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朝阳:都是我的错,本来可以灭了新浪的,也培养了李彦宏和马化腾两个对手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前言:地球人都知道,搜狐和新浪是一对老冤家,多年来斗得不可开交。虽然据说高管之间的关系还不错,但是英雄总是需要一个对手的。张朝阳对于搜狐来说,可能是爱,也可能是恨。爱的是如果没有张朝阳西北人般的豪气,搜狐也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恨的是,他也总是错过一次次的机会,让对手赶上。这样的例子太多了,像 ChinaRen,像搜索,像 IM,像微博,使得搜狐总是在市场开始成熟后才进入到这一领域,失去了大好机会。他在搜狐公司成立 10 周年大会上也承认,“如果不犯错误,10年前就已进入互联网行业的搜狐现在应该独霸江湖。”

可是江湖不会给你“如果”的机会。2013年1月31日,张朝阳“再论江湖”,出席了中国国际金融博物馆和搜狐财经联合举办的“江湖”沙龙活动,在面对面与沙龙听众交流的时候,张朝阳畅谈自己早期互联网创业时期的故事。张朝阳在现场分享了早期互联网创业时期的两个故事,张朝阳透露搜狐与新浪曾有机会合并,而他正是通过创业初期的一次“草船借箭”的宣传,定位了搜狐早期的市场品牌宣传策略。新浪创始人王志东也在现场谈到了创业初期的恩怨纠葛。原文来自搜狐财经,TECH2IPO 二次整理。

草船借箭宣传

1995年之前我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做博士后研究,耗费了很多时间在玩上面,导致我拿博士学位的时间有点长,但是坏事变成好事了。因为我等来了互联网。于是95年年底,我提着破箱子拿着一千美元一个月的工资回国了。

但当时我回国是帮朋友做网上金融服务,具体模式是搜索金融信息给华尔街,当时在波兰、俄国、中国、印度都有分公司给他搜集全世界的经济信息给华尔街投资,互联网是传输工具,这个公司简称 ISI 。我当时跟这个朋友说,我帮你一年,但之后我还是要创业的。96年底我终于帮ISI搭好架子,我必须开始自己创业。我到麻省理工跟一些教授如尼葛洛庞帝谈融资,第一次融资成功是96年10月份,第一笔资金20多万美元。

当时在国内做瀛海威的张树新是记者出身,喜欢做市场和宣传,想把《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庞帝请到中国来,在当时把美国大教授名人请到中国来是很大的事情。有人告诉她我能邀请,但是她一直不相信。

瀛海威也特别重视这件事情,他们光市场部就召集了40个人来组织这件事情,对外表达的信息是,尼葛洛庞帝到中国是来瀛海威视察,给中国的数字化浪潮出版打造营销效果。而尼葛洛庞帝来中国的原因是给我投资,他已经投资了第一笔,第二笔资金还没有投,就是要看看我的公司怎么样,也是他来中国的真正意图。后来有一哥们儿说,你们只有几个人瀛海威几百个人,你干嘛不用这个机会呢?我茅塞顿开,当时基本是全国媒体都到场,我要利用这次机会让他们宣传宣传我们。

第二天正式开始,尼葛洛庞帝步入瀛海威大楼,后来演讲开始,他们请了外交部的翻译,越翻译越不准确,我看到机会立刻站起来说我帮他翻译,后来完全由我翻译了。我跟尼葛洛庞帝一唱一和,他说什么我翻译什么。后来有人提问,这次为什么到中国来?尼葛洛庞帝回答说,我这次首先做了一个重要的投资,这个投资就是由张朝阳创办的爱特信公司,我想看看这个公司怎么样。

当时所有的媒体一下子哗然,第二天《中国经济时报》《北京青年报》都进行了报道,再加上现场的效果,爱特信从此出名,我也开始有点名气。

这个基本是草船借箭的故事,用4人的力量调动了瀛海威公司40个人的市场部的力量,尼葛洛庞帝的访问也成为中国数字化元年,这次研讨会和新闻发布会开启了中国互联网的普及工作。

高人指点让我传承了张树新的炒作模式,搜狐推出当天我做了几百人的新闻发布会,传承尼葛洛庞帝第一次访华的炒作模式,搜狐推出当天就家喻户晓了。从此98年之后搜狐进入以市场和品牌运营为主要战略的阶段。当时我们那个新闻发布会只花了八万块钱,而瀛海威那块广告牌“中国互联网有多远?1500米”依然矗立,但是这个公司已经不在了,最耀眼公司就是搜狐。99年新浪的崛起那是后话了。

