉悦资本;原戈壁创投合伙人童玮亮离职,成立梧桐树资本;90后明星投资人李丰,新成立峰瑞资本。

有人将这场裂变,形容为VC 2.0。始于2014年的双创热潮,无疑也是VC2.0的关键助推力量。

从中关村创业大街到全国各地,创新创业热潮席卷而来。无数创业者、投资人穿梭在大街上的车库咖啡、3W咖啡等,你有梦想就可以落地孵化。IT桔子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整体投资数量比2013年增长了150%,投资金额增长了152%。

退出通道多元化

创业市场火热,固然引发了投资市场热潮。更多的资本退出通道,也是VC黄金10年的关键因素。

2009年10月30日,达晨创投董事长刘昼一早上就赶到深圳五洲宾馆,他将在这里见证国内风险投资行业一个重要里程碑。证监会耗时10年的打造的“中国版纳斯达克-创业板”,在当天开启首批公司上市仪式,首批上海的28家公司,平均涨幅达到106%,其中达晨创投投资的企业,就占了其中的4家。

创业板的意义在于,打通了人民币基金的募、投、管、退全链条。本土基金在并购之外,终于拥有了稳定的退出通道,九鼎、中科招商、达晨创投等本土机构获益。此后,人民币风险基金也开始崛起,红杉中国、经纬等美元基金都配备了人民币基金。

曾几何时,新三板也曾被视为投资界的希望。

2014年中小企业股转系统获批,新三板推出做市商制度。新三板也成就了天星资本,这家机构在两年时间,疯狂投资500余家公司,豪言要投资15%的新三板企业,机构最高估值高达300亿元。

据传天星资本创始人刘研在招聘的时候,喜欢问应聘者这样的问题:“你愿不愿意当大佬?你愿不愿意叱咤风云?你愿不愿意身价百亿?”他希望这些面试者眼睛里闪着光,坚定的告诉他“我愿意,我能!”但是如果这些清华、北大等高校的毕业生,言语犹豫就会不要。

2016年5月,证监会通过了新三板分层方案,洪泰基金创始人盛希泰直言这是将新三板推进“停尸房”。始终找不到定位的新三板,也未能在资本市场掀起浪花,2018年天星资本也因为2900万元债务,最终成为“老赖”机构。

没有多少人为新三板感到惋惜,因为很快他们发现了一个优质退出通道,这个通道更愿意听被投企业的故事,给出的估值也远高于二级市场。

事情起源于滴滴和快滴那场补贴大战,最终是阿里和腾讯主导了战事收尾。滴滴并购快的案中,滴滴创始人程维和快的创始人陈伟星,分在两个房间给阿里的蔡崇信和腾讯的刘炽平打电话,请示每一条签约协议是否同意。

“BAT就是天上的神仙,神仙在看我们人间的人打仗。”华兴资本CEO包凡这样回忆当时滴滴快的并购案谈判时的情形。也是从那时起,“天使、A、B、C、D、Pre-IPO、BAT”成为流行说法。

当然拿BAT的钱,远不如纯粹VC的钱纯粹,站队和交出控制权都是大概率的事情。所以发生了戴威不愿意卖掉ofo,朱啸虎直接将所持股份卖给阿里的事情。类似朱啸虎与戴威的故事,创投10年中,被投企业和投资机构甜如蜜的有之,翻脸决裂的亦有之。

求变的VC

激荡10年中,很多投资机构也试图除了给钱外,做出更多投资的创新。

李开复是10年中,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在创新工场成立第一天上,宣布“投资+孵化”模式做投资。李开复试图将美国知名的Y Combinator模式带回国内,遗憾的是没能成行。

2013年,3000多人聚集在创新工场的孵化器,一年运维费用上亿元,每年烧掉的投资也在数亿元。创新工场联合创始人王肇辉说,李开复常常思考的一个问题是,怎么用有限的钱去养这么一个团队。

但是李开复最终也没有想出答案,他调整模式,成立了5亿美元规模VC性质的基金。此后开启了大规模投资的时代。

2018年4月,创新工场4期美元基金媒体沟通会上,“不要再说我们(创新工场)是天使、孵化器了 ”,李开复一进门就向记者说道。北京四环创新工场办公室里,李开复重新勾勒了创新工场的定位——VC+AI,“Tech VC 时代到来了”。

钱+技术的投资模式,是李开复希望再一次推动的模式创新。创新工场始终愿意做国内投资机构中的一股清流。

当然,在黄金10年中,也有机构在给钱的方式上创新。

2016年创投市场迎来了一丝寒意,很多企业也意识到股权融资太贵了。2017年,新加坡淡马锡与大华银行合资成立InnoVen Capital,落地国内。“我们是做风险债权融资”,InnoVen Capital董事总经理曹映雪,多次向媒体解释这一名词。

类似明略数据这类独角兽,需要资金支持其长期发展。但风险股权的融资成本高昂,于是接受了InnoVen Capital的投资做补充,风险债权的贷款利率不会超过10%,低于市场上借贷的资金利息。不过相比风险投资只需要分红,风险债权还需要还本金和利息,更广范围推广还需要时间。

另一方面,国外的投资机构也在试图进入国内。在美国,YC是家成功的创投孵化器,目前已经加速超过1900家初创公司,这些公司总估值高达1千亿美元,其中包括Airbnb、Dropbox、Reddit等明星公司。但在2016年进入国内后,发展始终缓慢。

2018年,前百度首席执行官陆奇加入YC,试图将YC中国带入正轨。今年陆奇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演讲中提到,YC第一期创业营项目路演日将在11月17日举行。在AI领域,真格和创新工场等摘取了第一批果实后,留给YC的还有多少,只能等待时间来解答。

“过去十年,确实是一个黄金十年”,经纬中国合伙人万浩基在近期举办的“2019全球资产配置峰会”上,如此感慨道,有很多low-hanging fruits(低垂果实/绝佳的机会)的年代也已经过去。

下一个投资神话爆发的时代,还要多久?

 

作者:杨业擘、杨景诒;公众号:Tech星球(微信ID:tech618)

本文由 @Tech 星球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
  1. 写的蛮好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