逛了一圈VR线下门店,我感受到了VR行业的一些现状

0 评论 515 浏览 0 收藏 12 分钟

虽然Vision Pro的出现引发了更多人对VR的关注,不过当下,VR市场还是相对沉寂。这篇文章里,作者就尝试走访线下VR门店,从中窥探整个VR行业的现状,一起来看。

「VR 最重要的还是沉浸感,Pico 4 这方面还是做得挺好的。」一位 Pico 线下门店的店主告诉小雷。当然,与其说是门店,其实就是一个简单的「体验点」。

在过去的 2023 年,整个 VR 市场都陷入了冰点,原以为随着 2024 年 Vision Pro 的发售会带来一场颠覆性的转折,但实际是一夜狂欢之后,VR 行业还在迷茫、困顿。

4 月中旬的一天,小雷走访了广州为数不多的 Pico 线下门店,尝试从中窥探整个VR行业的现状。

一、VR 产品还火吗?

科技行业有一个非常知名的概念叫「技术成熟度曲线」,大体是将一项新技术的发展分成五个阶段:技术萌芽期、期望膨胀期、泡沫破裂谷底期、稳步爬升复苏期以及生产成熟期。

从这个角度看,VR 技术的发展相当吊诡,反复经历期望膨胀、泡沫破裂和爬升复苏的阶段。在「元宇宙」的概念破灭之后,VR 就遭遇挫折。

即便在 2023 年索尼、Meta 接连推出了重磅新品 PSVR 2 以及 Quest 3,但根据 IDC 报告,2023 年全球 VR 市场出货量依然下滑了 10.7%。中国市场的情况还更差一些,2023 年 VR 出货量下滑 39.8% 至 46.3 万台,下滑幅度近四成。

图/ IDC

这对任何一个成熟消费电子市场来说都是一次重创。

而国内 VR 市场的「滑铁卢」,很大一部分直接原因是龙头厂商的败退,出货规模在迅速缩减,背后的原因当然是多方面,包括广告营销投入、平台补贴的减少以及线下门店规模的收缩。

甚至在广州这种一线城市, 大牌 VR 的线下门店数量仅剩 6 家,原本位于乐峰广场的官方体验店更是消失不见。

图/ Pico

在 6 家线下门店中,有 2 家位于山姆会员商店内,1 家位于保利中辰广场 25 楼(办公区域,不对外开放),实则更像经销商。其他 3 家都位于大型商场数码品牌密布的区域,「隐身」于一角。

二、线下店铺, VR 人气如何?

位于广州地铁岗顶站旁边的百脑汇,是广州最知名的电脑城,以百脑汇为中心,周边分布了多个以 3C 数码为核心的大卖场,可能是华强北除外整个珠三角最大的数码 3C 产品集散地。

在百脑汇 2 楼,你几乎能找到所有知名的数码品牌,不管是苹果、华为、小米、惠普,还是三星、BOSE、倍思和任天堂。在其中一家任天堂门店中,不仅能看到多款 Switch 机型和游戏卡带,还有索尼 PlayStation 的游戏光盘,以及一个单独的 Pico 柜台以及一台正在展示的 Pico 4。

Pico 线下「门店」,图/雷科技

作为一款发布于 2022 年的产品,Pico 4 可以说是 Pico 有史以来最强的一代产品,甚至可以说是 Meta 发布 Quest 3 之前最值得购买的一款 VR 头显。

这家门店的店主告诉小雷,Pico 4 刚发布后的一段时间热度还是挺高,甚至出现过排队体验的盛况。

不过,情况慢慢发生了变化。店主表示,随着去年热度衰退,不仅有意购买的人越来越少,感兴趣体验的人也变少了。不过即便如此,店主还是极力向我推销了 Pico 4,还说他自己就会时不时使用它观影、刷抖音,VR所带来的沉浸式体验是智能手机无法比拟的。

而在小雷体验 Pico 4 并与店主攀谈期间,二楼已经有了明显的客流,也有两批人进入这家门店,但大部分是冲着 Switch,其中两位女性客人还询问了诸多问题,包括应该选择日版还是港版,游戏推荐等。