(小编插一句,在将近十多年后,张朝阳在春晚上再度玩了一把“草船借箭”,借赵本山的嘴给 N 亿中国人做了搜狐搜狐的广告。)

搜狐和新浪本来会合并

98年我终结了张树新的时代,1999年和2000年基本是新浪和网易异军突起,上市后三大门户时代一直延续到07年。另外还有两个人李彦宏和马化腾也都是和我有关。

98年我去美国硅谷找人,问李彦宏想不想回国做互联网,他在硅谷听说中国搜狐做起来了,于是硅谷一些投资人给了他投资。99年的我特别火,到深圳受到摇滚歌星式的接待,听众700人中就有马化腾,他听了我的故事激动不已,回去做了 OICQ。

当时高盛年在亚洲召开一个技术会议,受邀者都是来自中国高科技产业。1998年的会议在新加坡召开,参会的有联想马雪征、亚信田溯宁、中华网叶克勇(中华网99年上市达到50亿美元的市值,把所有中国人的创业激情全部激发)。还有在美国华人区做了 SINA.NET 的姜丰年,他当时想进入中国大陆地区但还没找到合适的方法。

高盛的会开完后,我与叶克勇、姜丰年在咖啡厅喝咖啡。姜丰年去洗手间了,叶克勇说张朝阳咱们合并吧,你不跟我合并我就和姜丰年合并。然后叶克勇去洗手间了,姜丰年说张朝阳咱们合并吧,很多人给我投资我都拒绝了,咱们合并做一个华人最大的。

我说的有点打马虎眼,没有完全拒绝,但姜丰年非常积极。大概一两周之后我回到北京,姜丰年也马上到北京,又到我办公司聊,说你看我们公司怎么合并。中午去吃饭,我还是无动于衷,不置可否。他就着急了,当天下午三四点跟王志东在中关村约了见面。

98年的9月搜狐发展的已经如火如荼,四通利方还只是从法国回来的汪延做的一个论坛,王志东他们不知道怎么做互联网,他需要姜丰年告诉他们如何做网站。姜丰年三四点钟赶到中关村见王志东,王志东拍板合并,这就是新浪的产生。当时我就是不想合并。

四通利方与 SINA.NET 的合并带来很大能量,首先高盛的资金进入,新浪融资了6000万美元。同时姜丰年运作网站的经验,与王志东、汪延在本土运作的能力结合,再加上他们从中关村混起来的根子,这也是新浪早于搜狐三个月从信产部获得上市资格的原因,98年底、99年初的时候新浪突然崛起。后来搜狐跟新浪也曾考虑过合并,我和王志东曾在月亮河酒店秘会,但最后的结果大家都知道了

市场化启蒙是中国最重要的事情

网络不仅是一个产业,它对中国的改革具有关键性的启蒙的作用。实际上,在我刚刚出名的时候,(我)老是有以天下为己任的感觉,老是在宣传市场化。我特别希望中国强大,所以在那个时候(我)整天都是特别的爱国,不仅在营销的过程中推荐搜狐,而且希望整个中国能更加“启蒙”,完成在200年以来没有能完成的启蒙运动没有达到的市场化(转型),我觉得市场化的启蒙是中国最重要的事情。

当时有一篇采访我的文章写得非常的精彩,这个采访我的人就是当前的当红人物柴静,那篇文章就是在讲这个,我觉得互联网起到了启蒙和市场,或者说启蒙和市场化的决定性作用的关键。

我认为中国现在还是要市场化,任何的计划,任何比较劣质和腐朽的,比较出问题的(弊端),所有的问题都跟计划经济有关系,因为没有竞争,包括现在的空气质量,包括所有这些劣质的楼房,劣质的色彩和风格,只要是计划经济体制做出来的东西都是很难看的东西,只要品质低的东西一定是计划经济体制做出来的东西,包括国有企业做的东西。我觉得中国的市场化经济还应该更进一步的深入,只有深入,只有让所有的事情都让民间的企业来做。虽然可能有不好的企业,但是也有更好的企业是可以选择的,一定是由市场来选择的,只有市场才能做最好的选择。只有这样,我们的生活才能充满品质,所有的东西才会有品质。当然,为了保证这样的市场经济,必须有良好的政治体制来保障它的运行和法制。

我觉得,十八大以后,我会对中国的发展更有信心,我希望朝着这个方向——朝着法制和民主,以及政治体制和相应保障下的市场经济(发展),能有充分竞争来释放中国人民的创造性和每个人追求幸福生活的愿望,这样的话,这个国家是不得了的,因为我们中国人是非常聪明的,我们中国人是非常勤奋的,我们这个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国家才能是地球上最伟大的国家,谢谢!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