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台实名制要来了?互联网“去匿名化”已是大势所趋

0 评论 636 浏览 2 收藏 18 分钟

前段时间,微博宣布施前台实名制,这一举措会带来什么影响?本篇文章从两方面入手,详细分析了微博前台实名制的利与弊,客观地阐述了前台实名制后可能发生的事情。

大V连夜清粉,momo们惶恐不安,这是近期出现在互联网上的一幅别样景观。

事情还得追溯到微博财经大V洪榕在10月13日发布的一条微博,据他透露,全网自媒体要实施前台实名制,即大V的真实姓名要在一级页前端展示。次日,他又补充表示,10月底之前,100万粉丝的自媒体账号前台展示真实姓名;12月份,50万粉丝的自媒体账号前台展示真实姓名;10万粉的自媒体账号,在后台完成身份证实名认证,且在前台展示职业信息。

微博CEO王高飞也亲自下场回应,不过,他左右摇摆和略显模糊的说法让舆论场变得愈加复杂。他先是回应了实名大V的粉丝量级以100万为标准,“未来最多到50(万)”。随即,他又亲自推翻了这条消息的准确度,声称自己“说了不算”。

事件高潮也发生在由王高飞开启的前台实名制灰度测试,他的真实姓名、学历、职业等信息都展示在前端。大V、吃瓜群众纷纷闻机而动,甚至主导了一场场关于匿名与隐私边界的网络对线。一方面是以头部博主为代表的反对派,他们紧急清粉规避风险,又高呼着覆巢之下无完卵,另一方面是反对“键盘侠”的支持者,认为此举可以根治网络暴力这一顽疾。

前台实名制是对虚拟边界的又一次探索,也是对微博生态的一次重塑。面对争论四起的舆论场,微博如何把握好变革尺度,尽可能降低负面影响,也成为下一步的关键。

01 一场关于隐私边界的博弈

从10月13日“大V前台实名制”这一消息透露至今,短短十余天的时间,已经发酵成多方观点的大论战。

与这一消息密切相关的微博大V们多数举起了反对的大旗。这一方的观点主要集中在个人隐私边界问题,在他们看来,已经实行后台实名制后,没必要再进行前台强制实名。

后台实名是在2015年网信办出台的《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中提出的,规定所有网民在使用互联网时,需要在注册认证的环节备注自己的真实姓名。这一举措被视为网络实名制的关键一步,在尊重个人隐私权的同时,后台实名也为网络空间画下了清晰的边界。

不同于后台实名对个人隐私的保护,前台实名是将真实姓名、职业等个人信息醒目地放在主页上,叠加去年上线的IP属地功能,这些颇具影响力的大V产生了强烈的“开盒”危机感。教育博主@毛毛虫Claire在微博讲述了自己被狂热粉丝骚扰的经历,“通过私信,他把身份证、房产证之类的都扫描给我了。”她最后提到,“知道真实姓名,还有IP,以及平时在网上展示的细节,想找到一个人也不是很困难吧。”

还有头部博主以滑坡理论推导,想要证实这本质是一场自上而下的互联网“裸奔”行动,先是大V,而后便会蔓延至普通吃瓜网友,以此号召所有用户共同抵制这一制度。

确实已经有网友开始草木皆兵,尽管自身并不符合前台实名制的标准,但依然担忧这项制度的普及程度,犹豫着是否要删除自己的互联网足迹。一些二次元画师、写手的反应尤为强烈,甚至透露出以销号跑路的方式进行对抗。

前台实名制要来了?互联网“去匿名化”已是大势所趋

在另一部分人看来,意在约束言论自由的前台实名制,可能会劝退优质大V博主,他们会因为担心受到惩罚而不敢自由表达意见,直接影响微博舆论场域的自由性。

支持的声音则认为,前台实名制明确将受限对象瞄准了影响力庞大的大V博主,并且集中在时政、娱乐和财经领域。“流量越大,责任就越大,尤其是在涉及到一些时政、娱乐和财经话题时,大V的流量远远高于普通用户”,微博新知博主@庄时利和如此分析道,他认为,在大V的观点更容易被传播的同时,普通用户有权了解到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在发表这些言论。

