脸萌CEO,郭列谈登顶前后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你爬到山顶看到了最美的风景。你这个时候需要下山,去爬另一座”

准90后、腾讯前员工、脸萌CEO,郭列谈登顶前后

7月19日,“腾讯产品家沙龙:90后企业家专场”在北京举行,本文是脸萌CEO郭列的分享内容。

郭列出生于1989年,华中科技大学毕业后,加入腾讯,2013年创业,去年底做了脸萌,今年6月,脸萌做到了APP排行榜第一。郭列分享了他从高中起的成长故事、为什么做脸萌(起初的动力与灵感)、及当把脸萌做到第一后创业团队如何寻找新方向的过程。

在腾讯产品家此次演讲的五个嘉宾中,郭列有一个特殊身份:腾讯前员工。

郭列的故事让腾讯反思,如何更好地让90后融入,让他们奇思妙想的创意能获得施展空间。腾讯产品家这样的活动是一个开始,但显然还远远不够。腾讯乃至整个世界都要不断提醒自己,一个新的时代已经到来,要向90后企业家学习,更好地了解90后,00后。

一、我的高中

我是一个很普通的人,经历不复杂,学习也不太好,分享一些创业感受。

高中叛逆期的时候,我很喜欢古惑仔,觉得很酷,那种兄弟友谊很好,当时也很脑残。有一件事:离校门就500米,每次放学就是不走校门,从旁边的墙翻出去,觉得这样子更好玩一点点。

高中时也不是特别听话,还打过两次架,第二次较严重,人家报警,自己也满18岁了,班主任在操场哭。我想,打架我都没哭,班主任哭什么,我很感动,也很自责,班主任已经第二次帮我道歉了,再道歉不太好,因为不是我道歉,是他道歉。当时有想过要不要辍学,毕竟这个事挺严重,班主任说,还是很看好我,觉得我这个人不是特别坏。家里人也没怪我,说“没关系,我们打赢了”。我非常感动,觉得怎么会有这样的班主任和家长。

我给自己定一个目标,希望为他们考一个好大学,不是为我自己。我当时都不知道华中科技大学,据说跟武汉大学差不多,有时排名还略高,我想考上后他们会比较开心。我在高三时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希望考上华中科技大学。每天早晨5点半起床,晚上12点半睡觉,把手机一关,整整一年,我从一个学渣慢慢逆袭,高考成绩出来那一刻,有一女生问我考了多少分,我告诉她这个分儿,她就哭起来了,她在我们班是中上游,我的分数比她高很多。

二、我的大学

高考的经历很爽,你有一个目标,通过努力,实现目标。但进入华中科技大学之后,我发现没有什么事情要干,很迷茫。但有一点,我知道自己不喜欢什么,我给班里同学写了个邮件,说我不打算做自己专业了,上课看不到我,不要太想我,现在想起来,这个邮件挺傻,你不上课就不上课嘛,写信给同学干啥?

我尝试去做了很多事情。我去了一个协会,认识了一个做“挑战杯”创业赛的学长,他讲创业经历时,我仿佛觉得他身后有佛光,很吸引我去尝试创业。我决定也参加创业比赛,就我屌丝一个人,去忽悠跟我同龄及比我低一届的人,告诉他们可以一起来做事。我从一个人开始,到处贴传单,到处找人,整整一年。当时我们给自己定的目标,是希望从100多所学校里面,走到全国总决赛,一年之后,我们成功地闯入了全国总决赛,最后去上海被其他学校PK掉了。这个旅程让我觉得创业很好玩,跟团队在一起很开心。


这件事之后,大家找工作的找工作,该毕业的毕业。创业比赛留下来的东西很虚,赛完了什么都没有了,你没有干一个实事儿,只是参加一个比赛而已。然后我给自己定了一个新的目标,希望自己可以做一款产品,有千万、亿万的人在用。

我希望走在地铁里,看到一个人用我的产品,我会告诉他,“哥们儿,那个产品是我做的,然后就很瞧不起他这样子看他。”

脸萌真的做到了地铁里有人用,而且他在刷朋友圈,很多朋友圈的头像是脸萌,但是我没有勇气去拍他的肩,告诉他这是我做的。

三、腾讯岁月

抱着这个目标,我来到中国做产品最好的腾讯。进腾讯很难,要过关斩将,腾讯招实习生时,我没进,我还去“霸面”了两轮,腾讯没要我。我想,不然去学校介绍的实习吧,后来想想还是算了,我决定还是回家看一些互联网方面的书,自学一下。我是班上唯一没有找到实习机会的人,我妈妈很担心我,说这个孩子实习都找不到。

