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出海,又打起来了

9 评论 5222 浏览 8 收藏 28 分钟

编辑导语:目前,国内互联网流量逐渐趋于饱和,互联网大厂纷纷出海谋求新的流量变现方式。其中游戏、电商、视频等出海领域,争夺最猛烈。那么本文将从这三个领域逐一梳理,值得阅读一看。

出海,是眼下互联网大厂的关键词之一。

这倒不是各互联网大厂今年才开始的业务,只是在国内互联网流量见顶的环境下,出海正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

大厂已经释放了一系列信号:2022年年初,腾讯集团高级副总裁马晓轶在公司内部分享活动中表示,游戏业务全球市场是增长点,“现在已经开始大幅度地强化地区能力,包括在多个地区部署当地团队”。在最近2021年Q4财报电话会议上,网易CEO丁磊反复表示,国外会是重点,会加速市场开拓。此前,这两大游戏巨头都曾定下海外市场收入占游戏总收入50%的目标。

阿里巴巴则是通过组织架构调整,表露了加大力度拓展海外的决心,于2021年12月将公司架构调整为“中国数字商业”和“海外数字商业”两大板块。原本就在全球化上占据优势地位的字节跳动,旗下产品TikTok商业化速度加快,据36氪报道,TikTok电商2022年GMV目标接近120亿元,在2021年基础上翻了近一倍。

除此之外,爱奇艺、B站海外布局也在加速。一个与海外本土团队合作推出原创剧集,一个把UGC视频内容、漫画、游戏集中推向东南亚。

大厂出海,又打起来了

来源 / APP Annie

东方证券在《2022传媒互联网策略报告》中总结,中国互联网出海,已经从工具型、单内容型产品输出,演化到产品、技术、商业模式的输出,北美、东南亚、拉美、中东是核心区域。

互联网大厂出海成绩如何?深燃就这一话题和行业人士聊了聊。

需要注意的是,狭义来说,品牌出海与品牌全球化是两个概念,前者是企业虽成立在中国,但主要发展战场在海外,后者是指企业在国内具备一定规模后,将市场拓展到海外。本文重点讨论后者,即对国内知名互联网大厂出海情况探讨,欢聚、赤子城、雅乐集团等专注海外市场的公司,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由于游戏、电商、视频,是互联网大厂出海重点涉及的赛道,本文将从这三个领域逐一梳理。

一、游戏:腾讯、网易“补短板”,B站还有点“懵”

游戏出海不是新鲜事,2005年起,腾讯就开始投资布局海外游戏业务。近来,国内市场受监管影响,一定程度上加速了大厂游戏的出海。

目前的主要玩家包括腾讯、网易、字节跳动、B站。根据APP Annie发布的《2022年2月中国游戏厂商出海收入榜》,腾讯位列第三,网易位列第五,字节跳动排名第二十八(不含收购的沐瞳科技、有爱互娱),B站还未上榜。

大厂出海,又打起来了

来源 / APP Annie

在游戏出海的打法上,大厂们有明显不同。

出海17年以来,腾讯的投资涉及全球游戏的底层技术、游戏研发、运营、渠道及辅助各个环节。

一位专注游戏出海市场的行业人士告诉深燃,腾讯游戏的出海,可以分为两个阶段。

2019年以前,在内容侧,投资并购上游的游戏公司,如收购了开发出《英雄联盟》的拳头游戏等,在发行上,交给当地的代理商发行,如其在东南亚发行的游戏,包括《王者荣耀》海外版,都交给了东南亚最大的游戏公司Garena。

这一时期,腾讯解决了两方面问题,在游戏内容制作上,与世界顶级大厂同步,在代理发行上,入股部分本地发行平台,掌握本地的游戏发行渠道。

2019年之后,腾讯游戏的海外策略调整,“自研+投资+发行”并行。即继续投资并购,自己做游戏发行,在海外设立公司。同时将国内经验,系统化的迁移到海外投资的工作室上,提升研发效率,实现一体化。不过,在发行上,虽然腾讯在海外也拥有一些社交娱乐APP,也对发行平台有投资,但相比在国内手握微信、QQ两大社交工具的优势,其海外的渠道能力还有提升空间

2021年12月,腾讯推出全球游戏发行平台Level Infinite,被一部分业内人士认为在补齐版图。目前,Level Infinite在荷兰和新加坡设有办公室,全球业务团队已经超过千人。同时,腾讯也在强化地区能力,正在海外多地陆续成立新的自研工作室。

