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ra降世,短视频真的会更好吗?

0 评论 3505 浏览 1 收藏 14 分钟

文生视频大模型Sora的出现,让很多人感叹AI发展之快,随着而来的是焦虑,Sora的出现会对短视频内容及平台将迎来最大的一次洗牌吗?本文对此进行探讨,一起来看看吧。

去年年初,ChatGPT横空出世,瞬间点燃了全球科技圈,今年,科技圈再次迎来重磅消息,OpenAI公司发布了旗下的文生视频大模型Sora,Sora能够根据文本提示生成最长60秒的视频,从公开的样片效果来看,堪称惊艳。

从文本生成到文本生成视频,才不过一年,谁也没想到短短时间内生成式AI的发展和进化如此之快。

而与ChatGPT不同的是,Sora带来的震撼不仅局限在科技领域,包括影视制作、短视频在内的整个内容产业对Sora也空前关注,因为作为文生视频大模型,Sora的出现似乎的确“就像是冲着影视行业来的”。不过相比长视频,当前危机感更大的显然是短视频,Sora现在就可以生成最长60秒的视频,直接发布到短视频平台。

Sora的出现,短视频内容及平台将迎来最大的一次洗牌吗?

一、消灭内容垃圾还是垃圾内容大爆发?

Sora不是第一个文生视频大模型,此前AI视频生成赛道的明星公司Runway、Pika等,都推出了AI生成视频模型,但这些大模型每次生成的视频最多只能达到10多秒的时长,而Sora一经面世,就将可生成的视频长度拉长到了60秒。

这是Sora的一大突破,这一突破意味着由其生成的视频信息承载力更强、内容更丰富,完全达到了短视频平台的内容发布要求。更何况,从样片可看,无论是运镜、构图、场景还是广角、中景、近景、特写,Sora展现出了令专业人士都吃惊的水平,其视觉呈现效果或许超出很多普通创作者拍摄的内容。

然而,这对普通创作者而言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具体要看内容类型。

目前来看,Sora最容易颠覆的是整活炫技、风景、叙事、热点追踪等类型的内容,这些内容缺乏明显的个人化特征或调性,且互动性弱、粉丝黏性低。利用Sora生成视频,不仅会在成本上大大节约,而且在比拼速度和效率方面,人类创作者无论怎么努力也比不过AI,因而,一旦Sora作为工具被大规模使用,这类内容很可能会被AI生成的内容所取代。

相对地,短视频平台上极具个人风格、独具创意性或者是提供情绪价值的内容,不单竞争对手无法模仿,靠Sora也很难生成这类内容。

比如情感剧集、情感调解、情感关系类的内容,尽管这类内容在日渐泛滥中逐渐变得狗血、夸张或剧本化,可粉丝及观众投射到这类内容上的自我情感是真实的,这建立在他们认为自己所看的内容真实、打动人。如果知道内容是由AI生成的,自然很难吸引他们。

文生视频大模型的出现,不利于低门槛的、可复制的、蹭热点式的同质化内容,有利于优质的、有调性的、不可复制的内容,脱颖而出。可在短视频平台上,前者恰恰占据大多数,尤其是大量迎合基础性需求、容易刺激原始欲望的内容,在不断的复制和模仿下,造就了越来越多的垃圾内容充斥在平台上。

Sora这类文生视频大模型,一方面或许给了普通创作者突破同质化内容的新工具,让有创意却专业能力跟不上的他们能更聚焦创新;另一面,低质的、粗俗的垃圾内容也可能借助AI大规模产出,这些内容天然裹挟着巨大的流量,在利益的驱使下,反而爆发得更快、传播得更广。

以前,图文自媒体诞生之时,营销号也迅速崛起,以低成本和低廉的内容进行海量生产,成为瓜分时代红利的硕鼠。短视频由于制作成本的限制,很难依靠制造海量营销号攫取流量,导致营销号这门灰产日落西山,而如今,随着Sora的诞生,又让营销号有了死灰复燃的机会。

一个做号的时代,似乎又蠢蠢欲动地到来了。

二、MCN被“杀死”,内容产业链重塑?

随着近些年短视频平台的内容生态日渐完善,短视频的制作更加成熟,也更加趋向工业化,尤其是平台PGC模式对以UGC模式起家的短视频进行补充,两种模式的融合共同促进了内容的繁荣。而PGC模式的发展,有赖于大量MCN机构的崛起,平台对MCN机构进行大力扶植,MCN机构深度介入内容生产并以工业化的方式,保持内容的持续供给。

有业内人士透露,抖音视频生产早已工业化。MCN对一个可商业化运营的抖音账号的投入成本约20万元左右,成本包括拍摄、制作、人员开支、流量采买等,主要成本支出为dou+曝光购买。

MCN机构在短视频内容的生产和变现上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但近两年MCN机构与头部网红的矛盾和冲突日渐暴露,这为以MCN为主导的内容产业链带来了不小的危机。此时,以Sora为代表的文生视频大模型侵入短视频平台,其率先改变的就是内容的拍摄、制作门槛,这似乎对MCN机构的价值造成了一定的削弱。

换句话说,如果内容创作者不需要MCN机构,就能制作出自己想要的内容效果,还需要受制于MCN机构吗?

