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入侵,职场人能否与“ChatGPT们”共存?

0 评论 1678 浏览 -1 收藏 10 分钟

在数字化时代,人工智能已经在各行各业占据了愈发重要的地位。在这场快节奏和全自动化的竞赛中,许多人也感到自身地位或许将被AI所威胁。那么在AI的入侵之下,职场人是否可以和“ChatGPT们”取得共存?一起来看看作者的解读。

创意,是打工人最大的本事。

不妙的是,在AI大潮之下,创意的门槛似乎正在一点点被瓦解:随着时间的推移,打工人对ChatGPT的认知也在慢慢变化,从职业替代的调侃走向了职业边界的担忧。

于是乎,打工人能否与“ChatGPT们”共存共生,成为互联网的新焦点。

那么,AI入侵,创意工作未来将何去何从?

一、创意落地难,AI不足为惧

“AI搞得定创意,但搞不定创新。”资深病毒专家王磊如是说。

坐标北京的王磊,尚未毕业之时就迷上了黑客攻防,踏入社会之后从未离开网络安全领域,浸淫此道已多年。

王磊告诉锌刻度,初次尝鲜ChatGPT时颇为惊艳,似乎什么都懂,连代码中的语法错误也可以纠正,“你别说,ChatGPT还是很有想法的,写病毒代码也不含糊”。

把玩之后,认为不过尔尔。

“会写病毒代码,既重要,也不重要,关键在于有没有编码思维、有没有逻辑思维,这是一个相当复杂的问题。”王磊认为创新比创意更重要,“免杀才是关键。”

据公开资料显示,杀毒技术不断迭代,令病毒当下的生存周期大为缩短,甚至一个小时不到就能被杀毒软件识破真面目,从而遏制了病毒的传播能力。

如此一来,病毒倘若没有经过持续免杀,则没有多大的生存空间,没有生存空间则没有什么存在价值。

问题在于,无论是加花免杀、或是加壳免杀,再或是修改特征码,另或是行为免杀等,“ChatGPT们”现阶段均难以搞定。

与王磊一样,卢洋也认为AI不足为惧。

“程序员能有什么创意?业务的需求都是产品经理定的!”卢洋道。

作为某互联网大厂的一员,卢洋虽然本身未涉足类ChatGPT项目的开发,但耳濡目染对其并不陌生。

其实,卢洋一度颇为紧张,担忧成为“结构性失业”的牺牲品,毕竟卢洋肩上的担子不轻松,养家育儿的开支叠加维系有房有车的生活。

上手之后,卢洋对“ChatGPT们”的敌意减退。

卢洋时不时把需求丢给“ChatGPT们”写出测试用例,也习惯了用“ChatGPT们”审查测试代码,但远未达到可以进行代码创意的地步。

至于产品创意,更是扯不上关系。

“程序员为啥叫‘IT民工’?就是撸代码的,去实现需求的,ChatGPT可以提升效率,节省许多琐碎的开放工作,但不能替代程序员,该焦虑的是产品经理。”

这么来看,AI的确很强大,但砸锅的难度不小。

二、淘汰岗位易,淘汰职业难

尽管如此,职场依然有不同的声音。

资深设计师仝歆告诉锌刻度:“我认为ChatGPT没有取代设计师艺术家一说,因为它本身就是人类的一个发明进步,与其去争辩它会不会驱逐设计师和艺术家,或者讨论AI作品的版权问题,不如接受这个现状,与AI合作创作。”

小时候,仝歆喜欢动画片,沉迷天马行空的想象,爱上了画画,也成为西南某知名艺术大学的美术生,“做一个有趣的人,画有趣的想法”。

毕业之后,仝歆成为一名设计师。

从PPT板式设计起步,到报刊杂志定制插画,又到广告公司设计创意海报,再到文化传媒公司任艺术总监,仝歆起于青萍之末,对行业的理解更为深刻。

“看过一部分AI的绘画和摄影作品,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也看不出来是AI创作的。”仝歆对“ChatGPT们”的实力颇为赞许。

简而言之,“ChatGPT们”足以胜任创意设计的工作,但难以完全取代设计师,至少有想法的设计师可以高枕无忧,“公司已经接入了AI,效果也可以的,帮助平面设计师、漫画插画师等完成前期工作不成问题。”

仝歆进一步表示,外行以为创意或者绘画是设计的全部,其实只是工作的一部分,与客户持续沟通、与内容相互辉映更为重要,这是AI无法触及的领域。

从这个角度来看,AI会淘汰设计师的低端岗位,但不会淘汰设计师这个职业。

对此,仝歆深表认同:“人类的创造力是无限的,审美力也是可以超越人工智能的,最终的作品还是需要看能不能做到与人共情,能不能做到审美的引领。”

与仝歆一样,吴雨鹏也对AI持包容的态度。

已过而立之年的吴雨鹏,入职了一家小有名气的外贸企业,长期从事的是展会策划,因而四处奔波成为其生活的常态。

眼下,AI成为其的最佳搭档。

吴雨鹏告诉锌刻度:“你做策划,ChatGPT能根据历年活动,对比分析每个企业的成功案例,整理出最受欢迎的方案、销量最佳的营销模式,这些东西人工做的话工作量太大而且数据收集太困难。”

事实上,AI可以为策划提供创意,但不能取而代之。

“展会每次要‘搬砖’处理各种物料,还要拍照留影等等。”吴雨鹏戏谑道,“不是开玩笑的,AI不可能去守摊,也不可能去收发名片,最累的活儿指望不上。”

三、牵手AI,发挥1+1>2的效应

以上可见,AI是一种中性的技术,在不同人眼中褒贬不一,其价值取决于使用者本身。

更为重要的是,与其担忧,不如担当。

室内设计师黄凤鸣表示:“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人情世故,人情世故不是一两句话就说得清楚的,这是AI的盲区。”

黄凤鸣告诉锌刻度,其团队正好有一个实习生,平时是给“老师们”打打下手,完全可以被“ChatGPT们”替代,但人很会来事,为办公室注入一股活力,也有了留下来的可能。

情绪价值,也是一种价值。

“ AI正在颠覆设计这一行,短期阵痛在所难免,但长期效益也是存在的。”黄凤鸣认为两者其实可以擦出火花,“未来说不可以出现AI创意师,帮助作家、设计师等创作出别具一格的艺术作品,那就可以发挥1+1>2的效应,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与黄凤鸣一样,周玉婕也认可情绪价值。

知名投行高盛预计AI技术的突破,全球将有3亿个工作岗位被生成式人工智能取代,其中律师等首当其冲。

重庆敬友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周玉婕律师告诉锌刻度:“法律服务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不仅仅是一个专业知识的显现,这个过程中免不了人文关怀,毕竟律师≠法官,不是单纯的AI能解决的。”

周玉婕律师表示,通过二次学习,可以将AI变为得力的助理,处理合同订立、材料摘录等基础工作,而本人则可以将重心放到复杂性、紧要性、策略性的工作上。

总而言之,AI普惠势不可挡,“ChatGPT们”凭借创意在全球不断攻城略地,但“ChatGPT们”可以取代部分岗位,却无法取代部分职业。

毕竟,人相比AI,除了理性还有感性。

(受采访者的要求,王磊、卢洋、仝歆、吴雨鹏、黄凤鸣均为化名)

作者:陈邓新,编辑:文婕

原文标题:AI入侵,打工人能否与“ChatGPT们”共存?

来源公众号:锌刻度(ID:znkedu),专注科技、互联网新经济原创深度报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锌刻度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