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五年,中国互联网创业有什么变化?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小编按:本文系课程格子创始人、CEO李天放的文章,从信息、数据、运营、数据、团队文化和整体环境等方面,回顾了5年来的中国互联网变化。对于创业者们而言,这几年市场更大、研发成本更低、融资更公平、套现也更容易,但成功门槛也相对拔高。

2
过去的五年,我们每天在互联网上花的时间越来越多,手机变成了个人信息中心,软件正在吞噬整个世界。作为一家创业公司,课程格子团队就像沧海中的一艘小船。 每天低头干活,偶尔抬头看远方的时候也会惊叹于这几年的变化。但感受最真切的更多是来自身边创业者的行为,与创业者心中的变迁。

信息不对称情况减少,而更趋于透明

当我四年前从硅谷来到北京时,硅谷新闻一般会迟滞一周或更久才能到达国内。如果你是个Hacker News或Tech Crunch的读者,当时可以比其他人先知道很多东西。如今,世界各地的科技新闻第一时间就会出现在各大中国科技媒体上。
除了产品新闻外,最新的投资理念,最新的创业理论,都会第一时间到达中国,然后在朋友圈里扩散。前段时间我听说了一个在美国App Store上线不到一周的社交App。这个App是一个硅谷的朋友投资后第一时间告诉我的,并且在国内无法访问。所以我以为别人不会知道。结果下载后导入通信录时,发现已经有12个北京好友在用了(当然这些人个个都是产品经理和投资人)。

这5年来,信息不对等的现象已大幅度消失。对于很多创业者来说,这也导致了一些心态上的改变。当“所有的事情所有的人都知道”时,大家会花更少的时间寻找秘密与先机,用更多时间把事情做好,靠执行力与团队来拉开距离。

不讲故事,数据更重要

这几年来创投圈对数据的运用能力提高了很多个级别。几年前,大多数公司与投资人都被一些所谓的“虚荣数据”而误导。很多人认为活跃用户或注册量是唯一有意义的数据标准。仅2-3年前,不少公司只靠用钱提升下载就可以画出一个完美“J”曲线,然后用这条曲线去融更多钱,然后去画更高的线。但这类公司里面很多因为长期不关注留存率和核心增长引擎,后来也都遇到了困难。他们的投资人也在失望中学到了很多教训。现在,越来越多公司与投资机构都有自己的分析框架(如分析用户留存率等,如图所示),小部分已经有全职的data scientists(数据科学家)。VC也变得越来越聪明,很少会只看虚荣数据就写支票的。

3

用户留存率Cohort分析

今天想得到资本的认可,除了要有很好的新增与渠道能力外,还需要一个真正可维持、自然增长引擎。过去很长一度时间,我需要为了融资和PR工作去关注一套虚荣数据,然后转过头来在团队内推动另一套核心增长指标。这是一件很累的事情。让我很欣慰的是,随着行业的变迁,今天我已不需要讲两个故事了。

用心做团队:更注重文化与效率

当我们刚开始做《课程格子》时,考虑到效率与文化的原因选用了一个比较偏门的语言(Ruby)。当时很多人都建议我们选择更主流的语言,否则“肯定招聘不到人”。但我们认为除了效率高之外,偏门语言的最大好处是一个自然的过滤器——很多人只为了找工作才学编程,只有真正对编程热爱的hacker才会去碰这些偏门语言。现在在很多一流创业团队里,Ruby和Python,甚至更小众的Golang都已不算出奇。这是一种效率和文化的变迁。

除了语言外,我们几年前在用的一些流程,比如非实时Code Review、OKR和Lean Startup Methodology也都越来越常见。我记得三年前我们试着做Hackathon(黑客马拉松)时,没有任何人愿意参加。但现在很多公司都有自己的 Hackathon,并且在全国各地还出现一些职业的Hackathon组织者。几个月前,我跟一个土豪朋友讲到我们在用OKR管理系统时,他说如果我帮他的团队培训OKR,他愿意出一万元一小时的顾问费(我后来因为没时间,就免费把我们内部培训OKR的PPT发给了他)。

这几年来,更多创业者开始用心去把文化和流程做好。

垂直产业:轻应用,重运营

2012年刚做《课程格子》,有些投资人不看好。其中一个人的反馈是:“中国互联网除了游戏和电商都赚不到钱,剩下的东西只能打广告,ARPU值太低了。”但今天因为精准推荐的可能性,广告都变成了用户想要的服务。移动垂直入口也变成了最热门的领域之一。

在移动互联网时代,用户数量和使用时间与场景都比之前大得多。互联网时代也许更多是个流量与面积的游戏。但移动互联网让使用场景更细小,需求更个性化。所以 这几年成功的垂直类社区越来越多。很多App表面简单,但后端却有强大的云端与运营支持。这些可以聚集同类人群的入口应用也可以做到非常精准的推荐与商业化。对于巨头来说,抄袭这类应用已经没有投资或并购划算。

更优良的创业与投资环境

我刚回国时,见过不止一个团队刚起步就被某个“天使”拿走了51%以上股份的Case。除了个别像创新工场的李开复和真格基金的徐小平老师那样的投资人外, 我们都不敢接触不认识的早期投资者。现在很多顶级VC都更愿意做早期。之前FA可能只关注晚期,但现在Series A甚至早期都有FA服务。资本市场这五年变得越来越透明,越来越公平。创业者今天不用花太大力气就可以找到公平的“市场价”。

除了上文提到的以外,成功的故事已不像之前那么罕见。五年前,大部分创业者都认为在中国创业除了上市就是死路一条。我之前在一次采访也说过,中国创业就是“1个Winner加99个Loser”的游戏。但随着大大小小的并购与套现案例的出现,创业者们也变得越来越乐观。

这几年来,市场变得更大,使研发成本更低、融资更公平、套现更容易。越来越多有才华的人愿意放弃自己在大公司的薪水出来创业,这些都是好事。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创业公司越来越多,竞争越来越激烈,成功门槛也越来越高。无论如何,有更多的人用更低的成本去试图解决用户问题总是好的。吞噬整个世界的可以说是软件,也可以说是软件背后的创业者。创业者心中的变迁是可以改善未来的。

来源:虎嗅网;作者:李天放;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宅男秀网站就是这样做起来的啊,专为男士提供服务的,你懂的…[阴险][阴险][阴险][阴险]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