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歌的下一场 XR 梦,已经卷不动了?

0 评论 671 浏览 0 收藏 15 分钟

谷歌在XR行业的布局并不算晚,但是这些年来其获得的结果,却总是不太理想。如今谷歌又想回到自己的主赛道,在系统上下功夫。只是,这条路似乎也不太好走。

如果说整个 XR 行业,哪一家企业布局最为激进,谷歌必然可以算上一个。

相较于苹果的长线战略,谷歌几乎每隔两年就会被曝出不小的动静,甚至谷歌还是几家科技巨头企业中布局最早的。

早在 2012 年,谷歌就已经尝试推出一款跨时代的 AR 眼镜——Google Glass,那时 Apple Watch 还未发布,可穿戴设备的概念也才刚刚萌芽。

而在接下来的十年间,谷歌也是不断地在 VR/AR 两条赛道上来回尝试,可以说是这也想要、那也不舍得放弃,但最终结果都不太理想。

但 VR/AR 的梦还会时常荡漾,如今谷歌又想回到自己的主赛道,在系统上下功夫。只是,在 XR 赛道上能否复刻安卓的成功,奇迹或许很难再光顾。

一、从 2009 到 2023,从 AR 到 VR,谷歌的走走停停

谷歌对 XR 的「梦」可谓实打实的真,甚至被寄予着很高的厚望。

早在 2009 年,谷歌眼镜的联合发明者巴拉克·帕尔维兹(Barak Parviz)就曾写道:“我们已经看到了一个未来,不起眼的隐形眼镜变成了真正的平台,就像今天的 iPhone 一样。许多开发者在平台的基础上贡献他们的想法和发明。就我们所知,可能性已突破了我们双眼所看到的范围。”

也是在当年,谷歌就创建了 Google X 实验室,被称为「登月工厂」。Goole Glass 则是该实验室成立后首个研发的产品,比无人驾驶还要早。

Goole Glass 早期原型,重量约3.6kg

有了 AR眼镜原型之后,2011 年谷歌就开始在光学显示以及电路上下功夫,将 AR眼镜转变得更为轻便,也就有了 2012 年那场让人难忘的 Goole Glass 的发布会。当年谷歌首次向大众演示 Goole Glass 时,外界对该产品的反应非常积极。

《时代》杂志将谷歌眼镜评为 2012 年最佳创新之一。蒂姆·奥莱利(Tim O’Reilly)在 Twitter(如今 X )上表示:“我怀疑,谷歌眼镜可能会超越 iPhone 的技术里程碑。”但很快公众的态度就发生了转变,隐私、价格、实用性等问题,让这款产品很快成为一个「笑话」。

2014 年,16 家 Goole Glass 应用开发商中有 9 家停止了该项目,同时联合发明人帕尔维兹也从谷歌离职去了亚马逊,这款产品自此宣告终结。但对于谷歌来说,追梦的想法并没有停,毕竟如果能够成功,企业道路就会迎来另一番风光。

同年,谷歌开始发力 VR ,能够感受得出来谷歌特别想将 VR 魅力展现给观众的执念很深,推出了一款超低成本的 VR 盒子 Cardboard ,售价不到 20 美元,上市半年就售出了 50 万台,到2016 销量就已达到 500 万台。在感受到一波市场的热情之后,2016 谷歌再次发力,发布了一款全新的移动 VR 平台 Daydream。

从理论上来说,Daydream 就是 Cardboard 的升级版,只是 Daydream 配套一个 Controller 工具,在交互上更加符合移动端的需求。在发布 Daydream 之初,谷歌立下豪言壮语,“几乎所有 Android 手机厂商都能生产支持 Daydream 平台的手机”,还列出了八家承诺支持 Daydream 平台的厂商,分别是三星、HTC、华为、LG、中兴、Asus、Alcatel 和 小米。

但好景不长,Daydream 仅发布一年后,LG 就表示,“由于 Daydream 对显示屏要求很高,目前还生产不出适配的手机。”与此同时,其他手机厂商也纷纷陷入了沉默,Daydream 也因此退出了舞台。

从 AR 到 VR ,谷歌真的太想要成功了,几乎是屡战屡败,屡败屡战,从不间歇。在下定决心放弃 Daydream 之后,谷歌又在 2017 年公开发布了企业版 Goole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 ,又开始转战 AR。在 C 端没有得到欢迎的产品,这次在 B 端确实找到了用武之地。相对来说,还取得了小小的成就。

据称,Google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 不仅被通用电气、DHL、AGCO 等大型企业采用,还为全球数十家知名企业的生产线中提供不同的服务,如车企大众和欧宝两家、科技领域三星、教育领域有加拿大的萨斯喀彻温大学等。

Google Glass Enterprise Edition 一度再次助燃了谷歌对 XR 的希望与梦,可惜的是这些美好的梦太过遥远,在坚挺了 5 年之后,2023 年这款产品也被宣布退出舞台。从时间脉络来看,谷歌可谓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Google Glass 的失败也无疑让人感到很大惋惜。

虽然谷歌的 VR/AR 项目经历了各种起起伏伏的波动,但谷歌对 XR 梦的决心并未被动摇。在 2022 年的 I/O 大会上,谷歌又展示了一副 AR眼镜,这款眼镜支持超过 24 种语言翻译,并且支持手语翻译,能够让用户拥有与任何人沟通的能力。

