抖音达人困境:平台变现更难了,留下还是离开?

12 评论 5735 浏览 19 收藏 17 分钟

编辑导语:今年618,抖音直播电商销售额同比增长124%,与此同时,行业头部达人的直播带货份额,却急剧下滑。这极大的反差让抖音达人开始思考,平台变现更难了,留下还是离开?一起来看看吧!

“之前一年能赚五六千万,现在就每月销售情况看,今年大概只能赚2000万。”近期,一位抖音达人在直播时如此吐槽抖音目前的“残酷”环境。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这话听在一众打工人耳中,十足凡尔赛,但回归平台和达人关系本身,其可能确实“委屈”,毕竟这并非个例。

某MCN机构创始人,在近期采访中同样表示:做账号的难度越来越大,达人的孵化周期被无限拉长。

然而和达人说的相反,数据反馈上,却是另外的风景。

以今年618来说,直播电商依然势不可挡——销售额同比增长124%,占比全网销售总额提升至21%。

而与此同时,行业头部达人的直播带货份额,却急剧下滑。从去年的30%,直接断崖下跌至3%。

这当然和李佳琦、薇娅、罗永浩、辛巴“四大天王”集体没有出现有关。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但更重要的是,它和短视频平台,尤其抖音在直播策略方面的调整,直接相关。

具体来说,这些过去的“达人电商功臣”,如今可能面临随时成为短视频平台流量UE模型的牺牲品。

一、不是洗牌,而是达人播集体“衰落”

事实上,背靠新兴红利渠道,前期往往是“造富神话”盛行,后期却常常“盛极而衰”,生意变得异常艰辛。

当然,它本就是商业运作的重要一环。曾经的油管,就是如此。

早年,Youtube早期想推进广告变现,却苦于平台审核和运营机制不够完善、版权保护机制也还没成型等,踌躇不定。

为了打破僵局,Youtube扶持MCN,将难以规模化的非标服务——如客服(服务内容主)、对接各种资源,转嫁给他们来做。

通过付出一点抽成,把低附加值的脏活累活甩出去,平台保持了高经营杠杆,迅速壮大。

但羽翼丰满后,Youtube转手推出Google Preferred项目(2014年),锁定TOP 5%内容主的广告库存,绕开MCN和品牌直接撮合。

“卸磨杀驴”之下,YouTube自身更进一步。

据谷歌2015财年第二季度电话会议:YouTube帮助越来越多的内容制造者赚钱,同时,也为广告主创造了更多价值,这让YouTube表现出色。

而种种迹象表明,抖音似乎也打得类似算盘。

据晚点LatePost报道,2020年初,字节跳动定下2200亿营收的年度目标,而作为第一、二增长曲线的头条和抖音,担负着业绩拉动大任。

但当时的现实是,一方面,抖音自身的广告收入增长有触顶迹象。如下图,其2019年的单用户广告价值(广告收入/DAU),与Facebook已非常接近(同口径下)。

另一方面,受宏观经济影响,国内互联网广告整体收入增速,也在持续放缓,增量有限。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要想完成后续持续增长,单靠广告显得乏力,抖音需要新策略。其抓住的机会,就是疫情催化下爆发的直播电商风口。

借力局势,抖音通过推出“百万开麦”主播扶持计划,鼓励达人开播品牌专场,来招揽品牌商入驻——数据显示,截止2020年10月,抖音的企业注册总数已超过500万。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随后,逐步加大自播扶持力度,建立品牌电商生态。

比如,2021年年初,流量分发制度调整,其中60%给到品牌;同年,跟品牌签署的年框中,明确提出企业自播的年框销售额返点额外,给出20%让利。

在达人和自播拉动下,抖音的商业化进程,迅猛推进。

2022年抖音电商第二届生态大会披露的数据显示,2021年抖音电商的GMV同比增长3.2倍,其中达人和品牌自播对GMV的贡献,2021Q4已平分秋色。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如果这是一个无限扩张的增量市场,可能平衡状态会持续相当长的时间。但现实是,情况又出现变化。

数据显示,抖音的月活和用户时长,基本都近天花板,用户粘性也提升空间有限——其目前为62.3%,而微信用户粘性也才80%。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流量上限出现,意味着抖音的流量分配或会变得紧张,为了最大化利益,流量变现UE模型势必将有所调整