前台实名制要来了?互联网“去匿名化”已是大势所趋

胡锡进也谈到了后台实名和前台实名的“矛盾”关系,在他看来,前台匿名是对大众的隐瞒,“允许‘从暗处开枪’讨论热点公共事件并且带节奏,对我们舆论场的健康显然弊大于利。”

以娱乐行业为例,不乏大量kol为了博取流量、获取注意力,传播许多未经考证的八卦新闻、甚至恶意编料炒作引发话题,从而引发大量后续纷争。近两年,饭圈大k中的粉黑大战也放大了圈层负面情绪,造成了极度撕裂的舆论场。不少博主认为,前台实名制便可以有效遏制此类恶性争执的现象。

剁椒发现,时政、财经、泛知识等领域的博主多数对前台实名制并无太大反响,因为他们大多直接选择用真名作为ID,或者在备注中标明自己的真名和背景,对于这些博主而言,实际的影响并不大。

另有支持的网友认为,大V博主本就凭借积累而起的影响力实现了高收入,自然也需要承担实名制的约束,这也是在倒逼大V审慎发言,避免网络暴力以及虚假信息的传播与扩散。

这场关于网络实名制利弊的二元对立争论,实质上是一场对网络空间隐私边界的博弈,平台需要找到一个政策环境、自由表达与商业利益的平衡点。

02 互联网去匿名化,成为必然趋势

事实上,实名化的风并不只吹到了微博。

微博前台实名制消息爆出几日后,一条“B站月底前前台实名”的爆料也不胫而走。与此同时,也有博主印证,除微博以外,各平台都陆续释放出了前台实名的讯号。前台实名已经是确定性的趋势,围绕微博展开的争议只是一个开端。

从互联网纵横发展的历史长河回望,网络实名制一直是平台统一的步调。最早可以追溯到2012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加强网络信息保护的决定》中明确要求,“网络服务提供者”需要通过用户协议等形式“要求用户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网络实名制的进程就此拉开。

次年,《电信和互联网用户个人信息保护规定》和《电话用户真实身份信息登记规定》开启了我国个人手机实名认证的时代,打通了网络实名制的认证渠道。2014年,网信办针对即时通信领域发布了《即时通信工具公众信息服务发展管理暂行规定》。

2015年是网络实名制的关键节点,在这一年,针对网络实名制的制度越来越清晰,全网步伐也趋于一致。同年3月1日,网信办出台了《互联网用户账号名称管理规定》,在全平台范围内明确了“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除此之外,也对账号的名称、头像、发布内容等信息提出了规束。

在2016年前后,各大平台都开始推动站内用户实名认证的进程。微信通过限制微信收钱、抢红包、使用零钱发红包等基础功能的使用,推动用户完善实名信息。豆瓣的策略与之相似,想要使用站内“发布”、“创建小组”等功能,就必须完成实名制认证。换言之,平台将互联网服务与实名认证深度绑定,以此为助力,倒逼用户完成实名认证。

直至2017年,国家正式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至此,网络实名制成为了平台与用户必须履行的一项义务,各大平台纷纷响应,在给予用户一定自主选择权的基础上,也能有效限制“键盘侠”,方便后期追责。

伴随着社交通讯软件的日渐成熟,网信办还在2017年印发了《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监督微信群、QQ群、微博群、贴吧群等各类互联网群组的信息传播与扩散,要求群组内用户必须实名认证。以微信为例,如果未能完成实名认证,就无法加入微信群聊。

互联网实名制进程中的大事件还少不了兔区由匿名制向实名制的转变。兔区,指晋江论坛专供网友留言的板块。因为该板块的ID是2,所以用英文two谐音的“兔”命名。直至2020年,兔区发帖依然是零门槛,任何人都可以随意开帖,甚至自定义ID,无惧妄为的机制令兔区充满了谣言谩骂,成为了公共互联网“垃圾场”。2020年3月12日,晋江兔区发布公告,宣布实行实名制。兔区由匿名制转为实名制,被视为互联网匿名时代的终结。

