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为什么都离开陈天桥?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2013年3月6日,盛大文学旗下起点中文网出现“地震”,官方轻描淡写地宣称“部分员工离职”,但盛大文学CEO侯小强直接负责起点工作,意味着传闻中的“起点创始人团队出走”很可能已成为现实。
熟悉盛大的人都知道,这不过是具有盛大特色的“高管离职潮”在2013年的第一朵浪花。在此之前,无论是曾在盛大起家时即胼手砥足以《传奇》奠定家底的元老,还是因各种业务拓展需要加入的空降兵,又或是因收购被整体并入的“新移民”,盛大前前后后离开的高管已经远远超过了传说中的14位。即以速途传媒副总裁余德统计,在十年前最早的那一批拓荒“盛斗士”中,谭群钊、朱威廉、岳弢、李瑜、林海啸已先后离开。而李善友、许朝军、龙丹妮等因为收购、扩张、整合而加入的空降兵,也都在短时间停留后挂冠而去,有些人的离职甚至充满了火药味。
离开盛大的高管们大体上分为几类。元老们的离去往往略带温情,陈天桥也往往会以言语或行动表示一定程度的肯定,例如一直被外界认为盛大陈氏兄弟之外第三号人物的谭群钊,自称因身体原因辞职,陈天桥对他前九年的工作给予了高度评价;对其作为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的工作给予了“有功有过”的考语。而在谭之前离职的游戏CEO李瑜离职创业后,据称获得了陈天桥夫妇的投资。
部分高管们离职后表示“不会再爱了”。李瑜创业项目未透露时决绝地表示“肯定不做游戏”,选秀教母龙丹妮离开时说“很累,分身乏术”。
但这种温情在盛大离职潮中实属少数,更多时候,特别是在收购来的团队身上,他们离去时带着与入职前雄心壮志绝不相符的失意,甚至或明或暗的激烈冲突。闹得最大的就是酷六网高管团队血洗案,2011年,郝志中、曾兴晔等高级副总裁甚至亲自带领员工赴北京劳动与社会保障局申请仲裁,创下采取这种方式闹翻的最高级别管理人员记录。许朝军,在空降至盛大任盛大在线首席运营官、边锋总裁后短短一年后即黯然离去,却憋不住在微博上来了一句要“惊险一跳”。
据不完全统计,仅在2010年后,盛大离职的一级子公司CEO、总裁即至少有八位之多,如起点一样的主要团队出走则有酷6、华友世纪等前车之鉴。
公平看来,盛大虽然高管离职频繁,但初创团队基本走完的互联网公司也并非只有它一家。之所以盛大给人常年动荡的印象,一是因为整个业务线过于庞大,据局中人描述“集团开年会时有一百多位CEO”;二是高管进入得和离开得同样频繁,始终没有像阿里巴巴、腾讯一样,骨干团队随着公司规模一起成长。
造成这种局面的深层次原因,是陈天桥身上眼光远大、求才若渴兼专权霸气,急于求成、犹疑反复(一会放权一会收权)的复杂性格。陈是中国互联网公认的战略大师,打造中国迪士尼的产业链梦想尽人皆知,从文学创作一路延伸下来电子阅读、网游制作、运营、影视制作、版权分销、视频播出再加主题旅游的业务主线,辅以休闲卡牌运营与手机游戏储备,再加上云计算建设、电子支付保障等基础设施无不完备,帝国架构美轮美奂。
但与宏大梦想不相称的则是匮乏的高层管理人员。由于陈天桥本人擅长资本运作,因此盛大帝国的扩张并非像同样有野心的阿里巴巴那样在相关领域中逐步抢滩登陆,而是快速收购、高价挖人,短时间内配齐产业链。遗憾的是,陈天桥的性格又扯了这种大气魄的后腿,他往往在挖人时有着三顾茅庐的胸怀与手笔,却往往在一两年后又失去耐心。
