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中老年遇上剧本杀:被年轻人领进门,体验未曾经历过的人生 | AgeClub出品

4 评论 3258 浏览 3 收藏 25 分钟

编辑导语:近几年,剧本杀成为年轻一代娱乐、交友、释放压力的绝佳选择,而在剧本杀市场规模超百亿的当下,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也开始接触这一游戏。他们被年轻人领进门,透过剧本杀,体验另一种人生,一起来看一下吧。

AgeClub(ID:AgeClub)作者丨邵钰烨

“中老年剧本杀兴起,是早晚的事。”

六年前,伴随综艺《明星大侦探》的爆火,剧本杀成为年轻一代娱乐、交友、释放压力的绝佳选择。而在剧本杀市场规模已超百亿的当下,越来越多的中老年人开始或被动或主动地接触这一游戏。

剧本杀为中老年人增添了新的娱乐选择,也为中老年服务行业提供了新的发展方向。越来越多的养老机构、老年社交文娱场所、老年大学将目光投向“老年剧本杀”这片蓝海市场。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研究报告,2020年中国剧本杀市场规模已达117.4亿元,预计到2022年可增长至238.9亿元。不断精细化的剧本杀行业出现向各类人群蔓延的趋势,这项娱乐活动不再只是年轻人的专属。北京商报调查发现,部分中老年人开始在子女或团建活动的推动下接触并体验剧本杀。

常被人们所忽视的是,新生代的老年行业从业者有大量80后、90后甚至00后,在生活中,他们是时代前沿的弄潮儿,而在与中老年人的交互中,他们也将自己的爱好融入到了工作里,在中老年剧本杀稀缺的当下,探索与现有业务结合的可能性。

01 透过剧本杀,中老年人体验另一种人生

“因为大家也不太懂规则,该保密的没保密,该说的也不说,最后玩得稀烂,但是都特别开心。”吉女士这样回忆起她第一次组织养老院老人玩剧本杀时的情景。

今年春节,吉女士带着妈妈和大姨二姨,在家玩了一局剧本杀。由于疫情管控,无法去往线下门店,她挑了一个线上剧本,开始教老人们怎么下载APP,怎么选择角色,告诉他们“这一页上面红色的字是你的任务,千万不要念出来”。她总结道:“就像教孩子一样告诉他们。”

这一次家庭剧本杀的氛围很不错,吉女士认为关键在于自己也参与其中。“假如说都是老年人,说实在的,他们为什么一定要玩剧本杀,我们接着打麻将,不好吗?是因为我叫着他们玩,是因为他们觉得我平时工作比较忙,见不到我,如果我动员他们去玩,他们就觉得可以一玩。”剧本杀吸引老年人的原因之一,或许是它能够为他们搭建和孩子沟通的新桥梁。

吉女士从事养老地产行业并正经营着一家养老机构,常常琢磨能给养老院的老人们玩点什么新鲜花样,有了上一次家庭“实验”的经验,她决定组织老人们玩一次剧本杀。

在选择剧本时,吉女士发现老人们对剧本杀的接受程度远比自己想象的高。“我在选本时还想要不要避开一些太过血腥的剧本或者变格本,但我发现他们完全不介意。可能因为以前的现实更恐怖吧,而且以前的怪力乱神也很多,他们信的已经习惯了,不信的也就不信。”

但考虑到老人们的理解能力,吉女士最后选择了一个情节相对简单的本格推理本。

游戏过程中,老人们并不太懂规则,该保密时常常露馅,该说线索时常常忘记。“最后玩得稀烂,但是都特别开心。”吉女士回忆道。

许多剧本杀门店察觉到中老年消费者的涌入,面对此类人群时,常常会推荐带有家国元素的剧本。也有店家表示,将推出面向老年人的红色革命剧本。

吉女士询问老人们之后想玩什么剧本,却发现他们并没有特定喜好的类型,“但最后总结成一句话,就是他们没体验过的人生”。

红色记忆只是老年人生命中的一个片段。AgeClub旗下NewAgingPro新老年洞察团队总结,从新中国成立以来,目前的老年人经历过恢复高考、改革开放、国企改革、加入WTO、北京奥运会等历史大事件。

