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们推出“全托管”,跨境电商应变“工贸一体化”

0 评论 1602 浏览 9 收藏 14 分钟

现在在跨境电商领域中,全托管模式成为了平台和商家普遍关注的方向,比如Temu、Shopee等就纷纷推出了这一模式。那么,全托管模式的上线可以给商家带来哪些影响?如何从产业链结构等维度来解读这一模式?一起看看作者的分析。

自7月27日Shopee宣布正式上线全托管模式起,全托管似乎突然又进入了爆发期。

在7月31日至8月1日举行的2023第八届深圳国际跨境电商贸易博览会上,全托管成为SHEIN、Wish、Lazada等平台力推的运营模式。进入8月,跨境圈突然涌现大批传言称,亚马逊为竞争Temu、SHEIN等对手,将推出全托管模式,首先邀请大卖入驻。

在一部分宣传中,全托管几乎成了让商家“赚钱像呼吸喝水一样简单”的模式,因为商家从此只需要参与自身的选品和备货,然后将货品发送到平台仓,其后的一切运营、履约、售后等环节全部交给平台,商家最后等待回款即可。但无论是从商家的复杂结构出发,还是从平台也需要利益空间的角度考虑,全托管模式虽然顺应了一部分商家,尤其是源头工厂的需求,最终还是逃脱不了内卷的命运。

想来,跨境电商真正需要的是能够同时在产业链各环节实现低成本、高效率的周转销售。打通堵点、提高ROI才是硬道理,全托管,必然不会成为所有平台和商家的良药。

一、全托管、半托管模式纷争,商家话语权“扑朔迷离”

虽然近期新闻纷至沓来,但全托管并不是这个夏天的专属。

2022年9月,Temu这个后起之秀率先推出全托管模式,靠类似自营的运营方法迅速起量,打破了跨境电商圈子原本的平静,也迅速引发竞争者的追赶。上半年,北美科技类电商平台新蛋Newegg推出全托管;今年4月,阿里速卖通推出全托管;今年5月,TikTok Shop官宣上线全托管,SHEIN也在全面铺开平台模式的同时,将与Temu类似的全托管模式作为自身三大招商模式之一进行应用。

目前来看,这还只是全托管热潮的中场时刻。“美版拼多多”Wish宣布将在今年9到10月推出全托管模式,加入战局;另一边,速卖通则看到了全托管的进一步优化的可能性,将于今年内进一步推出“半托管模式”——顾名思义,主要将物流等第三方环节托管给平台,但具体的定价、玩法运营等依然掌握在商家自己手中。

全托管本质是平台供货模式修改而来的一条道路,其核心逻辑并不复杂:平台集中流量打爆款-去掉中间环节降成本-实现性价比薄利多销。

然而,正是这个靠性价比薄利多销的最终目标,让全托管陷在争议之中。

首先,从市场反馈来看,当前不少平台的全托管依然是面向特定品类的跨境大卖试水开放。因为平台的承载能力有上限,所以全托管的SKU不能太广,更适合特定品类、有后端供应链保障的品牌卖家。但是,这个过程同时会把前端运营的权利交给平台,从而影响流量的分配。对于大卖而言,平台包运营初期省心,后期会不会因为太多产品加入全托管模式,导致更过度的内卷,亦或是导致行业大洗牌寡头化?这是大卖必须考虑的。

其次,全托管存在一个难以调和的矛盾:卖家/品牌方的利益与平台形成了互斥。原因在于,这一模式下卖家失去了定价权,全靠平台后台竞价系统灵活定价以促进销售,如上文所说,这意味着在市场竞争中,平台成为了主导者。

在当前拓宽市场的红利期,平台为了证明模式的价值,卖家或许还能获得一些补贴收益,但当全托管规模持续扩大,供应能力不稀缺之后,无疑更容易走上平台主导的价格战之中。届时,大卖或是供应商都有可能失去地位。

所以到最后,全托管很容易演变成热门品类间的价格战。全托管模式会指向卖家的话语权问题,这既包括卖家在平台面前的话语权,也包括卖家及其产品在海外市场的话语权。能力越强,越能为自己争取利益。如若将一切都寄托在低价竞争上,最终不过是在不断压低产业链利润的基础上,失去“灵魂”,直至无力再参与市场竞争。

值得关注的是,正是因为全托管这种特殊性质,它其实为“工贸一体化”卖家提供了机会。顾名思义,依托于自有工厂发挥供应链优势,对原本那些无力触达消费级市场的源头供货商而言,似乎是一条新的生意道路。不过,要想让这个飞轮转起来,也一样不容易。

