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乎重新定义“知识分享”

从零开始学运营,10年运营老司机带路,2天线下集训+1年在线学习,做个优秀的运营人。了解详情

知识付费的终局或许既不是出版也不是教育,而是和社交、支付一样,成为基础设施。

今年的乌镇互联网大会,被大家记住最多的首先就是饭局,先是丁磊组织了一年一度的猪肉品尝大会,然后刘强东和王兴拉来了他们的朋友圈,搞了个“东兴局”。

但首先这是一个关于互联网的分享大会,一方面是世界级风口的探讨,比如人工智能;另外一方面是中国互联网新秀开始崭露头角,比如知乎。在“分享经济:创新与治理”分论坛上,知乎是唯一一家知识分享领域的代表企业。

“东兴局”上的企业其实能代表每个用户都很近的互联网领域,比如内容分发、共享单车、短视频以及知识付费。前面三项在去年就成型了,而今年是知识付费开始商业化并且更为机制化的元年。正如周源所说,2017年是知识分享成为真正市场的一年。周源在分享知识市场的繁荣同时,也提出了知识分享所面临的非标品属性和版权问题。透过他的演讲,我们或多或少也能窥见知识分享的逻辑以及趋势。

重新定义知识精英和知识分享

碎片化甚至粉尘化的消费社会,我们都面临知识的危机,同时也经历着一场划时代的知识分享转型。就像温伯格在《知识的边界》说的,知识具有网络属性,这网络存在于商业、政府、媒体、博物馆、图书馆,以及人们沟通时的想法中。

在人类历史上,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知识的传递都受到载体的限制,在大多数历史阶段里被一小部分精英阶层所垄断。知识仅以家族或师承的方式,进行小范围传播。这是长久以来,人们的“知识只属于精英阶层,知识是高高在上的”这种刻板印象的由来。

周源提到了一个全新的概念,即“超越传统精英观念的知识的共享,是推动社会可持续性发展的最优解。周源说:“互联网的发展让知识分享变得无比快捷。如今,每个人大脑中的知识、经验和见解都被搬到了互联网上,我们与世界、与信息、与知识产生着不同的连接。”

当互联网让知识分享这件事得以全民参与的时候,人们眼中传统的“知识精英”观念也将被改变。对于“精英”这件事,周源表达了自己的理解,他说:“每个人都有值得被分享的知识,每个认真分享知识的人都是精英。”在周源看来,知识社会的全民参与,知识分享得以“超越传统精英观念”。

而当知识变得网络化之后,房间里最聪明的那个,不是给我们上课的那个人,甚至也不是房间里所有人的群体智慧,而是房间本身。这就强调了平台的价值属性,而知乎这类平台就是“人类知识分享的加速器”。

知识分享面临非标品属性和版权两大问题

现在的知乎,不仅有知乎Live、知乎书店等知识付费场景,最近还上线了主打及时性、结构化的音频付费场景——知乎私家课。而喜马拉雅FM、得到、分答等其他知识付费产品也都在打造头部内容,并且扩充自己的产品线。但每个行业在兴起的过程中,都不可避免会有野蛮生长的成分。知识领域也是如此,只是大多数人都还在忙着攻城略地,并没有时间思考这些问题。

可以说,从知乎做问答开始,周源包括黄继新、张亮等知乎核心元老,其实都是知识分享的身体力行者。所以他们在透视行业的时候,在深刻性上是胜过不少同行的。周源在乌镇提出来,知识的非标品属性和版权是目前两个较为突出的问题。

非标品之所以是个问题,是基于消费端的考虑。用户在消费前没有明确预期,缺乏可参考的质量标准;在消费后如果不满意,缺乏相应保护机制和评价标准。这些都可能造成消费需求被抑制或重复购买意愿下降。而版权则是对内容生产者权益的保护。由于知识分享经济属于新兴产业,在机制、法律等方面保护仍不健全。因此作为平台方就必须在这两个方面下苦功。那么首先在消费端,知乎是怎么做的呢?

