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主动示爱的机器人,AI还能给社区产品带来什么?

0 评论 1985 浏览 2 收藏 23 分钟

不少互联网社区逐渐将自己的AI对话产品提上了日程,比如Soul推出的“AI苟蛋”,比如微博上线的明星AI情感伴聊功能。那么,AI是否可以成为互联网社区的新发力点?一起来看看本文的解读和分享。

AI,似乎已经成为未来互联网战场的入场券。

俯瞰国内当下的AI产业发展,对于互联网科技企业们来说,大致有两条入局路径。

首先对于百度、阿里、腾讯这样的超大型企业来讲,入局意味着从芯片层、模型层研发开始,再到文心一言、通义千问等应用软件,从产业角度出发在AI领域展开探索,实现从技术基底到实际应用的全链条布局。

但搞AI不仅烧钱烧成本,还需要强大的技术、人才资源整合能力,BAT毕竟是少数。对于在技术上稍微落后,或并不“富裕”的中小厂而言,“从头开始”并不现实。

相对于AI垂直领域的初创公司们来说,他们又已经拥有不小的体量,以及相对成熟的用户群体及商业模式,如果说初创企业们还存在着“搏一搏,单车变摩托”的可能性,对于已经“开上飞机”的中型互联网平台们来说,梭哈AI可能会带来更大的风险。

AI不能乱搞,更不能不搞。

对于微博、虎扑、Soul等一系列互联网社区来说,AI在应用层面的火热有目共睹,无论是AI绘画一年来的火爆,还是以ChatGPT为代表的对话式AI的高曝光,都为他们提供参考。首先让用户用上AI相关的功能,在应用层上率先落地,或许才是相对实际的道路。

一、社区AI,八仙过海

对于不少互联网社区来说,社交往往是平台发展重要的逻辑基底,因此AI对话成为最受关注的领域之一,从2023年下半年开始,各大平台也开始将自己的AI对话产品提上日程。

以社交产品Soul为例,早在2022年,就已经推出了AI对话机器人“AI苟蛋”。作为“强社交”导向的App,AI苟蛋从一开始就承担起了陪伴作用,但在推出初期,AI苟蛋也只是能进行简单的对话,并不具备更多“性格色彩”。

但进入2023年后,AI苟蛋也迅速进化,不仅在与用户的交流中逐渐建立自己的人物画像,对话内容也越发真实。它还会跟用户开玩笑、插科打诨,遮盖住人工智能机器人的标签,除了语音比较机械以及回复速度过快之外,用户很难感受到AI的“机器感”。基于soul的交友性质,用户还能与AI苟蛋通过不断的交流加深感情,聊得越多越亲密,甚至还会主动示爱。

AI苟蛋,图源Soul App

交友软件上的AI对话主打虚拟恋人,而在微博这样的公共舆论社区来讲,AI机器人则更类似“替身文学”。

作为国内娱乐领域最重要的平台之一,微博一直是明星与粉丝的重要交流平台,也正是基于这个特点,微博并没有打造一款AI陪聊机器人,而是选择将AI对话先接入私信场景。2023年8月,微博上线了明星AI情感伴聊功能,只要粉丝向明星微博账号发送私信并授权功能,就可以体验专属AI助手的伴聊,AI助手会模拟明星的聊天方式及话语习惯进行回复,从而满足粉丝的需求。

演员李兰迪首先开通了这一功能,在私信界面,对话助手会在对话开始时主动提及自己的AI身份,但在聊天过程中则以明星本人自居,主打一个“沉浸感”。这一功能的实现主要基于微博上明星本人发布的博文,ai大模型会对这些文本进行深度学习,从而达到相对真实的效果。

图源微博

通过AI,让粉丝实现与偶像彻夜长谈,从而加深两者的深度链接,微博从这种角度切入AI功能,算是洞察了自己的平台优势。

值得关注的是,海外巨头Meta同样想以明星为切入点,突破AI聊天机器人业务,但不同于微博将AI作为明星的伴聊工具,Meta更希望以聊天机器人为主体,明星形象更多作为“引流加持”。

