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红直播带货频频“翻车”,虚拟人能否在行业乱象中杀出重围?

0 评论 2496 浏览 1 收藏 16 分钟

随着直播行业越来越狂热,为了“出圈”而出现乱状,导致频频翻车。而如今随着科技的发展,虚拟人的落地,是否今后都会成为“它”的专场呢?让我们一起来看看下面这篇由笔者整理分析的文章,了解更多相关内容吧!

近日,疯狂小杨哥的徒弟“红绿灯的黄”在直播间带货圣罗兰的气垫时,镜头前的她的头发散乱地垂落着,表情扭曲而狰狞,嘴歪眼斜。还会疯狂地四处奔跑和尖叫,并且甚至以开叉腿的姿势蹲坐在桌子上,这一幕被不少网友指责“直播带货低俗”并引发热议。

其实类似的因网红直播带货时的“疯狂”言论和行为而被大量网友骂上热搜的事件屡见不鲜。适逢AI和大模型的春风,虚拟人在直播行业中又能否搅动风云呢?还是在众多行业乱象中泯然众人矣?

一、网红直播带货频频“翻车”

低俗带货,被骂上热搜,只是网红直播带货乱状的一种。前不久,“口红一哥”李佳琦在直播间带货国货美妆品牌花西子眉笔时遭网友质疑眉笔涨价,对此李佳琦回应时表示:“不要睁着眼睛乱说,多找找自己的原因,这么多年了工资涨没涨,有没有认真工作……”这带有嘲讽和阴阳怪气的话语一出,直播间内外一片哗然。

此外,东方甄选主播中灿在直播带货时称918 这个数字太吉利了,谐音‘就要发’同样遭受到大批网民的指责和批评,主打高学历人才主播的平台,竟然不知道‘ 9 · 18 ’是什么日子,网友怒斥到“如果一个主播连最起码的爱国情怀都没有的话,就别播了”。

不论是“疯狂小杨哥”及其老爸和徒弟们,还是“口红一哥”李佳琦,又或者是东方甄选主播的口无遮拦,似乎都是没有控制好自己的言论和行为导致的一系列事件。我们暂且先抛开对主播真实人品如何的怀疑和讨论,人们常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人总有犯错的时候”但是在生成式AI浪潮涌现的当下,生成式AI虚拟人的概念正在不断蔓延。当带货主播换成了虚拟人又是否会“翻车”呢?

二、是人总会出错,那虚拟人呢?

在元宇宙概念兴起的几年前,虚拟人作为传统技术与新兴概念结合的绝佳入口,被许多人视为布局元宇宙的切入点。2022年中国虚拟主播行业研究报告显示,我国虚拟人带动产业市场规模和核心市场规模分别为1866.1亿元和120.8亿元,预计2025年分别达到6402.7亿元和480.6亿元,呈现强劲的增长态势。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预计,2030年中国数字虚拟人整体市场规模将超过2700亿元,其中身份型数字人约1747亿元占比达65%;服务型数字人约955亿元,占比达35%,市场发展空间广阔。

今年618期间,数字人直播一度成为京东、淘宝的热门话题。据京东战报透露,今年618开门红开启10分钟,商家数字人直播间的开播数量较去年11.11增幅近400%。

618前夕,淘宝发起“AI生态伙伴计划”,并开放七大商家经营场景,推进人工智能技术在电商领域的应用和发展。据悉,两个月前开张的一家AI淘宝店,在618期间进行了首次AI虚拟数字人直播,还卖出了AI设计的T恤。

虚拟数字人已经展现出了其带货的不俗“战绩”,尽管并不是每一虚拟人都如此,但其相比于真人的优势还有很多。

1. 可控性强

作为AIGC和大模型结合下的产物,虚拟数字人叫“人”却不是“人”。他们更像是根据需要设定好的智能程序,脑子里除了吸引观众、介绍商品、回答问题、提高销量外不会有其它心思。

