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是如何解放县域经济的?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上淘宝卖农产品的都是挽着裤脚、双手沾泥的农民伯伯?你OUT了!

7月3日,全国26个省区和直辖市、176个县市区领导齐聚杭州阿里巴巴西溪园区参加“首届中国县域经济和电子商务峰会”。他们之中有“电商百佳县”的县长,有对电子商务感兴趣的县长,有“推销”当地农副产品和县城特色产业的县长,内蒙古兴安盟、贵州铜仁地区和陕西榆林地区等地更是组织了辖区多个县长组团参与。

在进入会场前,阿里巴巴向他们每人发了两本书,分别是《电子商务知识干部读本》和《电子商务100问》,一共60余万字,内容却十分简单——电子商务的基本知识和淘宝的专业术语。而这正好暗合了这些县长们来参会的目的:搭上电子商务和淘宝网购的快车,打通全国甚至全世界的消费渠道,带动县域经济的生产方式升级,在这场新的革命中挖掘新的价值。

司马迁在《史记》中写道,“郡县治,天下无不治。”从秦设郡县制以来,县一直是中国最重要的行政区划单位。中国有2800多个县级区划单位,有很多县的人口超过100万,比世界上的很多国家还要多。

时间流转,沧海桑田,世界发生着巨大的变化。作为一个比较重要的基本单元,而今的县,不但提供了通信、物流、金融、教育以及居民生活所需要的很多基础服务,与各个乡镇的特色能很好的结合在一起,而且最有可能成为中国经济转型的新版图中最基本的节点。张五常在他的《中国经济制度》一书中认为:“今天的中国,主要的经济权力不在村,不在镇,不在市,不在省,也不在北京,而是在县的手上。理由是,决定使用土地的权力落在县之手。”

与工业时代经济的发展呈现阶梯状的发展不同,互联网提供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发展模式,它最核心的本质是网状结构,是一种去中心化的分布式配合。它的开放、分布式、平等的结构,为相对落后和边缘区域跨越式发展提供了可能,甚至某种意义上可以无中生有。

其实,早在5年前,一场以县为最本单元的农村经济革命就已开始。随着淘宝上农村网商的兴起,淘宝的销售在三四线城市呈现高速增长的态势。无论是沿海地区,还是西部边疆,县域经济正在跟电子商务产生碰撞、融合,以“淘宝”为代表的电商,正在以不同的方式渗透到各市县居民的日常生活中,由此诞生了电子商务百佳县抑或是淘宝村这些新概念。据统计,2013年阿里各平台农产品销售额达到500亿元,2014年有望达到1000亿元。

县域经济,一个可以撬动中国经济的基础单元;电子商务,一个驱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崭新引擎,两者的相逢,迅速产生化学反应,农村那些存在多年的传统生产方式、消费方式发生巨变,农民的思维发生一次大的洗礼,一场解放农村经济的大运动正在中国各地蔓延开来。

县长推动的“正规军”

如果说36年前以农村土地承包责任制的改革使得农村参与劳动和经济的活动得到了极大的解放,是一场中国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革命,那么,这次从工业经济向信息经济的转型中,电商改变农村经济,同样也是由很多民营的、草根的、农村的、边缘的小创业者白手起家的。不同的是,这次革命的领军者是县的领导者们。据《商业价值》记者在现场了解到,今年山东1号文件是讲商务厅全年的工作,2号文件就是讲怎么促进山东省电子商务的发展;而在杭州临安市,甚至专门设置了负责电子商务的副市长。

作为一个新兴的商业模式,电子商务在县的发展过程当中,政府扮演着不同的角色,这个角色可能是启蒙者,可能是推动者,可能是管理者,也可能是监督者。

正如阿里巴巴副总裁叶朋表示的,“与早年农民自发上网开店不同,近年来村镇电商明显呈现出成组织化、规模化的特点,其中不少县级政府在产业规划、市场引导、人才培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

武功县位于丝绸之路的起点,2013年年底才刚刚启动电商。虽然地理位置、交通优势、区位优势非常明显,但西部起步晚,做电商没有人才。陕西省咸阳市武功县县长张小平带着县班子到西安,挨家挨户找电商企业去拜访。当地政府提出了“打造陕西电商第一县”的口号,通过引进淘宝金冠卖家、推动传统特色产业上网等措施,极大提升了本地电商热度。现在,有20多个搞电子商务的企业落户在武功,在他们的带动下,武功又开了200多家淘宝小店。

