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剧90%亏损成“炮灰”,第一波血亏玩家已出局

1 评论 2280 浏览 1 收藏 16 分钟

短剧在互联网上掀起了一股吸金狂潮,但繁荣背后隐藏着残酷的现实。本文深入剖析了短剧行业的盈利困境,也探讨了短剧行业的未来走向和从业者的一些看法,一起来看一下。

自去年小程序短剧爆火至今,短剧行业仍是互联网为数不多的吸金风口之一。

无论是行业规模还是涌入的新玩家数量,都在为短剧行业持续贡献着热度。《中国网络视听发展研究报告(2024)》显示,截至2023年12月,微短剧市场规模近400亿元。另有报告预测,2024年将超过500亿。

玩家涌入热情依旧高涨,明星、影视制作公司、头部网红主播争相布局。头部网红之一的疯狂小杨哥及其背后MCN机构三只羊公司,日前正式进军短剧行业,且其首部短剧已开拍。影视行业正规军华谊兄弟继正午阳光、华策、柠萌影视后入局短剧赛道。几天前,造势已久的周星驰首部出品短剧《金猪玉叶》开机,并有望于5月在抖音上线。

短剧行业充斥着令人血脉贲张的暴富故事:一对夫妇做短剧每月进账4亿多;咪蒙两部短剧收入过亿;短剧编剧月入10万,还有人年入800万。吸金疯狂,短剧行业俨然被塑造成一台创造过无数财富神话的“财富机器”。入局掘金的玩家,都带着一举实现财富自由的野心,试图分得一杯羹。

然而,和几乎所有行业的“二八定律”一样,看似繁荣的短剧行业背后,实际上90%的玩家成了炮灰。行业400亿规模,差不多是由90%左右血本无归的人撑起的,能挣到钱的幸运儿只有10%。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在短剧这场盛宴里,为利来的人很多,因利往的人,更多。

一、破产、亏损200多万,第一批血亏玩家已出局

赌桌上,顷刻之间便能定输赢,一夜之间便能倾家荡产。投资短剧,跟赌博性质极其相似,输光数百万,只要几个月的时间。

短剧市场,第一批亏损的玩家已经被迫淘汰出局。

短剧投资方安欣,今年2月份宣布退出短剧行业。直接原因是,短剧让他破产了。入局短剧行业2年,安欣表示,一开始行业兴起时,玩家少,的确挣过钱。但随着市场越来越卷,行业乱象丛生,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在过去2年挣的钱,又悉数搭了进去。

红利越来越集中在头部完家,挣钱越来越难,安欣便决定换种生活方式。于是远离短剧,选择了出国进修。

同样因亏损暂停短剧业务的,还有短剧制作公司负责人老张。

老张的影视公司在重庆,2022年底开始专门制作短剧,在此之前,他们公司主营业务是拍广告片、宣传片、纪录片。他告诉Tech星球,入局短剧之初,他们选择了跟短剧行业头部平台九州合作,剧本从平台处拿,结果第一部短剧就爆了,充值金额过了千万元。

充值千万的门槛并不低,在短剧行业,充值过亿的爆款短剧可以说凤毛麟角。充值过1000万,便意味着该部短剧已经实现了盈利。制作公司通常能拿到充值金额的6%-7%,充值1000万,制作公司便能到手60-70万元。而去年,业内一部短剧制作成本一般在30万元左右。老张首部短剧投资回报率达到了200%。

开门红让老张信心倍增,一出手就是爆款也让老张的团队多了一个“爆款团队”标签,这在草莽发展的行业初期意义重大,它代表着跟平台合作时拥有了更多话语权。

老张称,当时好几个平台找他们沟通合作,团队很抢手。平台甚至主动提出要给他们全资投,但老张团队没有接受。因为第一部爆款短剧就是他们自己全资,投资不到30万,胜利的果实也便能吃到更多。