他们吸引观众的手段显然不会如“疯狂小杨哥”及其徒弟们一般被打上低俗标签:面对观众提出的问题是也很难满脸不耐烦的开口pua粉丝:当直播结束后就相当于程序运行结束,自然不会在某天突然干出一些奇葩事情。这样可有效防止人设崩塌、负面消息、跳槽以及离职等等问题,也可提高企业形象辨识度。

2. 成本低

虚拟数字人主播成本较低,无需搭建直播间和聘请主播,更不用很多运营人员来维持整场直播,节约了大量的资金和人力投入。虚拟数字人还可以实现24小时智能直播,不断持续去提升品牌的曝光度,助力直播间大幅提高收益和活跃度。

3. 趣味性高

虚拟主播可以根据不同场景和需求定制个性化的形象和风格,并且还可以增添其他附加属性,比如,可以将其设定成会唱歌跳舞的人物。考虑到品牌格调和目标客户,还可以在后台针对性地设置了虚拟主播的形象、台词和语言风格,能够为直播间带来更多新意,增添趣味性。

不过,数字人直播的局限性也不容忽略。南都记者留意到,目前,市面上提供的各类数字人服务中,短视频的数字人应用和直播场景下数字人的表现,仍存在一定差距。在直播这类即时性场景中,数字人主播的口型、互动性仍不够真实自然。

三、虚拟人也同样“人无完人”

古话说“人无完人”,这句话放在虚拟数字人身上也同样成立,在直播带货方面可以说是“成也虚拟,败也虚拟”。

作为需要AI和大模型等技术支持的虚拟数字人,在技术的发展初期虚拟数字人的缺点也十分明显。

1. 互动性弱

虚拟人直播方式太过生硬,较为机械、死板,互动性相对真人主播较弱。“有的虚拟主播带货画面很粗糙,话术也很简陋,小学生都看不下去。”一位抖音头部直播间负责人坦言。大多数只会念稿子式介绍产品的虚拟主播只能被用来在深夜进行不间断直播。

2. 灵活性低

直播带货需要主播对一些突发事件有灵活的应对,而虚拟主播仅依靠设定好的程序的当下的AI技术是难以达到真人一样的灵活性的,一旦遇到突发情况可能就会“沦为笑柄”。

3. 体验感差

虚拟人主播很难让观众产生真正的信任,尤其是涉及到产品测评,美妆、服饰等常见商品的展示,虚拟人显得有点力不从心。

此前,群众基础还不错的虚拟偶像翎 Ling,就因为口红测评文案中的“滋润不干”被网友无情吐槽。当呈现效果完全是虚拟的,又如何给到消费者真实客观的参考呢。

服装则更是如此。不仅呈现效果缺乏可信性,还要对展示的服装进行提前建模,运营成本不见得比真人主播低。然而,网友们的评价却是“这能看出来啥”,“好像就是弄了一个虚拟人形象出来念稿子”。

目前,虚拟主播的功能,更多是基础性的产品介绍,或者给真人主播做“花瓶”,引起观众的好奇。

抖音在今年5月9日发布了“关于人工智能生成内容的平台规范暨行业倡议 ”, 作为率先给虚拟人直播开出通行证的平台虽然默许了虚拟人的直播,但同时也表示,流量的分发取决于“内容的质量”,不是随时大开绿灯。这也意味着在高峰时段,“只会念稿”的虚拟人直播,根本不是真人带货主播的对手。

从虚拟数字人直播带货时的打工状态管中窥豹,作为用户,我们不难感受到宣传中的科幻感与技术落地的现实之间的差距。

四、虚拟人直播行业落地艰难

当大众对于虚拟人的印象,还停留在一个个越来越漂亮、越来越接近于真人的3D人物模型。

企业已经开始琢磨,怎么用虚拟人帮自己省钱了。

需求跑在了技术前面,如同自动化流水线逐步取代车间操作工一样,企业采用虚拟人,是想要更加廉价、高效、稳定、触手可及的人力。虚拟人最大的症结是,制作成本居高不下,能够真正落地的性价比之选,怎么看都还是略显粗糙。

