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互联网20年,5类主要产品,5大创新思想经验,5条教训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激荡20年,互联网将心之所向扩大了界限

1996年早春的一天,北京中关村南大门零公里处,竖起了瀛海威的广告牌:中国人离信息高速公路有多远?向北1500米。尽管9年后,瀛海威消失。但蔓延在互联网界,最具核心竞争力的产品,都是由那一代中关村人的情怀衍生的。

hulianw

从1995到2015,5类主要产品,都巧妙地利用了社交心理学。实际上,是改变了人与人,人与物间的交流形式,将心之所向扩大了界限。最初的商业法则略显单纯,人们期望一种“综合型”的企业家精神引导未来的产品进程。

五类主要产品

一、致那些年逝去的门户、论坛、博客

先说门户。

2015年11月,网易前新媒体总监龙志离职时说:做了十多年记者,还是喜欢做让自己有感觉的事情。在网易客户端架构拆解的同时,被认为其商业化运营势头也在加大。龙志选择在这个时候离开。

他说,网易要向流量型平台发展,势必引入第三方资源。引入第三方资源,意味着以原创为态度的门户网站要做出某些让步。有点像以自营发家的京东,自营相较第三方的比例在递减。传统印象当中的门户,就可能彻底变了味道。

凯文·凯利总结,颠覆性的技术问世时,都具有某些共性。质量低、风险高,边际利润低,对应着小众市场,前途未卜。这时候商业因素往往并不能击破创始人情怀的防线,后来随着越来越多因素的介入,维持利润增长成为每家面临革新的企业绕不开的坎儿。

当初,由于信息稀缺产生了门户,又因参与感的渐强而出现论坛。最开始都是一小群“发烧友”围绕“言论自由”起义产生的抒发地。

信息被看做完成社交动作,达到社交目的的载体。如钱皓所讲,20年前的中国,互联网对人们最大的吸引力所在,就是信息。谁掌握了全面的信息,谁就能在那个时代获得成功的先机。因此搜狐、网易转型,涉足游戏、布局移动端,新浪加入阿里系等。大型门户在改变,当初“门户”的诠释越来越宽泛。

这样的事实也就见怪不怪:几个大型门户纷纷设立论坛,以其在市场先天取得的信任感很快地占领新兴领域,同时也伴有其他,在今天谓之垂直领域的存在者,比如天涯,比如猫扑。与信息相关的关联方,想方设法地迎合买单者的口味和习惯。

与群体对应的是个体,互联网的宽度理论上可以容纳无限量的个性化内容,所以有后来博客的繁荣。我们不能说中国博客昙花一现,但其天生的媒体和社交双重属性,无疑加快了向垂直领域分裂演进的速度。

由内容衍生关系,由关系衍生整个价值链。

二、得社交者得天下,论企鹅的N个族群

2013年,阿里推出继网络通讯事业部后的首个集团核心级项目“来往”,除语音、文字外,来往支持阅后即焚。依托阿里庞大的用户基数,其期望能通过社交将生活、消费等多重场景做有效的对接,形成生态。在阿里的整个价值链中,一直没有产生足以与腾讯匹敌的社交产品。

为什么社交成为兵家的必争之地?因为互联网的发展,不仅为人们提供一种工具,也逐渐将一种生活习惯,更确切地说是生活方式,类似于吃饭、喝水,但相对隐形的行为属性慢慢植入人类的观念。

于长期利益,社交能够增强用户黏性,为其他企业系的产品奠定良好的群众基础。商业的一个维度里,谁抓住了用户的需求,谁的产品就能有更久的生存价值。于大众,更重要的是,我们生活在一个迫切需要与外界接触和交流的时代。某种程度上,社交正逐渐变成一种刚需。

先是QQ,后是微信。不得不提的还有微博,微信产品发布后,许多人弃微博而去。在阿里收购新浪的那段余温中,很多人对微博的种种模式给予犀利的质疑。与其花时间刷微博,一部分人可能对张小龙的2359条饭否日记更感兴趣。腾讯也有微博,但功能性和空间差不多,甚至还不如空间的花样繁多。

为什么新浪微博在层出不穷的社交软件中还能有如此高的用户黏性?

