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基层剧团遇到抖音直播,一场意想不到的奇妙化学反应

1 评论 1487 浏览 0 收藏 17 分钟

由于疫情的影响,给很多基层剧团造成了重创,许多剧团开始另谋出路,例如在抖音上寻找突破口。短视频和直播是否能帮助基层剧团找到新的收入增长点,实现破圈?相信你能在文章中找到答案,一起来看看吧。

“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了重创,演员工资本来就不高,没了演出,他们压力很大”,谈到基层戏曲团队的生存状况,潜山市黄梅戏剧团团长汪卫国这样告诉「深响」。

演出,是演艺行业的生存命脉。根据中国演出协会数据,今年第一季度,全国取消或延期的演出活动近9000场,演出收入较去年同期降低了35%。哪怕是像潜山黄梅戏剧团这样的国有院团,收入中一半来自于财政拨款,但外出演出减少,演员就只能拿到基础工资,很多演出补贴无法到手。

潜山黄梅戏剧团的境遇是基层戏曲剧团的缩影。2020年初疫情刚刚爆发不久,山西省戏剧网曾对戏曲工作者的收入做过统计,数据显示,当地戏剧工作者受疫情影响失业率为15.7%,由于薪资无法正常发放,超过六成的受访者表示,收入降幅超过了90%。

失去舞台,收入腰斩,基层院团和演员一齐陷入困顿。若不想“坐以待毙”,唯一的选择就是自救。幸运的是,有些先知先觉的基层剧团,已经在开辟“第二剧场”的道路上,找到了新方向。

一、一个剧团的自救

疫情开始前,潜山黄梅戏剧团的日子就过得不算富裕。

一整年下来,剧团的收入大约200万元左右,其中一半左右来自财政拨款,另一半是演出所得,据汪卫国介绍,正常情况下,剧团一年有100多场的演出任务。他坦言经济压力很大:“给演员发了基本工资,交了五险一金之后就剩不下多少了,只能指望着多演出,多给演员发补助。”

但其实演员的收入也并不高。汪卫国告诉「深响」,演员平均月基础工资2000元以上,每场演出补贴100元,一年下来演员能拿两万元左右。

剧团和演员的收入结构十分清晰,就是政府拨款和演出费用两项。通常情况下,财政拨款相对固定,剧团和演员收入层面唯一的增量就来自于演出。但随着疫情的到来,这唯一的增量变得不稳定了。

疫情之后,潜山黄梅戏剧团每年的演出减少了几十场,像「送戏进高校」这样的活动就没法继续做了。剧团的活动范围,也被局限在了潜山市里。过去剧团还会接到部分商演,一场下来可以挣三万元以上,但如今这部分的收入随着行动受限而减少。

疫情给本就紧张的日子“雪上加霜”,汪卫国开始寻找一些代替方案——至少让演员先动起来。

当基层剧团遇到抖音直播,一场意想不到的奇妙化学反应

潜山市黄梅戏剧团抖音首页

汪卫国对互联网有不错的认知,从一开始他们就选中了抖音作为”第二剧场”。除了看到有兄弟剧团在抖音上做的风生水起,流量效应是他决定在抖音开始直播最大的原因:“抖音的宣传力度应该是现在最强的了,只要你玩手机哪有不玩抖音的。”

做抖音,潜山黄梅戏剧团是认真的。汪卫国告诉「深响」,光准备直播装备一项,剧团就花了20万左右。电脑、手机、声卡话筒、单反相机,一应俱全,剧团还专门找出一块场地作为直播间。

潜山黄梅戏剧团的第一场直播是5月1日开始的。开播前,剧团就已经开始在主号里发布短视频,除了官宣入驻的视频外,黄梅戏中传唱度最广的曲目《天仙配》,是他们发出的第一条内容,“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一句几乎人人都会哼唱的片段,引来2.2万人点赞,1200余人评论。

“短视频最大的作用就是吸引粉丝,增加流量。”汪卫国清楚地知道短视频的价值,因此在直播前,剧团账号发了半个月左右的短视频,为的就是给直播预热,作准备。

5月1日当天,直播间观看人次超过了10万,做了一个月抖音之后,潜山黄梅戏剧团的粉丝数也超过了30万。流量数据的提升也给剧团带来了真实的收益,第一个月结束,剧团收到了十几万元的打赏。“这一数字和演员的基本工资差不多。”