今年3月份时,不少人自以为嗅到第一波数字人商机,再加上中间商销售对这一“钱景”的描述过于夸大,“你只需要花5500元购买这款硬件设备,就能开启财富大门,让AI帮助你赚钱。”于是许多人被忽悠的掏了几千上万,甚至有人怒砸30万去代理某自称“数字人源头工厂”的数字人品牌,幻想着自己的致富梦。

但再美的梦也总有醒来的时候,那些花了几千几万元买下来的虚拟人在直播的一个月内就被平台以“数字人录播”的理由封禁了不少账号。软硬件一体式的封装,固然解决了虚拟数字人前期配置的麻烦,但这些中间商受限于技术水平,他们只是简单的将一个虚拟数字人形象封装进硬件设别中,这导致虚拟数字人能够使用的功能少,场景单一、互动效果不足、几乎也没有转化。

而那些狠下心来砸钱成为代理商的人们也同样受困于“被封号”的难题,后知后觉的他们想要退出代理商的身份,拿回加盟费。但亡羊补牢为时已晚,沉没成本太高,他们只能寄希望这个市场能快速打开,卖给C端回本。

知名的大公司供给的技术还不够成熟且昂贵,对普通商户来说是奢侈品。

而那些所谓的“运营代理”提供的低门槛数字人,质量又太差,起不到应有的商业化效果。中小商家左右为难,要么投入太高,要么用着用着就被平台封号。他们不得不在效果与预算之间痛苦抉择,这也导致数字人的口碑一落千丈。

但其实只要转变思路就会发现这些智商不高的虚拟人也有奇效,“数字人直播没法把账号从0到1做起来,但是可以从1到100,放大主播的卖货能力,比如拉长直播时间。”一位数字人代理商说。

其实消费者对数字人直播的反馈很少,很多人并不关心卖货的直播间是不是数字人,用户对一些直播间的认知就是购物型主播。家住杭州的王女士养了两个孩子,每个月都会从蒙牛的直播间下单两三箱牛奶,她说,“蒙牛在哪儿买都一样,直播间能便宜三四块钱,睡觉前没事我就会去直播间刷两箱”。

很多数字人直播间被封,根本原因是因为内容表现力太差,伤害了用户体验,并非是平台禁止数字人。

从今年五月份的抖音新规来看,平台方面是欢迎高智、高质的虚拟人的。

五、“拟人化”并非一日之功

随着监管力度加强、技术水平提高,数字人虚拟主播将以低投入、高产出、续航久的内容生产模式,推动相关行业朝着规范化、精细化、智能化的方向发展。

AI 技术的发展,帮助虚拟人行业克服了批量化生产的巨大难题,能够帮助用户快速、低成本地生成虚拟人,高频次地生产内容,以及摆脱对于真人的依赖。大模型的相继发布、能力的突飞猛进,为虚拟主播的人机交互的问题提供了方法,也让大家对虚拟人产生了更多期待。

在今年的服贸会上,元境科技就发布了新一代虚拟数字人江凌枫,据Metaverse元宇宙与元境科技CEO王智武的对话中了解到的信息,他们为虚拟人江凌枫加入了实时互动的肌肉系统和多情感的表情模拟系统,使其动作就不再僵硬,肢体更协调,说话时的表情也更加细腻,有更强的张力和表现力。

相信未来的虚拟人将不会是单纯的由多段代码驱动的假人而是更加“拟人化”的甚至是拥有自主决策权的智能体。

虚拟人主播的崛起是直播带货行业的新变革,也是未来发展的重要趋势之一。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和市场需求的不断变化,我们有理由相信,虚拟人主播将会成为直播带货行业的主流力量,为消费者带来更加智能化、高效化和个性化的购物体验。

而对于从业者和企业客户来说,虚拟人与真人的自然交互,近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已经有不少商家在深夜时段,采用了虚拟人主播,让自己的直播间 24 小时不间断。

作者:孙浩南

本文由 @元宇宙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