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摇一摇”功能下架背后,陌生人社交陷入困局

0 评论 1345 浏览 3 收藏 13 分钟

微信“摇一摇”功能的下架,取而代之的是“听一听”,曾经风靡一时的“摇一摇”,如今却衰落了,也侧面反映了陌生人社交的困局。本文对微信“摇一摇”功能以及当前的陌生人社交产品困局进行探讨,希望对你有所启发。

已运营13周年的微信并未遵循互联网行业的惯例,呈现出一款“老产品”应有的疲态,相反,依靠视频号的冲击力,微信的日活跃用户数不断创新高。昨天2024新年第一天开工后,微信一度升至苹果App Store免费总榜的第一名。

微信何时会停下增长的脚步?什么产品会替代现在的微信?

早在2019年就有人提出了类似的疑问,并不信邪似的向微信提出挑战。2019年1月15日,今日头条张一鸣的“多闪”、快播创始人王欣的“马桶MT”、锤子科技罗永浩的“聊天宝”,三款社交产品同时发布,颇有“三英战吕布”的画面感,外界都想看到有产品能够成为新一个社交领域的“王者”,可惜不到2年时间,多闪、马桶MT、聊天宝均销声匿迹。

面对新兴的社交市场,腾讯自己也开始下场试水,连续推出猫呼、轻聊、欢遇、回音、有记、朋友、灯遇交友等多款社交产品,但它们的命运跟多闪、马桶MT、聊天宝一样,除了一开始有声音,之后便陷入沉寂,毕竟,有强大的微信在前,其余的社交产品很难有出头之日。

社交热的浪潮卷向了多家互联网公司。百度先后推出听筒、一起吧、音啵、有噗等产品,荔枝推出了同城线下相亲App“欢聊”,即刻团队推出真人交友App“橙”,美图公司推出了不方、高光等,阿里巴巴推出了Real如我、图钉等。这些互联网巨头们一波接一波地涌向社交领域,但都没能坚持下来。

目前仍在坚持运营的只有搜狐张朝阳推出的狐友,可即使是拥有1200多万粉丝的张朝阳,他在狐友上的互动量也才个位数,甚至消息内容还是同步自搜狐视频,而不是他自己主动发布的动态。

到了2024年,问题似乎再次回到了2019年,国内社交领域还有机会吗?究竟谁是微信之后的下一个爆款社交产品?

一、微信“摇一摇”功能下架

2024年2月初,即有网友发现:在微信最新的8.0.47版本中,“摇一摇”功能悄然下架,取而代之的是“听一听”功能。

对此,腾讯客服回复称:“发现页‘摇一摇’入口替换为‘听一听’,‘摇一摇’中的摇人功能目前已下线,但您可以在‘听一听’功能内使用‘摇一摇’识别歌曲与哼唱。”

早在2012年9月,微信就在新版本中加入了“摇一摇”功能,该功能是陌生人社交的利器之一,用户与用户之间可以通过摇一摇相互加好友。2015年春节期间,微信推出的摇一摇红包活动,创造了8.1亿次的摇动纪录。

“摇一摇”的产品价值在于,哪怕是相隔几千公里甚至一千多公里以外的人,依然可以通过相互“摇一摇”来成为好友,进而深度社交,这在“附近的人”身上是看不到的。

在最开始微信用户好友关系还没那么多的情况下,“摇一摇”的社交价值非常大,你根本不知道“摇一摇”遇到的人会是谁。

但随着用户微信好友关系数量的固化后,再加新好友非常困难,毕竟现在的微信社交关系链中早就被亲友、同事、同学、客户等各种熟人占据,陌生好友之间很难再产生社交关系。

“摇一摇”功能要想发挥作用的前提是,彼此都对它有共识,即有足够多的人用“摇一摇”,若使用者偏低,就很难产生社交效果。“摇一摇”功能下线的原因很有可能就是用的人太少,很难达到社交效果,即使下架也对微信的基本盘无影响,留着也是白留。

另外,“摇一摇”也在微信的“发现”频道中占据一个重要按钮,这个位置完全可以更换,随着音频内容的增加,“摇一摇”就变成了“听一听”。

二、陌生人社交陷入困局

“微信之父”张小龙曾在2019年的微信公开课上提到称,“最近我们发布了7.0版本,然后有5亿人在吐槽,每天有1亿人教我怎样做产品,我觉得很正常。”