在与汪卫国交流过程中我们发现,潜山黄梅戏剧团能在抖音上成功,很大程度在于他们对抖音用户体验的重视和琢磨,并且将戏曲的亮点以互联网用户能接受的方式表现出来。

“黄梅戏很美,但在拍摄、直播时,不能按照完全专业的标准来做,咿咿呀呀一大段唱腔,会令人感到乏味。”

有了这个意识,剧团在创作时对内容进行了再次创作,例如加入了变装、穿越等现代元素:“短视频平台不是戏剧专业课,吸引眼球才是最重要的。”

截至目前,潜山市黄梅戏剧团的抖音官方账号,已有43.9万粉丝,收获点赞数超过了230万。5月以来,他们已经直播了近100场,每场都有二三十万人次围观。关于未来,汪卫国斩钉截铁地表示,剧团会持续在抖音上做下去。

二、基层剧团在抖音遍地开花

通过抖音直播,不少基层剧团都找到了更新的发展方向,有的在收入上实现了突破,有的则是计划通过直播渠道,更大范围地推广地方戏曲和文化。

在众多基层剧团的直播自救中,怀宁县黄梅戏剧团是一个标杆。“怀宁县和我们一样也在安庆,他们比我们做抖音早三个月,做得很火”,汪卫国就坦言,怀宁县黄梅戏剧团给了他们很大的启发:“我们也是向他们学习。”

和汪卫国所在的潜山市黄梅戏剧团类似,怀宁县黄梅戏剧团此前也遭遇了收入锐减的困境。

过去几年,怀宁县黄梅戏剧团每年的演出任务主要分三大块:120场送戏下乡、80场送戏进校园和出外演出。但疫情来了,一切计划都被打乱。2020年,剧团行动受限,想外出变得越来越难,整整一年就只在县里送戏演出。去年冬至做完最后一场团拜会演出后,更是没有再外出过。

他们没有坐以待毙。今年1月,这个有着六十六年历史的老剧团,每晚七点半都会准时在抖音开播。直播的效果令人意外,仅仅三个月时间,剧团就在抖音上积累了60万粉丝和300万点赞。团长刘丽华在接受采访时感叹道:“没想到直播间里能有这么多观众,还有人隔着十几个小时的时差看我们演出。”

直播提升了剧团的关注度,也让更多人注意到了黄梅戏——过去,就连怀宁当地,都鲜有人知道这个剧团的存在,但现在,很多看了直播的人会打电话给剧团邀请他们演出,甚至还有人留言表示:黄梅戏的发展就靠你们了。

当基层剧团遇到抖音直播,一场意想不到的奇妙化学反应

怀宁县黄梅戏剧团抖音主页

先行一步的人早早尝到了甜头,给后来者提供了范例。“我就觉得,这一步走慢了,应该早些走。”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副院长邢凌云在尝试了一段时间直播之后感慨道。

今年4月29日,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在抖音上开始了初次直播,当月内其抖音号的粉丝量从2万涨到20多万,每一场直播点赞都超过100万。此外,黄梅县黄梅戏剧院还打造了不少爆款短视频,其中《七仙女鹊桥》播放量能达到百万级别。

其实在开始直播前,邢凌云还有些犹豫,他们习惯了线下剧场的工作模式,对于线上运营还是两眼一摸黑。为了做好这件事,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开始搭建专业团队。剧院招来了大学刚毕业的洪江伟,他的专业是影视、动画制作,来到剧团后负责抖音号的日常运营,以及给直播提供技术和设备支持。更重要的是,黄梅县本地人洪江伟的父亲,就是该剧院87届演员,从小在剧院长大的洪江伟,对剧院以及黄梅戏都有很深的感情。

