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3 年 IT 老兵详谈传统网络到互联网的演变史

AI时代,如何更快入行抢占红利得高薪?前阿里巴巴产品专家带你15天入门AI产品经理。了解一下>

互联网五十周年啦!一位在微软工作多年的互联网人,回顾了自己从业53年的经历。峥嵘岁月,力透纸背。半个世纪里,互联网就有哪些变化?就让本篇文章告诉你吧!

在互联网50周年到来之际,我认真地思考了传统的互联网是如何发展到现在的:互联网一直专注于解决方案,而不只是依赖网络或供应商。

互联网不仅仅是网络,它可以提供各种机会。我眼中的互联网与许多人认为的有所不同。

如何让互联网变得更有用?比如,我在自己家里搭建一个测试实验室,连接家庭网络设备,而不是访问远处的Internet。这就类似于家庭自动化,简单理解就是对等连接,但不是Web。

上个世纪90年代,我曾在微软从事家居控制工作时,我意识到互联网协议不能做一些像开灯这样简单的事情,主要的问题在于它没有办法来定义电灯开关和灯泡之间的关系。DNS既没有提供固定的名称,也没有提供IP地址。如果无法实现类似这种简单的控制,那在别人眼中就只能提供所谓的网络服务了。

1994年,我试图研究如何让家庭网络与微软公司的网络互联,我想到使用NATs(网络地址转换)和动态地址分配等技术。这样以来,我不需要按月为每个IP地址支付提供商要求的费用,而且可以连接我想连接的任何设备。

如今这一目标已经实现了。现在你使用互联网,无需像使用蜂窝网络那样,要为每台设备按月付费。如果手机公司按照他们的计划使用5G,你将再次为每台设备每月支付费用。

记得当时在商学院,丹•布里克林(Dan Bricklin)需要进行大量反复的运算,他想到了电子表格(Electronic Spreadsheet)。我很幸运有机会参与其中大部分的程序设计。当时这款软件不仅有效解决了实际问题,甚至带来了深远的影响。这段人生经历也让我受益匪浅。

1966年,我还在上高中的时候,很幸运地找到了一份White-Weld投资银行的实习工作,这家公司为客户提供了第一个金融信息工作平台。那年夏天,我还在家里安装了一个终端,用电脑连接起来做我想做的事情。我很有成就感,我喜欢做这样的事情——既锻炼了自己的技术能力,也满足了他人的要求。

虽然我的重点是软件,并将继续关注软件,但我也会根据需要使用硬件。我自己动手连接设备,并根据需要修改电传打字机上的电路。我一个关键的创新是调制解调器,它能够重新定位整个电话网络。如果纽约的电话占线,我可以拨到另一个州转线,除了费用其他都不会受到影响。

1973年春天,我在麻省理工学院参加了一个学习计算机网络的课程,其中一种网络引起了我的注意——夏威夷的ALOHAnet,它是由一堆计算机和收音机组成。以前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网络。它同样引起了我的同学鲍勃·梅特卡夫(Bob Metcalfe)的注意,后来他使用同轴电缆作为以太——以太网这个术语也是由此而来的。

记得当时Bob Metcalfe还不得不说服他的论文导师“以太网可以工作”,我就很佩服他。虽然它能达到的速度是3Mbps,但是比9600bps快得多。我想在此基础上可以探索各种可能性。我甚至想把它作为宽带网络放到校园有线电视网络上。

其实在工作之前,我在初中就尝试过建立一个计算机网络,或许它还不能真正发挥效用,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我很快就学会了编写软件。在麻省理工学院电气工程系,也有计算机相关的工程项目。因此,我同时了解了基础硬件和软件,这给我今后的工作积累了宝贵的经验。

至今互联网发展已经50年了,但有人将互联网与阿帕网(ARPAnet)混为一谈。我认为它们是非常不同的,互联网发展的关键不在于网络,而在于创建解决方案的能力。

公共基础设施中的任何改进都会使互联网的应用程序受益,并为人们创造新的机会。或许人们认为无论是蜂窝网络还是Internet并不重要。事实上,像蜂窝网络这样的可靠交付也是有代价的,要么是以付费墙的形式出现,要么其可用性受到供应商构建设施的地方限制。

当我读到一篇“Connecting Essay”文章时,里面所强调的5G或更安全的互联网技术让我担心,互联网的本质精神或者初衷可能发生变化了,传统意义上人们会通过电信的发展视角来看待互联网,认为互联网的目的是变得更快更安全。

我再次想到了电子表格的发展变化。自1979年我第一次编写VisiCalc以来,它已经有了一些显著的改进,但基本的Spreadsheet仍然是其核心。当人们试图增添更智能的功能时,并没有受到众人的欢迎。因为电子表格的秘密在于,它只是一个反映用户智慧的工具,而不是强加于人的工具。

同样,与其说“Internet”是解决方案提供者,还不如说是一个推动者。它与电信的概念(将消息作为服务完整地传输)是有本质区别的。如果像Netflix、Skype这样的其他公司使用Internet,会产生一种内在的利益冲突,因为他们正在从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所有者手中夺走业务。我们需要以一种非寻租的模式为基础设施买单。

5G技术试图让互联网回到贝尔电话时代,它以高昂的价格将人们的一些需求智能化的植入网络——这将带来很大的成本,因为它需要全新的基础设施。这些基础设施重新部署网络,并在各地设立付费墙。虽然这会提供给我们更多的服务,但不能为互联网创造发展的机会。

互联网即将迎接彻底的挑战。如果我们一直躲在背后,永远不会知道未来将会发生什么?目前我们所面临的是更高的付费墙或更权威的智能网络提供商。

在这个充满激进主义的新时代,我们需要清楚地了解很多东西,前进的道路上难免会遇到一些挫折,但竞争对手不会让我们得到喘息之机。如果我们依赖于智能网络提供商,那么未来的发展终究是有限的,甚至还会倒退。

创建互联网解决方案和提供服务固然重要,但也需要不断创造新的机会。只要我们敢于创新和大胆思维,就一定能够看到机会。我认为多样性竞争或发展是必要的,因为成功没有固定的衡量标准,我们不可能知道所有的环境变化及其影响。

互联网未来50年的发展,应是以创造机遇为核心,而不是简单地完善现有的基础设施。

 

原文链接:https://medium.com/@bobfrankston/the-internet-and-my-53-years-online-427267e34f34

作者:Bob Frankston;译者:风车云马;

责编 : 胡巍巍;公众号:CSDN(ID:CSDNnews)

来源:https://mp.weixin.qq.com/s/wnSpMuLGT8QulGck0jYNCw

本文由 @CSDN 授权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作者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评论
欢迎留言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