但该款眼镜并未成功上市,也于去年被宣布项目暂停,意味着谷歌再一次布局失败了。虽然历经一次次败北,但谷歌的战略还是坚定着 XR 的未来。

大概也是由于太看好 XR 的未来,谷歌的多条腿走路自然少不了软件,如果说从安卓系统的成功来看,谷歌或许也想在 XR 产业中复刻安卓的模式,只是现实环境越来越难。

二、向XR系统进攻,但阻力重重

本就软件出身的谷歌,在 2017 年就已经谋划了 AR 系统的道路,推出针对移动端开发的 AR 应用工具包——ARCore。运用 ARCore 开发工具包可以迅速构建具有运动跟踪、平面检测、图像增强、面部识别和多人互动等功能的 AR 应用。

ARCore 不仅适配 android 系统,还适配大部分的 iOS 系统,相比于苹果推出的 ARKit 兼容性更广。在 ARCore 刚推出的前两年备受市场以及开发者欢迎,谷歌也在 2018 年与 2019 年陆续推出了新版本的升级。

但 2020 年之后, ARCore 的更新十分缓慢,甚至现在几乎已经看不到新的版本了。谷歌大概也意识到缺乏硬件端的支持,软件的发展多少有点「空有实力无处施展」的感觉,ARCore 也就悄悄地停止了更新。

但在 Vision Pro 上市之后,谷歌对 XR 梦的追求表现得越来越急迫,意识到走硬件越来越难之后,开始打起了与 Meta 协商的主意,希望能够与 Meta 合作共同开发 XR 操作系统。

如果能像当年说服手机厂商联盟,形成安卓手机阵容一样,谷歌与 Meta 的合作或许还能够帮助其在这个市场翻身。但可惜的是 Meta 拒绝了此次合作,毕竟对于 Meta 来说,现在与谷歌合作优势并不明显。

Meta 作为目前全球最大的 XR 硬件厂商,从砸钱砸人的研发设备到亏本经营的数年,自然不会愿意在前方为谷歌冲锋陷阵;此外,Meta 自己也有在研发与更新 XR 系统,建立 Quest 的应用生态。虽然 Quest 系统是基于 Android 的更改,但也表明了 Meta 不会放弃生态系统这条路。

被拒之后,谷歌的处境确实略显尴尬。一方面,走硬件又没那个实力,走软件目前硬件的成熟度又无法大力滋养 XR 系统的成长,而等到整个市场成熟之后,谷歌的战略就更显慢半拍。

另一方面,在 XR 还处于早期的市场环境中,每一家初创企业都不会想放弃抢占市场的机会,无论是硬件还是系统,都会涌现出一批又一批创业者的身影,大家自然都不会放弃自研操作系统的道路。

苹果、Meta 自是不用说,国内市场也在积极布局,如 Rokid 的空间计算系统 YodaOS-Master。如果国内的自研 XR 操作系统之路走通,谷歌可发展的空间会进一步被压缩,可联盟的硬件厂商也会被瓜分走一大部分。

而还不同于手机市场时期的是,谷歌与苹果的实力悬殊越来越大。Vision Pro 已经上市,并且 VisionOS 的操作系统也即将发布 2.0 版本的更新。按照产品的迭代路径来看,Vision Pro 也会比谷歌发布的产品有谱很多。

虽然谷歌是入局最早的,但兜兜转转数年并没有留下多少产品以及有力的成绩。现如今谷歌再次想借助软件实力变速超车,可是市场成熟的硬件厂商又不多,能为其买单的企业寥寥无几。而被其看中的 Meta 也并不愿意让谷歌「坐收渔翁之利」,谷歌要想在 XR 产业站稳市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三、系统变革之战,谷歌 XR 梦渐远

谷歌的 XR 梦已经延续了十多年,但所有发布的产品都没有推动谷歌多往前迈一步,甚至最终连都渐退市场。

或许谷歌始终坚信,做好 XR 硬件就抓住了下一个时代的船票,而软硬一体就能够像苹果一样,拥有自己庞大的生态系统,从而形成巨大的市场想象空间。

但无奈的是,谷歌一个从未做过一款成功的硬件产品企业,一上来就抢先市场好几步,将超前的理念与产品带给大众,即便抛开硬件技术不谈,想要占领市场也很难。

而系统之路的市场竞争格局也已经转变,至于谷歌能否像安卓时代一样,从不被看好的玩家一路击败诺基亚 Symbian、黑莓 OS、微软 Windows Mobile 等老牌厂商,然后举全球智能手机厂商之力,抢占七成市场份额,充满了诸多困难。

一方面,传统系统变革之战已经开启,国产手机去「安卓化」已经成为了不争的事实。华为鸿蒙系统已经取得了相对的成功,与此同时,小米,OPPO、vivo 等手机厂商均有传出正在进行系统自研。

据调研机构 Counterpoint 发布的数据显示,2023年第一季度,鸿蒙 OS 在中国市场的份额已提升至 8%,iOS 为 20%,安卓为 72%;而在全球市场,鸿蒙 OS 的份额为 2%,iOS 和安卓则分别为 20% 和 78%。

虽然与谷歌还相差很远,但华为鸿蒙 OS 保持着持续上涨的趋势,而谷歌 Android 市场已经开始下探。对于谷歌来说这是一个相对危险的信号,如果失去国内智能手机市场,安卓系统的全球市场地位将会被撼动。

另一方面,从目前的 XR 市场格局来看,谷歌的优势也并不明显,硬件的实力就不说了,而比较强的软件实力也并没有展现出难以被撼动的趋势。如果谷歌想留在牌桌上,距离苹果与 Meta 的路程也还有一截。

而如果还想继续做硬件,谷歌还要承担更多成本,更为重要的是,谷歌很难扭转其硬件实力太软的特征。对于谷歌来说,XR 的梦很近也很远。

作者:元桥

来源公众号:VR陀螺(ID:vrtuoluo),XR行业垂直媒体,关注VR/AR的头部产业服务平台。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VR陀螺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