我度过了一个寂寞的暑假。到了9、10月份的时候,腾讯又来了,我笔试又没过,还没有写名字,然后我就去“霸面”,走到面试官的房间,面试官很好,他当时觉得我应该不太行,后来越面越High,发现一点小惊喜,就很成功地进到腾讯了。

当时创新工场经常来学校洗脑,说移动互联网很好,2010年的时候移动互联网的确很好,当时很想进腾讯做移动互联网。但是腾讯的面试是你走到哪个房间,那个面试官是谁,以后就跟着他了。我当时找的面试官是做电子商务的,现在他们在微信支付那边,也有一部分到了京东那边,我就跟着这个面试官走掉了。

当时,我对进到腾讯的憧憬是,应该是像现在这个样子,拿着麦克风跟大家介绍我的产品。但腾讯有2万人,你只是其中之一。你有很多东西要学,更多的事是大家分配给你的,这个时候就会有点问题。当时看《海贼王》,看着看着会哭,你说小孩子看动画片才会哭,那么大的人还会哭,但每次还是很向往。有一群伙伴做自己热爱的事情,做一些不一样的事。

四、失败的第一个产品

我觉得不能再待下去了,就出来了。我给自己定了一个目标,做一个很多人用的产品,因为海贼王的目标是做海上最强的男人,我们的目标是做APP排行榜第一的应用,这个很难的,因为有几百万个应用在这里,但画饼总比没有好。

之后我们有一个灵感来源,来自于《海贼王》,《海贼王》里有一个电话虫,每个电话虫长得像这个人,这个电话虫会学你的表情,它在《海贼王》里面是电话的功能,会学你的表情,你哭它就哭,你笑它就笑,电话那边看到的是一个在学你的表情的人,另外它长得像你,根据这个灵感我们做了两个产品,一个产品是微信表情“说说”,后面我会介绍,另外一个就是脸萌。

微信表情“说说”好不容易上线了,大概的功能就是这样子,你可以选个表情,这个表情没有声音,你给它配音,录好后它就成了一个表情和语音,可以发给你的微信好友和朋友圈。

但是,不是所有人适合配音,配音需要你非常放得开,标准配音员配得比较好。无论是“啪啪”还是“抬杠”,都有这个问题,就是用户录音的质量不是很高。微信和朋友圈也不支持这种格式,不易传播。

这个时候,钱也花得差不多了,开始过苦日子了。说三点经验,可能对后面创业的人有好处。

第一,之前几百个同事,大家天天玩得很High,腾讯真的很好,有很多活动、兴趣组、聚会。创业后,一个人在家里,像一个傻子,一起床走到客厅,整个房间只有你一个人,QQ从来不会响一声,就在那里呆着,有时候变成有点儿像神经分裂,会自言自语。

第二,在腾讯的待遇非常不错,当时就可以1000多块钱请大家吃饭,创业时发现钱不够用,要省着用,花6.5元吃两顿:3块钱买一块儿肉,1块多买一个青菜,自己蒸一个饭,大概6块多,可以吃两顿,中午吃一半,晚上吃一半。去年创业整整一年,从120斤瘦到了100斤。

最后一个,让我最担心的一个问题,就是最开始出来找的工作不错,爸妈很开心。出来后变成这样,他们会很担心,有时候回去穿的破破烂烂的,也很瘦,他们感觉我像在外面吸毒。

五、脸萌八面观

第一款产品没有成功,非常想放弃,想要不然算了,找个比腾讯差点儿的公司吧,回腾讯已经不太可能。

这是当时创业的环境,这个是我的小伙伴,他每个周末来到我家办公,这是我墙上挂的海贼旗,贴一些海报,这是我的工位,一个板凳、一个位置。

非常想放弃的时候,就想象一个画面:跟一群小伙伴一起,大家一起去庆祝说“yeah,我们达到了目标,我们实现了理想”,每每想到这个画面,好像鸡血又打满了,我希望还是继续可以把产品做完、做好,所以就出现了脸萌。

后来我们拿到IDG的天使融资,脸萌上线,生活比较好了。我简单分享一些产品的观念。

第一、最开始更多是兴趣爱好驱动,我们也看到一些数据,21岁以下用户,用头像和考试类应用特别多。我们觉得,个性化展示是年轻人的一个刚需。

第二、无论是猎豹浏览器,还是其他互联网产品,大部分团队和资源都在做一件非常小的事情,你才能在单点获得一些突破。

第三、我们在腾讯学到的,最重视用户反馈。无论是张小龙还是马化腾,他们每天都会看很多用户的反馈,通过反馈不断打磨产品,产品会从量变到质变。

第四、对用户真诚,我们的产品不做弹窗,这点做得比腾讯还好,QQ经常出现弹窗,说有一个视频赶紧看吧,有一个活动赶紧参加吧,我当时很讨厌,所以我们就做无推送,连评分提示都没有的应用,一个很纯粹、很干净的应用。

