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鸭爆火二十天:AIGC应用如何加筑壁垒?

1 评论 1743 浏览 6 收藏 16 分钟

7月下旬,妙鸭相机横空出世,短短两周就出圈了。瞬间爆火之后,妙鸭相机何去何从?AIGC应用,如何构筑护城河?本文一一探讨,一起来看看吧。

对标海外,中国狂补AI Infra落下的课,但在应用层,中国速度并不慢。

去年底,海外头像软件Lensa.AI火爆全球,今年7月上旬美国老照片修复软件Remini下载量霸榜美国地区。

据Sensor Tower《2023年AI应用市场洞察》数据显示,上半年Al+图像应用市场繁荣发展,相关应用超过150余款,下载量突破1亿次。

承接这波应用浪潮,中国首款AIGC现象级应用出现得比预想中更快。

7月下旬,妙鸭相机横空出世,上线当日,“妙鸭相机”一词整体指数日环比增幅40325%,微信指数热度飙升至1800万以上,短短两周便霸屏朋友圈,其迅猛速度远超妙鸭产品负责人张月光的预期之外。

一石激起千层浪,仿佛只是一夜间,千千万万个“妙鸭”冒出来了。光锥智能在苹果应用商店里搜索妙鸭时,就出现了“美鸭”、“StyleArt相机”、“脸猫”等五花八门的产品。

(图源:苹果应用商店截图)

美颜照相赛道的老牌公司也按捺不住,光速上新,B612上线“咔叽AI”选项,支持用户在线生成童年照、证件照、宠物写真照;美图秀秀推出“AI绘画、AI设计、AI视频”等功能;一甜相机上线“AI打光”图片编辑功能,黄油相机上线AI头像制作功能等等。

(图源:AI相机功能截图)

AI+图像又为如火如荼的AIGC事业添了一把火,上线即付费的模式,更是让一众SaaS公司重新燃起了希望。

但这些AIGC应用的热度就像龙卷风,来得快、去得也快。海外Lensa.AI等应用的平均热度生命周期是两周,妙鸭上线仅一周时热度就出现了下降。

昙花一现过后,什么才是“妙鸭们”的生存之道?

一、一夜爆火后,避免只剩一地“鸭毛”

“妙鸭们”的诞生,正处于AIGC应用大规模爆发的前夕。

“对比互联网,现在的AI刚刚进入拨号上网阶段。”张月光在上周北京的一个小型的媒体沟通会上认为,AIGC还非常早期。

而“妙鸭们”之所以在这个节点密集上线,也是因为经历了半年的爆火,AIGC应用开发已经推进到“最后一公里”。

不久之前,大模型应用部署刚刚成为了新的方向和机会。AI工具链LangChain发布了大模型应用开发平台LangSmith,OpenAI 的首位风险投资人Vinod Khosla新投了一个做AGI操作系统的华人团队。

虽然“万事俱备”,但应用层的成熟,仍然需要时间的淬炼。对比十年前的移动互联网,最优秀的应用层公司要到2-4年后才出现,AIGC阶段时间或许会更短,但在这之前,都是机会窗口期。

嗅到机会的张月光,在今年1、2月份的时候产生了做AI产品的想法,在还没有树立明确商业目标的情况下,就和五、六个同学组成了兴趣小组,开始了产品的研发。

“3月份时,我们正式确定了‘写实人像’的垂直研究切口”,张月光向光锥智能解释称,选择这个方向,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其自身曾经做过相册类产品,在产品研发过程中他发现用户相册中70%都是人像,因而有很大的待挖掘价值;另一方面,诸如Midjourney这类AI生成图片的产品,对于算法的要求非常高,相比之下做写实人像反而资源占用的不多,也更好落地。

在潜心打磨了3-4个月后,到6月底时,妙鸭面向用户开启了为期两周的内测,“内测期间,妙鸭的使用人数就达到了1万人左右,邀请码一码难求。用户反馈和评价都很正向,达到了90分以上”,张月光道。

7月17日,妙鸭全面上线,一度冲上各种热搜。

(图源:妙鸭APP)

原本只是作为阿里大文娱迈进AIGC投石问路的产品,可没想到误打误撞地踩上了第一波应用爆发的风口,爆火程度远超团队预期,甚至形成了强大的“妙鸭效应”。

“从没想过要替代海马体和天真蓝”,上线后,张月光和其团队更加明晰了妙鸭的用户市场,那就是覆盖摄影实体所触达不到的下沉城市和欠发达地区的用户。张月光认为,这些难以接触到线下摄影拍照服务的用户同样有追求美的诉求,妙鸭则可以利用自身优势尽可能地实现覆盖。

火得猝不及防,冷却的速度也令人诧异。微信指数显示,“妙鸭相机”一词指数值在7月25日到达高峰后开始回落,虽然之后偶有小高峰,但现已基本跌至低谷水平,仅从指数热度来看,妙鸭的热度也仅维持了一周多而已。

(图源:微信指数截图)

成本低、效率高、需求市场明确、效果回馈迅速、商业模式可被验证,综合以上种种考量,面向C端的AI+图像成为最先被瞄准的赛道。但是,这类产品过于“轻薄”,技术门槛较低。

海外Lensa等产品在技术上普遍采用开源模型,其中主要使用了主流的Lora、ControlNet、Stable Diffusion(扩散模型)等模型,国内公司大概率也是如此。

开源模型的弊端在于可控性较差且容易被复制,这就极其容易引发安全、隐私和同质化等问题,在这种情况下,数据才是灵魂和唯一壁垒,如果缺乏大量的行业数据进行灌溉和反馈,其开发出的产品则与空壳无异。

