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厂小贷“围猎”年轻人

0 评论 1476 浏览 0 收藏 13 分钟

不少互联网大厂都配置了小额网贷业务,而在网络平台上,不少用户则发表了对各大APP上存在的小贷业务的不满。那么,这类业务为什么会引起用户不满?本篇文章里,作者对这类小贷业务的存在和发展发表了看法,一起来看。

20世纪70年代,穆罕穆德·尤努斯在孟加拉国为贫困家庭的妇女提供小额短期贷款,按周期还款,整贷零还。这受到当地的欢迎,近6成的借款人和他们的家庭脱离了贫困线。

随后,尤努斯成立孟加拉农业银行格莱珉(Grameen,意为乡村),成为当今世界规模最大、效益最好、运作最成功的小额贷款金融机构。他本人还因此荣获诺贝尔和平奖。

小额贷款的设立初心和模式是好的,但与互联网挂钩后,却逐渐变了味。国内不仅有前几年的P2P暴雷大清退,更有当下互联网大厂们的暗箱“骚操作”。

大厂小贷“围猎”年轻人

近日,前阿里云高管云舒连发三条微博怒骂携程,声称平台致其有1000元的贷款逾期,并且客服并未与之进行任何联系提醒,让他这个黑钻用户有些搓火。

尽管上述发文已被删除,但由此引发的舆论风波暂未平息。拥有巨大流量的互联网大厂,几乎都有小额网贷业务,但也有一个通病——对还款风险避而不谈。「新熵」在微博上搜索“互联网贷款”等关键词,发现充斥着用户对各大App上小贷业务的不满。

一、人性即是陷阱

关于携程的风波,不少看客对平台的做法气愤不已,也有一部分人认为携程直接进行违规操作的概率非常低,所以好奇云舒是在哪个环节入坑的。

「新熵」的实测过程中,使用携程旅行App付款购买机票时,在选择界面就会出现酒店关联推荐,同时会有多个购买选项,点击进去很容易看到加粗字体显示的“拿去花特惠”字样,下面还有更醒目的绿色标识 “立减10元”,还注明“不分期 0服务费”。此外,携程提供了3期、6期、12期等不同的分期购票选择,并且分期时间越久,对应的优惠力度越大。

而当购买高铁票时,同样是二等座,下面却多出了四个选项,分别是:平台补贴后的票价+48元携程超旅全能保障、正常票价+25元免登录12306账号优享预定、官网免费直购的正常票价(需要登陆12306账号),以及省钱预定但需要下单15天内在携程上预定民宿才能享受到优惠。

当选择第一个购买选项后跳转至支付界面,如果不去支付,不久后便会收到携程的“紧急通知”短信提醒,内容为“本单已享省钱任务立减25元,相当于单张火车票9.5折,超时将失去优惠金额,请尽快前往支付”,并在文字末尾附上一段跳转链接。

这当然不是个例。「新熵」发现美团上也有同样的超前消费借贷业务。

当用户在美团外卖界面选购好菜品准备下单付款时,就会有美团月付的选项出现。此前,美团就曾因月付事件上过热搜,在用户的支付界面会默认出现“极速支付”选项,但“正常支付”却需要单独选择。

抖音直播平台上,「新熵」同样进行了测试。由于商品的秒杀时间、名额有限,再加上带货主播的热情推荐等因素,当用户拍下商品后,在支付第一行就会出现抖音月付的选项,如果同时选择了免密支付,那么用户就直接掉入了抖音的超前消费“陷阱”。

携程旗下的智行火车票在支付时的诱导力度更加空前。如果购买的车票暂时售空需要抢票时,会出现“无忧抢票”和“普通抢票”两个入口,并且无忧抢票入口会置于第一行,旁边还注明各种权益吸引用户点击。一旦选择确认后,就等于购买了智行火车票的铂金会员季卡,相当于在车票价格基础上多花24元。

实际上,此前中国人民银行曾下发《网络小额贷款业务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要求网络小贷跨地区展业注册资本不得低于50亿,网络小贷公司在联合贷中作为合作方单笔贷款中出资比例不得低于30%。为此,字节跳动、腾讯、京东、美团、苏宁、百度等多家互联网大厂,纷纷对旗下的网络小贷公司们进行增资。