第五、其实是团队观,怎么样去寻找一群很好玩的小伙伴,我们觉得不是逗逼的不要。怎么去判断他是不是逗逼,就是你丢块肥皂,试试他的弯直,反正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为什么要招逗逼的人,因为我们的产品或者说无节操,或者说好玩儿,已经变成了90后这个群体喜欢的表达方式。我们还希望团队里面大家一起工作时会更好玩一些。比如他们天天在调侃我,觉得我穿得很Low,今天已经是我穿得比较好的时候了,他们还编了一个很好玩儿的歌,叫做《Low列》。

第六、我们没有规矩,没有照搬任何的管理模式。最开始,我们没有迟到,没有请假扣工资,后来发现两个星期里面请假的人太多了,我们就跟大家说,请假一天扣一天工资,大家就不请假了。所以,我们没有给自己定很多的规矩,希望所有的规矩是从我们自己的经验当中解决出来,发现一个问题我们画一条线,不要超过这条线,你做什么都可以的。

第七、我们不停地找更优秀的人,重点找才华横溢的90后。我们不看工作经验,你工作5年或者10年,对我们来说是没有关系的,我们更希望有很多人从小学、初中、高中的时候就非常喜欢画画,他们在大学毕业的时候,虽然没有一年工作经验,但可能有10年或者5年的画画经验,这是我们非常想要找到的人才。

第八、我们营造的不是同事,是伙伴。是伙伴大家才会有共同的爱好,才会在一起。我的团队只有男妹子和女汉子,我们非常喜欢跟他们工作在一起,每天都不想下班。

大家可以看,用户怎么用我们的产品。第一个是在微博上说,主动你拼脸萌头像的人大给概是爱你的人,这个是我没有想到的,我们发现有很多用户的头像不是他拼的,可能是他女儿拼的,可能是他妈妈拼的,可能是他同事拼的,它变成了一种爱的传递,这个是我没有想到的,也是它传播这么快的一个原因。

另外一个是凤姐发了一个朋友圈,说我从来不用脸萌,长得难看的人才用脸萌。

六、APP Store金榜题名之后

在梦想实现的那一刻,我们从来没想过,幸福来得这么快。我们真的实现了App排行榜第一的梦想。我只是给大家画一个饼,没想到这个饼被实现了,我自己都很意外,我们一起去撸串、喝酒,很开心。当时一晚上我都没有睡着,但是第二天我回到公司以后,所有人回到公司以后,发现我们应该干什么?没有事情干了,就很迷茫,然后我就催大家加班,我们不希望掉下排行榜,所以我不停地催大家加班,不停地让大家赶工。

最开始,我们做一些产品,大家整个过程很快乐,然后变成了没有目标,很无聊。还有很多媒体每天要采访,很多投资人过来找我们。我们发现这个事情已经做完了,没有其他事情做了,整个过程真的很痛苦,我们觉得这不是我们创业的初衷,因为当一个梦想实现的时候,就是这个梦想消失的时候。考大学是,过英语四级是,包括这个目标也是,所以我们在想我们的初衷是什么,我们为了什么做这个产品。

跟投资人和媒体打交道太多了,每天可能睡三到四个小时,我都没有时间理团队里面的人,也没有时间理我的父母和其他人,他们往往通过媒体的报道获取信息,他们很担心我,他们会有很多顾虑和压力。我意识到,在最火,最忙的时候,不要忘记自己的根本,你的团队、你的父母还有你身边的一些人,才是你最重要的人,你要先跟他们沟通清楚你要做什么,然后才管投资人和媒体。

我们现在的目标,是希望做年轻人最喜欢的科技公司。我们并不以上市或者其他作为目标。我们还是回到最开始的目标,希望很多很多人用这个产品,我们了解我们自己这个年龄的人,我们想要做年轻人更爱的公司。做一款产品有很多运气的成分,也有其他的成分,但是一个好的公司,应该可以出一系列好产品给大家。我们很羡慕Bilibili,他们去大学时,所有的学生很兴奋,说快看是Bilibili的人。我们希望,到时候我们一群人穿着斗篷去大学的时候,大家都说这是脸萌的人,这个是我们的一个愿景和目标。我们希望我们可以做更多更好的产品,做年轻人最喜欢的科技公司。

