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何印尼素人小哥可以靠自拍在NFT赚100万?

3 评论 3296 浏览 0 收藏 10 分钟

编辑导语:NFT,即非同质化代币,而这一概念在去年引发了大范围的讨论——NFT到底是什么?它可以给互联网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关于NFT所带来的影响,也许我们可以在文中这位印尼素人小哥身上窥得一二。一起来看看吧。

在过去的一年里,NFT占据了互联网的每个角落。去年,库里花116万买了CryptoPunk的NFT头像。今年,NFT艺术家Robness以160万的价格出售了他的“垃圾桶”NFT项目……这些让很多网友看不懂的买卖被吐槽“这有什么好买的?万物皆可NFT吗?”

一、自拍,万物皆可NFT

而真要说“万物皆可NFT”,那还是印尼人民更有发言权。

今年1月,印度大学生Ghazal在NFT赚到了100万美元,而其卖出的NFT项目是自己的自拍。

这位22岁的Ghazal从2017年以来,每天(偶尔有几天会漏掉)都会来张自拍。累计到现在,已经拥有差不多1000张自拍。

当NFT热浪越卷越高时,Ghazal想试试看把自己的自拍作为NFT出售会发生什么?“我在想,如果有一位NFT收藏家买了我的自拍,那肯定很有趣。”

Ghazal抱着这种趣味心态,将自己的自拍命名Ghazal Everyday放在OpenSea上出售,而售价仅仅为0.00001ETH(3美元),因为我从来没想过有人会想买这些自拍

但现实的发展远远超过他最初的构想。不仅有人买他的自拍,而且他的自拍从12月下旬开始出售后,价格飙升至0.9ETH(3000美元)。截止到1月18日,他已经卖出387个NFT,总收入已经超过100万美元。

这样的成交价和匪夷所思的NFT项目,使他在社交媒体上爆红。他经常在Twitter上分享自己NFT头像的出售情况。甚至在爆火后仍然表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想买我的NFT自拍,不过仍然感谢你们对我5年来努力的支持。

二、故事,迎合web3的去中心化

虽然他表示不太清楚为何自己的自拍如此受欢迎,但有不少热心网友试图帮他弄清这个问题。

根据外媒的报道,Ghazal的自拍在社交媒体上的大火都是KOL的功劳。

最先购买并宣传他头像的是印尼名厨Arnold Poernomo,他在Twitter上有2100万的粉丝。日常会关注转发NFT相关的推文,而其在发布Ghazal的NFT项目时,大赞“the year of Ghazal”。这条推文的讨论也是其2022年以来,数据表现最好的推文。

同时还有印尼潮牌主理人Jeffry Jouw (@Jejouw)等印尼当地大V纷纷为Ghazal Everyday宣传。Jejouw为了推广该系列,为该系列NFT做了一个meme方便宣传。

除了印尼本地大V的努力,Ghazal Everyday的爆火,也离不开专业NFT博主的“添砖加瓦”。

据相关媒体报道,最早在OpenSea上购买的人是推特KOL:@evantan 和 @YeruiZhang,他们以最原始的价格买到此NFT系列,并在推特上宣传此项目,将3美元炒至3000美元。

而支撑Ghazal Everyday爆火的,除了大V助推,圈内疯传,是他人看到的故事

在前面提到的Arnold Poernomo的那条推特下,除了感叹这件事的神奇外,还有不少人感叹“这才是web3”,就像Ox_Todd推文所说的那样,他相信web3应该关注普通人的平凡生活。

虽然Ghazal本人并没有为自己每天自拍的行为安上一个草根逆袭的故事。但当大部人都在期待、或是对未来web3的到来而好奇时,这个NFT的项目也许真的是人们看到了web3所强调的去中心化。

  • web1:例如雅虎等门户网站的兴起,主要是用来进行信息交换和共享,用户处在被动的观看地位。
  • web2:以用户为中心,允许用户作为内容的创建者,通过各种社交媒体进行交互和协作信息会被算法抓取,你的信息不属于你自己。
  • web3:去中心化,没有了把关人。用户可以处理、保管自己的信息,且信息不可追溯、永远不会泄露。

元宇宙就是去中心化的虚拟社会,而NFT是其虚拟资产,其理念和web3相同。

三、Ghazal效应,印尼NFT狂潮下的乱象

这些NFT玩家从Ghazal Everyday中看到了未来的web3;而和Ghazal一样的普通印尼人,从这个NFT项目中看到了逆袭的机会。

于是,在印尼掀起了一股Ghazal效应,很多印尼人开始在OpenSea上将一些日常的东西作为NFT图像出售。比如:有些人像Ghazal一样卖自拍,有些人卖食物,有些人卖衣服……

但,把有趣的Ghazal效应引到印尼人的数字安全问题上的,是其中一个离谱的买卖:有人开始卖自己的身份证了。Yahya_kids以0.5ETH(约为2300万印尼盾)出售了自己的身份证图像。 “我需要钱,所以我卖了身份证”。

根据印尼IDM Co-op的Metaverse专家,MC Basyar的说法:”如果你卖掉你的身份证,然后把它放在NFT市场上,身份证将与具有智能合约的区块链技术相连。”一旦购买,NFT中包含的数据将成为买方的普遍知识产权。

面对这么严重的后果,Inpander不清楚他是不知道后果,图有趣尝试,还是真的走投无路需要用钱。不过我们可以从中窥探出一些印尼NFT乱象。

首先需要强调的是,印尼对加密货币很狂热。Inpander之前有一篇名为《禁令之下,东南亚 all in 加密货币》的文章:“根据贸易部的数据,截至去年6月,该国约有660 万加密投资者,加密资产已成为最受欢迎的投资类别”。

但随着社会各界的狂拥,印尼的数字素养却没跟上部队。

KOMINFO进行了一项数字素养指数调查,测量对象是印尼514个地区和城市的10,000名受访者,受访者为13-70岁的互联网用户。

结果表明,与2020年数字素养指数相比,该指数有所增加(从3.46增加到3.49,总数为5)。数字文化和数字技能有所改善,但数字道德和数字安全有所下降。 这里的数字安全是指受访者无法在网络空间中保护自己。 “我们发现,仍然有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上传个人信息的危险。”采访者Mulya说。

为了抵御加密货币热浪带来的数字道德和安全问题,新加坡金融管理局(MAS)发布了禁止加密货币交易平台在公共区域投放广告的文件。公司只能在自己的网站、应用程序和社交媒体帐户上宣传加密服务。

而对于如何保护各种加密货币的信息安全问题,印尼和法律法规严格的新加坡相比,逊色很多。不管是加密货币的买卖还是股票投资(详见Inpander另一篇文章《国内网红还在拼命带货的时候,印尼网红玩出了什么新花样?》),印尼非常依赖社交媒体影响者的推广宣传,这也是为什么印尼大V推广可以带火Ghazal Everyday的原因。

虽然数字安全问题成了不可逃避的问题,但是对于是否需要像新加坡一样加强监管力度,印尼各界各执一词。但随着NFT、元宇宙、以及未来的web3的热潮,人们不得不面对数字时代的种种安全问题。

 

本文由 @Inpander出海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元宇宙就是去中心化的虚拟社会,而NFT是其虚拟资产,其理念和web3相同。

    来自陕西 回复
  2. 言及NFT就拿那些个百万美元成交的当引子,无非是地主的钱如数奉还,百姓的钱三七分账,左手倒右手,等着鱼儿上钩。这些个媒体也就是装糊涂蹭流量

    来自浙江 回复
  3. 我们可别学这种行为,现在靠人脸识别的东西那没动,万一照片被盗去违法就完了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