现在,腾讯游戏到了要全球品牌化的阶段。其2021年Q4财报提到,国际手游方面,日活跃账户数排名前十位的手游中,有五款由腾讯开发及运营。2021年腾讯国际市场游戏收入455亿元,同比增长31%,增速提升,不过国际板块占总游戏收入的26%,距离50%的目标,还有一定距离。

相比于投资布局,网易一开始就更侧重于游戏自研。路径是,用自研IP率先打开日本市场,后借助全球知名IP授权,参考日本出海经验,展开全球化。

前网易游戏海外运营总监吴绪兰告诉深燃,网易此前主要在日本、北美、东南亚三地布点。日本是重要阵地,2017年以《阴阳师》系列打入市场,后续作品成功巩固优势,北美布局早,与当地头部IP持有者迪士尼、华纳兄弟都有IP合作,东南亚市场则是出海前必经的跳板。

从去年开始,国内增长压力大,网易游戏将出海提升到战略高度。据她观察,网易在全球进行游戏工作室的布点,北美、欧洲人才招募数量较大,同时也夯实在日本的优势。在2021年Q4财报会议上,网易CEO丁磊也反复提到,要继续在全球招募制作人和团队。

网易游戏的强项是自研,拥有众多IP,“内容上未来三五年都有积累,全球性的大IP《哈利波特》《指环王》都在手里,都是为全球化服务的”,吴绪兰介绍。但在发行渠道上,网易优势不大。“他们之前一直认为未来更稀缺的是优质内容,所以在整体出海的基建上,没有太重视。”

在她看来,网易游戏出海,首先需要思维的转变,“之前很多人的想法是,在国内,一个游戏一个月大几千万的流水轻松就来了,拓展海外市场,做的事又脏又苦又累,还只是一两千万的流水。做海外市场,需要真正的决心和勇气”。

相比之下,字节跳动的优势在于有渠道和发行,但劣势在于内容能力相对不足。

据SensorTower消息,2022年2月,TikTok成为超休闲游戏广告投放占比最大平台。字节跳动有渠道优势,同时也具有较强的本地化适配能力,“这在Tik Tok体现得明显,在游戏上,也是迟早的事”,吴绪兰表示。

字节跳动在海外做游戏,与腾讯早期在国内做游戏的思路相似,都是先发挥自己的流量、渠道优势,发行游戏,介入行业,再收购研发团队,做更深度的扩张。

目前字节跳动已经进入第二阶段,短板还是内容。此前其投资并购的沐瞳科技、有爱互娱,主要市场在东南亚及日本,还未达到全球化的程度,吴绪兰表示,字节跳动要加大力度做自研,也还需要成长时间。

根据APP Annie《2022年2月中国游戏厂商出海收入榜》,字节跳动收购的沐瞳科技、有爱互娱,分别位列第十二、第二十五。

而B站方面,其在2021年全年财报里提到,在海外市场,2022年有13款游戏将发行。但不像国内有二次元渠道优势,bilibili视频产品出海东南亚,竞争激烈,数据效果并不理想,自研上也还没有证明其能力的产品出现。

不过它也并非完全没有优势,大观资本专注移动互联网出海,其北美首席代表徐瑞呈告诉深燃,内容出海正成为热门领域,这算是B站擅长的领地,“产业链上,漫画和网文,是游戏的源头养料,手里握有这些内容和IP,有机会做成游戏,不过这条路具体怎么做,得再尝试探索”。

总体来说,腾讯游戏在海外,有内容有资源有渠道,还要强化品牌影响力;网易有内容有IP,弱在渠道能力;字节有渠道有发行能力,还需要补足内容短板;B站内容和发行,都还需要补齐。

二、电商:阿里腾讯猛攻东南亚,TikTok砸钱挖人

电商出海是一个极具潜力的市场。此前有学者曾预判,“跨境电商的潜力还没被完全释放,到2035年35%的外贸额有望通过跨境电商来完成。”

目前,电商出海的主要大厂包括阿里巴巴、京东、字节跳动、腾讯。

阿里巴巴进场早,其海外业务可分为三个板块,一部分是在1999年成立的阿里巴巴国际站,主打B2B模式,一部分是2010年上线的跨境出口平台速卖通,主打B2C模式。一部分是通过投资布局的平台,2016年开始,阿里巴巴以投资方式拓展全球市场,投资了东南亚头部电商平台Lazada,南亚地区领先的电商平台Daraz,土耳其时尚电商平台Trendyol,印尼最大电商平台Tokopedia。