短剧是一个需要堆量博概率的行业,通过提高投资拍摄数量,进而实现提高爆款短剧的几率。第一部火了之后,2023年,老张团队正式进入紧锣密鼓的拍摄制作期,第二部、第三部两部连拍,投资50多万,结果一部没爆,被放弃,一部回本。盈亏基本平衡,老张选择继续押注,又连着拍了几部。但幸运没再降临,之后几部短剧都没火,钱打了水漂。

赌桌上,输了几把的人是不甘心停下来的。老张不死心,选择继续拍。去年“十一”假期,他们团队全员没放假,12天加班加点拍了一部200集的短剧。因为是假期,所以所有人员工资、场地、住宿、交通费用都很高,老张称,员工都是给了双倍工资。高投入的短剧,最后没能如愿爆火,反倒创造了老张入局以来亏损最大的短剧记录,亏损50万元左右。

老张跟九州一共合作了7部短剧,只有2部是爆款,还是小爆。2023年一年,老张亏损了200多万元。再下去吃不消,他决定重回传统影视老本行。

二、拍30部短剧,十几部回本,五六部扑街

“有人做短剧亏损吗?”

当Tech星球把这个问题抛到某短剧微信社群,不少人的回应是,应该问有没有赚钱的。

一个被外界视为金矿的行业,只有身处其中的从业者知道,不挣钱是常态。跨界而来的影视人或此前毫无影视行业经验的鲶鱼,已经用真金白银被市场教育。一个行业共识是,短剧行业90%是亏损的。甚至有业内知名人士告诉Tech星球,抖音平台的人跟她讲,98%的剧是挣不到钱的。

爆款短剧《无双》,现在依然稳居行业充值金额第一,其制作方西安丰行文化创始人李涛此前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称,8天充值过亿的《无双》真正到手的利润仅几百万元。

业内人士向Tech星球透露,咪蒙推出的爆款短剧《我在八零年代当后妈》,充值8000多万,最后盈利也只有200多万。充值跟盈利是两回事,充值过亿,其中80%的钱用去了投流量,10%是微信过路费,3%给了投流方,咪蒙公司到手只有充值额的7%。

真正赚钱的是短视频平台,大头流向了抖音。上述业内人士称,现在业内都在吐槽在为抖音打工。

盈利的都一样,不多;亏损的各有各的不同,有人亏损3000万,有人亏损几十万,只是程度不同而已。

大多数人焦虑到都想求一份短剧防亏损指南,避坑指南。制片人沈聪,进入短剧行业不久,目前为止只做了一部短剧,1月份拍摄,几天前上线。她向Tech星球表示,第一部短剧,投了45万元,但结果跑的数据不好,现在已经亏损30多万,最后估计45万全都打水漂,血亏。因为也要向投资人交代,现在她急需一套减少亏损的方法论。

影视人老马,去年7月份开始跟风投资短剧,如今做短剧不到一年时间,亏损200-300万。四部短剧,投入190多万。其中,去年拍摄的两部短剧投入将近100万,回本也就几万块钱。自己投资短剧亏损,老马开始改做平台,不再投资。但据他讲,也没想象中那么挣钱,不好玩。做平台需要更多资金投入,大资本进去,300万-500万玩不了。

跟风的人大多对短剧没有清晰的认知,“不了解市场,拿到本子就拍”,老马如此总结。据他观察,现在短剧行业最起码少了一半以上的人,“都清醒了”。

即使打造过爆款短剧的团队,其实也“苦爆款少久矣”。曾经自称“四爆三”(四部短剧三部是爆款)的老刘,不到一年半的时间,制作短剧30部,10部为爆款,20部反响一般。

