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中国移动互联网十年:第一代创业公司都去哪儿了?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核心提示] 中国移动互联网已经走过了十年的征程,值得我们回过头看看第一代的那些公司现在活得怎么样,对我们现在有何启发。

要说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历史,就不得不从诺基亚说起。

几天前,诺基亚 X 在京东上开启首轮抢购,仅 20 分钟便告售罄。这久未见到的辉煌让众多诺粉激动得泪流满面。在诺基亚的全盛时代,这点销量谁在意呢?看着诺基亚这位塞班时代的创建者,也是移动互联网软硬件产业链上最后一个没从塞班加入 Android 系统的公司终于被 Android 招安,我们不禁感叹,“十年河东,十年河西”。移动互联网从塞班时代进入 Android 时代,不止诺基亚老去,还有一批中国最早成立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没能抓住 Android 的机会,被快速发展的移动互联网行业甩在身后。当然,其中也有一些腿脚跑得快的公司,转入了 Android 的快车道。

在 IT 行业,十年是个分水岭。中国移动互联网从 2004 年兴起至今已有十年,这些已经成立近 10 年的移动互联网公司都去哪儿了?准备好炸鸡和啤酒,纸钱和香炉,庆祝或祭奠,盘点下最早一批移动互联网各个公司的现状便知。

易查:远走海外的搜索明星

谈及手机搜索,不得不说手机搜索引擎的鼻祖易查。易查搜索被业内认为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第一个手机搜索引擎。易查成立于 2004 年 2 月,在 2007 年鼎盛时期,易查手机搜索的市场份额达 57%,超过了百度和谷歌市场份额之和。2008 年,易查搜索以 47.6% 的比例位居手机用户最常使用的 WAP 搜索引擎首位。

搜索是一块肥肉,每个人都在看着。当百度、搜狗等众多巨头在互联领域密集“圈地”,扛起转型移动终端搜索领域大旗时,市场空间被挤压的易查最终让出巨大的中国市场,远走日本。2009 年,有传闻说易查要上市了,结果是“狼来了”;2011 年,听说易查已在日本启动上市,最后不了了之。最近一段时间,看到易查偶尔被一些媒体提起,不禁唏嘘,沧海桑田,在中国,它已经跌出手机搜索的主流市场。

喜欢跟着潮流的人,往往会被潮流淹没。在移动互联网兴起的十年间,占着手机搜索这个坑,虽然巨头虎视眈眈,但易查是有机会做大的,可惜的是它没想明白自己要做什么,总想赶上每一轮互联网的热点,本地化服务、移动支付、O2O……这些正是今天 BAT 想构建的平台体系。

创业公司想法多,做得多,是致命伤。

3G 门户:跌宕起伏的上市梦

2013 年底,久邦数码登陆纳斯达克。不少人疑惑,久邦数码是谁?大多数人可能没听过久邦,但说起这家公司旗下的早期业务——2004 年上线的“3G 门户”,不少人就熟悉了。这是一家塞班时代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也是中国最早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之一。其在 2G 时代曾以免费的 3G 门户业务为生,在塞班时代推出“类微信”的超级客户端,在苹果手机盛行时选择了 Android 平台做开发。时至今日,那会儿同行的创业公司差不多都死掉了,3G 门户算是为数不多存活下来的第一代移动互联网创业公司。

比起第一代移动互联网的其他创业公司,3G 门户的发展可算跌宕起伏。在塞班时代迎来短暂辉煌,之后想法超前却一直微利,甚至曾几近倒闭。除了其所在的媒体行业受新媒体冲击外,根本的原因是 3G 门户那时还没有找到最核心的业务,在营收方面也还靠着门户网站及阅读业务支撑,并没有亮眼的营收表现。现在随便打开一个 Android 应用市场,在阅读与新闻分类的热门应用中均很难找到 3G 门户的 APP。

直至 2013 年 3G 门户的母公司久邦数码上市,这家老牌的移动互联网企业又走进人们视野。有意思的是,久邦数码上市最主要的筹码并不是九年前声名鹊起的“移动互联网第一门户”,而是 2010 年开发的手机桌面产品 GO 桌面。根据久邦数码官方数据,截至去年 9 月,GO 桌面下载安装量是 2.3 亿,平均月活跃用户 4200 万,目前用户 70% 来自于美国、欧洲、韩国等海外市场。而就在上市前两个月,门户网站还传出大裁员的消息。

不少人看空久邦数码上市,然后高潮又来了。3 月 26 日,久邦数码公布其上市后的第一份季度财报,营收增长同比 63.5%,净利润同比增长 76.4%,全线飘红。

斯凯网络:成也山寨,败也山寨

美国的资本市场向来喜欢听故事。中国第一家上市的移动互联网企业、中国版 AppStore,这故事多容易讲,但斯凯网络失败了。2010 年底,斯凯网络踩着塞班悲壮的余晖敲响了斯纳达克的钟声。发行价为 8 美元,开盘 6.02 美元即跌破发行价。2011 年中曾短暂突破 20 美元,但一度跌到不足 2 美元。斯凯上市后被狙击,主要是因为斯凯主要打造了一个服务于山寨机等低端手机的平台,但随着智能机崛起,投资者对这一平台模式表示担忧。

