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点:2010-2020年互联网的十大战役

0 评论 9321 浏览 29 收藏 19 分钟

编辑导读:互联网十年间经历巨变,创业精英们逐浪来去,融资、裁员与并购的故事重复上演,有人折戟沉沙,有人凤凰涅槃。本文作者对中国互联网十年发展以来的十场大战进行了梳理盘点,一起来看看~

2000年的第一个十年无疑是属于PC端互联网的,但上一个十年是以移动互联网为代表的新经济的黄金时代。

在历史的长河之中,十年或许是转瞬即逝;但在日新月异的移动互联网世界里,十年则意味着新经济的高歌猛进。

前有群雄逐鹿的千团大战,全民扫码的第三方支付;后有疫情催化的在线教育,互联网医疗。

如今,我们又站在了十年的十字路口,让我们以史为鉴,好好复盘一下过去激荡的十年里,新经济中的十大战役。

01 社交大战

2011年,微信登基,陌陌出世,米聊梦碎。这注定了是移动互联网社交史上意义非凡的一年,也奠定了近十年乃至未来的社交格局。

2011年1月21日微信上线,凭借着“附近的人”功能,微信日新增10万用户。同年雷军来势汹汹的米聊成为了微信的第一位刀下亡魂。

2011年8月4日,陌陌上线,第一个月获取10万用户,冲上了社交榜第三名,仅次于微信和QQ。

2013年1月15日,微信用户突破3亿,正式成为社交江湖的龙头老大。

同年10月,阿里重仓押注社交赛道,推出来往,并没有因为手握电商优势而激起太大的水花。

此后,每一年都有众多玩家加入社交赛道。

2018年共上线159款社App,2019年仅仅几大玩家就生产了50多款社交App。然而,众多社交产品被资本的车轮碾过,都化作了历史的尘埃。

以微信、QQ为代表的熟人社交,以微博为代表的半熟人社交;以陌陌、探探面具为代表的陌生人社交,这几个软件几乎占据了过去十年中国社交网络。

02 支付大战

2009年11月,支付宝上线手机支付服务。

2011年,阿里拿到第一张支付牌照,名正言顺地成为了第三方支付赛道的领头羊。

2013年,微信支付服务开通,第一次支付大战正式打响。

2014年,为了打通支付场景,阿里和腾讯分别支援快的和滴滴,网约车大战的背后是支付宝和腾讯支付大战的缩影之一。

2014年春节,微信率先发起“红包大战”,凭借着4000万个红包,微信支付抢下了支付赛道的半壁江山。

接下来的几年,两大巨头的短兵相接从支付场景到红包大战再到补贴用户愈演愈烈。

2016年,支付江湖正式奠定了支付宝,微信二分支付天下的格局。

2017年年底,银联终于发起“反击”,高调宣布推出云闪付APP。

于此同时,2020年拼多多,字节跳动,携程,快手几大互联巨头纷纷将支付牌照收入囊中;央行数字货币也正在有条不紊地试点和推进。

显然,新的支付大战一触即发。

03 在线生活大战

过去十年,在线生活行业的战火从早期的千团大战一直蔓延到如今如火如荼的社区团购。

2010年的1月,中国第一家团购网站—-满座网问世。同年,王兴创办了美团网,开启了美团的十年江湖之路。

与此同时,大众点评,拉手网、窝窝团、24券、糯米网等大玩家纷纷加入战局。

仅仅在2011年,国内团购网站融资超过70亿,各大玩家纷纷不计成本的烧钱推广,补贴,抢占市场份额。

在最高峰时,团购网站多达5000多家,史称“千团大战”。最终,美团杀出重围,一统江湖。

千团大战过后,细分赛道社区团购再起狼烟。

2016年,社区团购在湖南长沙萌芽。2018年,社区团购大战迎来了它的上半场大战。仅仅2018年,社区团购融资次数约23次,金额突破40亿元。

这一年,拼多多,阿里,京东,十荟团,考拉精选等上百位玩家纷纷加入战局,堪称“百团大战”。

上半场战役以互联网巨头兼并其他大小玩家而告终。

到了下半场,“卖菜”江湖只剩下老牌玩家兴盛优选,和拼多多,阿里,滴滴等少数互联网巨头。

社区团购大战必将延续到下一个十年。

04 电商大战

2011年5月,当京东创始人刘强东表示将与支付宝停止合作之时,第一轮电商大战爆发。

从阿里逼迫淘宝天猫卖家“二选一”到每年6.18和双十一营销造势,每一次猫狗交锋可谓短兵相接。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中国已经有了100多个电商节,其中京东系和淘系就贡献了40多个。

