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着机翻看网文的老外已经快被逼疯了

0 评论 550 浏览 1 收藏 17 分钟

中国网文出海初期时,还只有出名的几本网文靠网友“为爱发电”进行翻译,但大家显然低估了国外网友的热情程度。从一开始的wuxiashijie,到现在直接上机器翻译,规模和速度提效的同时,阅读体验不可避免下降了。

中国网文走出国门如今看来已经算不上值得大书特书的新闻了。

当越来越多的老外了解到了国产网络小说的魅力,网文圈子在海外也逐渐稳定了下来。在过去的几年里,连载中国小说的英文网站接连冒头,其中起点网于2017年建立的国际网站Webnovel更是在上个月创下了用户访问量逼近2000万次的好成绩,形势一片大好。

海外网文社区的蓬勃发展在很大程度上归功于版权方推出的高品质“精翻”小说,毕竟语言的壁垒永远是阻碍文化传播的头号天敌。然而,众所周知,大部分的国产网文通常都对更新速度异常执着,一名合格的网文写手不仅要做到更新频率快,每次更新的内容量也不能有半点缩水,一部完结的网文少则百章,多则上千章,庞大的文字量对翻译工作者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更别说“信达雅”地传递出中文词汇的神韵本身就已经够难的了。

在这样的大背景下,成吨的中国网文只能以机翻的形式呈现在广大海外网文读者的面前,久而久之,在资深网文爱好者的圈子里,一门名为MTL的语言诞生了。

MTL(Machine Translation Language),即机翻语,普遍被使用在没能得到翻译人员眷顾的网文之中,同时也是海外网文读者群体之间的谜之通用语言,尽管MTL乍一看似乎是基于全球广泛使用的英语改编而来,但广大英文母语使用者纷纷表示:完全看不懂。

为了模拟并还原MTL的阅读体验,本文将全程使用Edge浏览器自带的机器翻译对英语内容进行MTL化处理,因此不必惊讶于图片中那些奇妙的修饰词汇和类比手法,用心感受MTL作为一门语言的奥妙即可。

1

当今互联网时代,由机翻闹出的笑话并不少见,而MTL能够自成一派并融入英语体系显然有着较为复杂的理由。我们不妨来拆解一个简单的MTL句子,比方说,这是一位网友在阅读MTL小说时遇到的问题:

其实这篇文章里还有好几处奇怪的地方,我们先聚焦于红框内的这句话

Put down是个很常用的语法,意为“放下”,不过后面的Ibrahimovic多半会让人摸不着头脑,把这串英文拖进搜索引擎,你大概也只能找到足球运动员伊布拉西莫维奇(Ibrahimović)的相关资料,可人高马大的伊布拉西莫维奇该怎么被放下来呢?

这时候,经验老道的MTL使用者会告诉你,伊布拉西莫维奇其实就是伊布的意思。

没人知道为什么愚蠢的机器翻译会在伊布后面加上这么多字,但没错,这是一篇宝可梦相关的小说,而这句话的意思是“把伊布放了下来”。

MTL的精髓正在于此——原句的句意并非无迹可寻,只不过你需要在数次脑筋急转弯之后抓住某一时刻的灵光一现,并竭尽全力去思考那些意义不明的单词背后的含义。

“只有一个可以存在于天空之下”应该是“不共戴天”的意思

“你在和死神约会”可能是《斗罗大陆》名梗“你已有取死之道”

由于良莠不齐的MTL小说长期存在于网文社区,痴迷于中国网文的老外似乎也没得选。在潜心修炼MTL的过程中,大家还习得了多种话术用于共勉,像是MTL的表述逻辑可以用一个“道”字来形容,学习MTL就是“修炼成道”,熟练掌握了MTL的道友被大家称为“尊者”或是“长老”,各位道友很喜欢一边玩着语言Cosplay一边亲切地向大家分享MTL的学习心得。

然而神秘莫测的MTL更像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顶级武林奥义,时至今日,仍有大批道友未能彻底领悟暗藏于MTL之中的道——这些道友通常会陷入自责的情绪,大概就是“小学的时候没有好好上语文课”的那种无力感。

如果你只是为了图一乐,那么前言不搭后语的MTL确实是挺乐的,不过对于那些一心只想读懂网文的道友来说,就算汉字的序顺不定一会影阅响读,也会在极大程度上摧毁你的读书体验,研读MTL的过程充斥着便秘般的痛苦,而这普遍也被各位道友称为“魔道腐蚀”,并且难以根治。

原则上来说,魔道腐蚀是客观存在的,长期阅读大量MTL内容会对你的语法造成不可逆的损伤,部分精通MTL的道友已经完全忘记了人称代词、副词和介词的实际含义,只是沉沦于单词排序的造句游戏里。

而那些修行境界高人一等的资深道友则认为,MTL这种脑力锻炼让他们更好地掌握了“阅读理解”的门道,多位非英语母语出身却又精通MTL的道友都分享了他们顺利通过托福考试的好消息,看起来MTL确实对他们的语言学习产生了一定的帮助。