一位关注电商出海的投资人告诉深燃,在国外阿里巴巴国际站及速卖通早期表现都不算理想。“在发达国家,线下本身基础体验就好,用户对线上体验也挑剔,经历过大量退货的阶段。而在新兴市场,竞争激烈,阿里作为外来平台难介入,还是远程操控的模式,商业能力难触达,唯一有的优势是供应链,但又遇到平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布局慢慢变为了投资收购,但又遇到了组织融合的问题。”

在投资上,阿里巴巴投资的Lazada在东南亚市场一直领先,后被腾讯投资的电商平台Shopee反超。根据App Annie发布的报告,2019年第2季度,Shopee在每月活跃用户数桌面访问量、移动网络访问量以及总下载量上均反超Lazada。

近期有媒体报道,阿里巴巴曾与投资者展开磋商,为Lazada融资至少10亿美元。同时,阿里方面还计划剥离Lazada,为其潜在首次公开招股作准备。不过,最终未能成行。对此,根据公开报道,阿里相关人士表示,“不会公开回应此事。”

阿里巴巴海外市场还在继续调整中。据徐瑞呈观察,“现在,阿里开始把全球化的人才,汇聚到东南亚,在主攻这里”。

一位接近阿里巴巴国际站的业内人士表示,阿里巴巴在完善交易体系,加强国际物流基建,让海运、陆运状态能线上可视化,在3月中旬还提出要新增海外仓,“每一个大洲都会建,部分国家海外仓不低于两个”。而速卖通则在收紧入口,提高门槛,开始清理“低质量卖家”,进行品牌化。

根据阿里巴巴2022财年第三季度财报,国际商业方面,该季度整体收入同比增长18%至164.49亿元;截至2021年12月31日止12个月,国际商业零售业务AAC(全球年度活跃消费者)单季净增加1600万至约3.01亿。对比国内8.11亿年度活跃消费者的数量,还有较大提升空间。

京东在海外的打法,与国内相似,还是压在了自建上。

2020年,刘强东发布的一封内部信梳理过京东国际业务的打法。“2015年进入印尼市场、2017年开拓泰国市场,同时,积极发展全球购、全球售、国际物流、国际支付等业务……我们有信心把自身在零售基础设施上的积累,从物流,到供应链、技术等能力带到全世界……”

可以理解为,是要在海外再造一个京东

那么,效果如何?一位接近京东国际的行业人士对深燃表示,京东发展国际站点时间相对较晚,当地被更强势的平台占据了份额,很难再抢到大批量客户。除了印尼站布局早,京东国际其他地区发展不顺利,每年都有一定程度的亏损。

目前,京东多个部门开启裁员。据上述人士观察,京东国际在明显收缩,“之前各个国际站点独立运营,现在调整后,所有站点都共用一个研发团队。”对于此次裁员,京东方面相关人士回复媒体称,只是业务板块的正常优化。

徐瑞呈表示,电商出海,部分海外市场已经饱和,进军新兴市场更重要,但这需要速度,像京东这样做供应链,踏实做自己的品牌和平台,在扩张速度上会相对艰难一些。很多当地电商模式和国内并不相同,例如印尼的Bukalapak,打法“更像是平台给小卖部供货,算是小B供货,跟大家熟悉的ToC逻辑有一定区别。”在他看来,当地本来有成熟的巨头冒出来,中国巨头再去推广一套自己的电商体系,需要不少努力。

另有一些投资人,也对京东的国际化打法持保留态度。

电商出海领域,腾讯也值得一提。和国内一样,尽管腾讯未大幅铺设电商业务,但投资了多家电商平台,在海外市场,腾讯是东南亚巨头SEA的大股东。SEA是Shopee的母公司,其模式与腾讯相似,以游戏现金牛业务为基础,助推电商发展。2018年以来连续多年高速增长,2021年前3个季度,其电商GMV分别同比增长达105%、87%、81%。

不过在2022年1月,腾讯大幅减持SEA,套现约31亿美元。

目前在电商领域,同样受关注的是TikTok。

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1年TikTok大规模扩张广告、海外电商与直播团队,总员工人数从2020年初的不足4000人增长到近2万人。

