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快手付费连麦:白天当保安,夜晚是情感判官

0 评论 1303 浏览 6 收藏 17 分钟

短视频平台直播间付费连麦的变现方式逐渐成为直播行业新风口。本篇文章分析了直播连麦火热背后的深度逻辑原因,展望了直播行业及付费连麦的未来发展趋势。推荐对短视频直播感兴趣的同学阅读。

短视频直播的“成分”正悄然发生改变。

“以前刷短视频直播,到处都是带货和小姐姐跳舞,但最近带货和跳舞的少了,付费连麦(以下简称为连麦)的却越来越多。”

快手的连麦直播间成了相亲角,投资人在抖音直播间看起了项目,小红书里“中s遇上汪大菲”热度冲上了热搜。从情感连麦,到资深教学、搞笑直播、实时辩论……付费连麦的花式变现,正在直播间不间断上演。

在“天使投资人Mark”的直播间,行早创投CEO戴克强穿着小西装端坐着,粉丝只需刷一个价值520抖币的热气球,即可上麦对话,交流项目。

“不管你是律师、厨师还是风水大师,即使你没有产品,也没有超高颜值,但是你都可以利用自己擅长的领域知识付费连麦。”樊登读书的抖音直播总导演曾在视频中号召道。

更有甚者,“白天做保安厨师,但晚上却摇身一变,在快手上成了帮别人点拨感情困惑的“专家”。”

付费连麦,似乎人人都可以做,并有逐渐成为打赏和带货之后第三种直播形式的趋势。

“一开始,我是想做直播带货的,后来发现粉丝光和我唠嗑、不买货,干脆就做情感连麦了。”35岁的段慧(化名),一个平平无奇的中年妇女,没想有一天这么人多愿意付费和她聊天。

刚开始连麦时,段慧是不收费的。“后来有人刷礼物插队,有人聊天不下麦,慢慢就设置成10分钟500个抖币了。”她粗粗算了一笔账,“一场连20个,总收益就有1000块左右了。”

段慧的粉丝受众,基本都是25岁~35岁之间的女性粉丝。随着粉丝量的提升,她又挂起了橱窗,最近,还有品牌联系她做直播间植入,“上个月个人收入就有5000元。”

不止段慧,当直播电商界卷生卷死之际,连麦直播变现正在一片欢声笑语中快速壮大。

据一位粉丝介绍,龙飞律师一次连麦1990个抖币,“单场同时排队人数能达到80个,抢不到麦,就得刷礼物,才能拿到前排,至少要400块。”

「自象限」以电商培训专家透透糖的单场直播情况计算,连麦每8分钟,5000抖币,折合500人民币,一场直播6个小时,可以连麦45个人,每场收益22500元,提现比例50%,个人收入达到11250元。(上为约数,不代表具体数额)

连麦风起的背后,更有平台的一盘大棋。抖音似乎想将所有人都卷进直播浪潮,在直播电商高点已过逐渐下行的年代,再造一个新的直播风口。

一、抖音连麦,花式赚钱

刷礼物上麦,或唠嗑、或表演,最开始就是快手老铁文化下的“传统艺能”,直播间秒变屯里乡亲们的茶话会,相比之下,抖音的连麦,生意味十分浓厚。

据「自象限」观察,抖音连麦,已经发展出了包括但不限于资源对接、咨询服务、达人IP、才艺表演等新花样。

“起猛了,在抖音做起精神股东了。”

除了戴克强的“天使投资人mark”直播间,网红投资人梅花创投吴世春也做过直播间连麦,背景板标注着15级VIP粉丝,就可以与吴世春“面对面宵夜畅谈”。

而粉丝等级,需要通过刷礼物、点亮灯牌、分享直播、累计观看时长来缓慢提升,或者疯狂刷礼物。有网友曾计算过,“只充钱升级,升到10级就需要9451抖币,相当于945.1人民币。”