因此,面向中老年人群的剧本杀作品应该迈向多元化,不应该只局限于年轻人的眼光,要站在中老年人群的角度选择多种多样的剧本。

当中老年遇上剧本杀:被年轻人领进门,体验未曾经历过的人生 | AgeClub出品

专注中老年教育的心智青公司也开始尝试让老年人在角色扮演中体验不一样的人生,他们将剧本杀概念引入了老年大学的表演课实验课堂。

心智青负责人表示,参与实验课的近30个老年人中,大部分没有听说过剧本杀;而在上课之后,近50%的老年人对角色扮演类剧本杀展现出热情,另一半则对剧本创作产生了兴趣。从事剧本创作,可能会成为中老年再就业的新途径。

“角色扮演目前停留在古装戏,学员们的参与积极性很高。”

小亲生活集团打造的小亲生活体验中心致力于服务45岁及以上的新康养人群,他们也在去年将沉浸式体验引入到新康养客群的服务当中。其蜀都店建设面积近4000平方米,包含视听娱乐、养生运动、社交聚餐等多个区域,力图一站式满足中老年人的休闲生活需求。

小亲生活负责人告诉AgeClub,一开始注意到沉浸式体验项目,是由于去年正逢建党100周年,红色沉浸式体验特别火,我们门店的区域比较大,也比较适合做沉浸式体验服务,包括剧本杀等相关形式。”除党建活动之外,小亲生活也把沉浸式体验带进了社区老年人团建活动之中,逐渐将沉浸式体验纳入为标准化服务。

谈到中老年人是否会偏爱红色革命题材,她这样回答:“我们一开始来讲确实是这样的,但是现在来讲革命题材只是众多题材中的一部分。目前来讲最受欢迎的是反诈类的,还有家庭题材的。”

当中老年遇上剧本杀:被年轻人领进门,体验未曾经历过的人生 | AgeClub出品

当中老年遇上剧本杀:被年轻人领进门,体验未曾经历过的人生 | AgeClub出品

图:参与小亲生活剧本杀活动的中老年用户留照纪念

02 什么是适合老年人的剧本杀?

观察老人们的剧本杀玩法,吉女士发现代入困难是老人们的普遍游戏障碍。比如,一位退休前在纪委工作的阿姨习惯于用过去的语言模式,很难跳出自己以往的职业形象扮演不同的人。而另一位平时和蔼的阿姨,也很难在剧本杀中为自己的角色争取利益。“她这辈子扮演最多的角色肯定就是母亲,她完全不能骗人,一直替别人着想。”

“不管给他们的是啥角色,他们习惯了他们现实是什么角色就是什么角色。”吉女士说道。

角色代入困难不仅会有碍玩家自身感受游戏的乐趣,也会影响其他玩家的沉浸式体验。吉女士认为,老人们的角色代入困难本质上源于无法完全理解复杂的剧本情节,他们对角色的理解需要一个转换。

若要帮助老年人成功完成这个转换,需要的是善于阐释的DM(剧本杀主持人)和便于理解的老年专属剧本。

美团《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数据显示,在选择实体剧本杀商户时,消费者最看重的因素是DM的专业度。优秀的DM能够掌握时间节奏、调和玩家矛盾、渲染游戏氛围,给予参与者完全沉浸式的体验。对于思维能力偏弱的银发消费者,更要求DM兼具高度耐心和表演经验,能够不厌其烦地为其解释情节、引导流程。