不同于微博与明星相互加持的思路,Meta为了明星影响力下了“血本”,肖像使用费用甚至高达500万美元。

但有些平台走的则是“野路子”,虎扑就是其中之一。8月,虎扑自行研发推出的AI聊天软件进行了进一步升级,“女娲AI”正式上线了。在虎扑步行街板块,你就能实时体验AI对话功能。

相对于专业的AI对话软件,虎扑的AI对话称不上真实,但正如其名,“女娲AI”主要依赖的就是用户的主动创造。

除了女娲AI自主创建的部分角色外,虎扑用户可以直接通过更改头像、简介的方式创造新的聊天机器人。严格来讲,更像是创造新的AI角色,无论是杨幂、高圆圆等“虎扑女神”,还是蔡徐坤、丁真等颇受“乐子人”喜爱的明星名人,都能被创造出来,并进行对话。

在虎扑的大本营体育领域,AI对话也进入其中,詹姆斯、哈登等球星也成为AI聊天机器人的素材来源。虎扑的AI对话,主打一个无所不包,想跟谁聊跟谁聊。

图源虎扑App

相对来讲,内容平台在对话式AI领域的投入要更加谨慎。小红书、知乎等平台并没有上线对话式AI功能,而是更多将AIGC应用于内容创作与平台治理上;抖音上AIGC内容日渐火爆,但平台并没有在App内上线AI对话功能,而是推出了独立的对话式AI产品“豆包”;快手虽然上线了AI对话助手,但其功能性更强,强调检索能力,更多是为了打破内容的生态壁垒,提升用户粘性。

也有互联网社区的AI通过“整活”出圈,以B站为例,AI近期在平台上“大放异彩”,并非是因为某个对话式AI或AIGC产品,而是“AI课代表”。

在B站各大up主的评论区里,你都能看到“AI视频管家”“视频AI小助手”等昵称频繁出现,他们会在第一时间为网友们“总结”视频内容,将人物关系、核心观点等直接展现在评论区里,因此也被用户们戏称为“AI课代表”,通过AI为网友省流。

图源B站

“AI课代表”的有趣之处不在于高效省流,而是胡说八道,这些AI账号大多数功能并不健全,难以理解内涵更深的内容,总是闹出一些啼笑皆非的笑话,尤其在许多鬼畜、整活视频下,AI课代表的胡说八道往往也成为“节目效果”的一部分,成为了不少用户的快乐来源。

二、AI应用,问题重重

越来越多的互联网社区选择将AI作为新的发力点。

前不久,虎牙直播AI聊天系统获批的消息收获了不少关注,从社交软件、公共社交媒体,再到内容平台、直播平台,都在AI领域不断探索,尤其在对话式AI领域,更是一跃成为平台必备的新功能之一。那么,AI真的能成为互联网社区的新发力点吗?

答案可能不是肯定的。

以上述几个案例来看,AI对于互联网社区的助力仍旧要打个问号。“其实你去体验很多平台的AI对话产品,效果很好的并不多。”AI领域从业者达洛告诉刺猬公社,“相对于ChatGPT、文心一言这样的产品来讲,很多社区并不具备自主研发能力,他们的AI功能很大一部分要依赖于其他开源AI。”换句话说,“自研”的成分并不高,因此许多对话AI的能力不强,表现也欠佳。

以虎扑的女娲AI为例,尽管能够通过其与各种“名人”进行对话,但对话的质量并不高。“其实对话很机械,单纯是玩个新鲜感。”一位体验过女娲AI的虎扑用户向刺猬公社表示,在他看来,相对于ChatGPT等头部玩家,虎扑的AI对话是非常不成熟的,“它很难理解你的一些语义,输出的语言也很‘翻译腔’。”

