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顿酒局的00后,不喝逆来顺受的酒

0 评论 2231 浏览 3 收藏 15 分钟

大多数职场人可能都碰见过职场酒局,面对酒桌上的推杯换盏,不少00后年轻人选择了回避或拒绝,因为这样的酒局于他们而言并没有什么真心可言。一起来看看本文的故事讲述。

“出社会哪有不喝酒的,你这样在职场上肯定混不下去。”

听到组长看似走心,实则威胁的话,李杰很想回怼:“你这么能喝,一把年纪不也还是个小组长”。

考虑到以后还要开实习证明,他又把嘴边的话咽了回去,皮笑肉不笑地反驳一句:“既然如此,那我还是一直待在学校里读书吧!”

李杰没想到,自己一个实习生,居然也要上酒桌。他只是来混个实习,没想过要玩命,所以落座就祭出“挡酒三连”——酒精过敏、晚上骑车、明天有事,主打一个“来者全拒”。

“不是不能喝,而是不想喝。”李杰说,朋友局他千杯不倒,到了职场上,他滴酒不沾。

毕竟当下的职场酒桌,更多是说教绑架、权力碾压,不仅无法拉近他与大家的距离,反而让他更加想逃离。

跟李杰抱有同样观点的年轻人不在少数,本文聊到的几位00后,都不排斥酒精,有的人甚至还喜爱喝酒。

对他们来说,酒局只是一场交易,喝多少取决于背后的权和利。如果酒没有真心,又没有好处,只是拼酒量、被PUA的话,与其委屈自己,不如重拳出击。

一、不委屈、不将就,00后不喝逆来顺受的酒

“大家喝不喝酒无所谓,女孩的话喝饮料就行。”酒局一开场,看着老板的微笑,图图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这位分管老总还没到任的时候,就已经传出了贪杯的名声,没想到竟有如此格局。图图松了一口气,毕竟在她看来,很多酒难喝又伤身,能不碰就不碰。

然而,当她和同事一起去给老板敬酒时,对方却突然探头打量她的杯子,拖长了声调,明知故问道:“你喝的是什么呀?哦,是雪碧吧!”“看你仰头的角度就知道了,白酒是不可能一口喝掉的。”

图图刹那间就明白了,老板嘴上说着自由选择,其实还是想用喝酒测试大家的服从性。

她在心里狠狠翻了个白眼,表面上却要保持微笑:“不好意思,我真不能喝酒。”

但赔罪并没有让图图逃脱一劫。作为酒局上滴酒不沾的“异类”,之后的酒局中,她更是多次被老板阴阳怪气:“听说你之前是在英国留学,英国留学生不是很爱去酒吧吗,我可不信你留学的时候不喝酒。”

要是老板一直好言相劝,图图可能会抵挡不住,但听到这句话,她更加坚定了不喝酒的决心,从此成为酒局上只喝茶水的“钉子户”。

只有一次,她破例沾了酒。那是同部门一位资深女性领导的离职送别宴,老板提议大家一起敬她3杯酒。

这位女领导工作能力强,又相当体恤下属,在酒桌上更是从不强人所难。图图端起酒杯抿了3口红酒,就当给这位模范前辈践行。

等她上了个厕所回来,老板貌似不经意,却用这桌人都能听到的音量说,“你们看着点图图啊,小姑娘不懂规矩不要乱喝,别喝多了。”

话音刚落,图图就预感到大事不妙。果不其然,周一刚上班,大家就收到了老板群发的邮件——以后每周大会的会议纪要,由图图专职负责。而此前,这是一件大家轮流做的杂活。

图图推测自己被穿小鞋了,但也怪自己主动打破“滴酒不沾”人设,只能吃下这个哑巴亏。不过,她一点都不后悔没喝老板的酒,“喝了不就向他的PUA低头了吗?”

对于刚刚进入职场的吴迪来说,所谓的成年人的酒桌面子,他更是一点都不在乎。

“你们家那里不是产XX酒吗,肯定很能喝”“没有酒精过敏这一说,都是练出来的”“别不给面子”……

吴迪支教的学校时常组织老师聚餐,每逢聚餐必被劝酒。和他一起来支教的两个同学,一开始都借口身体不好拒绝喝酒,后来被逼得面露难色,不得不破了戒,只有吴迪还在顽强抵抗。

但在劝酒和拒绝之间没完没了地拉扯,吴迪体面的微笑也越来越牵强、越来越不耐烦。

又一个全体起立碰杯的时刻,吴迪冷不丁被主任点中了名字,“小吴,大家都一起碰杯了,你还不给面子,还不喝酒?”

吴迪的耐心也售罄了,心想不喝酒这个班难道还不能上了?干脆打起直球,求饶道:“就是不想喝酒啦!”

一桌子人都举着杯子,空气凝固了几秒钟,主任尴尬地笑了两声,说“算了算了,大家节日快乐”,大家才喝了下去。

吴迪也假装无事发生,继续埋头干饭,不过吃到一半就说自己吃饱了,果断溜之大吉。

事后,吴迪从同学那里听说,自己“不好惹”的名号已经从酒桌传遍了学校。但他觉得无所谓,“反正我本职工作做好就行,他们也不能把我怎么样。”

相比于没有心理负担的吴迪,芝芝哪怕砸掉饭碗,也不愿意向不公平的酒桌规则低头。

公司聚餐上,入职不久的芝芝和新人同事一起去给领导敬酒。本来桌上一片欢声笑语,敬到主管的时候,他却脸色一变,突然冲着拿茶杯的芝芝发了脾气:

“当销售哪有不喝酒的?喝个酒都不老实,以后在工作上怎么相信你?”“喝多少是能力问题,喝不喝是态度问题!”