作为曾兼职过DM的资深剧本杀爱好者,吉女士也在进行剧本创作的尝试。她正在写商战题材的剧本:“因为像我母亲她也是经商的嘛,她平时不爱看《甄嬛传》那种电视剧,她爱看商战类型的,所以她如果要玩的话,肯定喜欢玩这种类型的剧本。”商战题材是目前市场空缺的类型,同时对于有经营公司背景的老年人,这样的剧本显然更方便他们代入。

吉女士认为另一种可行的中老年剧本杀模式是社畜打工日常,这不仅可以通过环节设置让中老年玩家多活动身体,也可以满足他们对子女生活的好奇心。“他们可以了解孩子为什么每天都这么累,比如他领导天天给他小鞋穿,他同事天天阴阳他,他下属又不得力,其实还挺生动。”

市面上的传统剧本杀时长通常在4-6小时之间,部分推理密度高的剧本杀甚至达8小时,这对精力有限的老年人而言并不友好。心智青希望缩短剧本杀的篇幅,增加互动环节,他们正在筹备的综艺类型的剧本杀,便以《快乐大本营》等电视综艺为蓝本,计划每次活动参与20人左右,以对抗阵营的方式表现。

心智青告诉AgeClub,他们的学员95%是女性,“如果搞那种强推理的东西,她们会感觉挺累,而且兴趣度不高”,但“如果参与的过程中又能够穿上造型服装,又能拍出一些小视频或者图片,她们就很开心。她们要的是开心,不是年轻人的那种刺激。”

美团《2021实体剧本杀消费洞察报告》也显示,女性用户更偏爱玩剧本杀,在线上消费用户中占到58%的比例。妆造、服装、摄影一体化的角色扮演剧本杀,或将更受中老年女性用户的青睐。

03 谁能为中老年人供应剧本杀?

中国剧本杀行业发展至今,已形成了以剧本创作者、剧本发行商、剧本分发平台、线上APP和线下门店、终端消费者为主轴的完善产业链。

从供给端看,上游的剧本交易量连年增长。国内首家剧本分发平台“黑探有品”数据显示,2019年度销量冠军剧本《年轮》仅售出818盒,2020年度销量冠军剧本《你好》成交量达3684盒,而2021年度销量冠军剧本《来电》共售出6211盒,总交易额超300万。

而老年剧本杀原创剧本市场,仍是一片尚未开拓的蓝海。心智青认为,老年剧本杀的研发并非普通机构能够完成,研发机构需要满足三个条件:“一个是得能找到需要剧本杀的老年人群,第二个得有创作能力,第三还要对中老年专属的剧本杀产品有感知力,知道哪个方向能做,哪个地方要改进。”

在线下剧本杀运营中,优质DM同样是稀缺资源。心智青将剧本杀盈利方向定位为剧本和人员两种资源的提供,“特别适合中老年人的本子磨合出来以后,一个是可以卖剧本,一个是可以培训他们的指导老师。好多企业里边没有这种有表演经验的人,所以说将来我们这个产品也会把指导老师设计进去。”

这意味着,中老年DM也可能成为未来的退休再就业方向。在一些具有历史积淀、背景深沉的剧本中,他们具备年轻人所没有的独特优势。

小亲生活同样认为线上线下协同运营是老年服务与老年文娱的重心,同时可利用线上平台为用户提供更便捷的服务。小亲生活负责人告诉AgeClub,小亲生活推出的线上APP和小程序主要用于服务于线下场景,顾客可以在线上进行场馆预定和活动点单。

剧本杀对年轻人的吸引力还源于它天然的社交属性。尤其是在线下门店,参与者能够在游戏中借由角色身份,与陌生人自然交谈,一场游戏结束后,大家便成了拥有共同语言的朋友。有门店经营者称,来店里玩剧本杀的年轻人,六成是抱着脱单目的,剩下四成是真喜欢玩本。

吉女士认为老年人虽然也有社交需求,但方式更为直白:“他们可能更愿意去公园里跳个交际舞,跳个广场舞,简单直接地和周围人建立联系,条件合适很快就能实现脱单,没必要通过划陌生人社交软件,也不用通过玩剧本杀。”