此时,如何最大化每一个VV的变现效率,是平台算计的标准,也决定着其对达人和品牌自播的取舍。为了弄清楚这一点,我们算了一笔账。

就收入构成看,抖音从达人带货获得的收入,包括技术服务费、佣金抽成、广告;从品牌自播获得的收入技术服务费、广告。(技术服务费是统一固定的,该因子剔除。)

达人端,佣金收入是大头,抖音获得的佣金抽成约为GMV的1.3%——达人抽佣为GMV的15%-20%,抖音抽其中5%—10%;主播打广告需求不多,抖音在这一块的收获有限。

品牌自播方面,抖音主要赚广告收入,具体收益约为GMV的10.33%——2022年5月抖音电商专家纪要显示,抖音2021年电商广告收入620亿,闭环GMV 6000亿左右。

如此来看,对平台来说,同等流量下品牌自播更赚钱,资源侧重会如何倾斜,似乎不言而喻。

另一边,品牌自己比起合作达人,也更愿意自播,原因用某化妆品负责人的话说:“品牌让利是想让消费者成为品牌的家人们,但其实主播的粉丝,根本不会成为品牌的家人。”

双方在追求更高效率上达成一致,中间商——达人们被逐渐绕开。

如下图,去年以来,美的、九阳、苏泊尔、珀莱雅等品牌,自播占比都快速提升。其中,美的、珀莱雅等自播销售已超过达人销售。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换句话说,追求直播电商变现突破时,利用达人效应,迅速打开局面,同时完善了自播生态。

当需要更高变现效率时,相比自播显得逊色的达人播,首当其冲被“牺牲”。

抖音的这波操作,和YouTube一脚踢开MCN群体“异曲同工”——昨日棋子,今日弃子。

被甩开的MCN,在油管体系下,由于只扮演了中介角色,根本没有和平台叫板的能力,很快衰败。

与之相比,抖音达人们不止直播带货,也是平台的内容创作者。平台真能“肆意妄为”吗?

毕竟基本盘,是不能丢的。

二、达人对上抖音,从来都是弱势方

内容生产端掌握主动权,强势议价渠道的产业特征,由来已久。

2000年,时代华纳和美国在线合并,迪士尼担心两者合并后,可能会排挤自己的产品,先发制人向合作的时代华纳提出,保证迪士尼的节目有公平的对待。

时代华纳拒绝了无理要求,并且很快把在时代华纳系统的ABC和ESPN频道(迪士尼旗下)关停,逼迪士尼屈服。

但结果是,当时正上映热播剧目《百万富翁》的ABC,离开时代华纳系统,收视率还是第一;而时代华纳面临的却是,公众的高涨怒气和舆论盛压。

如此,时代华纳成了屈服的一方——2天后,ABC便重回时代华纳系统,迪士尼的条件也都得到满足。

这场博弈中,迪士尼全胜的关键:一是,对用户的强势号召力;二是,还有其他替代渠道。

事实上,得益于这两点,内容创作者通常是被捧着的一方。比如,PGC方面,三大唱片公司之于音乐流媒体平台,版权内容商之于长视频平台。

而UGC领域,创作者更是各平台争抢的重点。字节跳动当年做悟空问答,策略之一就是高价挖走了知乎300名以上大V。

那么,达人对上抖音是否也是如此呢?

就数据统计上看,去年底爆火的张同学,今年以来粉丝规模虽很稳定,但其单条视频的流量数据,却在持续下滑:已不及之前的十分之一。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垫底辣孩也是类似情况,今年3月凭借#如何成为一名国际超模#变装视频在抖音爆火后,其粉丝数量持续暴涨,但仅两个月,其单条视频的流量数据就拐头向下。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为什么粉丝增长和内容热度,会如此反差呢?

