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充再充、终端不兼容,电视会员的陷阱有多深?

0 评论 3148 浏览 3 收藏 14 分钟

如今,想要在视频网站上观看节目,基本上都得开通会员,甚至同一个视频网站,也需要开通不同的会员。为什么只是因为播放终端的改变就要附加另一笔费用呢?这样的收费逻辑是如何形成的,又涉及哪些参与方?本文作者对电视会员背后的收费逻辑进行了分析,一起来看一下吧。

“现在只要想看电视,就得先付费,不然什么都看不了。”

最近,有不少消费者表示,电视越来越没有底线了,不仅开机要先看90秒的开机广告,还有弹窗广告,观看自己感兴趣的内容,总是需要另外付费购买会员。

家住浙江的李蕾对此更是深有同感,“年前刚花5000元左右买了电视,先花了1000块左右装宽带、装有线电视,结果想要看电影,得充腾讯的VIP,想看综艺,得充爱奇艺的VIP,家里的小孩想看动画片,还要充值动漫VIP,整个操作就很恶心。”

而各大视频网站不仅对会员有着严格的等级划分,还会用低价策略吸引用户购买连续包月会员。但低价也就意味着会员的观看权限低,手机端能看的内容,电视端无法观看,且不支持投屏;而如果用户还想观看体育赛事、动漫等节目,则需要再次付费,进一步提升会员等级。

商业数据派算了笔帐,如果想要畅通无阻在电视上观看所有节目,至少需要购买爱奇艺星钻VIP(428/年)、芒果TV全屏会员(348/年)、腾讯视频的超级影视SVIP(348/年)、酷喵VIP会员(488/年)、全年最少花费1612元,其中还不包括有线电视费、宽带费以及部分应版权方要求的付费电影等等。

所以对消费者来说,明明已经是视频网站的会员,却为何只是因为播放终端的改变就要附加另一笔费用?这样的收费逻辑是如何形成的,又涉及哪些参与方?

01 薅消费者羊毛,谁都想分一杯羹

“开通了小米电视会员后,只能观看部分影视剧,但要看其他剧和电影,还需再另外买会员。”对此,张强有种被欺骗的感觉,他花了近300元的价格,却无法观看自己喜欢的内容。不仅如此,他还发现,即便购买了视频网站的普通会员,手机端与电视端依旧无法通用,只能花更多的钱,购买更高级别的会员。

事实上,小米电视的会员体系较为简单,只有单会员产品,主要涵盖奇异果TV(爱奇艺)内容,如果用户想要观看其他平台的会员,则需要另外下载安装视频应用,同时购买该平台会员。

类似小米电视这种“套娃式”的收费模式,在各大电视品牌中屡见不鲜,即便是稳坐电视头把交椅的海信也未能免俗。海信电视的会员体系分为单会员和组合会员两种,单会员则包含奇异果TV、芒果TV、华数、4K花园等平台,组合会员则是将上述单会员权益,统一纳入海信的内容平台聚好看影视VIP中,用户可以直接登录海信的账号进行购买及观看。但对于未曾打通极光TV(腾讯)、酷喵(优酷)等视频平台,用户仍需要单独下载及购买相应会员才能观看。

但新的问题如期而至。“在手机端分别购买了体育会员、动漫会员,如果不是较高级别的会员,也没有办法在电视端观看。”李蕾解释,现在如果只是爱奇艺的黄金VIP,可能连高清视频都看不了,更不要说多终端播放了,而在几年前,黄金VIP可以享受到最顶级的权益。

据了解,目前爱奇艺的会员体系分为黄金VIP(258/年)、白金VIP(308/年)、星钻VIP(448/年),后两者皆可在电视端播放。不同的是星钻VIP还支持VR、车载及智能家居等终端共享,以及涵盖体育、动漫、奇异果等会员权益。

但VR等智能设备尚不成熟,即便是在市场渗透率最高的美国,VR家庭的渗透率只有13%,再加上疫情因素,2022年三季度,全球VR头显出货量仅为138万台,还较去年同比下滑42%。

因此有不少消费者吐槽,视频平台们的多终端播放,并不能带给用户多少切实的权益,只是徒增价格。

腾讯视频则将其会员体系分为视频会员及体育会员,而两者均需购买最高等级的VIP,才能在电视端进行观看,也就是说如果想在电视端看体育类节目,则要购买超级影视SVIP及体育超级VIP。

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电视品牌销售了终端产品,同时与视频平台联手,打造了更为“丰富”的内容平台;而视频平台则借由电视的渠道,售卖出更多的会员产品,只有用户面临着“套娃式”的消费体验,在一个又一个的VIP中无奈又愤怒。

02 牌照背后的复杂产业链

对于视频网站的收费乱象,1月12日,上海市消保委发文表示,投屏是移动端用户正常的使用场景,消费者付了钱,在手机上看还是投屏看都是消费者的权利。视频平台更无权不当获取手机权限干涉消费者采用第三方APP或者连线等方式投屏。