已经到结尾了,最后我分享三个点。

第一点,我最后发现,其实喜欢的是一群人去做一件不平凡或者有意义的事情。我喜欢这个过程,这是我的爱好。

第二点,在梦想实现的过程当中,你觉得应该是一个点到这个地方,你从腾讯离职,然后直线地奔向你的梦想。其实不是这样子,整个路径应该是这样子的:你发现自己没有任何变化,你离职,你一定会摔得狗吃屎,会有一个漫长的下落的过程,这个过程是一个很痛苦,也是成长最好的过程,所以一定不要在这个过程中放弃你的理想。因为一定会有一个时间,给你一个转机,会像这样子一个曲线去达到你的梦想。

我觉得难的并不是说,你自己成功的时候,装谦虚,说没有没有,运气了,小意思了,其实更难的是,你在大部分的人都不相信你的时候,你自己一个人的时候,你依然可以执着地做这个事情,这个是最难的。

最后一点,我觉得创业是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是一个你可以跟你的小伙伴一起做你很热爱的事情,然后实现一个又一个梦想,这个过程会让你觉得非常开心,然后当你实现一个梦想以后,就像爬山一样,你爬到山顶以后,爬山的过程会很艰苦,旁边也有很多的风景,你爬到山顶之后你看到的风景是最漂亮的,看完之后怎么办?你在山上过一辈子吗?不可能的,你这个时候需要下山了,你需要爬另外一个山。

所以其实它是一个过程,不是结果,包括我们现在连自己玩脸萌已经越来越少了,我们觉得它已经不能让我们兴奋了,我们希望做让我们兴奋或者更好玩儿的一些事情,我们把整个创业当做一个过程,无论它成功或者失败,我们非常享受这个过程,和一群人做一件不平凡的事情。

————————————————

以下为“腾讯产品家”与郭列的对话

腾讯产品家:下一步打算做什么样的产品?

郭列:下一步会有多款产品,我们喜欢创业的过程,有很多新的想法,针对的主要是与我们年龄段相当的群体。主要是两类产品:一类跟动漫相关,就是我们现在做的头像,我们后面会做漫画、表情,还会做社区;另一类跟漫画没有关系,做一些跟脸萌完全没有关系的新产品。

腾讯产品家:对产品有预期吗?

郭列:没有预期,专心做我们感兴趣的东西,用户是否很喜欢,是否可以超过脸萌,都是未知数。

腾讯产品家:脸萌这款产品处于上升还是下降?

郭列: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使命,有自己的生命周期,它到世界上就是为服务你一项需求的。脸萌就是为了做头像的,大家换头像的需求并不是很平常,这次你用卡通头像,下一次不一定再是了。每个产品都有自己的使命,完成后不需要对它有过高的预期。

腾讯产品家:怎么与年纪大的员工打交道?

郭列:90后并不是年龄,而是一个心态。包括我们很多成员,其实里面有一个82年的台湾人,他的心态非常开放,包括我们团队还有一个香港人,他是40多岁,但是他们的心态就是跟我们一样的,同年龄段的,所以我觉得就是可能要招跟你同样的,整个团队同类的人才对。

腾讯产品家:年龄大的员工是不是一般都做一些比较接地气的活儿,比如说销售?

郭列:我们团队里面美术一般都是很年轻的,他们从小开始画画,大概小学开始,高中开始、初中开始,到大学他们出来的时候已经画了好多年了,5年以上了,所以他们的经验是从小积累的,虽然他们没有工作经验,但是他们绘画经验很丰富。

但是有些东西必须要有工作经验,比如说后台,需要你真正处理海量用户的这种,实实在在在公司里面才有这个经验,在学校里面没有的,所以说这种人需要招有工作经验的。

腾讯产品家:90后创业和风险投资机构之间的关系如何,怎么看待创业?然后像你们选择风险投资机构的时候,你们可能比较看重哪些方面的?

郭列:我们第一个就是,纯财务投资,不想要抱大腿,基本上大公司或者说已经密切大的公司我们都不考虑了,我们可能一方面是希望因为我们一开始做脸萌没有依靠任何资源,所以我们希望独立把这些做起来,所以我们是纯财务投资。

另外,还是要看投资人是否可以理解你,如果他可以理解你,虽然他知道他不一定看得懂,不一定了解你们这个群体,但是他会相信你,你比他更了解,他愿意相信你、支持你做这个事情,这个很重要。

第三个是说每个公司都会有发展曲线,有高的时候、低的时候,愿意陪你一直走下去,长远的投资人才是最好的投资人。

 

来源:虎嗅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