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TikTok上1:1复制抖音玩法,是降维打击?还是水土不服?

0 评论 6203 浏览 1 收藏 15 分钟

近年来,短视频掀起了新浪潮。而在抖音上被验证成功的经验能否直接照搬到TikTok上使用呢?本篇文章据此展开了一系列详细的分析,感兴趣的小伙伴们快来一起看看吧~

“现在的TikTok,是2003年的淘宝、2011年的微商、2016年的抖音。”

业内广为流传的一句话,成为推动很多人入局TikTok的重要因素。

国内玩家见证了短视频与直播掀起新的浪潮,迭代了传统媒介形式,也缔造了大量行业“神话”。

而当国内市场逐渐进入存量时代,他们自然而然地将目光投向了还未被“开垦”完全的TikTok,这里有全球10亿月活,和还未散尽的流量红利。

抖音与TikTok同出一系,在抖音上被验证成功的经验能否直接照搬到TikTok上使用?

这是许多玩家或在观望、或是已经下场试水的一种模式。

我们与多位TikTok玩家聊了聊,想知道一比一的玩法复制究竟是一种“降维打击”,还是会“水土不服”?

一、从搬运到原创,摸着抖音的石头过TikTok的河

入局TikTok最简单粗暴的方法就是搬运视频。

TikTok上能时常刷到类似广告

2020年,TikTok推出了创作基金,根据播放量和粉丝价值给创作者算播放激励。

据一位搬运玩家的分享,如果账号的美国粉丝比较多,那单价就会更高些,100万播放有10-30元美金,一条播放1250万的视频收益达到153美金(约人民币1000元左右)。

而这个搬运过程,对他们来说几乎是零门槛的,即使不会英语也没关系,唯一要付出的成本就是时间成本。

搬运也有小技巧,一个在TikTok上分享搬运经验的账号透露,最好搬运不露脸的、少有中文描述的、语音也不宜多的内容,或者就直接搬运爆款视频。

然而,这种纯搬运模式很快受到了各种限制。

从多位玩家的体验来看,一是平台会去判定账号是否是处于该区域的真实账号,这直接关系到创作基金能否开通;二是TikTok会对视频文案和内容进行检测查重。

TikTok也在知识产权政策中明确指出“不允许任何侵犯版权的内容”,一旦被发现违规,轻则限流、删除视频,重则账号封禁。

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有玩家透露,对视频进行二剪二创之后就很难被系统识别判定,“最好能剪掉一些代表性镜头,再加入一些其他内容的画面,还可以做些调速、镜像的动作”,但这种擦边球的做法也面临着高风险。

到如今,搬运已经进化到出现专用软件、进行自动化搬运。

据亿邦动力报道,技术的迭代已经能实现一人一天做1000条视频、一次性管理成千上百个账号、24小时全自动上传视频。当然,这种技术背后也需要付出相应的金钱成本。

对于部分玩家来说,擦边灰产,可能不利于后续长期的带货变现,但纯人工操作又玩不过这些机器化的装备,于是摸索着做原创内容成为下一个方向。

从我们此前盘点的TikTok热度前100账号分布来看,颜值、明星、搞笑是TikTok最为热门的三大领域,其次是剧情、时尚、唱跳、美食等内容类型,与抖音的热门赛道分布十分接近。

这意味着一个原创的账号的内容运营思路和抖音也是异曲同工的,比如如何起号、养号、打造人设,如何创作适合账号的脚本,以及算法从哪些数据维度评估推荐视频进入下一个流量池等等。

网传TikTok流量池分布

黎叔在越南做TikTok MCN机构,签下第一批网红后便开始往搞笑、剧情等方向做内容创作,最开始是从国内的爆款内容改编,再经过本土化的调整后拍摄发布。

第一条百万爆款视频主题是合租女生之间的搞笑短剧,当时还引起越南人的模仿翻拍。

逐渐掌握节奏后,黎叔带着团队做了更多本地化的内容创新,比如做剧情连续的微短剧,以及配合越南人爱看真实内容的特点做针对性创作。

黎叔也提到TikTok目前并没有在内容上像抖音一样、有来自官方明确的品类扶持和指引,“各国风土人情和法律法规都不一样,每个国家都独立运作,现在也没有像国内这么系统化”

“本土化”是像黎叔这些在TikTok上原创内容的团队都特别提到的一个要点。要想真正能吸引到海外当地的观众,首先得摸清楚当地人的喜好、习惯与禁忌,很多在国内观众爱看的梗,到海外不一定能引起共鸣。

“有时候视频内容差不多,但是文案换成当地人喜欢的那种俚语,或者带点梗,可能一下子就能跑起来”,这是一位在TikTok摸索3年的从业者的经验。

不过,还未形成成熟内容生态的TikTok,即使有抖音的样本在前,也只能提供个方向,怎么做起来还是要靠各显神通。

二、没有TikTok版超级主播,直播带货的“套路”通用吗?

做内容是玩家们积累粉丝的第一步,而终极目标还是变现。

与抖音相似,TikTok通过短视频获得了巨大的流量之后,也逐步走向了带货的闭环。

但是,让中国网友疯狂下单的“OMG,买它!”,能撩动外国友人的心弦吗?