第一次电商大战一直延续到2015年。

这一年,拼多多横空出世,凭借着“百亿补贴”的打法迅速抢占市场份额。

至此,第二轮电商大战的号角吹响。

苏宁将股权抵押给阿里,国美入驻拼多多,京东收购五星,三分电商天下的格局已定。

在传统电商大战愈演愈烈的同时,新的电商模式应运而生——社交电商。

不同于以货为中心的传统电商,社交电商以人为中心,由是社交关系形成的电商形态。

社交电商可以分为社交拼团,社交分销以及网红电商。微商,拼多多砍价,社区团购,直播带货等均属于社交电商。

过去十年,电商江湖不仅迎来了拼多多这一后浪,新的电商模式也在不断涌现。

05 视频大战

上一个十年伊始,版权问题拉高了整个长视频行业的门槛,烧钱和亏损成为了该赛道十年内的关键词。

2010-2012年,各大玩家争相问世和上市。

2009年,酷6网上市,两年后被人人网收购。2010年,乐视网,土豆,优酷上市。同年爱奇艺上线,一年之后腾讯视频上线。

2012年,优酷收购土豆其后又被阿里收购,PPS被百度旗下的爱奇艺收购。随后,芒果TV和B站相继问题。

在连年烧钱征战之后,视频赛道的格局渐渐清晰,搜狐视频,人人网,乐视网早已泯然众人。

而背靠阿里的优酷,百度旗下的爱奇艺,腾讯视频,芒果TV割据天下,其后是后浪B站正奋起直追。

其中,除去芒果TV之外,其他玩家依旧处于烧钱亏损的状态。

在长视频攻城略地的同时,短视频正在悄悄崛起。

2011年,快手成立,2016年抖音问世。目前,快手日活3亿,抖音日活6亿。

短视频的强势崛起正在抢占长视频玩家的用户和利益,于此同时,一场关于中视频的细分赛道也悄然开始了。

过去的十年,网络视频行业不仅是每一个赛道内的短兵相接,中间的纵横交锋也异常精彩。

06 共享经济大战

2014年ofo成立,共享单车的问世拉开了共享经济的帷幕。

2015年共享单车投放量仅2万。2016年超20多位玩家加入混战,例如摩拜,ofo,永安行等等,共融资超30亿,用户规模达到了1886万人。

2017年,赛道领头羊ofo投放车辆达到了2300万。

成本烧钱、运营成本过高、同质化竞争严重、收入低等原因渐渐让众多玩家纷纷淘汰。

曾经红极一时的共享单车ofo,从资本市场的宠儿到弃子仅用了四年。其先后融资10次,总金额超150亿元。

2018年年底,ofo深陷退押金大潮。轰轰烈烈的共享单车最后只剩下一地鸡毛。

而共享办公,2020年11月优客工场通过SPAC的方式正式登陆美股,成为“联合办公第一股”。

然而,上市首日,优客工场以每股8.56美元的价格报收,当日涨幅4.77%,总市值4950.4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25亿元,远低于早前预估市值的7.69亿美元。