对于一款月活账户数达13.36亿(数据来自腾讯2023年Q3财报)的产品来说,微信的任何一丁点改变,都会对许多人造成影响,这就意味着微信会遭遇“船大难掉头”的困境,任何新功能,有用还好,如果是稍微有一点点BUG,都会引发众多用户的不满。所以,微信当前虽然看起来无比强大,但它身上无形的枷锁也不少。

微信身上承载了太多的内容和功能,腾讯宁可推出新产品来进行社交试水,也没办法在微信上面尝试,面对陌生人社交这个大市场,微信目前只能“干瞪眼”。

那么,其他产品能否在陌生人社交领域担当大任呢?多闪、马桶MT、聊天宝等产品已然做出了表率,这些陌生人产品无论怎么玩、怎么做、怎么创新,最后都会回到原点,“我们还是加微信吧”,即所有的社交关系链最终还是回到了微信之上,新的社交产品很难迈过微信这到槛

当初最有可能与微信竞争的易信,用户量一度冲到近2亿,但最终还是败给微信,而新兴的社交产品,要想将用户量做到2亿的成本,早就不能跟2012——2015年相比,现在没有哪家公司舍得砸钱进去搞社交这个无底洞,一般的玩法是,产品上线后看数据,若数据好看,再进一步力推,反之迅速砍掉。

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现在互联网巨头们对于新产品的测试周期不到半年,若前3个月各项数据不佳,后面基本上投钱进去玩,半年后即悄然关闭,能坚持到1年才关闭的产品少之又少,狐友算是行业罕见的例外。

当前的陌生人社交产品困局主要在哪儿?

第一,拉新和运营成本上升。

第二,微信的无形之墙。

第三,变现难。

第四,互联网巨头自身的内部竞争。

电商、游戏、搜索引擎、短视频等领域,用户还有好几家产品作为备选,但在社交领域,用户的可选项只有腾讯。除微信之外,腾讯在社交领域还有另一款移动终端月活账户数达5.58亿的QQ,微信+QQ组合,让其他产品很难有逆袭的机会,中老年人用微信,年轻人用QQ,其他社交产品如何才能挤进去?

苹果App Store社交App排行榜中,微信、QQ占据前二名,排在第三的小红书和第四的微博都不算是通俗意义上的社交产品。

只有Soul算是社交类App,但Soul也没办法抗住陌生人社交领域的大旗。Soul曾在2023年3月份递交的招股书显示,2022年,平台MAU(月活跃用户数)近3000万,DAU(日活跃用户数)约955万。

无论是MAU,还是DAU,Soul都称不上主流,要知道曾经能与微信、QQ抗衡的陌陌MAU一度达到1.1亿。

营收方面,2020年至2022年,Soul实现营收分别为4.98亿元、12.81亿元、16.67亿元。陌陌在2018年营收就超过一百亿元。

对于Soul、陌陌这类典型的to C类产品来说,MAU和DAU是基础,没有这两项数据在,其他的都是空谈。

Soul面临的问题是,如何破圈?Soul的slogan是“年轻人的社交元宇宙”,第一,究竟有多少年轻人?第二,是不是年轻人都会上Soul?如何让更多的人上Soul,这对于Soul显然是难题,在“破圈”这件事上,很多互联网产品做得并不好,“破圈”后,会对原有的生态造成极大的破坏,导致“老用户”逃离,一味地讨好新用户只会暂时让MAU和DAU数据暂时好看。

也就是说,在陌生人社交领域,微信没办法去做,而腾讯虽然想做,也曾做过尝试去做,但没有像微信和QQ一样成功,其他互联网巨头们的产品,要么无疾而终,要么面临前文提到的四个问题,创业公司固然能在产品上有所突破,但产品要想做大做强,就需要大量投钱,又成了一道掣肘。

互联网时代的“靠产品为王”法则现在还行得通吗?从过去五年社交领域的情况来看,“产品为王”已成为过去式,一方面,产品的差异化很少,另一方面,现在要想拉新用户的成本翻了好多倍,而且现在也没有所谓的“免费流量”,产品要想爆红的概率更低。

对于用户来说,陌生人社交的需求还在,不过现在无处不在的短视频正全方位的“喂养”着用户,暂时不社交,好像也没失去什么。

专栏作家

郭静,微信公众号:郭静的互联网圈,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自媒体人、百度百家作者、搜狐科技自媒体成员、钛媒体专栏作者、网易科技专栏作者,同时为多家杂志长期供稿。关注互联网,关注TMT,用心做一个互联网领域的原创狗。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