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靠一部印度片养活自己

0 评论 4557 浏览 3 收藏 14 分钟

被网友们以“杀死电影”为罪名声讨的短视频影视剪辑背后,是怎样的生产逻辑和流量模式?本文采访了一位影视剪辑创作者,希望以她的视角为这些问题找到答案。推荐关注短视频运营的小伙伴阅读。

跟赵若水(化名)同批入行的剪刀手,多数已经放弃或转向了。

2022年的短视频影视剪辑圈,横空出世一个消费降级的新流派。一群创作者以小帅、小美、丧彪等代称,建立起一套共享角色关系,像讲故事一样讲解影视作品。这种极度简化、强势输出的解说方式,因成批量制造电子榨菜被广泛关注,很快又招来“杀死电影”的非议。

赵若水也是“小帅”的共创者、使用者之一。但令人惊讶的是,面对网友的敌意甚至围剿,还是她既不难过,也不恐惧,神情里流露出异常的兴奋和骄傲。

在赵若水看来,挨骂也是有门槛的,“这说明我人气高”。

据她透露,一起上剪辑课的三百多名同学里,真正在短视频里活下来的不到二十个,粉丝量做到十万以上的仅三位,“我排第二,挺成功的。”在成千上万想靠短视频赚钱的人里,赵若水是极少数的胜出者之一。

2022年,她依靠剪辑一部印度雷剧,成功赚到8万多的流量补贴。她对现在的生活和成绩很满意,甚至有些得意。更关键的是,她相信“这才刚刚开始”。

一、谁的观念过时了

赵若水看到很多玩网的同龄人,随手拍点段子、舞蹈、配音作品,就能收获几万粉丝、数十万点赞。对好面子的赵若水来说,这是无法抵抗的诱惑。但短视频总是能给人一种“这我也行啊”的假象,再在你投入时冷漠回击。她跟风拍热点,发过几十条作品,点赞量基本是个位数。

“我还想过拍擦边呢,觉得那是能最快涨人气的办法。”奈何她的身材和颜值都普通,出于现实考量也放弃了这个邪恶念头。

当赵若水说出这段经历,硬糖君几乎也被她的胆量和执着震撼。她抱着强烈的目的性推进计划,活在对世界比较自我的理解里。她没把拍短视频当娱乐、当玩票,就是想要热度、想要红,甚至会动歪心思。也许正因为卯着这股劲,赵若水才会在短短几周里,就把影视解说的新套路玩明白,玩得比同班同学都好。

初中休学中,我靠一部印度片养活自己

自己出道失败后,她仍不死心,找了份给影视号审核内容的兼职,负责检查文案有没有错字、音画是否同步。一条三五分钟的视频审完,她可以拿到十多块钱,出岔子还得罚钱,活儿不算轻松。但正是在此期间,赵若水感觉影视解说有“钱途”——公司前后只剪过两部美剧,竟然唰唰涨粉10多万。

她观察到,点评、吐槽、科普的解说模式已经过时了,短视频用户明显更喜欢直给、快节奏的表达方式。“你不用说镜头多美、质感多好,只需要把刺激的故事跟他们概述一遍。”

与此同时,互联网哪哪儿都在推剪辑课。赵若水于是报了个399块钱的班,系统学习起如何做影视解说。她告诉硬糖君,课程内容丰富,选题、剪辑、降重等等都有细讲,但很多理论比较老旧,“老拿小破站的剪辑UP主当案例,那批人现在数据都不抗打了喂”。

比如,导师分析怎样写文案、标题时,反复强调要有格调和个性,更能让人眼前一亮。“我不认可。这是深度影视解说的创作思路,如果走快餐式故事的套路,你不需要在标题花费任何心思,标数字就行。文案要接地气、要雷、要怪,就是不能搞得文绉绉的。”

初中休学中,我靠一部印度片养活自己

在剪辑班的群里,赵若水直白的反驳引起争议。好几位怀着“电影梦”学影视解说的中年同学斥责其内心浮躁、缺乏信仰,表示他们应该让更多人对经典作品感兴趣,而不是单纯利用这东西挣钱,“要有底线”。

但赵若水自认实战经验多点,看得准创作方向和用户需求,坚信“唯流量论”才是正确的。懒得跟中老年人掰扯的她,直接在群里立下战书,“年底比一比谁做得更好。”

二、小帅的诱惑

用赵若水的话说,她赢麻了。当初跟她吵得最凶的同学,现在已经彻底放弃做影视解说了,“你看,老叔的作品比粉丝多得多。”

被赵若水称为“老叔”的这位创作者告诉硬糖君,自己先后剪辑过《远大前程》《泰坦尼克号》《桃色交易》等50多部经典电影,播放量最好的也只有200多,留言更是少得可怜。他抱怨,新电影会侵权不敢剪,观众又没耐心追老电影,“就我自己看,没意思。”

