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都能用AI做音乐,但不是人人都能靠AI音乐赚到钱。

0 评论 3406 浏览 4 收藏 10 分钟

生成式AI的应用是越来越广泛了。最开始只是文生文,ChatGPT之类的爆发;然后是文生视频,Sora之类的爆火;然后是Suno之类,无限降低了制作音乐的门槛。现在只要会写提示词,基本上文章、视频、音乐都是手到擒来的事。那么问题来了:普通人能靠这些简单的AI工具赚钱吗?

人人都是音乐家了?

最近,Suno、Udio等AI文生音乐等平台都进入了大众视野,帮助很多普通人实现了音乐创作梦想。

我也用Suno改编或创作了几首音乐,整体使用下来的感觉是:虽然目前技术能力还不成熟,比如部分歌词识别错误、读音错误、对音乐结构不理解等等。

但是,作为自娱自乐、做自媒体账号或缩短音乐制作时间,还是有很帮助的。

搜索视频号@一个符号bot 即可听到这首改编作品《感染 AI REMIX》,主题围绕疫情的时代记忆展开,原词来自冷冻街乐队的《感染》。

但我今天不是来分享如何制作AI音乐的,而是想聊一个现实话题:人人都能用AI做音乐,但不是人人都能靠AI音乐赚到钱。

一、音乐生产方式的演变

我是一个音乐爱好者和业余创作者。

2005年,我还在上初中,出于个人兴趣探索,我开始在5sing上下载(盗版?)伴奏,购买简易音频设备录制翻唱歌曲,再自己钻研Cool Edit、AU等古早软件进行混音制作,最后发布推广。

当时,由于互联网的高速发展,传统唱片行业被数字音乐不断冲击,CD销量日益下滑,许多唱片公司和音乐人面临运营困境。

印象最深的,就是2011年王啸坤数字专辑及同名歌曲《唱片》,表达了一个歌手告别传统唱片时代的心声。

一方面,越来越多的音乐人因为数字音乐制作的便利性,大大降低了音乐创作成本,可以独立负责从词曲创作、编曲到录制发行的全流程;

另一方面,普通人也不需要去专业录音棚或购买录音设备,就可以录制自己的作品,并发布到网易云、酷狗等音乐平台。

2012年起,移动互联网进入高速发展的黄金十年,市场上开始出现唱吧、全民K歌等平台,让PC录歌正式成为历史。就此,手机代替了话筒,APP代替了修音制作。

到了2020年,网易云音乐宣布为国内用户引入Amped Studio中文版数字音频制作服务,让音乐创作和制作门槛再一次降低,人们只需要在云端登录一个账号,就能随时随地进行创作,而不再需要安装复杂的本地软件……此后,虽然网易又推出天音等AI创作工具,但个人在使用时仍然感觉不够智能。

直到Suno、Udio这类AI文生音乐平台的诞生,彻底颠覆了所有从业者的想象:过去制作一首歌曲,你起码要经历写词、写曲、编曲、演唱、录制等工作。

现在,你只要下个brief,就能快速生产一首音乐,而且悦耳程度可能不亚于一个专业人士的创作。如果算力问题能解决的话,也许音质还会再上一个台阶。

我不知道靠音乐恰饭的专业人士是怎么想的,但作为一个业余创作三年的爱好者,在经历短暂的兴奋之后,我突然觉得音乐创作也变得毫无意义了。

一方面是感受到,学习的脚步永远跟不上技术的进步,付出的努力和回报不成正比;

另一方面是担忧:当生产力涨上去之后,每个人都有机会来分钱了,只会加剧内卷竞争。而且,这种担忧也不仅体现在音乐行业。

二、赚钱靠的不是音乐本身

说完了音乐生产工具的发展历程,再回头讲讲赚钱这件事。

市场上有大量音乐人的谋生手段,是为明星、游戏、品牌和商业活动进行创作,本质上属于广告营销行业。他们作为幕后从业者,谈不上多么光鲜亮丽,但想要到达暴富,多少还是有点难度的。

甚至,随着嘻哈音乐与电子音乐的流行,很多人在流媒体靠出售Beat伴奏赚点“零花钱”,这套模式本质上还是版权逻辑。

这种本来TO C就不太赚钱的事情,现在由于AI文生音乐平台的出现,好像就更不值钱了。

真正能赚钱的,仍然是明星偶像与经纪公司。其主要来源收入是广告代言和商业演出,包括参加各类电视与视频媒体的作秀节目;

此外,随着国内音乐节和Live House文化的兴起,做线下音乐活动也是一个商业前景不错的市场。

所以,值钱的是人,而不是生产工具或音乐作品。

过去20年兴起的网络歌手们也验证了这一点,而数字音乐平台也在不断探索全新的商业模式。曾经的许嵩、凤凰传奇、刀郎等等,都是那个时代红利的受益者们,只不过现在换成了抖音神曲与红人。

换句话说,能让你赚钱的从来不是音乐作品本身,而是你这个人能不能火、有没有流量价值,以及流量平台是不是能跟你一起分到蛋糕。

无论是过去的电视选秀节目,还是现在的抖音热门账号,本质上都在遵循“造星变现”这一核心逻辑。

音乐只是超级个体与粉丝的触点之一。如果音乐能把一个人带火,就可以实现利益最大化。同理,把音乐换成写作、绘画、短视频、直播带货和其他什么能力都可以。

诗人王尔德曾说:“银行家共进晚餐时在谈艺术,而艺术家共进晚餐时在谈钱。”

本来这句话,想表达的是金钱与艺术的关系,但是当音乐不再是门槛或音乐人的饭碗时,它就很容易变成金钱的游戏。

三、如何在音乐行业赚到钱?

其实,光靠流量收入,仍然不足以支撑很多独立音乐人的生存。想要走长远经营之路,还是要探索更多元的变现路径。

比如,可以选择开音乐兴趣班,教中产家庭子女学习乐器。有意思的是,我最近和一个琴行教育创业者聊天,他说他们正在开发一款辅导学钢琴的AI平台;

而更多有能力的音乐人,则可以选择成为演出行业的艺人,在短期内快速捞金。

据中国演出行业协会票务信息采集平台数据监测与调研,2023年全国演出市场总体经济规模739.94亿元,与2019年同比增长29.30%,达到历史新高,演出市场整体上行,且仍处于扩张周期。

除票房之外,演出衍生品及周边收入、演出赞助收入、经营主体物业及配套服务收入、艺术教育服务收入等其他收入总计237.62亿元。

换到今天的AI文生音乐时代,我们会发现某些商业本质并没有变化。

如果一个人本身就是音乐行业的艺人,他可以借助AI文生音乐工具,提高音乐生产效率,形成更广泛的影响力;

但如果本身是普通人,把AI音乐作为兴趣爱好,可能会拉动AI平台的消费,但未必能解决自己赚钱这一终极难题。

作者:金鑫YOYO;公众号:一个符号工作室

本文由 @一个符号工作室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Sora文生视频演示截图。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