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杀死了谷歌搜索?

0 评论 1081 浏览 2 收藏 10 分钟

这是关于谷歌搜索如何消亡的故事,通过真实的邮件往来从产品理念的变化讲到管理方式的变革,揭示了技术产品只有服务于用户才能创造真正的价值。

故事始于2019年的Google,一个平静的下午被一封紧急的邮件打破。

邮件来自广告部门的VP Jerry Dischler,他和工程VP Shiv Venkataraman宣布了一个「code yellow」,因为搜索收入的增长出现了「稳中向软」。

这个警报意味着公司需要立即采取行动,因为收入的下降可能会严重影响季度财报。

Dischler列出了几个导致因素——搜索查询增长「显著落后于预测」,收入推出的「时机」显著落后,以及对“搜索中存在几个广告商特定和行业弱点”的模糊担忧。

Ben Gomes,Google搜索的负责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他回忆起自己自1999年加入公司以来的历程,那时Google还未在市场上占据主导地位。

他亲眼见证了Google搜索从一个简单的想法成长为全球数十亿人依赖的服务。

Gomes坚信,搜索的成功源于它始终坚持以用户为中心的原则。

一、搜索理念的冲突

随着「code yellow」的启动,Gomes与他的团队开始了紧张的讨论。

他们意识到,广告团队追求的增长可能会牺牲搜索的质量。

在2019年2月1日的几天前,当时Google的商业财务副总裁Kristen Gil向Gomes和当时Google的工程VP,负责搜索和发现的Shashi Thakur发送了一封电子邮件,称广告团队一直在考虑发出一个「code yellow」来「消灭我们所看到的搜索差距」,即搜索团队无法以广告部门所要求的增长保真度来运营。

2019年2月2日, Thakur和Gomes与搜索和Google助手副总裁Nick Fox分享了他们的焦虑。其中Thakur列出了广告和搜索团队之间的多个脱节点,讨论了搜索团队如何在不「操纵参与度」的情况下精细优化Google上的参与度。

这个术语意味着有效地欺骗用户在网站上花费更多时间,而这样做会导致他们「放弃对高效搜索的追求」。

2019年2月6日,Gomes回复Gil的邮件,表示他认为搜索「离钱太近了」,并以他「担心增长是Google唯一考虑的事情」结束了他的电子邮件,表达了他对搜索质量的坚持。

他强调,搜索和广告应该保持一定的独立性,以避免商业利益影响搜索的公正性。

然而,他的意见似乎被忽视了,公司高层更关注于短期的财务表现。

在随后的日子里,Gomes和他的团队被迫参与了一场关于如何提高搜索「参与度」的辩论。

他们被要求采取一些可能会误导用户的策略,如关闭拼写检查或降低排名改进,以增加用户在搜索结果页面上的停留时间。

2019年3月22日,Google产品管理副总裁Darshan Kantak宣布结束了「code yellow」。

然而,这场危机的结束并没有带来多少喜庆,反而暴露了Google内部对于增长的焦虑。

一天后,Gomes向Fox和Thakur发送了他打算发送给Raghavan,也就是现任谷歌搜索的负责人,的电子邮件。

他首先表示他「个人以及代表搜索团队都感到恼火」。

对于提高搜索的「参与度」,在一封长电子邮件中,他强调说误导用户的策略不会长久,同时「可能存在参与度黑客攻击引起的不同类型的用户负面影响之间的权衡」,他对此事「深感不安」。

他还补充说,这就是他不认为查询是衡量搜索的好指标的原因,并且关于查询弱点的最好辩护是创建「引人入胜的用户体验,让用户愿意回来」。

二、变革的代价

2019年5月,Google将在Google移动搜索平台上展示广告的方式进行重新设计,用一个小小的粗体黑色注释「ad」取代了广告上的鲜绿色「ad」标签和URL颜色,链接看起来与普通搜索链接相同。

文章地址:https://searchengineland.com/search-ad-labeling-history-google-bing-254332?ref=wheresyoured.at

2020年1月,Google将这一变化带到桌面,The Verge的Jon Porterb表示这使得「Google的广告看起来就像搜索结果一样」。

文章地址:https://www.theverge.com/tldr/2020/1/23/21078343/google-ad-desktop-design-change-favicon-icon-ftc-guidelines?ref=wheresyoured.at

五个月后,也就是「code yellow」惨败一年多后,Google将Prabhakar Raghavan任命为Google搜索负责人。

在构建Google搜索近20年后,Gomes将被降级为Google教育的高级副总裁。

Gomes是使Google搜索工作的核心团队的关键部分,他被认为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最重要的搜索引擎的文化,却被由Prabhakar Raghavan领导的渴望增长的管理类型赶出。

这一变动象征着Google搜索从技术驱动转向管理驱动的开始。

对Gomes来说,这可能意味着他所珍视的搜索理念的终结。

在Raghavan的领导下,Google搜索开始推出一系列更新,这些更新旨在提高广告的可见性和点击率,但同时也使得搜索结果的质量受到了质疑,广告和搜索引擎优化内容的泛滥,使得用户越来越难以找到真正有价值的信息。

附:搜索引擎优化内容是指通过调整网页内容、结构和其他因素,以提高网站在搜索引擎结果页面(SERP)中的排名和可见性的做法。

与此同时,Google的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ey Brin在2019年离开了公司,留下了一个由职业经理人主导的Google。

这些经理人似乎更关心数字增长而非产品的长期价值。

自从Prabhakar于2020年掌权以来,谷歌搜索在市场上急剧下滑,据称为了改善结果质量而进行的众多「核心」搜索更新反而产生了不利影响,增加了垃圾内容和搜索引擎优化内容的普及。

原文作者说道,这是将技术从真正的创建者手中夺走,交给管理者的结果,尤其是处于这一个「管理」与「尽可能远离实际工作」同义的时代。

当你是一个什么都不做,想要尽可能多地获利的人时,你只关心增长。你不是一个用户,而是一个在从技术行业中榨取其价值的商人。

三、谷歌搜索兴衰的背后

这个故事的每一个细节,都是基于真实的事件和公开的邮件往来。它揭示了即使是全球最大的技术公司,也可能会因为错误的决策而走向衰落。

这是一个关于理想与现实、创造与经营的故事。Google搜索的兴衰提醒我们,技术的发展不应该仅仅由利润驱动,而应该回归到其本质——服务于用户,创造真正的价值。

作为技术的用户和受益者,我们有权知道背后的故事,并从中吸取教训。

让我们一起关注技术的发展,守护我们共同的数字世界。

参考资料:

https://www.wheresyoured.at/the-men-who-killed-google/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作者【新智元】,微信公众号:【新智元】,原创/授权 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