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短视频遇上“最严新规”,长视频真能笑出来?

3 评论 4446 浏览 0 收藏 10 分钟

编辑导语:近几年,短视频的风口打开,几家大厂纷纷加入这个风口上企图高高飞翔。在短视频快速发展下,人人都会剪辑,视频内容呈现百花齐放的现象。即便是如此,部分视频被胡编乱建引起不少争议。本篇文章作者针对广电最新发布的新规定发表自己的想法,快来看看吧!

视频剪辑,并不是个新词语。尤其在近年来,中短视频平台的快速发展下,更是呈现了人人均可剪辑的现象。但在这个快速发展的过程中,不乏存在视频被胡乱剪辑的现象,也因此出现不少争议。

近日,国家广电总局在官网发布最新的《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细则规定“短视频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及片段”,也成为网友们及“二创”博主们最为关注的话题,这也被不少网友们戏称短视频“最严新规”。

细则一出,立马冲上了微博热搜,相关阅读量累计达到2.9次,相关讨论突破2.1万条。

有意思的是,在财经网组织的“你会在短视频平台看影视剧剪辑吗?”的投票中,“实不相瞒,看了剪辑才会去看原作”的投票数量最高达到4053条。不知道这条消息一出,一直抵制短视频侵权的长视频平台们又会是何表情。

其实,这样的规定也并非首次。今年4月,相关协会就联合长视频平台,以及影视企业共同发布《关于保护影视版权的联合声明》,呼吁广大短视频平台和公众账号生产运营者尊重原创、保护版权。

如今,短视频“最严新规”的出炉,对于整个视频行业来说可谓是倍感交集。

一、短视频剪辑风靡

之所以出台短视频“最严新规”,也确是因为短视频平台,存在长期以来的剪辑版权视频的现象。

去年3月,优酷出品的《冰糖炖雪梨》在开播次日,在快手平台中就能搜索到相关切条、整条视频作品;今年8月,腾讯视频独家会员热播剧《扫黑风暴》,在抖音平台中就存在剪辑类账号上传相关剧集的“二创”视频。

近一年来,关于对短视频侵权的声讨也是屡见不鲜,多个长视频平台以及影视公司多次通过各种渠道反对相关影视作品遭短视频剪辑、搬运、传播等侵权行为。从今年4月开始,以“爱优腾讯”为首的长视频平台及影视公司就发起了对版权保护的提倡。

为此甚至,“优爱腾”首度联手,以《老友记重聚特辑》上线后几个小时,B站上就出现了大量侵权盗版视频为由,发声明谴责B站。

在影视作品“二创”侵权引发多方众怒后,短视频平台也并没有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例如加大对侵权视频的人工审核、设置侵权申诉通道等。

根据短视频平台公布的数据,今年上半年,抖音审理了将近4万起侵权举报,下线了2万多条侵权视频,永久性封禁2000多个违规账号,而快手同样下线了2万多条违规视频,以及封禁2000多个违规账号。

《中国互联网络发展状况统计报告》显示,在短视频平台上与影视剧相关的解说、盘点、混剪 吐槽等内容符合用户观看需求,热度较高,但大量短视频账号在未经授权的情况下免费搬运、传播并获利,对版权所有者造成利益侵害。

即便如此,短视频侵权现象也是愈演愈烈,如同“镰刀割过的韭菜一般,一茬接一茬地疯狂生长”。

《豹变》采访的影视UP主何伟表示,“观众喜欢听影视解说,这是刚需。我们也在等行业规范出来,按照规范来做,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被动,说不定哪天版权方和平台就会过来找麻烦。”但在流量和变现等商业化利益的驱使下,终究是不理智的剪辑博主占据了主导地位。

二、长视频:内容之外没有捷径

然而,抵制短视频侵权就能令长视频平台的用户使用时长增加,付费用户见涨吗?

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3月,短视频应用的人均单日使用时长为125分钟,较长视频应用高出27分钟,且差距呈增长趋势;53.5%的短视频用户每天都会看短视频节目,这一比例较长视频的36.3%高出17.2个百分点。

除了用户使用时长在缩短之外,长视频平台的付费会员用户数量也已见顶,从近几个季度的“优爱腾”的财报数据就能明显看出。

北京真叶文化有限公司经理、导演戎震感叹到,“说到底都是对用户时间的争夺。我们平均上线一个影视剧,从以前的1.5个月,到现在的8-12个月,这怎么和短视频的快速制造、多线竞争对抗呢?一个人睡不着觉,先想着打开的会是抖音,而不是一部电影、电视剧。”

从表面上看,之所以长视频平台一直以来坚定要革除此类短视频的态度,是因为短视频平台截获了长视频平台的关键剧情或者高光台词通过剪辑提纯,快速吸引观众注意并传达信息点,抢夺了长视频平台的用户使用时长,间接性地缩减了付费用户。

但造成现象的核心却是在于,近年来长视频平台以及影视公司内容制作的剧情以及质量日渐低下,多数剧情以及影视作品的内容质量并不稳定,关键剧情或高光画面相比以往较少,用户对此的粘性下滑。

不少网友表示:“有些剧情实在是太拖拉了,一集一集的看,倍速看都觉得是在消耗时间,还不如看剪辑的。”,甚至有网友发表声明,“我是在抖音上看完《甄嬛传》《如懿传》的。”

《港股研究社》通过一位受访者了解到,“有时会存在通过观看剪辑的短视频后,才想着去追剧。”

腾讯公司副总裁、企鹅影视CEO孙忠怀也曾指出,“切条搬运式短视频火热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长视频内容注水。而过高的内容成本,更是长视频平台长期难以翻身的重要原因。”

近年来长视频平台的会员价格一直处于上涨阶段,加上长视频内容注水,付费用户自然会处在一个低速增长的阶段。今年爱奇艺、腾讯视频先后都经历了新一轮的涨价,但涨会员费并非是缓解长视频平台盈利困扰的良策。

如今,短视频相关规定的推出也并不是长视频平台改变现状的救命稻草,毕竟,中短视频平台的优势在于契合了用户碎片化时间的需求,而这从本质上来讲是长视频平台做不到的。对于中短视频的长期发展而言,有了更加清晰的规定之后,倒更能促进行业的进一步发展。而长视频平台,因为具备信息承载量更大的特性,除了在内容上继续下苦功之外,似乎没有更好的捷径。

 

本文由@港股研究社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

给作者打赏,鼓励TA抓紧创作!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长视频一般来说受众少一点,毕竟短视频受众广一点还是目前的趋势

    回复
  2. 说实话我一般都看短视频,有时候看见那么长的进度条都会有些不想看下去了。

    回复
  3. 我认为能,其实就我个人而言,我还是挺喜欢是长视频的,自我感觉长视频更适合做知识视频。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