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秋招“开奖”,谁拿走了offer?

0 评论 1205 浏览 3 收藏 13 分钟

今年,大厂秋招有所回暖,不少应届生们也在努力将简历投向大厂,希望可以得到大厂HR们的青睐。只是,有人上岸,有人落选,说到底,大厂更青睐的简历究竟是怎么样的?哪些年轻人,更容易拿到秋招的offer?

大厂秋招“开奖了”。

10月31日,是很多大厂网申截止的最后一天。最近半个月,这成了小红书上的求职博主们扎堆发帖的热门话题。

有人拿到了梦中情厂的offer,甚至拥有了反选的机会,开始对比各家的条件:薪资、福利、工作地点、工作强度……有人握着保底offer,等待来年的春招,也有人一无所获,期待在最后阶段被“捡漏”捞起来。

今年的大厂秋招明显回暖,上万个岗位铺天盖地撒向互联网。但一心奔赴大厂的应届生更多,不是谁都有被“掐尖”的机会。

梦碎的人,还是大多数。

一、秋招回暖

从8月开始,应届生李洁(化名)就频繁地在社交平台上刷到一张互联网公司梯队的对比图——以简称为“ATMD”的阿里、腾讯、美团和抖音为首,参考知名度、薪酬和市值等因素,各公司被对标汽车或奢侈品品牌,排成阶梯状。

这提醒她,该“迎战”秋招了。

看遍经验贴,向学长学姐们咨询了一圈,李洁将秋招的初步策略定为“海投”。她私信小红书上的求职博主,排队收到一份最新的大厂投递表,按照表格挨个查岗位、发简历。

切换至秋招模式的大厂,似乎有铺天盖地的岗位等着李洁这样的应届生填空。

7月11日,百度率先公布正式校招计划,拼多多、美团、快手、小红书、京东和抖音等紧随其后。其中,美团、京东和淘天集团披露了具体招聘规模,校招人数分别超过6000、8000和2000。阿里则在今年5月回应裁员传闻时表示,六大业务集团总计需新招15000人,其中校招名额超过3000人。

不少大厂针对AI、算法等技术人才开启提前批或者开设特别招聘项目,比如百度的“AIDU计划”、快手的“快star”特别技术人才计划、拼多多的“菁越计划”。

“大厂这几年的校招量不如发展最快那几年,但今年明显回暖,能达到疫情前的80%。”过去5年服务过多家大厂的HR林晨(化名)告诉雪豹财经社,最明显的变化是,大厂开始重新跑线下,去全国各地的高校举办宣讲会,这往往是大厂抢人的“正面战场”。

多个大厂同一天、在同一所高校办宣讲会的现象时有发生,与应届生现场交流,发放面试直通卡,也会安排校园大使卖力吆喝,“拉人、收简历,发发小礼品”。

更新的玩法出现了。美团App上线了校招外卖店铺,点菜选项中包括检索校招岗位、投递简历、带岗直播、校招宣讲直播、视频模拟面试等。快手也在直播间里进行了线上宣讲。

大厂释放出的积极信号,让应届生们燃起了斗志。

他们紧盯官网、公众号,在Excel表中罗列目标公司和岗位,实时更新进度。

李洁在秋招刚开始的两周,就投出去了30多份简历。会计专业的硕士应届生苏曼(化名)从8月初至今投递了近200份简历,自认为是身边同学中“最卷的”,但打开小红书一看,还有投了400多份的。

李洁以前所未有的忙碌和热情投入到这场“战斗”,把时间“拆成分钟规划使用”,恨不得一天有48个小时。

她白天在一家互联网大厂的产品岗实习,作为一名文科生,从零学习写代码。晚上回宿舍,一边准备毕业论文,一边筛岗位、投简历、做测评。她本科是学广告的,目标岗位是产品和运营,于是买了相关教材和网课给自己“上强度”。

忙里偷闲地,她还会去社交平台冲浪,刷面试经验,看看其他人的进度,“投了相同岗位的人有没有收到反馈”。

二、谁拿走了offer?