当然了,这些另类的语言天才终究只是少数,在广大道友眼中,MTL更像是一种酷刑——一种针对英文母语者的凌迟。

2

多年以前,在那个机器翻译龟速发展的年代,曾有不少MTL使用者为谷歌机翻的每次更新升级欢呼雀跃,尽管最后的成效可能微乎其微,但大家也都希望MTL至少能从“几乎不可读”进化到“可以流畅阅读”的地步。

然而多年之后,面对蹩脚拗口又不得不读的MTL,仍有超过半数的道友无法参透这门语言的基础语法,迷失在由字母堆叠而成的迷宫之中。

按理说,中文已经属于相对比较适合机翻的语种,一方面,中文与英文在主谓宾的语序、词类、句子成分等方面有着诸多共同点;另一方面,市面上的网文大多以中文撰写,再蠢的AI也应该在反复的训练学习过后习得中文的基本逻辑。

不过这套逻辑背后有一个例外,一个至关重要的例外——中文里那多到数不清的无法被AI准确翻译的特定词汇。

MC(Main Character):主角

举一个简单的例子,去年一位道友真情实感地向网友们倾诉,在他阅读以MTL翻译而成的中国网文时,“性”(Sex)这个词遍布于小说的几乎每个角落,而大家感同身受的回复也基本上坐实了MTL胡乱瞎翻译的事实。

不得不说,MTL往小说里塞入大量的“性”确实很符合老外对中国网文的刻板印象,后宫网文普遍充斥着简单粗暴的俗套发展,而那些各有特色的优秀小说基本都经由正儿八经的翻译组完成了本地化,你也不会在MTL分区看到这些小说。

说回正题,虽然大家想破脑袋也没能搞懂MTL的运作逻辑,但起码总结出了一条看上去还算合理的解释:机翻对中文里大量的脏话——尤其是cao——采取了直译,以至于MTL最终呈现出的效果就是各种奇奇怪怪且不合时宜的“性”。

这位老哥的英语原文真的是“grass your horse”

说到底,MTL的准确与否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它所使用的机翻工具。为了提高准确性,同时也秉承着“中国人更懂中文”的原则,部分老外甚至寄希望于百度翻译,试图用中国人自己的机翻工具破译博大精深的中文。

至于结果,那自然是无功而返,各位道友积年累月修炼而成的语言岂能被如此轻易地破译,毕竟在修仙寻道这条路上根本没有捷径可言。

随便找个机翻来用最后只会导向完全不能看的结局

3

作为一门被广泛使用的语言,MTL固然有着诸多的不成熟与不足之处,但从十数年前沿用至今,MTL更多地见证了海外网文社区的发展与演变,它孕育出了多个时效性强的机翻网站,而这些网站的壮大也能反哺MTL的规范化与模板化。

Lnmtl就是海外网文界第一批用上了MTL的机翻网站,据不完全统计,该网站目前至少已有886本以MTL著成的小说,其中不乏《诡秘之主》、《逆天邪神》等多部人气作品。

为了解决MTL行文过于僵硬的问题,Lnmtl采取的方式是制作一个庞大的词汇表,中文里那些无法被机翻搞定的词汇都能在用户的手中得到妥当且合理的本地化处理,如今该网站已有超过168万个中英对照词条,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攀升。

在Lnmtl网站的FAQ环节,运营人员也直言不讳地劝诫那些看不懂MTL的道友们多多努力,争取早日领悟MTL的神髓。

Lnmtl选用的方式成功且高效,不少业界同行都仿照起了Lnmtl的做法创建了词汇表,甚至还有部分网站干脆开放用户校对权限,允许任何人针对粗糙的机翻内容进行精翻润色,极大程度上提升了MTL小说的可读性。

到了AI技术蓬勃发展的2023年,广大道友也顺应时代潮流用上了大量中文数据训练而成的ChatGPT,尽管中译英的准确性还有待提升,不过比起以往的“抓瞎”式阅读体验还是要好太多了。

总的来说,MTL小说是诞生于特定网络环境之下的特定文化产物,相较于版权意识更强,国际影响力更大的日式轻小说,中国网文的起步更晚,获得的关注度也更少,直到2014年WuxiaWorld成立,不少老外才终于意识到中国网络小说的存在。

另一方面,IP发展缓慢,中英互译艰难等诸多原因阻碍了网文的英语本地化推进工作,直到2017年正式的起点国际站的建设,小说版权与翻译人员的基本权益才得到广泛重视,这个时候,MTL小说已经存在许久,成为许多网友了解网文的唯一途径。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在产出文娱产品,盗版就会形影不离始终存在。MTL的出现既是无可奈何的妥协,也是人心所向的必然,它有时逻辑混乱,有时则毫无规律可循,它甚至还成了滋生了盗版的土壤,但MTL还是活跃在网友们的社区讨论之中,就算有一大半的道友都没能彻底掌握这门语言,大家也还是想让它变得更好。

开着机翻也要硬啃,哪怕看不懂也要坚持看下去,或许这就是网文在大家心中的地位吧。

作者:Okny

来源公众号:游戏研究社(ID:yysaag),研究游戏,也研究一切,用有趣的视角看世界。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游研社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