其实,我们需要重新审视这款历经几代的成熟产品。2015年有个热词,网红。网红类似草根,是彻彻底底的互联网产物,说到底也无非是一群普通人由于某些特质变成了拥有几千万粉丝的“明星”。靠着一只猫和一只狗火遍生活圈,写写生活的暖男马建国,拥有两千万粉丝,甚至高过很多传统意义上的娱乐明星。当网红走进卫视,开始进军传统媒介,我们才知道,新浪微博的这一关联产品原来在逐渐被大众接受。这款社交产品,不仅兼具娱乐属性,也在窥探商业价值。

新浪微博的娱乐价值和娱乐行业的经久不衰异曲同工。就是新的东西可以被新的消费群和旧的消费群同时接受。只要娱乐产业还在发展,新浪微博的粉丝群体就都将成为新浪微博的黏性用户群。

三、自媒体对纸媒,是颠覆,还是传承?

自媒体可以看做是微信的一个外围关联品,无疑言论的自由化使自媒体的发展更加“激进”。

无意中看到一篇文章,“当草根向资本靠拢,自媒体已不再是当初那茬韭菜”,觉得很有意思。自媒体的起初兴起,是组织内的人,由于言论受限脱离组织,然后自立门户,聊聊情怀,聊聊梦想,聊着聊着就把资本聊了进去。

如果从广告学的角度,大多数产品的前期准备其实都是在为营销哲学的发散,而奠定基础。所谓不会跳舞的厨子不是好演员。产品接入资本,为商业服务无可厚非,但总觉得和我们起初的想象有些偏离。互联网使自由进步,却又回到经济为政治服务的怪圈。

无论如何,自媒体的发展确实为社会的言论自由和传播方式的解放带来益处。

2012年,在“ONE”上线的发刊词《碎片》中,韩寒写道:身边的碎片越来越多,新闻越来越杂,话题越来越爆,什么都是来的快去的也快,多睡几个小时就感觉和世界脱节了,关机一天就以为被人类抛弃了。于是就有了你所看见的《一个》。每天一张照片,一篇文字,一个问题和他的答案。前不久,只做简单讯息的“one”宣布融资6000万,原因是之前单薄的内容维持用户黏性,太过吃力。

原来“文艺生活”也需要生态链的构建。

五大创新思维

  1. 参与感是每一阶段产品吸引用户的首要利器,同时也是培养用户黏性的重要手段;
  2. 得社交者得天下。无论是生活O2O,还是其他垂直类产品,经营物的前提是经营人的心理;
  3. 产品应有引发热点关注和持续互动的强大基因;
  4. 不断渗透网络营销整合和娱乐化思维;
  5. 每一个时代的宠儿和明星,都可能在上一个时代找到对应的存在。

五条教训

  1. 同质化严重的产品内容会令整个行业陷入或短或长的停滞期;
  2. 单维度的产品或内容已不适用当下互联网的发展。要么不断做精产品,要么做生态,搞融合;
  3. 从现实走向虚拟,是机遇,也存在高风险。当人类开始不可控自己的生活,危险正悄悄萌芽;
  4. 如今的产品能够在上一代找到对应固然好,但很难逃脱与上一代产品同样的困境逻辑;
  5. 忘记初心、商业意味浓重的产品,颠覆自己,只是时间的问题。

结语:

互联网激荡20年,围绕消费群体的社交产品大致有个主线:陌生群体以文字为交流方式——熟络群体的文字交流——与他人间的语音互动,最后是视频。

科技的进步起到了关键性作用,但最主要的还是将世界,甚至宇宙,以不同的形式呈现在每一个自然人的眼前。使我们以更加公平、自由的方式了解外界的一切,更好地生活,提升,修炼。

以上终属物理属性,于心,归结起来,就是佐证了“万物之理不外于吾心”。将世界万物以更佳的方式呈现给大众,然后通过失败和轮回,破大众心中之“贼”。说到底,互联网发展的这20年,每一代明星产品都是在抢夺“心智”。

也许有天能通过大脑回路来感知人的思想,但心理能透过何种方式感知?至少目前尚无定论。与心理打赌,赌赢了就是今日成功的产品,赌输了的,就只能成为这20年互联网发展的垫脚石。

 

作者@言汐      来源@互联网周刊(公众号:ciweekly)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