招来专业的运营、技术人才,加上从硬件层面进行升级,意味着黄梅县黄梅戏剧院已经将直播列入了日常工作,并打算持续做下去。

对于大多数基层剧团来说,开辟抖音直播作为“第二剧场”,能在多个维度获益。

一方面,最直接的就是知名度的拓展,刑凌云就表示直播的目的是以技术形式向更多戏迷朋友展现黄梅戏,小小的手机屏幕,既满足了资深戏迷的观戏需求,同时也能让更多人有机会接触到传统戏剧。“我们当然希望能够多多涨粉,抖音毕竟是一个很重要的推广平台,宣传效果越显著越好”,谈到未来规划,刑凌云如是说。

另一方面,从剧团的角度来看,直播也成为疫情之下,演员打磨基本功的试验场。黄梅县剧院里就有唱功比较弱的年轻演员,在直播的督促和粉丝的激励下,不断打磨唱功,逐渐已经具备了独唱的能力。

最终,基层剧团更希望的也是通过抖音这个“第二剧场”,开辟出自己的下一个收入增长点。

在这方面,濮阳县振兴曲艺说唱团深有体会。开播以来,陆续有些演员在直播间收到打赏,还有些演员随着知名度的提升,接到一些私下演出的工作。未来,濮阳县振兴曲艺说唱团还打算尝试直播带货,继续深挖抖音对基层剧团的价值。

可以看出,基层剧团在抖音直播间崛起,找到新观众新舞台新收入,已经成为一种现象。

三、再小的基层团队,也能找到价值

戏曲“上线”,原本只是危机时刻的自救行为,但随着实践的深入,直播正在为艰难生存的基层剧团打开新的想象力。

首先,新的传播媒介丰富了传统戏曲的内容表现形式。除了要保持一贯的专业性以外,竖屏直播也给各剧团提出了新的要求。怀宁县黄梅戏剧团就充分考虑到,直播时需要与观众加强交流,用互动性、亲和力增加戏曲表演本身的魅力。为此,剧团专门成立直播团队,从化戏妆、穿戏服,一点一点的扣细节。

潜山黄梅戏剧团为了竖屏直播做了非常详细的准备。尤其在拍摄过程中,无论是角度、光线、近景远景的选择,都需要重新开始学习、适应。为了让内容更加丰富,剧团还选择了不少外景进行拍摄,将黄梅戏融入到当地有名的自然景观中,进一步挖掘和展现出黄梅戏的文化内涵。

其次,短视频和直播也真实帮助基层剧团实现了破圈。

众所周知,传统戏曲原本传播范围很窄,大多只集中在专业票友这个小圈层中,圈外人,尤其是年轻人群体很难接触到。同时,戏曲还有很强的地域性,受众因此被进一步限定。

而通过短视频直播平台这个流量放大器以及平台发起的“DOU有好戏”等扶持计划,越来越多人可以接触到戏曲,从而才有更多机会,喜欢上戏曲。汪卫国告诉深响:“通过短视频,我们吸引到了全国各地的粉丝,甚至还有在国外的中国人,有些粉丝甚至每次直播都会准时出现。”

很多基层剧团,往往位于县级城市,单纯靠线下演出,影响力的波及范围终归有所局限。如今他们纷纷搬到“线上”,观众的数量呈现出指数级别的增长。让戏曲被看见,让更多基层的院团被看见,让更多青年戏曲工作者被看见,是传统艺术对社会的回馈,也是科技赋能艺术的突出表现。

短视频和直播对于基层剧团来说,是一种重要的补充手段,虽然无法完全复制线下演出,但线上的尝试让每个剧团都因地制宜地找到了全新的空间,让演员和团队保持创作与表演的热情,在用户的“正反馈”下不断精进。

最后,直播可以拓宽基层剧团的收入渠道,增加演员收入的同时,也给剧团更充足的资金,投入到对演出设备的更新和对人才的培养中,如此形成良性循环,盘活了整个基层文化市场的能量。

由此看来,基层剧团在抖音这个舞台上已经逐渐找到了感觉。这不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而是难得的机会、全方位的变革、一条可持续发展的新路。

作者:李静林
来源公众号:深响,全球视野,价值视角。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深响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还挺有趣的,受疫情影响的剧团在线上重新焕发活力,让演员有活干,观众也更多了

    来自广东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