截然不同的社交方式可能会让老年专属剧本杀在传统门店的运营面临受众有限的难题。同时,在许多流行的剧本杀剧本中,单人所需阅读文本多达万字,一线城市剧本杀单人价格在旺季可达五百元,这意味着老年剧本杀的用户需要有一定的文化水平和消费能力。

为解决剧本理解难度过大这一问题,小亲生活将剧本杀体验服务进一步精细化升级——他们将剧本内容进行缩减,以减少游戏时长;更对原有文本进行了拍摄尝试,将剧本以视频形式向老年人输出,以便他们理解。

心智青也察觉到了用户门槛过高这一点,“直接对接现有的剧本杀店面经营是有难度的”。因此,他们准备通过老年教育、服务、娱乐等机构进行老年剧本杀的推广。

“我们目前的方向是老年大学,现在全国有6万家老年大学。还有养老院这一块,政府离休管理等机构,甚至是酒店旅游行业,还有各个社区,都有老年剧本杀的需求。”

不过,符合剧本杀参与条件的老年人并不一定缺少娱乐方式,更可能业余生活更为丰富、兴趣爱好更为高雅。

吉女士认为,如果要在高端老年服务机构推广剧本杀,需要对剧本杀进行二次包装:“可以通过高端养老机构的这部分人群(把剧本杀)推进去,但这部分人群可能就喜欢音乐、书画,你要让他们接受剧本杀这个新形式,还需要好好包装一下。”

小亲生活负责人向AgeClub介绍了一个受到中老年人欢迎的剧本杀剧本:“我们这边有一个非常好的本叫《千佛梦》,是有关中国古代敦煌文化的,是在古代背景下,让玩家们探秘解谜。同时在这个本里面有非常多的中国古代文化的输出,包括文物的考古等等,老年人特别喜欢这些有历史厚重感的东西。”

当中老年遇上剧本杀:被年轻人领进门,体验未曾经历过的人生 | AgeClub出品

图源:游民星空

当然,这与小亲生活客群的特征密不可分,他们所接待的剧本杀顾客主要为55岁左右的退休人群或高知人士。“我们这个门店开在了高校的附近,所以有很多高校的教授也愿意来参与不同的新东西,愿意参与到剧本的整体情境当中。”

谈到老年剧本杀与目标用户的匹配问题,吉女士打了个比方:“你的剧本杀定位如果和你的中老年目标客群定位不符,他们也不会接受你。假如你就是盆卤煮,然后你还想端到五星级里边卖去,谁吃?”

04 当剧本杀成为“工具”:为中老年的线下体验注入灵魂

心智青负责人坦言,之所以开发老年剧本杀,是受到儿童剧本杀的启发。儿童剧本杀将传统剧本杀与教育相结合,成为一种角色扮演式的推理益智游戏。儿童剧本杀通常将人文科学知识融入剧本之中,使得孩子能够在老师的引导下锻炼阅读能力、训练逻辑思维、培养学习兴趣。在“双减”政策的影响下,无需特定场地和易吸引新鲜客流的儿童剧本杀成为许多教培机构的新发展方向。

在2022年6月底,文化和旅游部、公安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应急管理部、市场监管总局五部门联合发布《关于加强剧本娱乐经营场所管理的通知》,首次将剧本娱乐场所新业态纳入管理,要求剧本娱乐经营场所应明确并登记经营范围为“剧本娱乐活动”,尤其强调了经营场所需要承担保护未成年的责任。

对于这一通知的出台,吉女士认为这是一个老年剧本杀发展的机会:“未成年人的剧本杀和中老年人剧本杀是互通的。因为给未成年人玩的剧本杀,是需要格外注意的,老年人也一样。比如有个本叫《酒大奇迹》,需要一边喝酒一边玩的,它不涉及黄赌毒什么的,但不能给未成年和老年人玩。所以说如果要规范管理给未成年人玩的剧本,其实老年人也是会受益的。”