妙鸭的成功也不在于技术壁垒优势,更体现在对客户需求的精准把握和对产品效果的精细打磨,用即刻上一位资深产品设计师的话来总结,“自己利用SD(扩散模型)把图做得漂亮是一回事,但要把成品做到90分的效果就会变得十分复杂。”

现阶段,市面上的大多数产品还亟待优化,少则排队几十分钟,多则等待十几个小时,用户体验没有得到质的提升,生成出的照片可利用率也不高,究其根本是首批爆火的AIGC应用产品目前还不能为用户创造出更多的额外价值。

所以,尽管AI+图像这个赛道很垂直,但很多投资人却并不看好,刚需性不强、既不通又不精,更重要的是一旦Midjourney等强壁垒公司下场,将会对初创公司造成毁灭性的打击。

第一批AIGC公司已经开始纷纷倒下,站在风口浪尖的“妙鸭们”也在思考,一夜爆火后,如何避免一地“鸭毛”,构建起新的护城河?

二、AIGC应用,如何构筑护城河?

“9.9元,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

经过了互联网时代的付费教育,这届AIGC产品赶上了用户愿意“花小钱尝鲜”的好时候。

光锥智能在体验各种AI图像产品过程中发现,尽管各家生成照片的效果参差不齐,但基本所有的产品都摒弃了互联网时代免费的策略,一上来就直接收费。

(图源:各类AI相机收费截图)

妙鸭的收费模式是9.9元生成数字分身,挑选模板后生成照片,用户如需下载则要另外付费。此外,市面上还存在按照生成时长收费方式,等待时间越短,付费越高;按照用户会员制收费,分为包周和包年;按照次数收费,每次生成照片都会扣除相应的费用。

张月光向光锥智能透露,“9.9元是综合内部测算和参考用户传播心智理解程度,而得出的结果。目前,成本还处于可控范围”。

“AIGC时代的产品,如果第一天收不到用户钱,就永远收不到用户钱。”张月光认为,用户是否肯付费,也是产品的试金石。

张月光解释称,如果把互联网业务抽象出来看,本质上都是一种信息流通和渠道生意,开始是免费的渠道,后面逐渐增加抽佣或者其他方式,实现二次变现。“而AI时代本质上改变的不是渠道,改变的是工厂,AI本身是工厂,工厂是生产货品的。如果第一天生产货品卖不到钱,以后也卖不到钱,这就是为什么把商业化前置的原因,好的AI产品第一天就能让用户尝鲜。”

但对于AIGC产品来讲,真正的痛点在于,如何让用户持续付费?

这需要AIGC产品,从流量明星,走向实力派。于是,“如何加厚产品壁垒?”成为“妙鸭们”新的思考。

光锥智能获悉,张月光确定了两个发展方向:

一是明确定位做“摄影美学服务”产品,区别于市面上更常见、更“玩具化”的换脸特效应用,走“服务”路线,去满足那些很难去线下体验写真服务的用户需求。

数据显示,海马体的平均客单价为350-400元,天真蓝的平均客单价为300元,且其用户大部分为一二线城市的女性。以此为参考标准,的确还有大量未被覆盖的三四线用户人群。此外,三四线的城市中一组大头贴25元16张,不用排队,还可以随意DIY。

实用主义的路线有可取之处,也能从一定程度上避免昙花一现。但张月光多次在会上强调“产品只做到像”,这意味着妙鸭生成的照片离本人总会有差距,在证件照等标准较高的场景能不能落地使用,在下沉市场中能不能培养起用户消费习惯,目前还要等待市场检验。

二是产品“生态化”,上线妙鸭的B端工作站,邀请行业里对AI和相关技术比较了解的设计师来做模版制作内测,通过ToB端与创作者展开合作,来为ToC产品做生态补充。

目前妙鸭一共上线了49套不同风格的模板,虽然从数量上远超其他同类产品,但受制于轻量化体验、所见即所得的特性,想要满足海量客户的个性化需求还远远不够。

参考互联网的PGC模式,专业创作者的参与可以帮助提升产品的质量,吸引新的用户群体。例如抖音通过激励专业内容创作者,开发出更多高效的工具,生态内容做厚后,流量也越来越大,妙鸭通过打通B端和C端,也将有望打破模板的限制,进一步提高用户的复购率。

(图源:妙鸭APP)

另一个角度来看,相较于C端,无论国内外,B端AIGC产品的商业模式更加清晰,能够产生的商业价值也更大。例如网易伏羲推出了面向创意设计行业的众包服务平台——有灵众包,该平台的设计资源一面可以赋能网易的游戏开发,另一面还能连接企业和设计师,打包提供B端的解决方案,为其创造更多的营收。

国外Stability AI还在早期阶段就开源了扩散模型,如今已经更新到了Stable Diffusion XL 1.0版本。得益于开源和全世界顶尖技术人员的参与,Stability AI自身的模型训练效果突飞猛进,目前也只有Midjourney、OpenAI的DALL-E 2能够与之一较高下,最新版本的开源模型更是被业界称为“当前图像生成领域最好的开源模型”,其技术壁垒也在开源的过程中越来越厚。

虽然目前,妙鸭并没有明确面向B端开发解决方案的意图,但综合海内外的产品情况和技术发展趋势来看,这样的道路,或许才是“妙鸭们”真金白银的商业归宿。

作者:郝鑫

来源公众号:光锥智能(ID:guangzhui-tech),前沿科技,数智经济。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光锥智能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AI时代产品的商业模式待持续挖掘,文中指明了一个方向–如何让用户持续付费?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