试举一例。
一位前盛大员工曾向虎嗅描述过盛大云这个项目颇为典型的“陈天桥轨迹”:当他需要建设这个庞大基础设施的时候,面对美国亚马逊归来的何刚博士言听计从,何博士计算后声称盛大云要一万五千台服务器搭建,陈天桥算了算自己手头的网游服务器还有不少冗余,就一口答应了下来。等到何博士大手笔购买了七千多台服务器后,陈才知道网游服务器用不上,却又不想再投资了。盛大云在业内本来口碑不错,但缺乏后续投入却导致何刚憾然而去转投京东,这个项目也和盛大旅游、盛大创新院等业务线一样逐渐沉寂下去。
而陈天桥这种性格之下形成的盛大文化,也对吸纳、包容外来团队十分不利。盛大内部采用网游的积分升级制,各类KPI在老板眼中一目了然,稍有下降即有不合格、“卡级”之虞。本土团队尚且如此,那些新加入的外来团队自然更难以适应。酷6动荡期间即有不少员工对比:李善友时期的酷6像个大家庭,各个部门之间既熟悉又友善;盛大收购后则风气一变,陈天桥在给予两年耐心后突然爆发,在与李善友激烈争吵后血洗高管团队,六位原团队高管先后出走。
宏大的帝国梦、超常规发展的“收购嫁接”模式加上陈天桥本人耐心的屡次耗尽,导致盛大帝国虽有框架,却屡屡因高管和团队动荡而逐渐归于沉寂,核心业务网游在这一季度被搜狐畅游挤出前三,影视、支付等周边业务则日益被边缘化。曾开创了网游这一中国互联网最赚钱模式的陈天桥,也只能眼看着那些熟悉或陌生的背影渐渐远去。
《中国企业家》杂志在《陈天桥的理想国》一文里曾说:
“陈天桥公开说过自己需要三种人:好人、明白人和能人。简单来讲,好人就是忠诚;明白人就是执行到位;能人代表能够做出贡献。”
“但最终盛大留下最多的,是好人。”
——————————————————————
盛大系2010年来离职高管不完全统计
盛大游戏CEO 李瑜 2010年2月
网游传媒CEO 张雨 2010年底
华影盛视总裁 龙丹妮 2011年1月
边锋总裁 许朝军 2011年2月
酷6 CEO 李善友 2011年3月
盛世骄阳CEO 徐蕾蕾 2011年4月
盛大游戏副总裁左玉龙 2011年10月
盛大游戏总裁 凌海2011年11月
盛大云CEO 何刚 2012年3月
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 谭群钊 2012年8月
果壳电子CEO 郭朝晖 2012年10月
部分震荡事例:
2013年3月,起点中文网部分创始团队分裂,骨干编辑亦试图带走部分名牌写手。起因据悉是即将上市的盛大文学股权分配方案无法令他们满意。
2012一年中,被盛大寄予厚望的盛大创新院分崩离析,创建时汇聚了互联网搜索、前端、移动开发、运维等各个领域顶尖人才的创新院,在这一年中因为费用过高、成果转化不利,导致陈天桥逐渐失去耐心。负责此项目的陈天桥之弟陈大年据说亦因此与其兄产生龃龉。
2012年10月,盛大文学旗下榕树下总经理的张恩超就曾在微博上发难,公开指责CF0梁晓东“不懂业务”“一手遮天”,让盛大文学CEO侯小强“非常难做”,并称盛大文学不可能成为一个伟大的公司。紧接着,同为盛大文学子公司的聚石文华总裁甄煜飞也提交了辞呈,原因不明。在此之前,榕树下总编辑王小山已经离职。
2011年3月,酷6网创始人李善友离职。5月,高管团队因“收入不佳、费用过高”遭清洗,两位负责销售的高级副总裁郝志中、曾兴晔离职,总编辑陈峰、CTO赵亮亦随后离去,李善友团队被清洗殆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