  • 在知识商品上,针对不同属性的内容,设定准入门槛,比如英语类知识商品则需要提供雅思或者托福的成绩证明,而金融类则需要提供相关的证书等等。
  • 在评价体系方面,知乎则采取鼓励机制:用户在购买后,可对作品进行评分,评分高的优质内容会得到更多的关注和推荐。
  • 在售后方面,针对内容深度、精度和用户期待水平不匹配等问题,知乎率先提出7天无理由退款等一系列措施。

版权问题可以说是每个内容行业最大的问题,知识付费也不例外。去年六月,喜马拉雅FM第一个付费课程《好好说话》上线,淘宝等平台上也出现了不少盗版资源。如果你想想听高晓松的在蜻蜓FM上的《矮大紧指北》,但又舍不得200元的订阅费?没关系,只要在网上随手一搜,你就会发现,打着“免费”“低价”旗号的微信公号和淘宝商铺正向你招手,而这些内容提供者,简单来说,就是“搬运工”。

朋友圈里,你也能经常看到,“蒋勋读书会”的社群“微商”,他们其实是拿到蒋勋讲红楼的付费节目后,然后私下组建付费社群。这些蒋勋老师未必知道,而平台方蜻蜓FM明明可以有更大流水。

不止蜻蜓FM,得到、喜马拉雅FM以及知乎的私家课都会面临这种情况。如何从源头上保护创作者的权益,是各家平台需要思考的问题。知乎目前的做法,有一定借鉴意义。

  • 确权。通过与中国版权保护中心合作,明确平台用户的版权归属,建立侵权的红线。目前,知乎站内已有近1500部作品完成了版权登记。随着这一路径的打通,新形态的版权可以快速完成版权登记。
  • 授权和维权。知乎推出了从侵权处理到拓展版权收益服务的一站式版权产品——版权服务中心,上线了“禁止转载”和“付费转载”功能,同时与其他平台建立合作,实现用户快速举报、跨平台快速处理的“止损”目标。

此外,考虑到原创者个人维权成本高、牵扯大量时间及精力等情况,知乎也会为原创者提起诉讼,提供法律维权服务。

知识分享会成为互联网的基础设施吗

周源在演讲中提到了一个数据,根据「中国分享经济发展报告2017」相关数据显示, 2016 年我国分享经济市场交易额约为 34520 亿,比上年增长 103% ;融资规模约 1710 亿,同比增长 130% ;参与分享经济活动的人数超 6 亿,参与提供服务者人数约为 6000 万。

中国分享经济的市场体量和未来潜力,都处于世界领先地位,尤其是知识分享经济,年增长率达到205%。此前大家一向认为,知乎的鼻祖是Quora,但现在看来,知乎无论从内容形态还是变现空间上来看,都把Quora远远甩在身后。

这一点,很像是微博超越Twitter。Twitter几乎还是那个Twitter,而微博已经变成了集Twitter、Ins、Facebook和YouTube所长的富媒体产品。Quora几乎还是那个Quora,而知乎变成了集Quora、 Linkedin、twitter和medium所长的知识分享平台。

包括移动支付、共享单车、知识付费在内的中国移动互联网创新,都已经走在了世界前列。这一点也是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能够持续吸引海外互联网大佬的原因。

之前有分析认为,目前知识付费用户主要集中在一线城市的中产阶级,由一线城市向二三线城市扩散,由毕业三年内的年轻人向更广泛的终身学习者过渡也是重要趋势。在大型城市,知识付费替代的是咨询公司和行业分享会;而在二三线城市,知识付费则会替代原有的机场读物、畅销技能书、区域性教育机构。

年轻人的职场进取心、中产阶级的身份焦虑以及终身学习者的求知欲,这三者会不断驱动知识付费发展。由此做一个预判,知识付费的终局或许既不是出版也不是教育,而是和社交、支付一样,成为基础设施。

#专栏作家#

吴怼怼,微信公众号:吴怼怼(esnql520),人人都是产品经理专栏作家。资深媒体人,专注互联网内容、品牌与公关领域个性解读。

本文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基于CC0协议。

打赏也是一种认可
4人打赏
评论
有话不说憋着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