同样以刷礼物获得连麦机会的,还有秀场直播中的各种声优连麦、实时辩论赛等等。

不过,投资人显然赚的不是刷礼物的蝇头小利,更看重名气效应以及线下背后的资本交易。

“欢迎大家一起探讨商业模式,有老板在直播间上麦过后,很快就找到合伙人了。”戴克强持续举着一块板子,介绍着这些成功过的老板,比如说,“娘子军家政、胡桃夹子、王蓝莓……”

上麦宣传,私下成交、直播间成交、找到合作伙伴,本质就是一种资源交流对接,几十万、几百万的项目在连麦的线上互动中被展开。

“这年头,投资人也下沉到直播间了。”有网友感叹道,“投资场的人脉会客,变成了算法推荐制。”

当然,投资人连麦看项目的案例还不够多,连麦最经典的还是通过咨询服务变现。以情感付费咨询为例,据自象限观察,一般单次价格基本在10元~300元不等,且已经形成了完整度的生态链。

站在生物链顶端的是,就是“姐妹们的精神支柱”龙飞律师,以及“互联网笑柄”完颜慧德。

“老公第二次出轨了,但家产全是我的名字,我该挽回吗?”又到了龙飞律师在直播间医治恋爱脑的时刻。在她的直播间,苦情大戏、负心虐恋、家庭纷争,“比电视剧还精彩,还是真实存在的。”

龙飞律师的单次连麦标价是1990抖币,但在数万的场观量级之下,往往要刷礼物竞价到400以上,才能对话一次。除此之外,随着粉丝数的飙升,龙飞律师还可以通过卖课、带货、接案子变现。

在她的橱窗中,法律风险课《女性婚前必修20节》,被视作未婚女性宝典,“让负心汉绝对骗不到你一分钱”,售价199元,销量1.6万个,总收入高达318.4万元。

她还凭借一己之力,拖着整个律师行业陷入内卷,清一色地在抖音开直播,开辟出刑事案件咨询、企业案件咨询等等垂类分支,让网友们像瓜田里的猹来回乱串。

而完颜慧德,即使是3分钟100元起步,也挡不住源源不断的网友搞事情的热情。有运营爆料,完颜慧德的达人服务报价1~20S视频在8900元左右,60S以上的视频在14800元左右。

除了大咖,还有更多的普通创作者,基于个人魅力,与粉丝之间形成了紧密的情感连接,从而做起了连麦变现,例如中年妇女段慧,还有保安龙哥,相比律师与心理咨询师,他们更接地气的身份、视角,更像是用户们的知心姐姐和知心大哥。

除此之外,也有借助连麦形式吸引流量后,形成个人IP后,通过接广告等其他方式变现,例如签约无忧传媒的张大大。从全网黑粉,到风评转向,洗白后张大大在近期还接到了oppo的广告活动,通过个人IP完成变现。

事实上,用户之所以喜欢看连麦、为连麦付费,本质是连麦内容的真实性、戏剧化、互动性。

以龙飞律师为例,在她的直播间,苦情大戏、负心虐恋、家庭纷争,“比电视剧还精彩,还是真实存在的。”有网友说道。

在网络爆料已经沦为为了吸引流量编段子的集中地之后,网友们在直播间的互动中一起听真实素人的情感故事,既满足了个人的窥私欲、交流欲,又沉浸式地寻求了价值认同。

“龙飞律师每次的观点,说得我自己也清醒了,感情的事情经常就是旁观者清。”有人顺便在直播间医治了自己的恋爱脑,“搞钱,是头等大事;感情,排在后面。”

从互动性来看,一方面,用户在直播间与主播完成了身份地位的置换,例如张大大直播间被用户反复“调戏”,常常被口不择言、毫无边界感的网友吓到面容扭曲,完颜慧德直播间充斥着携剧本前来的戏精黑fong(粉),只为排队听那一句经典名言,“拱(滚)出去,拱得圆圆(远远)的”。