而在赵若水看来,“老叔”的失败是必然的:短视频用户压根不想接受那么枯燥、含蓄、高密度的解说内容。什么文艺啊,什么审美价值啊,都是他在自嗨。要快要土,是赵若水在影视解说新流派悟出的致胜法宝,也正被其他胜利者广泛使用。

初中休学中,我靠一部印度片养活自己

赵若水找出来一批刚火起来的影视号,她从海量作品里总结出了几大规律:首先,新流行的解说方式不必把作品讲得太清楚,细节内容尤其要进行简单或模糊化处理,比如主角的名字和身份。虽然已无从考据“小帅”“小美”这些称呼是从何时何处兴起,但赵若水表示自己肯定是最早一批推广者。

在她看来,这套被外界诟病“肢解电影”的人物代称,有效地降低了影视解说的接受门槛。要知道,新一批影视博主并不是服务原来的受众,也不是跟老一批创作者瓜分市场,而是真正撬动了下沉新市场。

赵若水账号的用户画像里,40岁以上用户占比六成,粉丝广泛分布在三四线城市。“一部电视剧角色那么多,大爷、大妈很难都记住。但你说小帅跟小美看对眼,小黑突然捣乱,观众立马搞明白了。这很难理解吗?就像网友讨论《狂飙》,更喜欢叫‘大嫂’,而不是‘陈书婷’。”对于外界讨伐短视频顶流“小帅”,赵若水有说不完的不服气。

此外,她还发现新一批影视账号更青睐做单片剪辑。“就是一部剧剪出几百条,每天发两到三条,保证能更三个月以上。”这样做的好处就是,粉丝看着看着容易上瘾,好奇后面的剧情进展,慢慢养成追更的习惯,活跃度和黏性显然更高。

初中休学中,我靠一部印度片养活自己

的确如此。硬糖君也留意到,抖音里大橘影视、河马影视、正直电影等账号,都是围绕一两部作品更新上百期,逐渐积累起可观的用户互动量。而翻阅这些账号的评论区,我们会看到“今日份投喂”“终于更新了”等热门留言。

不过,这种选题模式也非常考验创作者的眼光和表达。赵若水特意选了部天雷滚滚的印度神剧,能保证每期内容都有尬爽、猎奇的故事线,拉满粉丝期待。她引以为傲的是,自己从小就比别的小朋友会讲故事,各种添油加醋、胡编乱造,能吸引到不少爱八卦的小伙伴。

如今,赵若水把这项技能用在影视解说上,把原作故事剪碎重接来制造悬念或梗,借此吸粉。赵若水的涨粉速度越来越快。以极低的读片量,她把影视账号运营得很好。依目前的态势,她要把手头这部印度剧解说完,少说还能再做一百期,“半年工作量又够了”。

三、还能赚多久钱?

赵若水的私信里,隔三差五就会有网友的谩骂和投诉。内容无非是暴力催更,吐槽魔改没底线,或者批评“土狗解说”。还没赚到钱时,她也很难消化这些负面消息。忍不住想骂回去,最抑郁的时候也想放弃。

转机出现在去年5月。在她更新了70多期内容后,平台给予的扶持力度明显加大,作品流量越来越好,终于杀出了一条点赞量10万+的爆款。目前,赵若水账号的单条视频点赞量稳定在几千以上,单周基本都能破万。

她的内容在多平台进行分发,只要符合条件的激励计划都参加,去年的最终收入达到8万元。这笔钱让她有了底气,“我选的路是对的”。不过,虽然嘴上说着暗爽,聊及影视解说的变现模式和发展前景,赵若水还是流露出明显的危机感和焦躁。

据硬糖君了解,这一批影视账号的主要收入来源是平台的流量激励。她现在的收入已经算不错,但想要寻求突破很难。

初中休学中,我靠一部印度片养活自己

赵若水试图说服硬糖君或说服自己:现在的影视账号还可以做广告植入和解说定制,她还可以在这两个方向上努力。但事实很明显,只有极少数头部账号可以接到信息流广告,解说定制更是少之又少。当然,赵若水并没有全盘否认自身的创作短板。

她知道单片剪辑虽然省事,但当更新周期太长时,再尬爽的剧、再魔幻的剪辑,也无法缓解用户的审美疲劳。

越到后面,粉丝极可能因内容一点点的拖沓、一点点的无聊,就火速取关。再有就是版权问题。虽说现在平台也提供资源库,她用的还是版权监管相对宽松的印度剧,但假如后期出现问题,“整个账号就养废了”。

采访进行到尾声,赵若水忽然又有些沮丧,表示这行也许火不了多久。即便如此,赵若水还是在寻找这一行的出路。把去年赚的钱用来报了更高端的剪辑班,想学成出来自己再当老师教人做视频。

作者:刘小土;编辑:李春晖

来源公众号:娱乐硬糖(ID:yuleyingtang),有温度的泛娱乐产业自媒体。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娱乐硬糖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