而就在前一天,人民网也评论,用“套娃会员”和多终端不兼容的霸王条款变相地向用户收费,不仅吃相难看,更会将前期积累的良好用户体验和对商家的信任消耗殆尽。

造成“套娃式会员”体系的原因,是互联网电视产业链中多方的利益博弈。

目前,在中国互联网电视服务行业实行许可准入制,只有拥有广电总局发放的“集成牌照”与“内容服务牌照”的机构,才能提供相关服务。

目前互联网电视行业的三大机构主体分别为,集成机构、内容机构,以及终端设备厂商。其中,集成机构需要拥有集成播控牌照,对所建集成平台独家拥有资产控制权和运营权、管理权,只能连接广电总局批准的合法内容服务平台。据公开资料显示,只有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南方传媒等7家具有国资背景的机构,拥有此等牌照。

内容机构则分为“内容服务机构”与“内容平台的合作方”两类。其中,内容服务机构与上述机构类似,拥有“内容服务牌照”且具有国资背景,该类机构共计16家。而像爱奇艺、腾讯等视频网站,则属于有内容无牌照的内容平台合作方,只能与有牌照的机构合作,提供影视剧等内容。

比如爱奇艺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合作,推出银河奇异果(爱奇艺持股10.125%);优酷与中国国际广播电台合作,推出酷喵;腾讯视频与南方新媒体合作,推出云视听极光等。这也就导致视频平台只能负责运营,国资企业按控股比例分钱。“如果爱奇艺的普通会员费用20元就能回本,那在电视终端上,则需要40元才能回本。”一位从业者向《财经》透露。

与此同时,不同的智能电视品牌也有自己的信息源,推荐比例也会根据与视频平台的合作关系而有所侧重,继而进行后续分成,这也是为何电视系统需要自己的会员体系,不仅要保证其内容生态的多样性,还要为之后的硬件产品打下内容根基。

而生产机顶盒的终端设备厂商,则需要获得广电总局的批准及授权,一机一号,且只能连接互联网电视集成平台,不得有其他访问互联网的渠道。也就是说机顶盒的作用,只能满足用户观看有线电视的需求。

因此,如今的电视内容之所以会形成如此混乱、像俄罗斯套娃一样的收费逻辑,并不单单是视频网站或电视品牌某一方的问题,而是其背后层层嵌套的各方利益之间商业博弈的结果。所以要解决这个问题,也必然面临许多问题,需要各方齐心合力。

03 创新能力低,电视正在离开客厅

不可否认的是,电视混乱的收费逻辑已经严重影响了用户的使用信心,而最近一些年来,随着内容观看方式逐渐向手机、ipad等移动端设备转移,以及家庭投影仪等新产品的出现,电视的存在感也逐渐在从家庭的使用场景中消失。

根据洛图科技公布的数据,2016~2021年,国内智能投影市场销量已经从75万台增长至491万台,结合2022年已经公布的前11个月的数据,2022年市场总体出货量将会突破600万台,上涨幅度将达到30%以上。

随着用户消费习惯的转移,电视的存在越发变得鸡肋。一台75寸左右的智能电视,需要动辄上万元的价钱,而一台100寸左右幕布+投影仪的组合只有几千元,在暗光场景下,仍旧有着较为良好的视听效果。

更何况,电视的创新能力也远低于预期。在长达10年的时间里,液晶电视最大的革新,就是尺寸越做越薄,以及分辨率从1080p提升至4K,除此之外,并无更多的技术迭代。而在5000元左右的主流价位段,电视也难有更多技术突破。

一方面LED液晶的技术升级见顶,另一方面则是OLED和Mini-LED难以降价,再加上每户的电视保有量趋于饱和,没有任何吸引力的电视无法调动消费者的换机需求,随之而来的只能是销量的减少。

作为电视行业龙头之一,海信视像2022年前上半年智慧显示终端业务营收为158.48亿元,相比去年同期的170.02亿元有所下降。而据TrendForce集邦咨询统计,2022年下半年,电视机整体出货量为1.09亿台,同比下降2.7%,2022全年出货量为2.02亿台,同比下降3.9%,创近十年出货量新低。

所以不管是会员体系、内容生态或者出货量等因素,都让电视这个家庭场景变得越发尴尬。

再加上,科技巨头也纷纷跨界布局投影仪市场,整个行业都在朝着快速迭代,不断提高分辨率等关键指标的技术能力,朝着更方面、更智能的方向发展。而在这股创新力量的裹挟下,电视若还是视若无睹,未来又该何去何从?

作者:小氿

来源公众号:商业数据派(ID:business-data),读懂创新经济的价值,寻找变化中的护城河。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商业数据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