老刘向Tech星球介绍,去年亏损最大的一部剧,回报为零。那是春节前拍的一部“重生+穿越”题材的短剧,当时在内容把控上有点跑偏,亏了将近40万。

其他亏损的5部短剧,老刘表示,每部最多亏损一半。如果按一部剧投入30万-60万计算,每部亏损在15万-30万左右。

此外,据垂直自媒体“新腕”爆料,短剧公司杭州益梦解散,其为疯狂小杨哥短剧出品方之一,上线27部短剧全部扑街,亏损达3000万。

三、行业洗牌,笑到最后的只会是头部

市场变化很快,短剧市场以周为单位在变。每一位从业者都觉得,对爆款短剧流量密码不得其法。

如果说以前入局短剧还有先发优势,那么行业发展到现在,竞争足够激烈,大部分人面临的是被淘汰出局的困境,最后留在牌桌上的只会是头部。“全中国懂短剧的就10个左右的团队,其他人全在瞎拍”,业内某头部团队资深人士如此向Tech星球说道。

但是,入局的玩家还在增多。抖音、快手、淘宝、小红书、美团都在发力或借势营销,影视行业正规军团队下场的也越来越多。短剧投入门槛被拉高。制片老刘表示,过去一部短剧投入成本在20万左右,去年涨到了30多万,现在则差不多要50万元。据Tech星球了解,咪蒙团队一部短剧投入费用高达150万元。

服装化妆道具、演员各项费用水涨船高,制片老张介绍,2022年,一部短剧男女一号演员一天费用只要600-800元,2023年则涨至1200元-1500元,知名度稍微高一点的演员更贵,5000元一天。短剧顶流演员,至少在1万元以上。

作为短剧金主之一的品牌方,他们的广告预算更多流向了头部与尾部。业内人士称,去年品牌在抖音投放短剧通常选择头部账号,中腰尾部玩家生存比较艰难。而今年是,钱被两极分化。要么流向头部,要么流向尾部,只剩中间的大多数接不到广告。而且头部也很难,也在自降身价,降价接受投放。

另一个坏消息是,付费短剧价格在降,以往看完一部100集的短剧可能需要100-200元,现在很多降到了50-60元。

抖音红利也在见顶,整体充值大盘有一定幅度缩水。业内资深人士称,现在抖音日消耗(每日付费短剧充值消费)在2000多万元。而去年,这个数字是5000-6000万。春节后整个短剧账号流量在下滑,现在ROI(投资回报率)已经被卡到1.15,平台干预下,头部玩家挣到的钱也很有限。

充值金额过千万的短剧数量骤减,小程序短剧平台政策也在调整。过去,短剧平台倾向于全资,或给制作公司承制费,短剧制作方属于香饽饽。后来,全资改为对投,双方各出一半。到了现在,短剧制作方已经很难找到平台愿意全资做短剧了,平台也不太愿意给爆款概率比较小的团队承制费。谁都想把风险分摊出去。

政策现在虽然鼓励短剧+文旅的形式发展,但相较于行业草莽时期,整体监管趋势还是有所收紧。

不确定的大环境下,行业内外都想找到一个确定性投资路径。制片萧航向Tech星球表示,过去咨询短剧项目的投资人,听完项目介绍就投,现在听完则要求给保障,比如控制亏损率在20%以内。萧航公司为了控制亏损,则会跟短剧平台要求签合同,保底。亏损的话,平台也要出钱一起担风险。比如投流,有些短剧ROI达不到1,便会被放弃,放弃就意味着之前的投入打了水漂,而萧航公司会要求平台即使达不到1,只有0.8-0.9也要继续投流。

投流的重要性不言而喻,一部短剧80%-90%费用是分给了投流。多位短剧制片向Tech星球复盘亏损原因,总结踩过的坑时都有提到,投流是关键,选择合作的平台很重要。其中,九州被大家评价为“店大欺客”,点众跟番茄被好评的次数最多。

除了投流,爆款密码方面,业内人士透露,咪蒙团队短剧爆款公式是:最流行的话体 X 最流行的情绪 X 创新。

当然,没有成功的方法论可以完全复制。重要的一点是,短剧行业未来依然可期,只是玩家进入前还是要三思而后行。

作者:翟元元

来源公众号:Tech星球(ID:tech618);聚焦互联网前沿科技和新商业。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Tech星球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最终赢家还是平台啊。。

    来自天津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