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力宏直播带课,“月学”成为知识经济救星?

0 评论 2265 浏览 1 收藏 12 分钟

编辑导语:近日,王力宏直播带课一事引发了众多热议,而从运营角度来看,事件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定的运营推广套路。本篇文章里,作者针对王力宏直播带课、其背后的“月学”APP与知识经济进行了相应分析,一起来看一下。

王力宏在抖音刮胡子,卸去”狂野”的造型清清爽爽地带了一把“月学”的课程,除了当日,王力宏直播点赞数破千万成为全站第一流量数据以外,从带货效果上看,月学1699元的王力宏的的唱歌课程迅速出圈,成为已经“退烧”的知识经济津津乐道的话题。

这与去年娃哈哈接班人以王力宏“年纪太大了”解约,人们围观二哥的中年危机的气氛完全不同。这其中反转的区别在哪里?当然与王力宏本身是娱乐圈之中偶像派歌手、帅气男神以及良好的出身有关,连成龙大哥都曾经说过,希望自己王力宏是自己的儿子;实际上离不开王力宏背后的经纪团队的高超运筹。

在王力宏直播之前抖音上,抖音上就有关于王力宏百万赞的短视频,先讲“二哥”学历、人品以及音乐修,再放出王力宏不修边幅和生活朴素的照片,最后讲原因王力宏做慈善收养难民儿童等公益活动,还可以特别提到了王力宏闭关修炼学习开的发App,这对王力宏形象、人设以及商业活动进行了良好的推广铺垫。

所以,没有人能够随随便便做成出圈的案例,毕竟在抖音并不缺乏明星带货了,仅仅从月学App的引流以及成交上看,这绝对是一个相当成功产品出圈案例。关于月学背后的故事很多人也肯定很感兴趣。

一、“月学”其实是王力宏代言的垂类的知识经济平台

月学应该是疫情之下很多明星本身的演唱会以及商业演出机会受限而形成的商业模式,本来是为了解决偶像本身输出价值,进行经验传授和教学以盈利的平台,从去年下半年成立之后,这其中王力宏从一开始就参与产品搭建和商业模式打磨。

根据王力宏对外的公开信显示,王力宏创办“月学”的初衷是旨在解决想学习唱歌朋友进行专业的声乐训练。

不过,月学App是由踢抖文化经纪(上海)有限公司负责开发和运营,从这个公司名字信息量比较大,这实际上是由经纪公司创办,并且吸引明星加盟做课程的平台;并且一开始就立足抖音就作为重要的推广阵地。

王力宏直播带课,“月学”成为知识经济救星?

目前除了有王力宏的课程以外,还有方文山教你如何填词的课程,而在王力宏直播带课之中也有方文山的课程。

王力宏直播带课,“月学”成为知识经济救星?

根据企查查了解到,踢抖文化经纪(上海)有限公司唯一股东是毕秀玲,占股份为100%;而监事杨景霖并不占有股份,不过杨景霖的名字几乎出现在王力宏的商业版图各个公司监事名单之中,在王力宏(Alexander Lee hom wang)独资公司——上海西东音乐有限公司为监事,而“西东”的名字应该取自于王力宏参演的电影《无问西东》。

此外,王力宏(Alexander Lee hom wang)担任董事长的江苏龙的传人服饰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而“龙的传人”则是王力宏翻唱的最具个人风格的歌曲,在这家公司,王力宏占据30%。

王力宏直播带课,“月学”成为知识经济救星?

不难看出,月读App实际上是由王力宏做公关代言,低成本、有效转化王力宏真爱粉的平台。如果是选择其他力派歌手或者月学本身自身传播或许很难达到类似的吸粉和带货效果,这就是明星IP吸粉效益。

二、月学能否改变知识付费盛极而衰的命运,很难!

根据娱乐独角兽在4月份报道,王力宏通过一期的月学课程已经吸金3398万元。

抖音作为全网最大的公域流量池,实际上比微信私域转化更加适合全网明星。可以预见王力宏这波带货应该上亿。

王力宏直播带课,“月学”成为知识经济救星?