小亲生活负责人同样认为这是一个利好的信号,该通知或许意味着有望在剧本杀产业链上游形成监管,进而有利于剧本杀盗版问题的解决。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便有代表建议国家新闻出版署给出版社新增“剧本杀”版号核发,保障创作者权益。

同时,她认为在监管下更难将老年剧本杀运作成一个大规模的独立产业,更适合将剧本杀作为一个工具,为中老年线下体验场景丰富内容,注入灵魂。

“我们观察到很多线下场景,其实是需要优质内容嫁接进去的。剧本杀刚好能弥补我们线下生活体验中心在内容上的空缺,能够注入一些有灵魂的东西,使得这个线下场景既有骨骼,又有血液。”

“我觉得剧本杀永远都是一个附加价值的东西,是一个配套服务。它永远都是蛋糕上的奶油,不是蛋糕的胚子。”

在老年教育领域,心智青则准备根据老年人对于表演和创作的学习兴趣,把老年剧本杀作为中老年文创的一个重要部分,组建“玩家”社团,组织话剧、音乐剧和舞台表演,打造有心智青特色的文化产业。

吉女士将老年剧本杀的出现视为中国老年文娱产业发展的必然,传统文娱场所必然为老年人再次细分。“我觉得这是一个早晚的事情,因为咱们现在其实在走日本、韩国以前的路线,比如他们很早就有了针对中老年人的酒吧。以后,我们也一定会有针对中老年人的文娱产业,只不过是看风刮到哪里。”

而在学习、娱乐之外,退休后的中老年人最渴望的,或许是再次发挥自己的价值。帮助中老年人渡过社会身份突变后难以自洽的阶段,提供中老人实现自我价值的空间,是中老年服务行业需要关注的重点。

心智青观察到部分学员对剧本创作的兴趣,将中老年剧本创作大赛纳入未来发展规划;而小亲生活体验中心作为一个家庭式生活体验中心,同时开辟了儿童乐园、儿童学习基地等场地,服务于祖孙两代,使得照顾子孙的中老年人能够兼顾家庭责任与娱乐需求。

小亲生活负责人告诉AgeClub,他们正在准备推出一个名为《我想更懂你》的情感类原创剧本。剧本要求由父母来扮演孩子,由孩子来扮演父母,从而使参与者能够体验不同家庭成员的内心世界,传达“我想更懂你”的情感。

“其实对新康养群体来讲,他们也需要一个情绪释放的空间,我觉得剧本杀可以是解决他们内心空虚的一个很重要的方向。他们目前可能实现了从物质零基础到物质富足的这样一个过渡,但是在精神世界有没有富足,是需要我们来确定的一件事情。”

 

作者:邵钰烨;排版:陈苗;公众号:AgeClub,国内首家专注于老年行业商业创新与创投孵化的产业媒体,为进入老年行业的大公司/创业公司提供商业咨询与孵化创投孵化服务,目前已经投资孵化了多家老年文娱/电商/科技公司。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vxnSVnE3V2JDtP54Tem6tA

本文由 @AgeClub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作者:李诺米;编辑:阿浔;公众号:网易上流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ZyA7iWPCxvOVd5n9-9p9xg

本文由 @网易上流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穿上过去装扮的剧本杀对于中老年来说应该挺有意思的,还可以回忆往昔,拍照留念,适合同学团建

    来自浙江 回复
  2. 这还真的是没想过,老年人剧本杀,体验不一样的人生,真的是年轻人玩一次都会爱不释手的。

    来自河南 回复
  3. 好家伙,中老年都接触上剧本杀了,我还没有玩过

    回复
  4. 剧本杀其实也很适合中老年人,中老年人不怎么喜欢天天对着手机的

    来自贵州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