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消“996”、大裁员、年终奖缩水,这届互联网人没有余粮?

8 评论 1.3万 浏览 1 收藏 11 分钟

编辑导语:2021尾声已至,互联网相关议题正在持续发酵。在这段时间里,互联网取消996,收入减少;大厂裁员以及年终奖缩水,这一系列现象都在折射着互联网什么样的现状?作者分享了几位互联网人的故事,互联网人的烦恼都在暂时的,而互联网人的年关究竟会过去。

2021年的尾声,互联网人的心情再起波澜。有的因加班减少导致收入不及预期,家庭开支捉襟见肘;有的遭遇公司以“优化”之名裁撤,四处寻求offer;有的年终奖预期缩水,与网传的腾讯网易高额年终奖形成强烈的心里反差……

互联网人的年关,冷暖自知。

一、“我宁愿在996里哭,也不愿在955里笑”

“工作嘛重要也不重要,上位嘛重要也不重要,但都不如周末重要。”身处一线城市的卢洋曾如此断言。作为某互联网大厂的一员,当取消996的消息还在公司内部酝酿之时,卢洋内心是认可的,毕竟年逾30岁早已不再年轻。

但石锤还没有落下,卢洋并未急着表态。

因为养家育儿的开支颇大,再叠加维系有房有车的生活,赚钱压力不容忽视,这也成为卢洋的顾虑。

等到996从制度上被取消了,卢洋终于可以理直气壮地挤出时间,好好陪伴家人:“奋斗×与摸鱼佬各走各路,大家不用彼此为难了。”

然而,幸福时光总是那么短暂,烦恼不期而遇。

加班减少导致收入也相应减少,虽说卢洋有一定的心理准备与家庭积蓄,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入不敷出的情况愈发严重。

“家里的领导还是坚信‘只有花了的钱才是你的’。”卢洋苦笑着告诉锌刻度另一半的大手笔消费,“2021年到现在杂七杂八花了60多万元,还没有收手的意思。”

而且,卢洋的妻子还在整日念叨着要换房。对此,卢洋也坦承,当初首付不够房子买得小,如今一老两大一小有点转不开,的确应该换个更适用的居住环境了。在生活的重压之下,卢洋下半年时刻被鞭策着要“多赚多赚”,可到底赚多少才是终点?

对于这个问题,卢洋内心非常迷茫:“现在的收入还能维持几年?别跟我说后面还可以赚得更多,三四十岁之后能找到冷门但维护周期长的项目就不错了,收入肯定不如巅峰期啊!”

“你知道吗,我现在宁愿在996里哭,也不愿在955里笑。”说到这里,卢洋感叹,“之前我还觉得取消了996是好事,但工资降低了之后我才明白加班的好处,可惜已经回不去了。”

其实自2021年以来,快手、腾讯等大大小小的互联网公司虽然取消了996,却并未让所有人满意,依然不乏像卢洋这样不堪生活压力,主动要求高时长、高负荷的员工。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告诉锌刻度:“部分程序员群体或家庭一样困于消费主义,虽然拿着高薪却也活成了‘精致穷’,走不出这个怪圈,赚多少都是不够的。”

二、“别人是财源滚滚,我却是裁员滚滚”

相比卢洋,陈昱清的处境更为不妙。陈昱清,坐标成都,现为一名互联网小厂的打工人,负责用户运营已两年有余,原本还憧憬公司明后年IPO,自己的薪水可以跟着水涨船高。

然而,自2021年11月下旬开始,公司要裁员的消息不胫而走。

从那时起,陈昱清就一直心神不宁:“小道消息说业务线要砍、部门要撤,那后面要做什么,瞎子都看得出来。”

到了12月2日,陈昱清收到“去会议室聊一下”的消息,彼时不好的预感成为了当前的现实。

坐下之后,HR先是肯定了陈昱清的工作成绩与努力,随后透露公司由于战略决策的缘由,业务线要调整,希望与其协商离职。“没有想到,我居然是部门第一个被裁的。”陈昱清不免有些意难平。

尽管心存不满,陈昱清也没有做过多纠缠,选择拿钱走人,“有同事既不原意主动离职,也不同意调岗,还耗着呢,可能是想多拿一点补偿吧。”

“所谓裁员,其实就是换一家公司继续干,说不定钱还多点。”抱着乐观的想法,陈昱清开启了年底的求职之路。但实际情况完全超出了陈昱清的预料范围。

因为互联网凛冬已至,降本增效成为行业的共识,且不说能不能换一份更高薪的工作,就连找到一个养家糊口的职位都成了难题。

据公开资料显示,网易、爱奇艺等多家互联网明星公司有人员优化的消息传出,既有整个部门裁撤,也有末位劝退,还有做未雨绸缪式准备的……

譬如,爱奇艺被曝出裁员20%~40%,涉及市场、投放、渠道合作等以花钱为主的部门,补偿标准为工作年限较长的是“N+1”,而工作仅数月的只能获得“1.5倍”。

爱奇艺董事长兼CEO龚宇在2021三季报分析师电话会上直言:“对爱奇艺来说,当前重点是开源节流,主要是砍掉低效率的业务、项目,增加和尝试新的货币化机会。”