不过自始至终,这些顾客对 VR 产品的兴趣都不太大,也没有留意柜台电视上 VR 相关产品的宣传视频。在离开门店后,小雷也在旁边一直留意店内的情况,但直到饭点,也没看到有人拿起 VR 产品进行体验。

类似的情况并非孤例。

距离百脑汇不远,还有一家展示和销售 VR 产品的线下门店,它位于众程数码广场内,店外还有专门的 VR 宣传牌。不过这家店其实主营音频产品,最核心的区域都摆放了耳机和音箱,销售包括各式耳机、音箱、iPhone 及其配件等产品,Pico 4 同样被放在专门的展示柜台上,隔壁还是 Switch。

图/雷科技

不同于上一家只展示了一台 Pico 4,这家店还展示了 Pico 4 Pro,店内人流较少,顾客基本还是来试听店内的耳机。不过据一旁的店员透露,平时偶尔还是有人会在店内体验 Pico 4 系列。

至于另外 1 家 Pico 线下门店位于广百百货(中怡)7 楼,不过该楼层处于升级调整中,也并未在相应的临时经营区找到。

图/雷科技

三、VR 行业已进入蛰伏期

坦白讲,Pico 乃至 VR 市场的遇冷并不让人意外。

早在 2022 年的文章《VR 行业再遇「水逆」:巨亏、内乱和出走》中,雷科技就谈到了 Pico 面临的内忧外患,还指出字节和Pico在战略上存在的一些问题,包括字节习惯的「大力出奇迹」、对VR市场的错误预期和判断。

到了 2023 年,Pico 就开始了逐步的收缩,最终在年底爆出了大规模裁员、下一代产品 Pico 5 的取消发布和副总裁任利锋的离职。

尽管在这其中,字节和Pico都犯了一些错误,但公允地说,更大的背景因素终究是整个 VR 行业面对的老问题:硬件体验不完善,更重要的是高质量内容和应用缺失。

在这一点上,国内面临比国外更严峻的挑战:VR 游戏的主流发行一直在海外市场,第三方开发团队基本不重视中国市场;国内 VR 用户想享受到 YouTube 相当数量的高质量 VR,门槛也很高;甚至是常规的真 4K 在线视频,在国内也处于非常稀缺的阶段。

事实上,当我向店主吐槽 VR 设备里的内容分辨率和码率太低的时候,他就略显尴尬地表示,最好就是自己下载 4K 内容,或者解决网络问题到海外平台看。

写在最后

996 年,歌手杜德伟发行了一张全新专辑《发现爱》。在专辑封面设计上,制作团队采用了当时处于期望膨胀期的 VR 概念,让杜德伟戴着 VR 头显,专辑介绍还写着:

一场虚拟实境的爱情游戏,一张绝无冷场的挑情专辑。

但现实是,VR 冷场了,同年任天堂 VR 产品 Virtual Boy 的失败更是引发了「三代目」山内溥的低头道歉和「Game Boy 之父」横井军平的引咎辞职。借用非物质文化遗产《让子弹飞》的一句台词:

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

其实,从更长的时间周期里来看,VR 和 AR 已经经历过许多次起起落落,但每一次退潮后都会再一次迎来涨潮。在一次次失败面前,总有品牌、总有人进行下一次尝试,这恰恰说明了 VR 技术仍然在闪耀着光芒,是未来的大趋势。只不过,VR 高速发展和普及的时机仍未成熟,如今要让VR 产品被每个人购买和使用,还不现实。

从我们这次对 VR 线下实体店的探访和观察来看,VR 产品的受众仍然以少数极客、发烧友群体为主,距离一般大众还比较遥远。而且,线下专门的 VR 实体店较少,更多时候, VR 和耳机、游戏机等其他类型的消费电子产品共处一室,静静等待着人们光临。不过,这些实体店和 VR 体验设备的存在,也默默为 VR 市场培养了一批种子用户。

或许,VR 还要蛰伏一个漫长的冬天,又或许,VR 将基于视频透视技术以 MR 的产品形态重焕光芒,谁知道呢。

编辑:冬日果酱;来源:雷科技AI硬件组

原文标题:逛了一圈VR线下门店,我体验到了阵阵寒意!

来源公众号:雷科技(ID:leitech),聚焦科技与生活。

本文由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合作媒体 @雷科技 授权发布。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