一位从事跨境电商十余年的机构创始人X先生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一方面,国内外用户线上购物消费习惯不同,TikTok直播带货的用户心智还未培养完全。

X先生透露,他们早期是用独立站的形式做跨境电商,在Facebook、YouTube和Instagram上去投放信息流广告引流到自己的网站卖货,在TikTok闭电商环打通之前, 这种“老方法”也让大量商家捞到了“金”。

因为外国用户有在独立网站买东西的习惯,比如买耐克就去耐克官网,国内却不是这样。

前有2016年的淘宝,后有2019年的抖音快手,巨头花了几年的时间和资源教育市场,用户逐渐养成了在直播间卖东西习惯,也渐渐认为等主播开链接是一件正常是事情。

“国外连在一个娱乐软件里买东西心智都没有养成,更别提那些憋单的套路能行得通了,这个市场教育不是短期内能完成的”,X先生说。

另一方面,直播带货需要主播“打头阵”,TikTok还没有国民级的超级带货主播横空出世。

在货架电商时期,用户更多地是信任平台,到了直播电商时期,用户的信任逐渐转移到主播身上。TikTok能否“捧”出自家王牌主播,成为直播电商能否成功的关键。

据观察,在当前的TikTok生态里,虽然不乏粉丝量高、单场成绩单漂亮的达人,但还没有出现能与国内直播带货“四大天王”比肩、有国民知名度的带货主播。

在成都的TikTok主播Joanna说,她接触到的外国人对做主播的热情并不高,因为在中国做个英语老师之类的相对更轻松、更赚钱。

国内主播起早贪黑、甚至轮流值班做“日不落”直播间,但是这样“内卷”的方式在外国人这里是行不通的。多名从业者透露,外国主播基本每场只播两个小时,都是“平播”。

即便认为TikTok不能在短期内复制抖音的辉煌,X先生依然拿出了10%的资源布局TikTok。

测试下来,X先生发现,TikTok的算法推荐不如抖音精准,而这恰恰也是兴趣电商能否拦截货架电商流量的关键。

“流量是真的大,但转化也是真的差。因为TikTok还是一个很年轻的软件,各方面数据还不足以喂养算法,比如TikTok知道一个男性标签的用户喜欢美女,却不够更具体,但Facebook可以精准推荐到用户喜欢的金发碧眼美女。”

先入局吃肉,后入局喝汤。正是因为TikTok电商闭环还未发育完全,才让很多玩家看到了机会。

米井传媒的创始人吴先生认为,如果TikTok已经很成熟,中小企业就没什么机会了。作为抖音电商的服务商之一,他们摸着国内电商打下的石头,来过TikTok这条河,成为TikTok官方服务商之一。

“我之前没做过跨境电商,直接从抖音电商做起,用两年时间见证了内容电商的崛起。TikTok就像7年前的亚马逊,5年前的淘宝,2年前的抖音。国内直播电商的物流、金融、交付和玩法,在全球都是领先的,我们希望把这一套方法复制到海外去。对于欧洲北美和东南亚等地区,需要根据语言文化、政策法规和税法的不同进行相应调整。”

虽然憋单等“套路”暂时无法复制,但人性和算法是相通的,比如开石头、对镜卖饰品和直播打包等玩法,已经在TikTok兴起。

“因地制宜”地复制国内话术和玩法,某种程度上对国外直播带货市场是“降维打击”。

TikTok服务商Colin告诉我们,TikTok和抖音都是基于算法为用户推荐内容,因此用国内这套成熟的运营逻辑去给直播间打标签是事半功倍的。

比如卖珠宝饰品,用“姐妹们”取代“大家好”,从而提高女粉占比,重复价格比专柜便宜的关键信息点等,这些方法都可以帮助账号更快地锁定目标用户,提高起号效率。

想要复制话术,结合各个地区的语言“信达雅”地翻译过去是个极大的挑战。

在黎叔看来,大部分国外直播间还没有形成所谓的“话术”,国内的中文话术如果直接翻译过去很奇怪,比如他曾想用“××严选”来命名一个账号,但拿着各个翻译版本给越南本地人看,对方都觉得这种说法很奇怪。

尽管一比一“复制”困难重重,黎叔仍然认为按照抖音直播学习是最有效的方法。

他近期把一个越南TikTok美妆带货账号按照国内直播间的模样进行了调整,比如增加大屏幕减少主播低头次数、增强主播和用户的互动、不干巴巴讲解产品而是多体验试用,仅仅做完这些基础性操作,该账号单月GMV便翻了两倍达到4万美金。

我们对话了十余位TikTok从业者,从大部分人的反馈来看,账号运营和直播的思路模式是共通的,但因地制宜地进行本土化调整,才能真正打入当地市场。

也就是说,抖音的运营经验可以参考,这是入局TikTok最快速高效的途径之一,却不建议直接照搬。而对于没有抖音运营经验的玩家,从0开始也并不会必然落后于其他人。

TikTok仍是一个在快速发展中的平台。

据晚点报道,TikTok电商在2022年上半年的GMV已超10亿美元,不仅与其在2021年全年的体量相当,也完成了2022全年交易额目标的一半。

TikTok电商团队还在今年定下了2023年达到230亿美元、5年内实现4700亿美元(将近3万亿元人民币)的目标。从这些数字里,足以看出TikTok的野心。

风口来的时候,不会和任何人打招呼,TikTok先行者们,已经开始在野蛮生长中“等风来”。

作者:松露 Bamboo;编辑:松露

来源公众号:新榜(ID:newrankcn),专注互联网内容领域的观察报道,关心与内容产业相关的人和事。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新榜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