芝芝愕然,教培销售本身就不需要会喝酒。她想辩驳几句,但主管完全不给她开口的机会,噼哩拉啦又训斥起来。

一杯酒上升到这个程度,芝芝怒火中烧,要不是同事出面打断,她可能当场就跟主管对峙起来。

事后,她越想越气,第二天一上班就提交了离职申请,给大老板发消息感谢培养的同时,还不忘“感谢”了一通主管的陪酒文化。

“与其挣这么点窝囊费,还不如争一口气。”芝芝说,工作大不了重找,但被权力上位者按头喝酒,她不能忍。

当然,喝完有好处,那就另当别论。

二、酒里有钱或者利,00后也可以灌醉自己

桌前,年轻女孩翩翩起舞。桌上,一众男人交头接耳,边喝边欣赏表演。

如果不是清楚自己身在学校的酒局上,吕行可能会以为自己误入了哪个酒肉场所。她早就听说,陪酒的音乐老师要唱歌,体育老师要跳舞,如今亲眼目睹,还是大受震撼。

“表演”结束后,跳舞的老师悄悄给吕行抱怨,“感觉自己像是被围观的猴子”。

吕行也没好到哪儿里去,开场要进行如同小学生般的自我介绍不说,还要“打圈”敬酒,一杯接一杯地“感谢领导的关照和培养”,尽职尽责扮演助兴的小角色。

但俩人都默契地止步于吐槽,毕竟这年头找一份稳定工作不容易,只要不击穿底线,酒局上得过且过。

不止吕行,在里奥眼里,酒桌也是利益交换而已,只要值得就可以奉陪。

酒桌上,领导批评里奥“这段时间实习不合格”,他立马给自己满上一杯白酒,赔着笑脸向领导请罪,完全不顾自己脑袋已经天旋地转,胃里烧得火辣。

里奥虽然还在读大二,但看到学长学姐秋招不尽人意,危机意识早早觉醒,决定抓住所有的实习和兼职机会,搏一条生路。

他的第一份实习干的是房地产电销,每天要机械地打几百个陌拜电话,996加班是常态。

但忙活了半天,到手的钱却没有多少。第一个月,作为新手的他只能拿2000底薪,第二个月因为没有开单,被罚掉了一半的钱,第三个月到手同样只有1000块钱。

亲眼见到同组的同事因为四个月没开单,连吃三个月方便面,被调侃成“泡面哥”的时候,里奥感到一阵心酸,“为什么我们这么辛苦,钱却这么难赚。”

正是因为这段痛苦的经历,让里奥对这家跨境电商,狠狠心动了。

据里奥描述,他坐在工位上,就能看着大洋彼岸的购物订单如潮水般涌入,一笔笔金额让他眼花缭乱。

领导从来不吃盒饭,顿顿都要下馆子,随便就吃掉两三千,付账的时候眼睛都不眨一下。

里奥跟领导说自己的梦想是找到一份月薪过万的工作,领导听完哈哈大笑,“这个梦想在这里太好满足了,只要你留得下来。”

而留下来的门槛是陪酒。能决定里奥去留的这位大领导酷爱喝酒,据说有位下属喝酒有求必应、一次能陪领导喝十几瓶啤酒,才得到了提携。

所以,当他有机会在酒桌上表现自己的时候,从来没喝过白酒的他,硬着头皮给自己灌下了大半杯。尽管感觉自己像是在喝工业酒精,但看到领导笑得越来越豪放,里奥还是一杯接着一杯灌了下去。

很快,他几乎喝到了极限,还来不及走到厕所就吐得一塌糊涂。但他依然踉跄着回到了酒桌,继续舍命陪君子。

如此献祭自己,里奥得偿所愿,在领导那里刷回了印象分,只不过代价是第二天参加其他公司的实习面试一塌糊涂、不知所云。

但如果给里奥重新选择的机会,他可能还是会喝。正如刚入PE机构的惠子所说:“20出头,是没有重量级价值和资本地盘的年纪,酒桌就是最佳的向上社交的工具。”

作为投资方唯一的女生,惠子从不拒酒,态度落落大方,举杯一饮而尽。

80ml一壶的53度白酒,惠子陪着项目方喝了4瓶。身边的两个男同事脸庞通红,已经显露出了醉态,小惠还保持着头脑清醒,敬酒时能准确地记得对面高管的姓氏。

“你们xx资本的惠子真是让我大开眼界,非常豪爽。”觥筹交错之间,项目董事长总会提到惠子。听到夸赞,她暗暗得意,端起杯子又干了一杯。

而惠子的酒场高情商,不止在酒桌之上。

如果第二天在酒店早餐的餐厅里偶遇大佬,她会主动向对方请教创业问题;或者在微信上发一篇真诚的小短文,感谢对方这两天的招待,再给公司送去祝福。

“酒局最能洞悉人性,它不过是我的修炼场。”惠子说。

不过,即使在酒桌上泰然自若,惠子也不算爱酒之人。有时喝酒第二天头脑昏沉,闻着衣服上的酒气,小惠觉得酒桌不过是个暂时的战场。

“喝得太多其实是在透支自己。现在趁着年轻喝一点无妨,以后可就不奉陪了。”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特别鸣谢小红书博主“臭美大辣椒”的支持。)

作者:王熙媛,编辑:曹宾玲

来源公众号:表外表里(ID:excel-ers),洞见数据研究院。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表外表里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