2005 年,斯凯网络成立,并推出中国第一个完全自主研发的冒泡手机软件平台,利用中间件平台+B2B2C 模式,斯凯曾让中国无数低学历、低收入、低年龄山寨机用户,享受到和智能手机一样的基于移动互联网服务手机应用,相应产业生态圈构建得到合作伙伴认可。根据斯凯官方数据,2011 年起国内用户数便超过 3.5 亿,海外用户破 8000 万。

不过,随着 3G 手机的崛起,Android 产业链迅速崛起,斯凯网络的商业模式不可避免地要受到质疑。当前各品牌手机厂商及运营商纷纷推出自己程序商店,如联想的乐商店、中国移动的 MM、中国联通的 WO 商店,斯凯网络不可避免被边缘化了。

上市前后,是斯凯短暂的巅峰期。

UC:在 BAT 的竞争路上“独”善其身

在中国互联网领域,能在传统互联网巨头的夹缝中成长起来的企业不多,在某一垂直领域市场份额甩 BAT 几条街的更少。UC 是少数例外之一。此前,传闻百度一心想全盘收购这一流量聚合大户,摆脱移动端的窘境,但这场收购风波最后以阿里巴巴增股,马云入驻董事会收场。BAT 争相抢购,看中的正是 UC 占住的坑——手机浏览器。这个坑已经成为移动互联网最重要的流量入口之一。根据艾瑞的报告,通讯工具和浏览器是手机手机最常使用的两大应用。

2004 年,UC 推出手机浏览器产品,估计也没想到能发展这样。在塞班时代,手机配置不高,网络速度受限的情况下,主打速度快和省流量的 UC 手机浏览器成为绝大多数人在手机上访问互联网的最主要途径。即使是腾讯、百度等传统互联网巨头纷纷进军手机浏览器市场的现在,UC 的统治地位仍毋庸置疑。据艾瑞统计,UC 占据中国手机浏览器市场超过 60% 的份额,几乎是第二名的两倍;全球用户超过 5 亿,其中 Android 平台已经超过 3 亿。而在国际化上,UC 算是少数成功的中国企业之一。据互联网统计机构 StatCounter 的数据,该公司在印度的市场份额已经超过 30%,位列第一,其在西班牙、新西兰等地方市场份额均超过 10%。

凭借庞大的用户量,UC 开始转型平台,这家以手机浏览器起家的企业旗下目前已经拥有 UC 浏览器、UC 九游、PP 助手等多个业务,涉及浏览器、应用分发、手机游戏领域,且均排名前列。此前,据说 UC 年收入已经达到十亿量级,盈利不少。

难怪面对 BAT 的收购,UC 坚持要“独”善其身了。

买卖宝:在草根堆里闷声发财

在中国电子商务市场 C2C 市场,淘宝几乎完全垄断。在 B2C 市场,天猫、京东、苏宁、一号店几乎瓜分。大家都以为中国电子商务格局已定,但名品折扣市场依然跑出一个唯品会,农民工市场则跑出一个买卖宝。

唯品会,大家肯定知道的,上市两年,股价涨了 30 倍,市值接近 100 亿美元。买卖宝是甚?大家可能不熟悉。买卖宝成立于 2006 年,是国内最早涉足移动电子商务的专业平台,其目标是草根用户,生活在三四线城市,或者是大城市当中的新移民。这些用户大多没有电脑,主要通过低端手机上的手机版网站来做支付的。

为何说它是黑马?先看看一个数据:日均访问用户超过 800 万,月销售额过亿,并连续 6 年保持 300% 的高速增长;2013 年平台年交易额近 20 亿元人民币。这些数据对大型电商平台并不算什么,但单算移动交易量,买卖宝算是首屈一指。不久前,买卖宝再次得到来自腾讯的战略投资,据说这笔钱将会用于发展它自营的低端智能手机品牌大 Q,以及全国范围内的仓储系统。没用过大 Q 手机,也没在买卖宝下过单,但从目前发展态势看,买卖宝似乎有机会成为垂直电商里,继唯品会后又一匹黑马了。不过腾讯入股京东,把旗下的拍拍网等电商业务并入京东后,买卖宝的地位貌似有些尴尬了。

致那段逝去的青春

这些公司的创业史,其实是中国移动互联网的发展史。有些公司在创业的道路上越做越大,比如 UC;有些则泯然众人矣,比如易查。不管它们成功了,还是在成功路上,还是失败了,他们都代表了中国移动互联网的青春时代。

来源:极客公园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