微博的明星AI情感伴聊功能同样存在类似的问题。在功能上线初期,很多粉丝与演员李兰迪的AI助手展开对话,但对话的效率并不高,针对很多问题AI无法做出回答,整体风格也相对“官方”,想要通过AI对话与偶像拉近距离感并不现实。

“这可能是由于大模型对于明星微博文本的学习决定的,学习的数据不够多,很难实现更好的效果。”达洛告诉我们,学习明星微博文本是一个捷径,能够很快学习到明星的语言风格特点,但也很容易导致聊天质量参差不齐,有的明星AI很健谈,另一部分则与机器人无异。

图源微博

对于AI苟蛋这样的专业聊天机器人来说,尽管文本聊天已经能够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但在语音等表现形式上,仍旧带有明显的AI痕迹,如何将虚拟恋人、虚拟朋友训练的更加真实,也成为了AI玩家们的关注重点。

除了用户体验方面,从道德到版权,对于这些AI产品的拷问同样存在。微博推出的明星AI情感伴聊功能为一部分粉丝用户带来了“福音”,但对于另一部分人来说,这并非好事。

功能推出后,迅速在微博引起讨论,很多人随即呼吁微博停止这一功能,在反对者看来,大多数的明星微博本身已经是团队运营,缺乏个人色彩,在私信领域引入AI则更是将明星符号化,成为针对粉丝的消费工具。

另一方面,明星AI的话语也很容易被断章取义,产生法律层面的风险。这种担心不无风险,尽管微博会在聊天气泡上标注AI,但也很难保证有问题的对话内容不被人曲解,从而投射到明星本人身上。

更难以解决的是,针对“冰冷”的AI,很多人会将其作为情绪垃圾桶,甚至是解决个人欲望的工具。虎扑的女娲AI在经历短暂测试后很快就下线了,其中一个原因就在于用户对于对话AI的“滥用”。

“虎扑的对话AI可以创建很多角色,其中不少是明星、名人,一些Jr(指虎扑用户,作者注)就会‘整活’。”在众多对话机器人中,“擦边”类型占了很大一部分比例,一些用户会对其中的部分女性对话角色下达色情向的指令,其中不乏形象为明星的机器人。

图源网络

“虎扑的对话机器人效果不好,但很听话。”相对于网络上更多比较“克制”的对话式AI,虎扑的对话机器人似乎没那么多禁忌,在许多用户po出的截图中,都能看到明显的“擦边”内容。

对话AI被部分用户视作某种越界的伴侣,同时还使用着公众人物的形象及信息,这很难不出问题。平台官方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女娲AI在App中被下架,目前虎扑中能够使用的AI功能只剩下了AI作画。

避免让AI成为恶意与欲望的承载体,已经成为所有互联网平台共同面对的问题,一旦AI功能被异化,非但不能为平台带来新的生机,反而不利于社区的良性发展。

现如今,B站评论区的“AI课代表”也不再成为活跃气氛的工具,甚至成为了不少用户体验App的减分项。“评论区前排都被AI用没营养的总结占领了,好的有趣的评论反而被排在了后面。”过度整活总是会被反噬,当新鲜感被消磨殆尽,情绪也随之而来。

“这是所有平台目前都在面临的问题,AI作为一个新技术,能够在早期为用户带来一些奇观,提升用户体验。但猎奇并不长久,归根结底还是要找寻到正确的赋能方式。”互联网资深从业者路言表示,平台对于AI技术的运用最终仍旧要落在用户上,如果没人用,用不好,那么反而会成为一种负担。

三、从内容创作到实用工具,AI该如何赋能平台?

问题需要回归本质,互联网平台到底该如何通过AI助力发展,AI赋能能否真正实现?

