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爹味”文章缺了什么?

0 评论 3043 浏览 4 收藏 17 分钟

曾经有一个采访,现在的00后对“爹味儿”的说教十分反感。这种情况下,我们写文章时,如何避免出现“爹味儿”呢?这篇文章,帮你解决这个问题。

你有没有读过这样的话?

像:“别浪费时间在鸡毛蒜皮的事上,时间可贵,一去不复返”;或者,“记住了,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想要什么,就得付出努力”。

看似个人感悟,听起来充满智慧,不过是包装得颇有新意的老生长谈;作为耳熟能详的道理,每个人重新组合一下都能讲出来。

说到底,文章问题不是作者不会写,而是文章透着一股“爹味儿”;什么是爹味儿?自认为特别懂,喜欢说教,一些经历没有说清楚。

回想自己以前写过的文章,也有类似情况。如何去除爹味儿,让对方感觉我们在平等交流?别人会说,表达时多一些情感、把你唤成我们等等,其实,这中间还忽略了点什么。

01

忽略什么呢?先来看一个立体视角:

举个例子:

下午三点有些犯困,下楼喝杯咖啡,刚好碰到领导。

他和你聊起最近一些热门营销案例,比如凯迪拉克、小米汽车怎么用一些反差手法成为话题。领导提出,是不是也应该挖掘下产品特色,搞出个营销事件出来。

你们像头脑风暴一样,聊得起劲,气氛轻松又有活力。

聊完之后,领导突然说,“小王,一会儿上去把咱俩说的内容整理一下,弄个wold出来,最好声情并茂”,你爽快的说半小时搞定。

结果对着电脑后瞬间傻眼了,我的天呐,领导一顿输出怎么整理,从哪开始?简直无从下手。你一边吐槽没事儿找事,一边思考怎么干,焦虑不已。

实际上,口头语翻译成书面语,像把眼前一片美景挤在一张纸上一样。问题是,文字怎么描绘声音、微风、和气味呢?

来看看画家怎么解决该问题:

他们创造两种透视法。把远处物体画得小,叫线条透视;把近处物体画得厚重清晰,叫空气透视。两种方法组合,画家们成功在二维平面上,构建一个三维世界。

写作亦是如此。

文字除基本符号(问号、感叹号….)外,不能直接表达情感和逻辑关系。比如,一个简单的“什么?”背后有天地之间的差别。

想想看,我在什么后面加个问号?,变成”什么“?是不是像在问一个问题?如果用括号包住“什么”,看起来是不是某人心里默默想的话?如果换成逗号,是不是又不同。

……

同样的词,不同情绪背景,意义截然不同;如果说话的人在眼前,你能清楚地听到对方的声音、看到面部表情,理解其中的含义。

交谈一开始是不完整的信息,它应该由声音情况和面部表情来补充完整,现实中,去录一段日常对话,再转换成文字,就能很好地体会到这一点。

如何在写作中,把原本由声音、对话、面部表情承载的信息全部表达出来?是多用情感化表达、符号、还是颜色批注呢?

我的答案有些不同。

要把一场对话变成文字,除要转述说的话外,更要构建说话时的场景,让读者在脑中重建那个画面。

这就像画家用的透视法,我们用逻辑、语境,让文字超越它本身的局限,尽可能复现出交流时的丰富多维。

所以,文章没有逻辑关系,读者自然觉得经不起推敲。

02

什么是逻辑?简单的说:你说的每句话都站得住脚。

搭积木,每块积木都得放对地方;编织故事,每个情节都要流畅;解决问题,每个步骤都要调理清晰。

但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在任何人眼里都毫无疑问的事实、真实案例、历史记录,久而久之,就成了我们所述的“道理”。

系统阐述思想、主观感受,是论述过程;平时看到工作论述、演讲论述、本质都是写作者个人表达,意在表达「我是怎么想」的。

那么,一个完整论述应该包括哪些要素呢?