可以看出,月学与王力宏之间形成了利益分配方案,也就是,王力宏负责导流获取用户,由月学负责运营课程,前期月学应该不会进行抽佣,后续会引入其他明星课程进行深度运营。

月学的模式可以说是深得知识经济的精髓:作为一款「旨在帮助学生在一个月内熟练掌握并运用一种技术技巧的教学平台」。实际上,在知识经济最火爆的时候,很多课程都主打21天get或者解锁某项技能、具备某种能力。

事实上,任何吃饭的技能实际上都是厚积薄发,往往需要求学者本身的兴趣,打上N年基础,再经过系统钻研才能获得,往往习得具有一定的偶然性;而知识经济潮流之下,似乎给人们造成了一种错觉,只要跟着大V课程就能很快找到终南捷径。王力宏本人也说过自己学了30年多年,依然还在研习声乐技巧。

王力宏并非是第一个进行跨界培训的音乐人,在王力宏教声乐之前,喜马拉雅平台也曾经与新实验音乐大师的龚琳娜老师合作学习课程。

王力宏直播带课,“月学”成为知识经济救星?

实际上,知识经济一开始就是和网红明星密切相关,因为知识经济的本质并不是学习知识,而是满足用户的满足感。

当用户购买了一堆课程之后就已经满足了对于知识的获取过程了,就会停滞和减少对知识经济的投入,这也是为了目前知识经济之所以盛极而衰、不温不火的根本原因。

那么,月学模式是否也是重蹈知识经济的覆辙呢?那取决于粉丝的期待。

如果真的指望能够通过30天训练而直接将技能复制在自己身上,这显然是不现实的,即使我对于填词再感兴趣了,在方文山引导下我至少也只能完成关于填词的扫盲;而对于已经有一定作品和基础人来说,更多是一种行业交流,从中获得一些高手的经验和干货。但这其实都不是课程的刚需人群。

而王力宏带火的月学,则是在音乐培训垂直领域的知识付费平台,主要目标用户实际上是学生群体。

根据第三方咨询机构的调查显示,2019年包含音乐考级市场和音乐艺考市场共有920亿元。而很多素质教育领域初学者本身受限于老师的教学方法和能力,实际上有很大较大出入,而互联网教学能够弥补这一劣势,如果没有线上这一模式,或许学生很难有机会得到音乐才子和成名已久的歌星系统指点。

王力宏直播带课,“月学”成为知识经济救星?

线上课程能够利用互联网流量效益快速聚拢付费用户,爆发出付费内容的边际成本无限降低的优势,实际上王力宏30天系统课程在2021年2月份就和腾讯音乐(TME)进行合作进行现场教学,并且按照相应每天培训的进度进行讲解和录制,而相应的课程再经过月学的团队剪辑和视频制作,包装成网上可以售卖的课程。

不过线上教学场景与线下教学是有场景差异的,在面对面互联网竟然费用不高,但用户却很难伺候,在用户体验上很容易产生各种各样的抱怨。笔者在月学的应用宝发现付费用户对产品的各种吐槽,比如有的作业提交不了、有的出现教学视频卡顿、有的播放无法进行暂停等等,这也证明,月学本身的开发和运维还并不成熟。

三、结语

王力宏代言并且导流的月学App本身并不能代表知识经济的回暖,实际上是疫情期间打磨合作的商业化项目,作为明星收入枯竭的补充。其前期训练课程系统化变现,借助于抖音明星直播和带货,爆发出巨大的流量优势,但能否深度服务付费粉丝还是未知数,后续将引入其他音乐人进行教学和知识付费课程,王力宏的作品权重将会逐渐降低。

#专栏作家#

靠谱的阿星(李星),公众号:靠谱的阿星,科技自媒体&媒体专栏作家,专注于公司商业模式研究和互联网行业分析,靠谱汇创始人,个人微信号:kaopuhuiclub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4人打赏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