“守业难,就业更难”的社会大潮下,陈昱清起初的自信满满逐步消失,反而是焦虑达到了顶峰。

“投简历没有下文,朋友内推也没有回音,我是不是完全没希望了?”陈昱清甚至考虑到要不要从用户运营转行为程序员,“别人是财源滚滚,我却是裁员滚滚。”

毕竟,程序员的技术壁垒更高,offer相对更多。

对此,大V风云学会陈经表示认同:“程序员正在变成万能工种,什么行业都需要程序员,而且很多行业里程序员的比例还越来越高,世界程序化了,所以程序员一直会缺。”

三、“年终奖还没到手,我已经开始抑郁了”

类似陈昱清这样前进后退都无着落的终究只占少数,多数互联网人考虑的还是年终奖会不会缩水。眼下,因互联网行业不再推崇无序扩张,而是有意控制增长规模,令盈利能力从账面来看呈现不乐观的势态。如此一来,互联网人翘首期盼的年终奖,缩水必不可免。

对此,武文超心知肚明。

武文超,93年生人,2018年硕士毕业之后进入互联网行业,从事软件测试工作,对2021年绩效考核自我预测的是B或者B+,一个不上不下的水准。

武文超告诉锌刻度:“我们部门不裁人,但年终奖可能要缩水,有说少一半的,也有说意思一下的。”

与之对应的是,坊间流传网易《哈利波特·魔法觉醒》项目组年终奖直接全员安排888888,壕无人性,而腾讯《英雄联盟》项目组 年终奖每人120 万现金,这还不包括阳光普照奖和股票。

反差之下,武文超与同事们感慨颇多:“说不羡慕那是假的,搞得我想都去弄游戏了!”其实,武文超所在的公司也有多个游戏项目组,传说年终奖不会缩水,有的甚至还有所提升,但也没有行业顶流项目组那么好的待遇。

而一名从事手游开发的同学劝解武文超:“现在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每年都有成百上千个游戏项目出道,真正火的就那么几个,开中宝箱了,老板当然慷慨了。”

确实如其所说,《哈利波特·魔法觉醒》传出高额年终奖的同时,网易的《幻书启示录》游戏也宣布关服,真可谓冰火两重天。

尽管如此,武文超的心理落差依然难以抚平。

“对公司来说,游戏皮肤不过一串代码而已,来钱太容易了。”武文超告诉锌刻度游戏是2021年少数几个没有受到外界干扰的行业,“年终奖还没到手,我已开始抑郁了”。

综上不难看出,当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巨头们纷纷放慢前行的脚步,互联网人也受到这样或那样的冲击,只是在临近年关这个特殊时间段表现的更加明显而已。

不过,互联网依然是中国最有前景的行业,风雨之后或释放更大的潜力,那么互联网人的烦恼或也只是暂时的。

毕竟,年关难过依然年年能过。

 

作者:陈邓新,编辑:孟会缘

本文由 @锌刻度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 CC0 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确实文章三观不正,消费主义的锅不要让996背

    回复
  2. 这篇文章,总结起来,三观不正。最后因为别人拿了特别多的年终奖,愤愤不平。

    回复
  3. 累死了也不行啊,虽然赚钱很重要,但是身体还是**的本钱啊

    回复
  4. 我感觉互联网行业依旧很吃香哇

    回复
  5. 笑死,正常开销怎么会不够用?不去碰奢侈品,不乱买东西,不过度放纵消费。一年能花多少钱?对于一线的互联网人来说绰绰有余了吧?
    我记得看过一篇文章说,美国很多富豪和普通家庭的区别就在于富豪会攒钱,并将攒下的钱投入到慢性但稳定的投资中,长期下来就变成富豪。而大部分不会攒钱的美国人总是在一些小利益的得失上进行抱怨,在出现大的利益变动的情况下进行集体抗议。

    回复
  6. 所以你觉得996不违法?

    回复
  7. 第一个案例,应该怪妻子的消费主义,和家庭理财能力差吧。那才是根本问题。

    回复
    1. 公司老板都知道开源节流,裁人,降薪砍年终奖,家里却还在被消费主义绑架,也挺讽刺的
      倒是这两天看B站视频一个妻子哭着说降薪了,本来想买块肉回家给老公吃,最后只买了个豆腐,感触挺多的。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