2021年TikTok电商方面的动作不少,相继在印尼上线电商直播,在欧洲测试“商品橱窗”,将英国TikTok小店向中国卖家开放。2021年6月,有媒体报道TikTok正与京东探讨合作。2021年年底,字节跳动还推出了一个独立电商App Fanno。

整体来看,TikTok电商的发展路径与抖音电商相似。推出产品功能试水,与电商平台合作,获得供应链资源,培养用户消费习惯,吸引商家入驻,再实现交易闭环。

上述接近京东国际的行业人士表示,京东国际的确和TikTok有合作,“在印尼已经合作大半年了,泰国在沟通中”。

对于TikTok未来的电商潜力,不少业内人士都抱以高期待。

不过,据36氪报道,TikTok电商2021年GMV最高约60亿元,其中GMV占比约70%以上来自印尼,剩余不到30%来自英国。相比于抖音电商,2020年刚成立就实现了GMV5000亿的成绩,TikTok还没有发挥出势能。一位在TikTok上针对英国地区开播的中国卖家告诉深燃,很难找到口语好的主播,国际宽带很难接,费用也很高,他已经放弃了尝试。

TikTok在海外能否弯道超车,还需要时间证明,“行业内持不同观点的人士有很多。TikTok电商在东南亚和北美几个重要市场一直在招兵买马,挖了很多美国和新加坡互联网大厂的高管,势头很猛”,徐瑞呈表示。

三、长短视频:TikTok、快手海外开启商业化,B站卷入视频战局

先来说说短视频。

短视频产品渗透率仍在快速提升中。目前TikTok的MAU已经突破10亿,快手MAU已经突破1.8亿。东方证券在《中国娱乐社交企业出海发展专题》对这两大APP潜在用户空间进行了测算:中性情况下,2025年TikTok全球用户数可达14亿,快手海外合计约5.8亿。

在全球,TikTok占据绝对领先优势,不过在拉美市场,以巴西为代表,目前格局上快手领先,TikTok猛追。

这样的成长,双方都是由不小的成本换来的。根据晚点Latepost报道,仅2021年上半年快手在海外投入超过8.5亿美元;TikTok2018年以来在海外累计花费150亿美元。根据东方证券的测算,快手在海外地区2021上半年单用户获客成本约为15.86美元;TikTok2018年以来平均获客成本约23.49美元。

大厂出海,又打起来了

TikTok、快手海外商业化进程

来源 / 东方证券报告

现在,双方都开始了商业化。Tiktok在2019年1-2月,就开始在美国等市场测试信息流广告业务,于2020年中全面开放广告自动投放工具,2021年上半年开放了印尼、英国地区的直播电商业务。国海证券在报告中测算,TikTok的单用户广告ARPU目前约是Facebook2013年初水平,大约是Facebook当前的十分之一,但预计未来增速将高于同时期Facebook。

快手海外于2021年下半年开启商业化。2021Q3在海外市场,包括巴西、东南亚、中东等地在内,上线了广告投放系统“Kwai for business”,支持信息流效果广告和品牌广告。

未来变现能力上,Tiktok同样被寄予高期待。而快手,在2021年8月开始将Kwai中东、Kwai拉美与Snack Video三个独立的应用合并后,海外战略相对更清晰,但商业化能力还有待观察。

B站出海产品,包括主站出海和漫画以及游戏三大块。2020年底,bilibili移动端应用在泰国和马来西亚上线,Sensor Tower数据显示,出海一年多,bilibili应用在泰国、印尼、菲律宾、新加坡、越南、马来西亚6国上线,下载量超过千万,2022年1月单月累计下载量超过400万。这与其他同赛道大厂的成绩相比,还有一定距离。

一位接近B站出海业务的人士对深燃表示,参考国内的发展路径,B站出海依旧以ACG内容为支撑点,这是其独特优势,但难题是如何实现本地化。“拓展海外,可以基于国内数据去做,也可以参考调研得到的数据,但这都是建立在理论基础上的,所以需要本地化的运营,这一过程如何找到辅助业务发展的当地人是难点,在疫情冲击下,那边疫情情况不是很乐观,不方便过去,导致做本地化的事,有一些阻碍。”

在长视频方面,爱奇艺、腾讯视频出海的步伐更早,已经取得了一定的成果。

2017年,爱奇艺就布局海外,通过《鬼吹灯之牧野诡事》打开了市场。几年来,《延禧攻略》《无证之罪》《隐秘的角落》等国内热门作品,都进行了海外输出,爱奇艺海外发行内容已经累积超过100个项目。现在,爱奇艺还和东南亚本土团队合作打造了多部原创剧。