毫无疑问,共享办公并未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

同时,共享汽车也难逃共享单车的结局,共享雨伞出师未捷身先死。

唯有共享充电宝暂时还在盈利,给共享经济赛道点燃了点点希望的星火。

07 出行大战

2010年5月国内第一家网约车平台易道用车成立。

2012年3月,国内第一款打车软件摇摇招车上线。

2012年8月至9月快的打车和滴滴打车先后问世,随后大个打车软件出现。

短短两年内,国内网约车从无到有,并开始了第一轮大战。

2014年,滴滴与腾讯正式达成合作,而最大的竞争对手快的背靠阿里,于此同时Uber也在这一年正式进入了中国市场。

腾讯,阿里的支付之战的背后也决定了谁能一统网约车江湖。

于是一场烧钱大战爆发。不管你补贴多少,我多比你多。这是当时两大阵营最简单粗暴的想法,以至于打车费用甚至低于公交。

据滴滴记载,补贴大战前五个月,双方累计烧钱保守估计在20亿之上。

一方面滴滴烧钱和快的赤身肉搏,另一方面滴滴布局线下推广与Uber短兵相接。

最后,2015年2月14日,滴滴,快的合并。2016年8月1日,滴滴收购Uber。至此,滴滴出行一统江湖。

随后,网约车江湖也出现多众多搅局者,美团,高德地图,神州,嘀嗒,但均未撼动滴滴江湖第一的地位。

08 互联网金融大战

2011年5月18日人民银行正式发放第三方支付牌照,正式标志着互联网与金融结合的开始。

如果从时间维度来简单划分,2010—2015年,无疑是互联网金融的黄金时代。

以支付宝和微信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为互联网金融的野蛮生长提供了便利。

2013年6月13日,支付宝推出理财产品余额宝,仅仅用了2年的时间用户高达2.6亿,是全球客户最多的基金。

腾讯推出理财通,百度上线满小度理财,京东推出京东金融。

在小额借贷方面,支付宝的借呗花呗,京东的白条,360借条,百度有钱花等层出不穷。

一时之间,互联网金融百花齐放,高歌猛进。

与此同时,p2p平台也开始走向历史的舞台。2007年,国内首家p2p网络借贷平台在上海成立。

截至到2011年底,p2p平台大约20家,月成交额大约五个亿,有效投资人一万左右。

到了2014年,平台数达到了1300家,月成交量大约300亿,有效投资人达到了50万人。

2017年,我国P2P市场贷款总规模大约4300亿美元,是全球最大的P2P市场,贷款规模超过其他主要国家之和。

走过2016,互联网金融迎来了它的小半场——发展与监管并存的格局。

随着p2p平台不断暴雷,监管力度也随之加强。目前,国内所有p2p平台已被清算,一个时代嘎然而止。

同时,2020年12月,继支付宝存款产品下架后,京东金融、携程金融、陆金所、理财通、滴滴金融等存款产品陆续下架,拥抱监管,互联网贷款机构也向持牌消金牌照的正规军靠拢,从头再来已是大势所趋。

互联网金融用十年的时间走完了它的第一个生长周期,从野蛮生长到从头再来。

09 在线教育大战

2011年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在线教育开始萌芽。

2013年互联网教育市场规模达到981亿元,扭转了多年来市场规模持续下滑的颓势。

2016年,随着直播行业的出现,在线教育呈现多元化,并迎来平稳的成长期。

2020年突如其来的疫情,和大量资金的涌入,不断催熟着在线教育,将其推向了历史的顶峰。

天眼查专业版数据显示,我国目前共有超过28万家从事在线教育相关业务的企业,各大玩家争相烧钱抢占市场份额。

2020年6月29日,作业帮宣布完成7.5亿美元的E轮融资;

2020年8月27日,开课吧获得5.5亿元的A轮融资;

2020年10月22日,猿辅导宣布完成22亿美元的G轮融资,投后估值达155亿美元。

截至11月末,2020年在线教育行业披露的融资金额共计约388亿元,较比2019年同期的108.75亿元,增长了256.78%,而仅在今年9月,教育领域的融资就高达30起。

大量的资金不断流向在线教育的独角兽,例如猿辅导、作业帮、学霸君、一起作业等,而无数中小玩家正在不断被淘汰。

在行业形成寡头垄断前,这些巨头玩家只能不停地烧钱抢占更多的市场份额,赔钱赚吆喝。

过去的十年,在线教育才刚刚拉开大战的序幕。

10 在线医疗大战

2010年—2014年,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在移动互联网的驱动之下,互联网医疗加速发展,一些头部玩家抢先布局。
例如2010年成立的微医,2011年问世的春雨医生。

2014年—2015年,随着“双创”概念的提出以及政策的利好,互联网医疗行业快速发展。短短两三年间互联网医疗公司一度发展到了5000家。

2016—2017年,随着政策改变,互联网医疗遇冷。仅仅在2017年就有1000余家互联网医疗公司退出历史的舞台。

2018年,国务院发布《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互联网医疗再次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

而疫情的到来,彻底激发了互联网医疗的潜力,整个行业呈井喷式爆发。截至2020年6月底,全国各地已审批设立互联网医院近600家。

在互联网医疗跌宕起伏的十年,一方面是老牌巨头依旧在引领浪潮,另一方面是互联网巨头正在汹涌而至。

2014年,中国平安布局互联网医疗赛道,2015年平安好医生app上线,2018年,其在港交所上市,被称为全球医疗科技第一股。另一头部玩家微医于2020年底完成了3.5亿美元融资,或将在今年赴港上市,估值100亿美元。

而在互联网巨头方面,2020年12月8日,京东健康在港上市,截止12月31日收盘,市值达4776.55亿港元,成互联网医疗市值最高公司。

与此同时,2015年成立的阿里健康,已实现了6年来的首次盈利。

百度,字节跳动等互联网公司纷纷加入新的战场。

互联网医疗过去的十年无疑是动荡的,但之于下一个十年,美好和残酷的战役才刚刚开始。

总结

新经济十年拓荒,十年沉浮,如今又迈入了一个新纪元。

从BAT到TMD,从马云,马化腾到王兴,张一鸣,有人失意、有人得志,他们推动了历史的巨轮,历史也成就了他们。

在接下来的十年,谁又将创造历史,引领时代,让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明公子;公众号:明公子财经(ID:minggongzi01)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KhueyrsNewQwrY11vw6LnA

本文由 @明公子财经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