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被抛弃后,VR再次迷航

0 评论 2763 浏览 4 收藏 10 分钟

相较于生成式AI打得火热的现状,可能关注元宇宙发展的业内人士都注意到了VR市场的遇冷,而关于VR遇冷的背后原因,还是脱离不开缺乏应用场景、无法落地应用的实际问题。本篇文章里,作者便针对VR与元宇宙的发展进行了解读,一起来看。

成也元宇宙,败也元宇宙,VR市场经历了一场从天堂到地狱的颠覆。

根据IDC研究报告指出:2022年全球AR/VR头戴式设备出货量仅有880万台,同比下滑20.9%;其中Meta市占接近80%,紧随其后前五大厂商则是字节跳动(ByteDance)、大朋VR(DPVR)、HTC和爱奇艺(iQIYI)。

Meta虽然已经成为VR市场的领头羊,但是整体市场萎缩,也让它的销售和出货量在2022年持续下跌,直接性导致Meta股价在今年已经损失了约三分之二。

在市场上供应商数量有限,缺乏消费者使用场景的种种不利因素下,从Meta开始,VR厂商开始大幅度调整售价,试图用降价挽回出货量。

对于想要入手VR设备的消费者来说,VR设备这一波大降价,是堪称双十一的购物狂欢。但对于行业来说,元宇宙遇冷似乎是个不争的事实。

一、VR设备,打折先行

Meta Quest在VR市场的地位,堪比iPhone之于手机市场,市场认可度非常高。

去年夏天Meta还以“生产成本”为由,把售价提高了100美元。但仅仅过了半年,256GB版本的Meta Quest 2的价格将从499.99美元下调至429.99美元,而高端机型Quest Pro直接从1499.99美元降价至999.99美元。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降价不仅会在美国地区生效,还包括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丹麦、芬兰、法国、德国、冰岛、意大利、日本等国家和地区也会进行降价。

对于这次“骨折价”,扎克伯格在Instagram否认了VR设备需求疲软的说法,而是表示降价是为了“帮助更多人进入VR时代”。

但实际上,VR设备是一个非常尴尬的存在。定价格外高昂,售价最便宜的Meta Quest 2,降价后也需要接近3000元人民币;旗舰版本Quest Pro更是高达10000多人民币。

同时,消费场景的缺失导致销量告急、需求疲软、库存高企的,并不只有Meta。在Quest宣布降价以后,大量VR厂商不约而同也选择了降价。

Pico4 256G畅玩版,首发售价为2799元,最近活动价已经降至2499元;奇遇Dream 256G尊享版“腰斩”折扣,降价1400元。

就连刚刚首发的索尼VR2国行版,也非常尴尬的面临刚发布就破价的局面,首发价4499元,在第三方电商平台也降到了3800元左右。

不仅降价,互联网大厂对于VR市场迅速冷却,相关部门调整、人员裁减成了主旋律。在去年还争先抢后掠夺市场的VR厂商,陷入了漫长寒冬,哀鸿遍野。

二、被抛弃的元宇宙

曾经的元宇宙有多么火热,现在就有多么没落。

在全面进入元宇宙后,Meta的股价一路下滑,一度缩水高达70%。从2022年12月开始,Meta计划裁员超11000人,约占Meta公司员工总数的13%。

2023年2月,微软解散了成立仅四个月的工业元宇宙部门(Industrial Metaverse Core),该部门内约100名员工已全部被解雇;同时,微软将于3月10日关闭在2017年收购的社交VR平台AltspaceVR,全方位从元宇宙撤退。

字节跳动旗下头部VR厂商Pico 2023年全年的销量目标为50万台左右,其中,国内C端销量目标为35万台,B端市场为15万台。这一目标相比于去年100万台的目标数额缩水了约50%。