二、追捧小单与柔性,跨境电商应对工贸一体化挑战

众所周知,跨境电商行业存在几条历史悠久、深入人心的“鄙视链”。

从平台来看,亚马逊>eBay>速卖通>Lazada>Shopee>Wish。Temu崛起之后,这中间又多了一批新卖家和独立站玩家在寻找自己的位置。从模式来看,有研发实力和生产能力的精品型卖家,无疑“看不上”靠贴牌和投广告起量的铺货型卖家。而从运营思维来看,独立站又自觉比那些依附于平台的品牌更有价值。

在这多重鄙视链中,比拼的标准无非是供应链和生产的价值、品牌的价值等。因此,要想吃上全托管红利,但又要摆脱为平台做嫁衣的命运,答案还是藏在跨境电商行业本身的结构里。

一方面,全托管无疑吹响了行业结构调整的哨声。无论是新老大卖还是白牌中小玩家,都站在这个模式的起跑线后。虽然大卖可能先行起步,但考虑到大卖对竞争独立性的担忧,白牌和中小卖家有充分的机遇,先靠全托管把商业流做大。尤其是平台为推广全托管自证实力,会在活动位、投流等方面提供福利,同时又能帮体量较小、经验不足的玩家解决物流履约等问题。

另一方面,全托管致力于砍掉中间商,从而润滑交易过程。由于链条上卖家的职能实际上发生了变化,“鄙视链”很可能也就开始调整。掌握自有生产能力的卖家,可以傲视无货源的卖家了。甚至在本质上,一部分工厂可以由供应商身份转变为卖家,因为全托管的本质是把原本的卖家转化为平台的供应商——这下大家站在同一起跑线,“工厂+贸易”的工贸一体化成为了最终走向。

传统工厂型卖家原本对接铺货型卖家等大型B端客户,在账期、库存上已经形成了一套逻辑,这套逻辑属于制造业,特点是重生产轻运营。而在对接全托管平台之后,它们有能力直面C端市场,扩大潜在的市场空间和提高利润站位。

问题在于,要打破全托管的低利润魔咒,必须靠供应商不断地创新研发,否则利润容易停滞不前。但低价本身又挤压了未来的投入空间,限制了供应商的创新能力。另一边,全托管模式下的生产,供应商需要配合平台终端销售的节奏,无法再像以前一样按客户的订单量生产之后当甩手掌柜,库存管理的难度放大。

部分平台也看到了这些问题。SHEIN在推广全托管模式的过程中,提供给卖家一项特殊权限:可以获取SHEIN平台的实时经营趋势,包括商品实时表现、销售情况等。借此,SHEIN有意将自身擅长的小单快反、柔性供应链等能力教给卖家,帮助其学会更快响应市场需求进行备货,并建立更高效的履约体系。

这最终归因于中国强大的制造业能力。公开资料显示,SHEIN的供应链体系拥有超过6000家工厂,尤其是在广州极度完善的纺织服装产业链基础上,SHEIN通过整合供应链获得了极致效率,从材料到最终商品发货可以在24小时内完成。

这一状态被称为“产业带”,目前已是中国跨境电商行业发展的重要支柱。例如,浙江省安吉县拥有超过1000家外贸出口企业和数家同行业上市公司,其2022年约获得400亿元出口额,四分之三来自家居品类,这是一个家居产业集群线,同样拥有完备的供应链能力。

除此以外,汕头玩具、中山灯具、佛山家电、许昌假发等中国知名产业带,已经被纳入国家政策支持范围。国务院办公厅于今年4月发布《关于推动外贸稳规模优结构的意见》,提出“支持外贸企业通过跨境电商等新业态新模式拓展销售渠道、培育自主品牌……积极发展“跨境电商+产业带”模式,带动跨境电商企业对企业出口”。

全托管模式所需要的动力,就藏在这庞大的产业链结构中。各产业带需倾力提升发展质量,众多工厂和工贸一体化卖家将跳过中间商,直面全球市场。全托管模式确实是一大跳板,它需要工厂型卖家向工贸一体型卖家转变,本质上要求其B端意识向C端意识倾斜、传统流水线向柔性供应链转变。

这个过程将十分漫长,并可能伴随着行业内卷带来的出清。但我们有理由相信,这也是一个“优中选优”的过程。

海关数据显示,中国跨境电商出口额已经由2019年的7981亿元,剧增至2022年的1.55万亿元。规模迅速增长,急需结构性优化。接下来,卖家需要平衡全托管与第三方之间的关系,平台要思考新生态环境下的治理策略。伴随着跨境电商逐渐展示新姿态,我们有望在这一轮浪潮中,看见中国制造的更多价值。

原文标题:Temu、希音们全托管引争议,跨境电商应变“工贸一体化”

来源公众号:松果财经(ID:songguocaijing1),解读财经热点事件,以独特的视角带你挖掘新经济时代的商业机会。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松果财经 授权发布,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