腾讯视频的打法类似,也是瞄准东南亚市场,其WeTV与泰国CH3电视频道运营商BEC World、马来西亚首要媒体集团Media Prima等达成了合作。

根据SensorTower《2022年2月全球热门移动应用收入TOP10》,在APP Store排行榜上,腾讯视频(Tencent Video)位列第三,爱奇艺(iQiyi)位列第五,B站还未上榜。

对于爱奇艺、腾讯视频、B站来说,面临的挑战是,Youtube、奈飞、HBO、迪士尼+等国际视频巨头也都混战在东南亚市场,再加上当地也有成熟的视频平台产品,要想拓宽市场,面临的劲敌不少。

社交产品上,国内互联网大厂,则表现平平。

擅长熟人社交的腾讯,WeChat在海外尚未成为最主流的社交应用。在Sensor Tower《2022年2月全球热门移动应用下载TOP10》里,WeChat在APP Store下载量里位列第7,排在前面的有WhatsApp、Facebook、Instagram。

在它们的包围下,“去照搬复制拓展海外市场,几乎不太可能了”,徐瑞呈表示。

而在陌生人社交上,专注出海的中国公司欢聚,已经在海外拥有直播应用Bigo Live、短视频平台Likee、游戏社交平台Hago等产品,聚焦中东市场的雅乐科技的Yalla,在国外已经占据领先优势。国内陌生人社交领域的头部公司陌陌,出海之路,路漫漫。

四、小结

目前,互联网大厂大多在全球多地布点,做得越来越“重”。

总得来说,互联网大厂出海,首先是产品要过硬,其次要实现本地化,打出差异化。

综合与多位关注海外市场的行业人士的交流,判断互联网大厂出海成效如何,要关注两个方面。先要看这项业务在国内的模式是否跑通。“如果在国内就已经是亏损状态,去海外的模式没有变化,只是把饼铺得更大,投入产出比没提高,带来的效益也不会高”,一位关注二级市场的投资人表示。

其次,还要关注一个先决条件,即大厂们对出海一事的认知和决心。

“既然要做出海,组织架构就要做相应的调整”,吴绪兰回忆2014年做出海业务时,业务做了好几年,才出差到当地,现在的情况已经大不相同,能在出海上取得成果的大小厂,如字节跳动、欢聚等,“海外员工占比都非常高,很多都是在本地注册公司,如果还只是靠国内线上远程出海,这事挺难成的”。

徐瑞呈表示,“一种是只把中国的一个成熟饱和的产品做到海外去,这是被动出海,一种是一开始就是按照创造一个适合全球的产品的思路去做,这是完全不一样的逻辑,会影响资源调配,人员支持上的问题”,这会决定互联网大厂能不能在海外跑得更长远。

这也是为什么在海外市场上,不少互联网大厂的战绩还不及一些中小企业公司。“在海外,就像战场上,一个大部队的团长,和小部队的司令对决,决心完全不一样”,一位投资人表示。

互联网大厂的出海路,还任重道远。

 

作者:李秋涵,编辑:魏佳,公众号:深燃

本文由 @深燃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大厂有所顾虑,内部声音也未必统一,小厂在这方面确实有优势

    来自浙江 回复
  2. 国内市场逐渐饱和,只能将目光转向海外市场,又是一场硬战

    回复
  3. 国内流量到上限了,他们也挤破头发展别的路子了

    来自江苏 回复
  4. 社交产品上,微信确实很难干过Facebook、Instagram,可能是水土不服吧。

    来自陕西 回复
  5. 字节跳动的优势在于有渠道和发行,但劣势在于内容能力相对不足。

    来自广西 回复
  6. 互联网国内寒冬,出海或许是突破点,谁能做走好这条路的第一任还蛮期待的

    来自贵州 回复
  7. 品牌出海路任重道远,只有走出别人没有走过的路,抢占先机才能夺得头筹。

    来自浙江 回复
  8. 唯一有的优势是供应链,但又遇到平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布局慢慢变为了投资收购,但又遇到了组织融合的问题。

    来自中国 回复
  9. 互联网企业进一步发展的两条路线:要么出海,要么发展高科技,不论哪一条都要争得头破血流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