以去年火爆的微短剧为例,当前平台上的微短剧,仅有少数作品能兼顾制作水准和整体观感,这些多是由抖快、头部MCN、中小影视公司等牵头,改编自米读、番茄小说IP或有固定编剧的头部作品。

其中MCN机构最为突出,快手、抖音热门短剧榜单显示,各地头部MCN仍然牢踞短剧榜单TOP10。

如今Sora横空出世,引发热议,很多人都在想象利用文生视频大模型能否将小说中的场景视频化,甚至以后可以把一整本小说转化为视频。虽然这仍是一种猜想,但Sora模型已经可以“生成具有多个角色、特定运动类型和精确主题及背景细节的复杂场景”,让一个完全没有影视制作和艺术设计经验的普通人直接生成一段符合其描述的视频,很显然这能够辅助微短剧的制作,不用仅依靠MCN机构或影视公司的专业人才。

中小MCN机构更容易被短视频创作者抛弃。在短视频平台,不少中小MCN机构其实并不具备孵化头部网红或账号的能力,只是广撒网、多捞鱼,依靠千方百计地“蹭热点”乃至模仿抄袭,批量孵化账号、产出内容。

现在有了文生视频大模型,其效率完全可以和一个中小MCN机构内容产出的效率相媲美,创作者们又何必非要和MCN机构签约呢?

MCN机构的崛起让短视频平台的专业化内容提升,可如果一个普通创作者通过文生视频大模型同样可以创造出大量的专业化内容,那MCN机构的生存无疑将受到冲击。届时,或许又迎来新一轮内容迭代。

三、虚假内容即将泛滥?

当一个爆款视频出现时,用户为了争夺流量,便会扎堆抢发同类型的内容,这给平台带来了同质化的困扰,一旦用户整天被相似的内容围绕,其对短视频的兴趣就会减弱。这是短视频平台面临的一个最大问题,而另一个则是虚假内容,短视频及直播内容掺有表演、夸大成分甚至直接捏造的风气,在抖音、快手已越发严重。

比如情感调解直播,直播中的“狗血”故事多为人为编造的剧本,从编剧、演员,到演员培训服务,其背后早就形成了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养生、医学等领域的科普短视频更是重灾区。中国科学院2021年的一份研究显示,超过半数的短视频内容不具备权威信源,仅有42%的博主能做到“全部和大部分视频具备权威信源”。

文生视频大模型适用于内容产业,固然会带来内容效率、质量、成本等方面的变革,但它还可能快速廉价地制造网络虚假信息,使用户更难分辨内容的真伪。尤其是随着Sora这样的大模型快速进化和升级,AI生成的内容将越发逼真,别说辨别能力差的中老年人,就是年轻人可能也无法区分。

事实上,这种担忧在现实中已经上演。去年4月“今晨,甘肃一火车撞上修路工人,致9人死亡”的假新闻,5月“山东潍坊安丘发生一起毒饵害人凶案,因高利贷,下毒杀死4人”的短视频新闻,还有7月“浙江绍兴上虞工业园区发生火灾”的短视频新闻,均是涉事人利用AI技术合成的假新闻。

在AI技术展现出更惊人的能力后,造假自然更“得心应手”。

如此一来,压力转移到了平台身上,抖音、快手不仅要在Sora引发的技术浪潮中,抓住文生视频大模型给短视频内容生产带来的机遇,而且更要抑制技术在平台的滥用,这给抖音、快手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因为精准识别深度造假,最有效的途径可能仍是依赖AI ,即用人工智能识别人工智能。

正如OpenAI,OpenAI表示,正在进行相关研究,包括研发能检测误导性内容的文本分类器、图像分类器等等。

只是,字节跳动等国内互联网大厂的脚步如今已经慢了一步。从抖音转岗剪映的抖音前CEO张楠,本计划推出一个AI生图和视频的产品,可没等到产品落地,Sora的出现及惊艳的表现令他瞬间压力倍增。当然,什么时候能创造出中国版的Sora,也是国内互联网大厂们的共同压力。

在Sora的突然袭击之下,留给字节跳动、快手孵化下一个AI视频生成独角兽的时间,越发紧张了。

专栏作家

道总有理,微信公众号:道总有理(ID:daotmt),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曾用名歪道道,独立撰稿人,互联网与科技圈深度观察者。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Sora 官网演示视频截图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