我们在《抖音快手,走向两极》一文中论述过,抖音推送内容(订阅分发)时,粉丝只占10%,平台更倾向于将视频推荐至公域流量池,匹配内容本身的受众。

也就是说,粉丝可能根本看不到张同学们的内容。对达人而言,粉丝不是你的粉丝,而是掌握在平台手中,可以随意支配的流量。

这在数据上也有相关验证。如下图,在内容平台里,抖音的赞评比是最高的,粉丝的互动性差,意味着与KOL的粘性相对有限。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而粉丝基础不牢固,粘性不足,一定程度上仰人鼻息。

比如,因为“好嗨呦,感觉人生已经到达了高潮”梗,2019年在抖音爆火的“多余和毛毛姐”,去年到今年,粉丝量出现持续下降。

为此,其今年1-5月基本停止了广告合作,想做好体验留住粉丝,但效果似乎不佳。

而抖音顶流刘畊宏,虽然拥有近亿粉丝,但主账号至今未敢进行过直播带货。但即便如此,数据显示,6月以来刘畊宏的粉丝增量,一度出现短期的负增长。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粉丝号召力被平台把控,权益不能彰显,那通过其他渠道倒逼平台如何呢?

可以看到,虽然有不少像上述那样吐槽赚钱少了的,但几乎没有大KOL离开抖音,跳去其他平台的。

而让大家迈不开脚出走的,还是其变现能力。

如下图,相比其他平台,抖音的头部流动性较强,新人出头成为腰部,甚至头部达人的几率最大。

抖音“围猎”达人:昨日棋子,明日弃子?

更重要的,抖音的用户基本盘,较高比例来自于高线城市,消费能力更强。

这使得抖音颇受品牌主青睐,数据显示,2021年品牌主在各平台KOL投放金额占比重,抖音排名第一。

如此一来,平台上的达人接到合作的机会相对更多。

据公开信息,在相同粉丝数量级下,抖音达人的广告商单合作报价约为粉丝数量 * 2%;而快手约为粉丝数量 *不到1%。

也就是说,虽然平台“过河拆桥”,流量降权,变现效率有所限制。但相对而言,目前在抖音变现,依然更为轻松。驱利之下,达人们只能笑(ren)着(qi)面(tun)对(sheng)。

不难看出,达人对上平台是完全弱势的一方,也因此其只相当于抖音商业化进程的“棋子”。

需要的时候冲锋陷阵,过后或许得为其他棋子让路。

三、小结

随着薇娅、罗永浩、李佳琦等超头部主播的陆续退场,很多人都认为,旧人离去新人出场,一众中腰部达人将崛起,搅弄直播电商风云。

但其实,衰落的不只是头部,而是整个达人直播电商。

就抖音来说,在平台直播达人在平台上并没有主动权,电商商业化开始,其被用做急先锋,打了头阵,当平台需要更高变现效率时,其就可能被牺牲掉。

 

作者:张冉冉、赫晋一;编辑:付晓玲

来源公众号:表外表里(ID:excel-ers);洞见数据。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表外表里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内容为王,要想长久立足,就必须有好的内容,这才是长期生存之本。

    来自浙江 回复
  2. 各大平台都在抢这个蛋糕,博主也越来越多,现在可能是瓶颈期吧

    回复
  3. 信息时代,内容永远为王,只有做好内容,才有可能站稳脚步

    回复
  4. 转移地点,这个作为顺带的,但是在这里面确实分不到一杯羹就需要考虑了。

    来自河南 回复
  5. 大人离开抖音很可能需要从头来过,重新积攒粉丝,但平台永远有新人填补位置,也不缺流量

    来自广东 回复
  6. 还是要做好内容吧,一般只要自己搞好了,很多事情影响不大,真正牛的那几个不受影响

    来自云南 回复
  7. “对达人而言,粉丝不是你的粉丝,而是掌握在平台手中,可以随意支配的流量。”很赞同这句话,抖音粉丝的黏性确实不高,

    来自上海 回复
  8. 变现肯定会慢慢变难的啊,毕竟现在好多都开始涌入直播了,大众对内容的需求要求变高了

    来自云南 回复
  9. 品牌最终还是会战胜个体

    回复
  10. 自媒体竞争也很激烈,长期产出好的内容很难,加油吧

    来自贵州 回复
  11. 第一张图让我留下了羡慕的泪水。感觉现在没有比抖音更好的选择,大部分人都是会选择留下来的

    来自广西 回复
  12. 大部分达人还是会继续留在抖音,相当于其它平台,抖音变现更轻松

    来自陕西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