监管越来越严格,用户掉入诱导陷阱的声音却不绝于耳。除了利用用户各种刚需场景下的心理漏洞,大厂们还试图通过铺天盖地的信息轰炸在用户心中埋下超前消费的种子。

二、信息瀑布效应

抖音、火山小视频等短视频平台上的小贷广告投放,内容大多没头没尾,演员主要是身材姣好的女性,台词设计上没有高大上的词汇,却又直扣人心。有的是切入场景,有的是聊天截图,夸张的设计角色冲突,为博眼球策划拍摄。

有业内人士表示,这种广告是很多互金公司、消费金融公司发布广告竞相模仿的类型,但广告本身把借贷额度描述得如同账户余额一样,刻意虚化贷款利率,让一些金融知识匮乏的人掉以轻心。

2019年有机构做过统计,抖音平台上已有约50家左右的贷款产品在投放信息流广告,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增加。在算法推荐下,流量平台帮助贷款机构导流收获暴利,贷款平台获得大批量潜在客户,实现了一场互联网跨界合作的“双赢”。

2022年,《钱江晚报》的记者在某短视频平台做了一个简单的测试发现,当看完一则完整的借贷广告后,继续刷视频20分钟,共收到了7条借贷广告,平均2.5分钟就有一条。其中上海拍拍贷金融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旗下的“拍拍贷”出现频次最高,出现3次,几乎占据一半。

这是平台根据用户行为,进行个性化推荐的结果。一旦用户看完了广告,平台就会将其视为对此内容感兴趣,默认为潜在用户,并不断向其推荐此类广告。如果对广告进行了点击,那收到此类广告的频率就会更高。

而为了博得用户信任,信贷公司甚至会聘请专业演员进行广告拍摄和代言。比如,最近被推上热搜的演员朱宏奇,就曾在2020年为金融平台拍了一则广告。其中,朱宏奇饰演一位“网贷大哥”,在不同的情景中教农民工到该平台借15万元的备用金,被网友戏称“5分钟忽悠欠款75万”。

在一些小游戏中,用户也经常能看到借贷平台的广告。去年大火的小程序游戏《羊了个羊》,为了复活需要收看广告时,也会有几率看到借贷平台的身影,一旦用户点击或误触,就会跳转至第三方平台。

“从行业发展角度来看,看广告换取游戏通关比较常见,但这并不代表小游戏嵌入广告就没有问题。”浙江大学国际联合商学院数字经济与金融创新研究中心联席主任、研究员盘和林分析称。但是有些小游戏的广告内容过多,广告时长过长,严重影响了玩家游戏体验;有些广告存在虚假内容,有诱导误导用户点击的嫌疑;还有些广告内容本身就是违法的误导性宣传。

当同类型的广告看多了之后,根据“信息瀑布效应”,就容易导致受众非理性地接受借贷消费的信息,进而作出冲动的决定。为此,不少年轻人选择了避开贷款,重新掌握自己消费观和金钱观的主动权。

三、小贷土壤在流失

此前有报告指出,如今年轻人的消费意识中,花呗、白条、信用卡、月付等超前消费类金融产品,容易让人觉得在花别人的钱,非常“上头”,并且由于支付时只显示数字,也容易失去对钱的直观概念,直到负债累累或急需大额用钱时,才如梦初醒。

豆瓣有一个火出圈的小组叫“负债者联盟”,创建于2019年12月2日,目前有5万多成员。创立者的目的是想劝导组员打卡还债,把存款从负数变为正数,争取早日退组。在这里,聚集着各种原因身背债务的人,共同的原因就是经历过消费带来的短暂快感,承担着欠款远超收入的巨大压力。

而从“负债者联盟”脱离的组员,第一件事就是注销信用卡,关闭花呗、借呗,甚至有的网友取消了所有快捷支付只用现金,过上了极简生活。“不再为还款担心后,每天都能过的很开心”、“终于掌控了对金钱的管理能力,这种感觉太爽了”等声音出现在小红书、豆瓣等社区里。

实际上,避免冲动消费已成为越来越多人的消费趋向。据Morketing Research发布的《2023中国消费者洞察报告》调研显示,62.56%的受访者表示“相较于前一年,在消费时会思考自己是否真的有购买需求”,而76.2%的受访者表示“相比前一年,全年冲动消费的次数减少”。

《财务自由之路》一书中写道,战胜债务的最好方式是建立财富。同样,在关掉花呗一年后,有博主透露,“我不再为每个月的账单发愁,过着自己自在的小日子,安心且笃定,富足且快乐”。

作者:沙棠,编辑:伊页

来源公众号:新熵(ID:baoliaohui),洞察商业变量,探寻商业本质。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新熵 授权发布,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