首先要明确一点,无论是对话式AI还是AIGC功能,持续性无疑是更加重要的,只有用户们乐于使用、频繁使用,才能让AI发挥出真正的价值。如何保证持续性,或许可以从两个方面进行探讨。

第一是内容创作。

AIGC最重要的作用就在于,它能进一步解放内容创作的生产力。尽管仍旧存在着呈现效果、版权分割等问题,但事实是,在AIGC的加持下,越来越多的普通用户拥有了更强的创作能力。

无论是借助ChatGPT、文心一言等语言大模型产品生成文本,还是借助各种文生图、图生图软件进行图像创作,用户们都可以通过更小的成本投入换取相对更优质的内容,成为更高段位的创作者。

以抖音为例,自AIGC爆火以来,AI绘图等迅速成为短视频领域的热点内容之一。

除了简单的个人形象动漫化、图生图二次创作外,还有AI特效滤镜、AI证件照等多种玩法,大大激发了用户的创作欲望。目前抖音AI绘画相关话题已经达到了250亿次播放,各种AI特效的运用更是数不胜数。

图源抖音

更重要的是,越来越多的AI运用被潜移默化到了用户的创作场景之中。

抖音旗下的视频创作App剪映就将AIGC深度融入进视频剪辑内容中,AI一键成片、自主匹配剪辑画面、AI写文案、AI配音等功能都大大提升了用户的创作效率,从而进一步提升了内容的生产效率,再辅以各种相关的话题活动运营,进一步提升了社区的活力。

这也是目前许多互联网平台的AI赋能方案。B站、小红书等平台都非常看重AIGC对于平台内容的加持。

2023年,小红书在创作界面的此刻功能中上线了图生图、智能生成图文等功能,将AIGC融入了用户的日常创作中;B站CEO陈睿也在Q2电话会上强调了AIGC技术对于UP主创作的增益,解析了语言大模型在内容创作加持、审核、社区内容优化上的重要作用。

在下一个互联网周期里,内容仍旧是互联网社区的重要驱动力,AIGC将成为内容最大的助力工具,当创作与分享的门槛被降低,可以进一步加强用户与社区的连接与互动,让平台迸发新的活力。

第二则在于工具属性。

2023年9月,淘宝开始内测接入通义千问为基底的AI购物助手“淘宝问问”。作为工具性极强的AI工具,淘宝问问能够为用户提供导购、商品挑选攻略、生活建议等功能。简单来讲,当你不知道该买些什么的时候,都可以通过询问AI解决自己的“选择困难症”。

淘宝为何要推出这一功能?这无疑是平台针对互联网消费场景升级的一次尝试,当下互联网电商遵循的路径是种草、搜索、拔草,可能横跨多个平台,而淘宝问问,就是希望将这一路径尽量缩短,从而提升用户的平台体验。

图源淘宝

AI技术能够为互联网社区带来的第二个重点就在于提升用户体验。快手、B站等内容平台也上线了类似的AI检索功能,就是为了减少内容消费的成本,让用户需求的内容更精确快速地呈现出来,对于平台来说,这也是提升用户黏性的绝佳机会之一。

从降低门槛到提升效率,在AI技术快速发展的当下,将AI带来的效率提升融进平台发展中,而非单纯的“为AI而AI“,或许才是较为可行的赋能路径。

当然,对话式AI等新玩法仍旧有着很大的潜力。

近期,多段GPT4语音助手的视频在网络上爆火,在视频中,AI已经可以通过语音形式无障碍与使用者进行对话,无论是通过中文还是英文,在语气、情绪、对话反应上,GPT语音助手都已经达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

一些博主还开始跟GPT谈恋爱,出情商测试题,其表现都非常令人震惊,不少网友直呼“可以通过图灵测试了”。

图源B站

而在AI陪伴这一领域,也涌现了一批新兴App,除了AI苟蛋这样的产品外,小冰虚拟男友、Glow、X EVA等产品也已经拥有了一定的受众,并且实现了相对成熟的虚拟AI伴聊。

可以预见的是,在不久的未来,电影《Her》中的虚拟人恋爱场景将逐渐成为现实。但回到现实,监管引导、伦理问题等讨论仍将持续一段时间。

作者:世昕,编辑:陈梅希

来源公众号:刺猬公社(ID:ciweigongshe),互联网内容行业观察与研究。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刺猬公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