  • 主张
  • 理由
  • 事实

三点一个不能少。所谓主张,即,你想说什么、传达什么、让别人知道什么观点,甚至同意你为什么要这么干;它是结论的一部分,在道德伦理层面没有绝对正确、错误一说。

即便是暴论,也可以在逻辑上进行论证,这就像为什么所有辩论都有正反双方。

理由是什么呢?

让我支持你的观点,你肯定要主张一定依据。比如,你的经验观察、基于事实的证据等等,用它可以支撑说服力。

好比:

我提出所有公司都要实行“三休日”的观点,你听完肯定希望我接着说“因为…所以…”你才会考虑是否支持我。没有理由主张,只能叫突发奇想。只有当文章进入”为什么“层面,它才能主张成为”论“的环节。

事实,负责支撑主张和理由。

你可能说:都有理由了,还要事实干嘛?没有事实,别人以为我在自圆其说,自以为是。要知道,我阐明想法,并解释为什么会这么想,还在陈述个人主观层面。

你是老板,我说:““所有公司都应该实行‘三休日’,因为个人每天工作时间太长了”,这个理由你能接受吗?

肯定不能。怎么办?

为了证明我没有自说自话,只能引入一些客观数据进行比较。例如,与其他发达国家工作时间、带薪休假使用率的比较,所以,你会觉得,有必要思考下。

读者角度看,主张的理由是个人主观意见,是你个人想法;但是,加入客观事实之后,就不再是简单的主观意见,而是有一定论据支撑的、值得思考的意见。

陈述理由和事实之后,还可以顺势给出一个深化主张的“结论”,这才是完整三重结构,仿佛像画家的三维透视法,看穿整个立体画面。

理解这些后不难发现,大部分爹味儿文章,三重结构中缺少某个部分。它兴许有结论、个人理由,却缺乏事实支撑。或者光有观点,事实,缺乏对个人体验(理由)的展开。

03

不过,一篇文章太严谨,也会让读者疲惫不堪。

大家心里会想:你一直在说道理,说的都对,用一个因为支撑另一个所以;或者全部信息的罗列,像说教一样,没什么意思……

没错,这种文章很坚实,没有一点乘虚而入的缝隙,但我觉得无懈可击反倒是一种缺点。

为什么?

可以这么理解,就像区分“说服”和“信服”的区别。

电商平台购物,主播们为证明自家鹅绒服非常好,拿出一大堆监测报告,潜台词告诉你,买吧,你看资质齐全,放心安全,这就是说服。

而信服呢?主播什么都没说,直接拆看一件羽绒服,用刀片一划,鹅毛飞了一地,你亲眼看到“一块布料”里面居然有那么多绒。这就是信服。

有人认为,文章逻辑越严密,说服力就越强。

实际上,文章一味地用“因为…所以…”来逻辑推导,读者会觉得被强行灌输,这种反感不是不认同作者的观点,而是,不喜欢作者用逻辑来硬推自己的主张。

牛顿第三定律也叫”作用力与反作用力”(Newton’s Third Law of Motion),当中说:当两个物体相互作用时,一个物体对另一个物体施加的力,和另一个物体对第一个物体施加的力,大小相等方向相反。

人内心也尊重一定作用和反作用力。

无论论证、逻辑是否正确,试图用过大力气去说服别人,对方会用同样强烈的反抗对付自己。这是一种本能反应,像被推了一下就被推回去一样。

如何引导读者同意,或者用什么办法让读者感觉启发,又不显得爹味儿十足呢?对比上述不难看出,靠“信服”。

怎么做到这一点?

我们得重新思考内容和信服之间的关系。如果写论文,目标要提出并证明一个“结论”;写访谈、随笔,虽然不会得出什么正式的“结论”,至少会提供一些与主题相关的洞见、发现。

我用“课题”一词词来深入理解主题的含义,文章可以看作是探索一个“课题”的过程。当确定课题后,你会明确要写的主题,经过各种论述、发展,最终解决得出结论。

这里有个问题,论证再精彩,结论再亮眼,有时读者仍旧难以被真正“信服”。就像这篇文章,仅仅“确定课题”和“解决问题”还不够,这里面还带有一丝“说服”的意图。

所以,提出课题是写作者为了自己方便,并没有给读者交代足够的背景信息,读者才有和我有什么关系?关我鸟事的看法。

因此,让读者和自己关系更近,还得找到“共享课题”。

所谓共享,即创造一种情境,让大家知道,接下来我说的难题和你也有一定关系,有了这一步,对方才会参与进来,打下信服基础。

听起来很理论,结构很简单。推进主要步骤包括:

  • ①确认课题
  • ②共享课题
  • ③解决课题

这和我们日常对话一样。几个人坐在一起喝咖啡,别人说话你完全听不懂,倒不是讲的主题无聊,是少了共享课题这一步,才让人感觉困惑、厌烦。

04

共享课题到底该怎么做?才能代入思考、讨论呢?

1)抛出问题,把句子写短

英语表达通常遵守SVO句型。即以主语开始,直接说明谁在做什么动作,这样容易直接犀利的提出问题,引出话题。

比如:我(S)读到(V)一则报告(V),突然不焦虑了;阿里巴巴(S)发了(V)财报(O),我觉得,数据并不亮眼。

注意力稀缺的今天,读者没有那么多耐心来完整理解你的意图,上来先交代结论,有助于迅速抓住注意力,进而可能了解背后的逻辑。

不信你来看看,中国人喜欢怎么表达:

最新消费者调研结果显示,面对需求不断升级和多样化现状,品牌需要采取更加个性化、创新性的营销策略来吸引目标客户,因此,我们计划在下一季度推出全新定制产品系列,以满足市场需求。

是不是很啰嗦,读一半就想放弃?写作指导老师常告诉我们要“简化句子”,但很少有人解释这么做的。其实,让主语和动词靠得近一些可以让句子更容易懂。

把它改一下,我会这说:公司准备在Q2上新产品。事情是这样……

文章是否有趣姑且不论,至少非常符合逻辑。一上来点名主题,不会产生一头雾水的感觉。

2)展开论述,向读者取材

文章叙事时,我们常用手法有三段式、说明法、叙述法、归纳和演绎法;它们确实很实用,但有时候显得机械、不够真实。

拿三段式来说,开头直接给出观点,然后用几个理由支撑,最后总结一下,其他方法也差不多,看起来逻辑满满的,好像在努力说服读者似的。

所谓思考是什么?与读者站在同一立场,替读者取材。

你的读者是管理层、老板,就试着去理解他们的经历和感受,他们面对问题时如何判断,取材可以娱乐化、场景化、也可以专业式。

他的一句话,某个认识,被你写出来后,对方才会觉得这部分打动我,很符合实际。你越尊重取材对象,得到回应就越郑重。

我读过很多关于“副业”的文章,一开头就教训人,你应该怎么做;这种文章缺乏共鸣,往往是因为作者根本没理解追求副业的人真正面临的问题,自然也难以深入讨论。

3)忽略结论,加入代入感

结论当然重要,但说到底,一段话或一篇文章的精髓可以压缩到100字里说清楚。这意味着,从整个文章的流程来看,结论并不总是最关键部分。

当阅读一篇文章优质内容,通常因为文章中某个场景触动了自己,会让你觉得作者在跟我直接对话,或者突然发现,描述的问题和我遇到的一模一样。

这种感觉让你忍不住对作者表示:对对,说得太对了。

这是文章让读者找到“自我”的魅力所在。一个人不可能共鸣所有内容,有时候,一段足矣。

我喜欢用“镜像”的概念来表达思考。写作之前,不太会纠结于“这一段该如何展开”,而更多地考虑这个场景描绘了什么,应该从哪个角度、用什么样的视角来捕捉。

换句话说,选择内容过程,是解决问题过程;展示结论背后的场景体验,则更多把过程中呈现给读者。

总结而言

爹味儿,是缺乏共鸣。

有趣的包装(方法)遇到有趣的内容,价值就会得到极大的体现,那么,爹味自然也就没了。

专栏作家

王智远,公众号:王智远,畅销书《复利思维》作者,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互联网学者,左手科技互联网,右手个体认知成长。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