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手日记系列:跑单路上,我遇到了大厂同事

2 评论 4571 浏览 2 收藏 6 分钟

本文的主人公“离谱饭团”之前是中关村某互联网公司收入不菲的大厂专家,在大厂裁员后,成为了一个闪送师傅。这看起来天差地别的另一种生活,给他带来了什么体验?一起来看一下吧。

北京大望路,SKP珠宝柜台,最赚钱的顶级柜哥出单了一件几万块的珠宝,心情大好,打赏了闪送师傅20块钱。

那位“年轻版李佳琦”绝对不会想到,那个刚帮他送完东西离开的背影,昨天,还是中关村某互联网公司收入不菲的大厂专家。

大厂裁员后,“离谱饭团”选择了无缝衔接骑手工卡。从专家,变成师傅,他只花了24小时。

他自己觉得没啥:职业无高低,做啥都是人生体验。

但是家里人可不这么想。听说一直干体面工作的儿子要去送快递,老母亲第一个掉了眼泪。“离谱饭团”说,“她是要脆弱一下的。”

作为闪送师傅开车上了路,才发现这活确实没那么容易。早10点出门,晚11点回家,一天工作13小时,行驶里程120KM(系统跑单里程66KM),赚了210块钱。

因为开的是油车,还要去掉油费停车费大概30%,一天的收入大概在140-150之间。按照这个逻辑,未来收入方面将有巨大的落差——在大厂时每月的公积金,比闪送骑手全额工资还要高。

工作节奏也和跟大厂完全不同。

大厂员工午休时间一两个小时,但作为闪送师傅,中午只休息15分钟。匆忙和许多跑单的兄弟在南城香小吃店吃简餐,午休时间就耗光了。

期间聊起SKP的顶端柜员月收入确实有10W+人民币,小哥们觉得非常唏嘘。

南城香之所以有那么多快递小哥,是因为不但给骑手打六折,还可以免费加饭,有时有免费西瓜。在北上广深,已经有了越来越多类似的骑手餐厅。

除了珠宝、蛋糕等常见的贵重、怕磕碰的东西外,“离谱饭团”送出过各种摩托车骑手无法胜任的、奇奇怪怪的东西。

既送过塑料袋充水的金鱼,也送过钓鱼大哥河边下单跪求的鱼食。还送过伴随着复杂故事的、送也送不出去的鲜花。他看着那个尴尬而又无所适从的客户,心说年轻真好。

跑单这份工作,本身确实辛苦。

但对写字楼伏案多年的大厂员工来说,某种程度上,体验也很新奇,有一种升级打怪的感觉。到了晚上回家吃上了可口的饭菜,心情又有点复杂。最主要觉得钱真的难赚。

——“以后都不太能下手点外卖了。”

有天暴雨。接了个单子,要送一个8KG的超重蛋糕,到银科大厦楼下的居酒屋。故地重游——银科是“离谱饭团”近十年来最熟悉的地方。13年校招第一次进大厂,工位就在银科5楼。

角色转换后再次回到老东家楼下,一个开始,一个结束,身份和心气都有了变化,像某个意义不明的比喻。

苦难倒一定不值得被歌颂和赞扬,可有时候就像这场突然砸过来的雨,咋办呢?

被大厂毕业,告别了汇报与对焦,亮点与抓手,离谱饭团后来反而觉得,人生打开了一些些。特殊时期,人需要有不一样的心态和行动力。

有天在望京等单。

也是雨天,隔窗看见有母女俩要过马路,没有带伞:妈妈喊着发起了一场比赛,闺女在瓢泼大雨中快乐地冲过了虚拟的终点——生活残忍又温柔。

在北京十几年,家和公司两点一线。

反而是成为闪送师傅,才有机会去了好多以前从没去过的地方。

作者:几何小姐姐,微信公众号:陌生人肖像计划。

本文由@陌生人肖像计划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能校招进大厂且混了大几年了,自身能力肯定不差,就算转化为外卖员也只是暂时的。如果没有太大的各种贷压力,跳出外卖圈子重新回归互联网圈只在一念之间。放低姿态,脚踏实地是2023年大家都该面对的。面对网络上的各种情绪输出文也要有自身的判断,也不必要过分悲观

    来自上海 回复
  2. 👍👍👍🥹🥹

    来自中国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