甘肃成县县委书记李祥是活泛运用互联网资源推销本地特产的典范。他由于不遗余力为成县核桃做推广,被人称为“核桃书记”。截至2013年11月底,仅通过成县电子商务协会销售的鲜核桃就达340吨,干核桃90吨,其中30%销售收入来自线上。

临安的农村电子商务最早出现在2005年的一些农村,开始是一种自发类型和草根型的。在电子商务发展的过程中,很多村也遇到了瓶颈。“一是像仓储、物流、配送,政府需要对安全进行规范;还有就是很多农户开网店的时候遇到技术问题,包括怎么运营、宣传、营销、怎么做网页的设计等等。”浙江省临安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周连昆在接受《商业价值》采访时表示。为此,临安筹建了电子商务的公共服务中心,里面集中了很多的第三方服务商,包括代运营、营销、宣传、设计。组成这样的网络服务商之后,在村里布下了公共服务点,这些服务商可以定期选择半个月一次流动式到村里给农户提供服务。

浙江省遂昌县是近几年迅速崛起的淘宝县,不但茶叶、笋干、竹炭等加工土特产受到欢迎,还率先通过土猪肉、北界红提团购等,在生鲜网络零售打开了局面,形成了全国闻名的遂昌模式。在遂昌县政府的支持下,遂昌一开始就通过遂昌网店协会,以“协会+公司”的“地方性农产品公共服务平台”,以“农产品电子商务服务商”的定位探索解决农村(农户、合作社、农企)对接市场的问题。

在峰会上,河南登封、浙江桐庐、安徽歙县等地的县长们带来了旅游和文化资源。河南登封天地之中网络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林霄松在接受《商业价值》记者采访时表示:“登封将以市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为载体,以文化旅游服务业为主导,把登封的旅游产品、农产品,包括武术产品虚拟化搬到线上来,把它造成虚拟登封,集中打造‘禅、武、农、医、民俗、创意、旅游’七大产业在生态平台和电子商务平台上融合发展。”

“随着越来越多的‘县长’意识到电商的重要性,着力推进村镇电商的发展,加上县域地区网购消费人群的爆发性增长,县域地区有望成为未来几年中国电子商务最火热的增长极,”叶朋说,“县域经济也将更深更快地融入全球大市场,网上完全有可能将诞生几个全球性的县域品牌。”

生产、消费、思维方式大转变

成县、陇南、舟山……越来越多的县嗅到了网上的商机,开始有组织的建构产业链,探索新玩法,通过阿里巴巴电子商务平台把土特产品卖到全世界。

根据阿里巴巴发布的数据,2013年中国县域市场共发出14亿件包裹,收到18亿件包裹。电子商务带来了产品流通的扁平化、农产品交易方式的公平化、农产品产销衔接的新秩序和农产品对称信息的透明化,给农产品生产和市场主题注入了一种新的能力。

在被称为“草柳编之乡”的山东博兴,电子商务已经催生了湾头村、顾家庄两个以手工艺品为特色的淘宝村,并引发了其他传统制造业纷纷“触电”的连锁反应。

山东滨州市博兴县湾头村,夏天的午后,树下倚坐着几个赤膊老人在絮叨家常,他们身边停着几辆摩托平板车,每天傍晚时分,那些板车都会装满加工好的草柳编器具,集中送给网店。而和板车一样在村里穿梭的,还有几家快递公司的小货车。它们从网店提货,然后送到全国各地的买家手中。现在,湾头村已经形成草柳编电商产业链,快递公司有20多家。阿里巴巴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陈亮说,湾头村淘宝产业的社会经济效益较大,在淘宝上形成了湾头村草柳编的区域品牌效应,还拉动了周边配件、物流、电信等产业。

“人同土地结合在一起,生于斯,死于斯,土地生产四季循环不已。”费孝通《乡土中国》的描述在湾头村已经逐渐消失,草柳编电商改变了固守多年的农村经济生态,跨越了此前乡镇企业的阶段,重塑了中国乡村的经济结构。