实名制步伐的再次升级发生在去年,《互联网用户账号信息管理规定》第十二条要求,“互联网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在互联网用户账号信息页面展示合理范围内的互联网用户账号的互联网协议(IP)地址归属地信息,便于公众为公共利益实施监督。”

在这项规定下,同样在微博首发,IP属地功能正式上线。与此同时,关于地域歧视的争论蔓延开来,用户甚至自发换上了豆瓣默认的昵称“momo”,用起了系统自动匹配的粉色小恐龙的头像,组成了“momo军团”,意图在互联网中隐匿自己的身份。尽管如此,全平台的步伐仍未停止,抖音、快手、小红书、微信等全平台快速跟进,IP属地正式在全平台落实。

前台实名制要来了?互联网“去匿名化”已是大势所趋

今年七月,国家网信办就《网络暴力信息治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拟规定,网络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加强对网络社区版块、网络群组的管理,禁止创建以匿名投稿、隔空喊话等名义发布导向不良等内容的话题版块和群组账号。同一天,知乎宣布下线匿名功能,“匿了,谢邀”正式成为了互联网遗迹。

前台实名制要来了?互联网“去匿名化”已是大势所趋

从互联网发展走向来看,去匿名化已经是不可逆的大趋势,大V前台实名制的步伐也只能向前。

03 牵一发而动全身,微博生态被重塑

作为前台实名制的首发阵地,微博的内容生态在这次信息发酵以及灰度测试期间已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最显著的变动,当属由前台实名引发的创作者流失问题。这一问题在画师、写手等垂类领域尤为明显,这些博主通过创作二次元属性的原创图文内容吸纳粉丝兴趣,互动话题也集中在垂类内容,鲜少涉及网络热点话题的讨论。在二次元网络中冲浪的他们并不希望过多暴露自己三次元生活,在此轮实名制争议中,不少画师和写手都发出了销号预警。不过,考虑到微博内容生态的不可替代性,大部分博主都还保持观望态度。

更为重要的是,在前台实名的警示之下,多次引导大众情绪、传播不实信息的博主也开始频频清粉。煽动股民热情的财经博主@天津股侠扬言,“如果非要实行前台实名制,这个使用了13年的微博账号,我就考虑不用了!”还有博主已经开始批量删除包含负面舆论导向的付费文章,借此规避前台实名制的风险。

从这个角度来看,前台实名制确实进一步放大了微博舆论场的监督效用,降低了负面信息传播的风险。

前台实名制带来的另一个影响集中在营销号层面。凭借庞大用户体量、公域传播性质以及热搜话题搭建而起的内容生态,令微博不可避免地吸纳了一批引导舆论热度的营销号。这些营销号以抱团冲榜的形式,搅乱了微博站内的信息环境,在后真相时代,多次引导争议性话题的情绪发散,还进一步攫取用户流量,影响平台生态。

事实上,为了避免热搜冲榜型的营销抱团,微博在近两年也多次调整热搜榜单的算法规则,还在今年针对个体推出个性化热搜,试图规避营销号抱团造成的负面冲榜。前台实名制的实行也是对热搜冲榜的有益尝试,基于前台实名的机制,很多未经考证的水军发言甚至不需要平台监管识别,在内容发布之前就能够形成自我约束和审查,能够在一定程度上规避舆论失真的风险,调整平台的生态氛围。

从当前的结果来看,微博前台实名制机制带来的影响和变动还在持续。一方面创作者自由与隐私安全的矛盾确实产生了内容流失的负面影响,另一方面,前台信息的曝光从根本上提高了网络暴力与虚假信息的风险可控性,释放出了网络空间积极正向的发展信号。

作者:俏郎君

来源公众号:剁椒Spicy,新流量、新科技、新玩法、新经济的气味与温度。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剁椒Spicy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