除了调整销售目标外,Pico也在2023年陆续开始裁员,据《豹变》报道,Pico团队规模约2000人,此次优化比例在15%左右,大概有300人左右受到影响。

上线仅3个月的元宇宙社交App派对岛,被字节跳动砍掉,项目组成员回归中台原团队。

在元宇宙大船将倾,选择跳船的并不只有字节跳动,多家媒体报道腾讯XR业务部门正在进行大调整;前快手元宇宙负责人马英武在朋友圈确认了离职的消息。伴随负责人的离职,快手的元宇宙业务——全景视频业务宣告暂停。

除此之外,还有百度的“息壤”、网易的“瑶台”、淘宝的“未来城”……抢滩元宇宙的互联网巨头们曾经宣传的口号有多响亮,现在就有多安静。

大厂为什么突然抛弃元宇宙呢?最大原因就是这个概念太过于“先进”,凭借目前的科技水平,完全没有实现它的可能性。

“元宇宙”这个概念所覆盖范畴很大,包括区块链、人机交互、电子游戏、人工智能、网络及运算、数字孪生在内的六大底层技术,其发展衍生出的上层建筑产品超过百余种。

简单来说,不论是虚拟货币,还是NFT、Web 3.0都是元宇宙的一部分,可按照目前的研发进展,哪怕是Meta、微软这些顶级科技巨头,也只停留在“元宇宙”的入口,也就是AR/VR虚拟现实设备的研发。

虽然技术进展慢,可钱却没少花。

Meta主攻元宇宙业务的“现实实验室”(Reality Labs)部门,在2022年第四季度亏损高达42.8亿美元,使其2022年总运营亏损达到137.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23亿元。而它唯一盈利的来源仅仅是Quest VR头戴设备,2022全年收入为21.6亿美元。

花了137.2亿美元,只赚了21.6亿美元,这样疯狂的烧钱速度,直接让Meta股价暴跌了60%以上。极度痴迷元宇宙的扎克伯格,被迫承认了自己的失败,并在财报电话会议上承诺2023年将是“高效之年”,要严格控制成本。

Meta无疑是所有元宇宙公司的一个缩影:烧钱多,落地难,在技术方面存在太多限制和瓶颈。虚拟现实设备价格昂贵,场景需要大量的数据,采集和处理成本异常高昂。

火热一整年的元宇宙,目前的发展仅仅只是最早期的起步阶段,种种问题都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解决,但就是这起步阶段已经让全球互联网巨头Meta难以承受,更何况其他元宇宙中小玩家。

在没有拿出真东西证明元宇宙之前,那它就只是一堆不停烧钱的虚火。

三、缺乏使用场景

元宇宙概念逐渐冷却,作为“元宇宙大门”的VR,也迎来自己的谷底。

成也元宇宙,败也元宇宙,是VR赛道惨痛的现实。不但市场前景不明朗,就连目前已有的产品也没有得到大规模的商业应用。

缺乏足够有吸引力的生产力场景,原本吹嘘“元宇宙入口”,现在也只能在游戏和观看影视上使用。对于打游戏和看电影来说,不足100元的普通3D眼睛,就能实现80%的VR显示效果。

于是VR设备就变得格外鸡肋,专业用户看不上,普通用户不想买的尴尬状态。

在元宇宙悄无声息死亡之后,又有新的概念在互联网上流行。

从去年年底开始,以AI文字、图片创作为代表的AIGC异军突起,全新聊天机器人模型ChatGPT实现了人工智能技术的突破。一时间,“ChatGPT是否能取代人类”的话题成功破圈,成为全网热搜。

ChatGPT和AIGC这种看得见摸得着的技术,受到越来越多互联网巨头的青睐。而“元宇宙大门”VR,逐渐和同门师兄弟NFT、Web3一起,成为被后浪拍死的前浪。

作者:孙鹏越‍‍‍‍‍‍‍‍‍;编辑:大风

来源公众号:锌财经(ID:xincaijing),新商业的记录者,新经济的推动者。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锌财经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