在广袤的农村,老百姓买东西很不方便,在村一级不可能布局大的超市或者是商场,县域面积很广,远的村子乡镇到县要两个多小时,农村的居民买一些生活用品都要赶很长的路。电商的出现,改变了这种传统的方式。网上的商品品种多、款式多,价格便宜,可选择的余地大。最重要的,可以借助晚上或者中午休息时间在电脑上浏览,本来要去外村买的商品,很短时间就会搞定。而且,从网上买的东西可以看评价,对物品品质、物流、外包装以及客服小哥的态度。

遂昌模式的赶街就是改变农民消费方式的很好创意。赶街,集赶集和逛街于一体的主题活动。以定点定人的方式,实现在农村实现电子商务代购、生活、农产品售卖,基层品质监督执行等功能。

赶街服务内涵有三块:第一是买东西。通过赶街网点,买东西不但便宜而且方便,大大的降低了购买成本。从生产资料到家庭用具,甚至家庭装饰材料,通过赶街就可以足不出村就能买到想买的产品。第二是卖东西。赶街里卖的产品都是县里不同村做出来的年糕、粽子、米酒或者红提。第三是服务功能,通过这个平台能够实现交税费、电费、咨询,政府很多公共服务向农村基层延伸都通过赶街网,比如信息的发布、各种技术的发布以及培训等。

现在,阿里电子商务网点遍布到遂昌县203个村的每一个村。赶街的出现,极大提升了县域经济的运行效率。现在全县网商有3000多家,至少带动203个就业机会,通过他们跟县域平台的对接,带动一系列的物流等。

以前有一句话叫做“打土豪分田地”,现在农村又有一句新的口号叫做“当土豪分田地”。就是让全国消费者能够通过互联网运营到土地,按期收到属于自己的农产品,这种尝试最早在安徽进行,也引起了很多议论和关注。

在安徽绩溪县与聚划算3月13日举办的“开心做地主”团购活动中,上线几日就被3500多人认购土地,总计认购土地465亩,项目交易额228万元。

“绩溪模式”的成功,根源于聚土地将农村与城市的生产和消费需求对接,为农村闲置土地找到了一条出路。“一方面,因为食品安全问题频发,城里消费者对绿色无污染的蔬菜水果有大量的需求,却苦于找不到购买渠道。另一方面,农村闲置土地苦于没有好的盘活方式,一直荒芜浪费不能创收。而聚划算能够通过集聚力量,快速对接双方需求,让城里人吃上放心菜,让农民们赚上钱。”安徽省绩溪县县委书记张平讲解“聚土地”运营模式和实践经验,吸引了不少县长的注意。“县域经济发展已进入‘白热化’状态,不进则退,慢进也是退。因此要有一些新的思考,要有一些创新的思维。”

据《商业价值》了解,9月中旬,聚土地一期商家还将在重庆巫溪、安徽黄山、浙江衢州、河北沽源、广西南宁五个城市同步推出千亩“聚土地”,采取就近配送原则辐射周边城市,满足全国大多数地区城市消费者拥有“自留地”的需求。

一个个新的模式,深深刺激了农民的思维。当广大的农户开始关注怎样通过电商把家里的农产品卖掉,而且卖一个好价钱的时候,不但对传统的产品质量和农产品经营模式提出了各种不同的挑战,也对农产品标准化、品牌化的机制产生了倒逼之势。

在路上

就在中国各地大小县城的百余名县长们齐聚杭州淘宝西溪园区时的当日,天猫“喵鲜生”活动中,美国车厘子正在疯狂销售。除了车厘子,智利的金果王、加拿大的北极贝、澳洲的进口牛排、新西兰的黄金奇异果等等,代表全球各地特色的产品也正在汇集网络,通过最直接的销售渠道扑向消费者。

在国外同类产品的比拼下,许多原本中国区域特产,反而被国外的农产品取代了市场的份额。以美国车厘子为例,仅去年在天猫的销售就达到170吨,占中国出口总量的1%。另一个数据是:中国农产品发展到今天,它在整个体系里面的渗透力,就是线上销售和线下销售销售比例不到1%,但是传统的品类,比如服装,线上渗透率超过了10%的规模。

是什么原因导致中国的农产品没有在今天电子商务快速发展的情景下,快速进入老百姓的消费中?