另一方面,互动性也体现在直播间所有用户的形成了统一战线,获得了集体认同,“做人要iphone手机(安分守己)”“爱读书的拟人(女人)最美腻。”“好的是闺蜜,坏的是敌蜜。”奇异的充满歧义的口音,在本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网友转化成了谐音梗,直播间的所有观众都在屏幕后哈哈大笑,只有完颜老师没有接到通知。

不断上麦的观众,毫无准备的主播,一场场闹剧变成了用户们的狂欢。

二、直播的尽头,未必是带货

直播搭起了两条“天梯”。

一方面,它拉进了不同阶层、不同职业人群之间的距离,让普通人可以直接和顶级投资人对话,信息壁垒的消失迸发出巨大的商业潜力点。

另一方面,短视频直播的巨大势能,将安迪·沃霍尔说的“每个人都能成名5分钟”发挥到极致,庞大的用户群体,让每个人都能找到自己的观众。

而在连麦变现风云突起之时,更多职业也在出现,比如麦手的职业。

所谓麦手,类似于电商捧哏,就是拿着剧本连麦演戏,和主播演相声,通过各种跌宕起伏、搞笑震惊的段子,帮助主播提升直播间人气。此前,在张大大的直播间,就有不少人怀疑是无忧传媒的麦手剧本。

据透露,麦手的一个任务基本在20分钟左右,酬劳在15~60之间,一单一结、多劳多得,十分低廉但很有效果。

从主播到观众、从付费到热梗,连麦俨然已经凭借着自身力量不断出圈,也形成了完整的商业闭环,平台自然也不会放过这个让普通人都能内容变现的模式,三条腿走路,或许能走的更远。

一直以来,抖音最主要的变现模式都是直播带货及广告生意。根据长城证券的数据,2022年抖音的广告加载率已经接近15%(快手约为11%,视频号只有2%)。

今年以来,主播们相继翻车,背后是直播电商,身陷二八格局,增速放缓。以小杨哥为例,一开始的直播风格,被认为是接地气、搞笑一家人,而当下被诟病为低俗,与其过高的收入与影响力有关,“每个月发工资,就要发5000万元”,让网友感受到其“德不配位”,从而开始监督批判。

过高的直播间、本地生活加载率,也只会让用户逐渐失去兴趣,形成免疫。直播的尽头,未必是带货。

而付费连麦的适时登场,从发展内容变现的角度,兼具内容性与商业性。

从用户的角度来看,付费连麦,但不同于传统内容付费的单向传播、1对N、提前付费,例如知乎、得到等等知识平台,付费连麦则是1对1、实时互动的方式,实现了定制化内容付费,满足了用户的特殊需求;从主播的角度来看,不需要选品、备货,也不需要庞大的场控、操盘手团队,一人一机,降低了主播门槛。

而从平台的角度来看,无论是粉丝自己刷礼物,还是付费连麦、达人IP变现等模式,抖音都希望借助内容之力,提升用户活跃度,一面继续喂养交易变现,一面发展内容变现。从这一战略出发,可以发现,付费连麦只是整体策略中的一环,抖音还有更多的举措在悄然加快进程。

今年以来,不少用户反映,在刷信息流推荐时,除了带货的直播间、本地生活的推广以外,越来越多的出现了秀场直播,在连麦以外,还有刷礼物、做固定动作等新形式直播间,都是今年下半年刚刚开播的。

如果对比之前的广播电视行业,我们会发现,直播间越来越成为一种所有人都能参与的电视演播间,每个人都可以制作一档自己的节目。

当“导演足够多”,节目的内容形式自然愈加丰富。

从更长的时间线来看,一开始的付费演唱会,近两年来发展火爆的付费短剧,以及近日,抖音宣布内测付费短视频,用户在平台观看部分视频内容时,需要付费才能解锁全部的内容……

显而易见,在直播电商逐渐见顶后,平台们都在重拾内容武器,尝试另一条增长曲线、加固社交活力。但这条路,能否走通,究竟是一时火爆,还是具有可持续性,还未可知。

作者:薛黎,编辑:程心

来源公众号:自象限(ID:zixiangxian),方格之间,自有象限。关心科技、经济、人文、生活。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自象限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