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位数资产的中年人,在直播间等待冬天的结束

0 评论 2031 浏览 0 收藏 16 分钟

在互联网语境里,「中年人」这个标签总是伴随着一些相对消极的情绪。不过在笼统标签之下,许多中年人其实都在寻找转型通道。就像本文的分享对象所说的,「没下牌桌,就不算输」。

注:「中年人去哪了」是我开设的第一个系列专栏。过去几年里,「中年人」只要出现在互联网的讨论中,总离不开惨,站又站不住,躺也躺不平。因为他们往往是公司裁员的首选对象,失去工作后,再就业的难度高,同时又要养家糊口。

但笼统标签之下,无数中年人都在寻找转型的通道。不管现状如何,至少,他们都还在努力。

我做波浪线这个公众号的初衷,是想记录下起起伏伏的商业,但没想到,起起伏伏的还有人生。这是我的动力,也是我作为一名新闻专业毕业生、前媒体从业人员最后的理想和倔强。

第一期登场的,是我认识的中年人里最有钱的,大家都管他叫「肖总」。2017年趣头条上市时,他是公司副总裁兼总编辑,身价数千万。现在,他在操盘短视频账号,做农产品的直播带货,战绩,还不值一提。

很多人不好看他的选择,包括我。但正经聊完,我被一句话打动了:「没下牌桌,就不算输」。

以下是他的故事——

一、称呼

「肖总」变回「老肖」,有一年多的时间了。

之前的很多年时间里,大家都管他叫「肖总」。他的事业巅峰在2018年。那年,趣头条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作为公司副总裁、总编辑,他成了货真价实的上市公司高管。后来他离开,去到平安保险,依然是年薪几百万的高管,也依然是「肖总」。

直到2023年,他也「毕业」了。

为什么说「也」呢?因为我比他早走几个月。更准确地说,我算是被他亲手裁掉的。当时走得很平和:一来,我们都清楚,大部门级别的业务调整,势在必行,连锅端已是必然;二来,我们早在2008年的搜狐就认识了,算是知根知底,也没什么藏着掖着;第三,在平安的三年中,无论外部风云变幻,我们做到了问心无愧。

「毕业」之后,我们面临的共同问题就是:如何确定人生的下半场?换句话说,要解决去哪要饭的问题。

答案还没有,但我们先排除了继续上班的可能。

我是实在上够班了,「肖总」是发现自己的身价,很难找到合适的坑。

他去过几家头部互联网大厂,聊了一圈发现,都是套路,还是他熟悉的那种。「根本没有岗位,都是放出来套方案的。」他是有过经验的。区别在于,以前安排HR开放岗位套方案的是他,绕了一圈,角色互换了。

认清现实后,「老肖」彻底放弃了职场,开始研究自己做事。

他现在的主业是直播带货,副业是提供运营方面的咨询服务——但基本是免费的。赚钱不算多,但好在成本也低。他现在的办公室,是一位上市公司高管朋友免费提供的,在北三环外的一栋写字楼里,一间十几平米朝南的房间,门口还留着上一位房主挂上去的铭牌「供应链管理」。

春节后的一个下午,我跑去找「老肖」喝茶。时不时有隔壁公司的老板在门口打招呼:

「老肖,今天没听见你直播啊?」

老肖总是回以礼貌寒暄,我就趁机打量整个房间。最占位置的是我们喝茶的桌子,也是他平时直播的台面。办公室里到处都是摄影灯、架子,还有他带过货的茶叶、柚子。随意堆在地上的那只黑色双肩背包,算是他当过肖总的证据——可能是为数不多的大厂信物。在我们呆过的互联网大厂,双肩包堪称外挂器官,年薪再高,通勤也少不了它。

二、博弈

我是2008年认识老肖的。

那年我大学毕业,以应届生身份进了搜狐,与老肖成为同事。现在看来,我们算是赶上了互联网的黄金时代,公司氛围特别好,最大的特点就是没大没小,我认为老肖的火爆脾气和大嗓门就是那时候练就的。整个行业最推崇的工作模式是当时位于搜狐隔壁楼的Google,没有996,没有35岁中年危机。我们大家相处的感觉,单纯得像是还在大学校园里一样。

扯远了。

感慨过去,因为那天跟老肖聊到了生意模式,然后达成一个共识:有些钱,注定我俩是赚不到的。我们脑子里的一部分代码,已经被古早时期的互联网公司文化「写死」了。

我从平安离开后,转型在做玉石生意,深感市场鱼龙混杂,很多卖假货的都在发大财。但我的底线是只卖真货。老肖所在的直播带货行业,更是水深鱼多,直播间里几乎每天都有骗人的剧情在上演。

卖货跟要饭差不多,有的人卖惨,有的人卖艺,也有的人卖演技,我们这种穿着长衫的粗大老爷们,基本上就是属于伸手硬要。

「直播带货就是一手摸良心,一手摸钱,关键就看你想不想赚昧良心的钱」「任何直播带货教学内容都会说:一定要会骗,要不别想卖出去」。

「不想在直播间里骗」的老肖,操盘着几个百万粉丝的账号,但他没有跟风,带货卖市场上的标品,而是聚焦农产品,还讲究源头直发。隔三岔五,他就跑到湖南、湖北等南方农村,搞现场直播。每场直播之前,他都要提前2-3周去踩点、看货。下个月,他又要出发去湖北山里,准备卖春茶了。

山水游历了不少,有些直播销售效果也很好,比如2023年冬天的一场湖北腊肉直播,原本筹备要卖一阵的1000斤腊肉,一晚上就卖光了。他们只好紧急去村里的农户家买猪。还有一款桔子,因为物美价廉,有客户对比过跑来下单,一买就是上百斤。