其实,电子商务的渠道平台优势成为这场“战役”的关键。现在,许多地方发展电子商务的标配是,平台加园区加培训。而地方馆就是不少地方电子商务交易平台的抓手之一。

地方馆是地方和淘宝联合探索的以不同县域为概念的地方特色馆,在淘宝网首页有入口。地方馆可以聚本地有特色的产品和卖家,然后连接到淘宝大平台上,把大平台上买家的人气、流量引导到本地的交易平台上来。

由于地方馆可以加快本地电商的发展,地方政府会出台一些政策,把一些资源注入进去,同时可以梳理资源,把政府、卖家、供应商、服务商的力量全部整合起来。网店集群后,影响力之大就绝不是单个店铺所能比拟的了,网店“打包”后物流的成本也能大大下降。

地方馆的融入、转型、赋能、对接特点,改变了原来一个地方要做电商自己独立去建一个平台的现象。但是,建平台容易,但是真正做交易很难。地方馆上线建设绝不是一劳永逸的,只是一个新起点,只是为电商发展提供了可能而已。

农产品是真正的非标品类,这是一个大命题。在互联网场景下,如何保证农产品的品质达到标准化程度,又如何把农产品品牌化显然是一个不得不面对的现实。

“他们每发出一批货我都有点紧张,农副产品安全非常重要,我们在创电商品牌,但如果从武功发出去的货出现了质量问题,就麻烦了。”

正如张小平所说,农产品流通最大的问题在于大部分不能存储也不能存放,而且其保存和储运的时间、温度条件都不一样,因此每一个产品方案都不同。面对这个问题,阿里的解决方案是来一个问题就研究一个问题,先去小规模试点,然后大规模推广,最后呈现出针对这个品类的标准,并且把它持续的优化,最终形成运营的体系和标准。

淘宝特色中国湖北馆馆长李鹏对此深有体会。“在做熟食过程中,遇到了太多的问题:包装一旦漏一点气熟食可能就坏掉了,用多厚的泡沫盒才能够使两个冰袋保持48小时不老化?多长时间才能够使口感和温度有保障?虾需要什么样的虾,怎么炒,我们做了很多尝试。”

尽管仓储问题、物流问题、冷链问题被多次提及,但在淘宝大学的资深总监陈庆探(花名叫步惊云)看来,“这都不是一个大问题。”他说,“传统农业,企业主与互联网最大的差距是,传统农业关注的是销量、订单,互联网做农业的关注是客户、用户,订单营业额是由客户产生的,但是背后所衬托出来的思维和价值不一样。行业不一样,做的方式也可能不一样,不是说所有企业上网做一个网店就可以了。要学会卖猪肉,明天也许会学到卖羊肉,从里面获得一些方法论。”

方法论还在探索中,又一个问题出现了。农副产品有很强的时令性,可能一年只有一季,那么季节过去了店铺卖什么?这需要农产品的整个产业链要能跟得上。因为一旦有问题,生产、加工、品质保障就会出现问题,进而影响在淘宝的信用、等级、评分和客户。

农村电商面对的问题还远远不止这些。农村电子商务成功的标志,第一是能够把生产出来的东西销售掉,能够致富,第二可以用信息化的手段享受和城市一样便捷的生活以及各方面的娱乐服务。

据哈尔滨惠农公司的老板—— 一位澳大利亚的归国留学生的调研结果,农民对信息化的需求有660项需求,把这660项分一下,政府性的大概占到10%~15%,其中80%~85%左右是商业性、社会性、市场性的服务。这些服务,必须通过政府、服务商、运营商加农户,把网商们聚在一起,抱团作战,知识分享,形成三位一体或者四位一体的方式,才能解决。但目前,中国对农业信息技术的了解和认识不够,有51%的县没有人从事信息化方面的工作。

不管是品牌化的打造、方法论的寻找、信息化的实施,都需要资本的支持。但对于农业,从金融角度来看有几个比较大的问题没有办法解决。娱乐宝宝玉表示:“在新农业的发展进程当中,需要融资,但一个困难是,传统的金融机构比如银行、信托机构、基金公司、保险公司,几乎没有任何一个机构有太多跟农业相关的投融资项目的研究,也就是说传统的金融机构没有太多人在关注农业的发展。”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尽管未来要面对的是不可预知的情况和艰难,但那扇解放之门已经打开,面对门里新的空气、新的征程和新的希望,正有越来越多的人进入,一个新的中国农村经济天地正逐步呈现。

本文来自《商业价值》,网络首发钛媒体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