从收到第一个反馈起,苏曼开始在小红书分享秋招进度。

在她的主页上,晒大厂测评、面试通知的短信和经验帖交替出现,但大部分挂在了第一轮面试。这让她感到费解。“我不知道大厂到底想要什么样的人,有时和面试官聊得也很愉快,复盘都找不出什么问题,但就是没下文。”

李洁自认为是个擅长面试的人,找实习时基本进了面试都能拿到offer。但她现在的问题是,“连面试机会都没有”。

在林晨看来,现阶段应届生供大于求,HR在筛选简历和面试时的把关都会更严格。学历只是敲门砖,但实习经历是更重要的筹码。

想进大厂,要先积累大厂实习经验,拿出一份漂亮的履历。

李洁的朋友中,有人利用暑假从广州到北京跨城实习,承担高昂的房租,还没开始赚钱就要往里搭钱。但想到未来进大厂的薪资待遇,还是狠狠心去了。

还有人为了充门面,在简历中杜撰实习经历,并因此得到了面试机会。李洁听说后又是羡慕又觉得冒险,“我肯定是不敢的,但也羡慕人家有面试”。

林晨发现,一些卷实习的学生会陷入误区,像刷游戏副本一样攒大厂实习,两三个月换一家,大学几年下来能实习五六家。但这很可能是无效的,因为没有时间沉淀或成长,在面试时经不住问。

“能感觉到面试经验很丰富,但针对某个大厂的实习经历或业务,稍微问细一点都知之甚少,到最后也不会通过。”林晨告诉雪豹财经社。

苏曼和室友也注意到,面试时每段实习都会被HR刨根问底,“在项目里付出了多少、贡献了什么想法,答完后又会从回答中找细节接着往下问”。

在HR比较青睐的简历上,往往只有两三段和求职方向一致的大厂实习,每段时长半年以上。这能保证实习生跟完一个项目,对业务建立基本认知。

相比起卷大厂秋招,林晨建议没有实习经验的应届生,先去找一份实习做起来,等明年参加春招。

为了提高求职成功率,不少应届生还会寻求付费的求职辅导,服务内容包括修改简历、面试辅导、代投简历等,价格从几百到几万元不等。

苏曼的妈妈差点花3万元帮她购买求职服务,被家人拦了下来。“一看就是骗那些孩子找不到工作的中老年人的,抖音上有很多这种。”

她自己花1700元购买了一家求职机构的简历代投服务。她原本想,如果有用再买更全面、更贵的服务,可很快发现此路不通。“他们筛好岗位,我还是要自己看一遍才放心,效率并不高。所以秋招只能是自己的事。”

三、卷不过的,再卷一次

李洁想进大厂,源于大三那年在腾讯的一段线上实习。

与此前在老家一家传统媒体的实习感受相比,她觉得大厂“待遇好、社会认可度高、年轻化”。虽然带教告诉她“互联网的风口已经过了”,但她还是想试一试。

苏曼想进大厂的原因之一,是希望在刚开始工作时有比较高的起点。大厂降本增效、没以前赚钱的说法她也听过,但她和身边一起卷大厂秋招的同学们都觉得,“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更何况,大厂往往是最早开始校招的企业,既然迟早都得面对,不如先从最难的开始。

林晨观察到,为了抓住年轻人,大厂越来越重视校招。但同样现实的是,大厂对应届生综合素质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在学历、实习经验过硬的应届生中,大厂也要“掐尖”。

“大厂都喜欢那种能快速上手、对项目和业务有深入思考、有成长性的同学,优秀的人永远被抢,着急的往往是中腰部。”

按照各自的秋招日历,节奏比较快的大厂从8月初就在边发offer边面试了,慢一些的也在过去两个月陆续发出了offer。

苏曼的保底offer是一家私企。她正努力拖延和对方签三方的时间,一旦签了可能就要错过大厂了。她最近每天起床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投递过但还没收到反馈的申请全都再看一遍。

放弃保底offer还是放弃大厂,留给苏曼思考的时间不多了。

李洁还没有拿到offer。她有点后悔之前拒绝过抖音一个销售岗的面试,当时去小红书搜了一圈,发现这个岗位含金量一般,属于钱少活多的类型,也不符合自己的求职方向,纠结一番后便放弃了。但她没想到这个秋天颗粒无收,只能安慰自己不要降低标准。

被李洁拒绝的那个抖音销售岗,是本科生徐晓月(化名)的保底offer。李洁说的情况她也知道,但群面仍然竞争激烈,有很多985、海外高校的应届生,这让已经收到offer的她信心大涨。

徐晓月和李洁一边做秋招复盘,一边投递近期陆续开放秋招的中小厂和外企,打算等到明年再去卷一次春招。

她们的同学中,除了个别考公考编的,更多人在准备考研和出国,而且选择跨专业的居多。“他们不是因为有更喜欢的专业,而是为了换个更有利的专业,回来继续卷大厂。”

作者:李楠

来源公众号:雪豹财经社(ID:xuebaocaijingshe),faster、deeper and wiser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雪豹财经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