但客观来说,相比那些大主播,老肖的带货生意,并没有什么能拿出手的成绩。

反倒是为朋友们提供的免费运营咨询服务,很多反响都不错。一些建议落地后,对账号数据能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最近来找他聊的人,也越来越多。

有人建议他别自己带货了,应该专职做咨询,或者卖课。还有相熟的朋友会抛来扎心的问题:为什么你谙熟平台运营规则,却跑不赢对手?懒得做过多解释时,他就甩出三个字:要脸啊。

「有些钱一旦赚了,一生的污点也就背上了。」

不管是作为朋友还是创业者,我对这句话都是感同身受的。我知道,如果苟且一些,利润能做得更好。但我也清楚,我能从坚守底线中获得更加长期的快乐与价值观。

所以,我和老肖都选择了一条不太容易的创业路。

三、机遇

我们见面的那天,老肖的直播安排在中午,播着播着,饿了,他就提前下播,给自己点了一碗面。都说中年男人不如狗,老肖也觉得自己的开销比不上宠物狗。他虽然开的是奔驰,但已经是15年前的老款了。

不过,老肖早就不需要用物质去证明自己。

他是见过世面的人。

这要得益于2017年1月的那个决定,直接影响了他整个人生的宽度与高度。「这可能是我这辈子唯一能抓住的机会。」决定放弃北京稳定工作,远赴上海,加入当时还只有三四十人的趣头条团队,他用这句话说服了家人。

他对自己与互联网职场生态有足够清晰的认知:与他水平相当的人,北京有不少,但放到上海,他就是珍稀动物。

回过头来看,也确实如此。「肖总」在最短的时间里搭建了整个内容平台,设计内容运营规则,孵化内容IP,几个月后,平台新内容的增长呈现出了指数级。

「日活每天增长几十万,这样的速度,现在简直不敢想。」

这种感觉,可能就像《繁花》里宝总赶上了股市红利期。2017年,正是整个互联网行业高歌猛进的年代。9月,成立不足3年的趣头条登陆纳斯达克,开盘首日就大涨128%。比它早两个月在美国敲钟的是拼多多。两款APP的共同点在于,都受益于下沉市场提供的广阔天地。

还有时代。

老肖很清晰地知道自己有多幸运。

很多时候,成功的关键不是个人能力,而是时代与机遇。

2019年离开趣头条后,老肖来到了他的职场最后一站——平安健康保险,2021年,我们再度成为同事,做互联网保险的内容营销。

那段时间,我们加班很猛,晚上11点下班是常事。大家都憋着劲想把事情做成。那两年,他作帅,我为将,我们一起创建了互联网保险的内容营销模式,做出过业内最早一批保险营销直播间,还搭建了内容中台、创作者平台等等。

但一顿折腾后,我们意识到的现实是:一个演员无论多么努力,都无法改变剧情的走向,只能演好自己的剧本。我们登上并非我们所选的舞台,演出并非我们所选择的剧本——这是古希腊哲学家爱比克泰德说的,但我是从罗翔老师那里听到的。

时代的风停了,个人的努力效果就会大打折扣。最后,在降本增效的大潮之中,我们整个业务线都被连锅端了。

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都迷茫过。从大学毕业到38岁失业,我的工作全部是在互联网大厂。行业红利期,我几乎不需要额外努力,只要好好工作,就能年入几十万,还有公司派发的股票收益。自然,当时的我也不会去思考,如果有一天失去了平台,我还能做点什么?

在下一个像「互联网」这样的时代机遇出现之前,走些弯路或许无可避免。但我相信,合适的路会在一次次的尝试之后,逐渐清晰。

老肖跟我又一次达成了共识。

他坚持做农产品直播带货的理由,主要有两个:第一个关乎情怀,他自己是农村出身,知道很多好产品缺少销量,而「五环内」往往又很难买到质优价廉的农产品;第二个关乎现实,带货直播为他提供了一个社交场中的身份,他可以以此为支点,去接触更多的资源,探索更多机遇。

前段时间,他刚参加了一场京城互联网高管的聚会。其中不少人已经离开互联网行业,在做新的事情。「已经有两个人跟我说,找时间碰个面,研究研究一起合作直播项目了。」

在中年人的世界里,理想与情怀是隐匿在水深之处的存在,搞事情、搞钱,是每天起床的真实动力。

当然,那些彻底实现了财务自由的中年人除外。在老肖的富豪朋友圈里,一些存款几个亿的人,已经在躺平,热衷于享受生活,在经常消费的足疗店里,没人知道他们曾经的风光,他们的代号,是颇具调侃意味的「十万大哥」——办卡10万起步,连家门口的绿色足疗连锁店都不能幸免。

老肖自认还没达到这样的潇洒程度。

那天,我们从午后聊到了晚上。北京暮冬的阳光一度照得房间暖洋洋的,老肖还起身去开窗通风。夜色合拢之后,屋子里的温度也下来了,我们起身,准备去楼下喝酒吃饭。

电梯里,我们闲散聊起了共同认识的一些朋友,他们有些人曾经创业成功,但现在又回到公司上班;有些人的创业项目曾经是媒体报道的明星对象,但看似风光的营业数据背后,是常年亏损,现在也正在研究转型。

不知不觉中,我们这些中年人,都走进了同一间考场。

电梯门打开前,老肖贡献了当天的最佳金句。「不下牌桌,就不算输。」那一刻,他收起了所有戏谑的表情。电梯灯光的冷调色温,让他的脸庞看起来比平时更坚毅。

那晚,我们吃着热乎乎的羊肉火锅,分掉了一瓶牛栏山二锅头。中年人的抱团取暖,就都在酒里了。

本文由 @波浪线商业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