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价值观:to B系统设计的核心思想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科学无国界,但科学家有他的祖国。系统产品也是同理,系统无优劣,系统设计者有他的价值观。

chanpinjiazhiguan

系统本质就是集合了一系列功能的快捷工具。例如电话网络作为一个产品,可以胜任通讯任务,然而如何完成通讯任务,是由系统内部的功能模块互相作用,共同完成的。使用者虽然使用的是这个产品,但其实无时无刻不在感受着设计者的价值观。在电话的通讯场景中,你和另一个人的电话联系是双向的。如果你给另一个人打电话,而另一个人不接,你是无法和ta通话的,但移动端的社交网络则表述着另一种价值观,即:你作为网络中的一个节点,一直都在线,都在接收其他节点的通讯,你不会脱离这个网络。

因此,作为系统设计者的产品经理,我们需要在产品设计之初,就决定这个产品看待世界的价值观,有时候,这种价值观也被称为产品的“调性”,带有产品经理强烈的个人色彩,不仅to C产品应该有价值观,to B产品也有,而且可能更严肃。

本产品在各系统之间的地位在哪里?

在to B产品中,很少有一个产品独立运行就可以完成业务,通常是多个系统产品协作完成一项业务。因此,在搞清楚本产品应该如何做之前,应该了解本产品和其他产品之间的关系,不同系统应该承担何种角色。

例如,作为金融业务系统,最常打交道的就是支付系统。支付系统与业务系统之间的关系,我常比喻成商店与银行。如果商店与银行的关系能清楚的划分,则业务系统与支付系统的关系,也应该泾渭分明。

在现实生活中,所有人都以银行开出的凭证作为自己交易的凭据,虽然在少数情况下,会提出对银行凭证的质疑,但此质疑也是建立在“本应相信银行开出的交易凭证”这个基础之上的。这个道理大家都理解,但是在系统设计中,我们常常见到有的业务系统设计会以业务账单作为凭据去要求支付系统向业务对账的情况。这种设计的一个坏处就是,支付系统失去了中心的地位,当支付系统对接的业务系统变多的时候,各业务系统都以自己为准来篡改支付订单,必然造成不同业务系统中账户余额的撞车。如同路上行驶的所有车辆都各行其是,无视交警的存在,最后只能是乱糟糟一片。

在真实的实施场景中,很常见的问题就是,强势的系统实施方会要求弱势的系统实施方做更多边界以外的事来适应他们自己。这种需求虽然很常见,其实一个直接结果就是,强势的系统实施方,会实施出一个地位不怎么高的系统,而什么都做的弱势系统,会成为真正的核心系统。这与我们的人生何其相似,总要求别人便利自己,其实间接帮助别人提高了能力而削弱了自己的能力。

本产品的核心任务是什么?

世界上的产品种类如果按大类分起来,其实并不太多,也可以从现实生活中copy模型。这点类似开发框架,你总可以选出一个或几个现成的技术框架为主线,并在其上完成你的编码。

以金融系统来说,可以主要简化成几个类型:工作流,状态机,路由器,账簿,市场,等价计算器,商店进销存。因此在设计产品时,我们要不断的问自己,这个产品最重要的任务是什么?如果只是一个状态机,我们真的没有必要把它设计成一个进销存,不但浪费系统开销,而且并不优雅。

有些新人在看到前人设计的一些产品时,有时会产生一些怨念:这样设计好简陋,这样看上去没什么嘛一点也不酷等等。其实,这和设计者的人生阅历也有关系。人在年轻时或尚未获得足够的自信时,总希望时时展示自己,以期获得尊敬。而当他的江湖地位已经奠定时,他完全无需在外表上有任何凸显,凭借他可以调动的资源,人们就自然会给他以相应的尊重。同样,一个系统的存在并不只是为了酷,而是为了体现它应有的价值,既不多,也不少。系统无需向别人展示它有多么炫酷的功能,它只需完成它应完成的任务。正像天然正念的人,无需过多彰显。to B 系统,亦无须过度设计。但,如果我们一旦开始设计,我们应该给它找到一个可遵循的框架,看清楚它的本质任务到底是什么。

还是以互金系统为例,P2P常用的信贷系统,常常使用工作流。它的任务就是从许许多多的数据中,筛选出一些符合某些标准的送入下一个系统。而我们常见的理财app,其实只是一个市场的业务框架,不同的市场,区别只在于交易规则的不同。有的市场有做市商,所有交易必须通过做市商;有的市场是自由交易,例如柜外市场;另一些市场是拍卖模式,电子竞价就是如此… …不一而足。

华尔街没有新鲜事,互联网金融并没有超出金融的范畴,也就不会出现什么令人非常惊诧的业务创新(当然技术创新还是有很多的),这要求我们必须努力钻研业务,不要总以为自己是个互联网产品经理,就不把业务当回事(其实金融机构,有时候也没把互联网野蛮人当回事,文人相轻真是可悲)。

本产品有善恶观吗?

虽然产品只是一个工具,但不可否认,它应该是有善恶观的。有些工具,天然是“凶器”,比如刀,即使是水果刀,裁纸刀。因此,“能收起”这个功能就体现了产品的善恶观,即,不需要的时候不应该出现刀刃。这是我们作为产品设计者对这个世界应该抱有的善意。

前几天在朋友圈发一个段子,说咳嗽药水瓶子喝过之后就黏住了,再次就很难拧开。这种设计,只能说设计者缺乏对这个产品的基本认识。作为一瓶药水,应该能以及时给病人喝上做为最基本的要求,而它竟然达不到,不知道敬业精神到哪里去了。

我们在系统设计的时候莫不如此。我们应该清楚知道系统是为了做什么而存在,而什么业务一旦滥用后果将会很坏,在此基础上,对这些功能进行审慎再审慎的处理,是我们最基本的善恶观体现。

一个交易系统,核心诉求是帮助用户完成金融资产交易。而金融资产的交易并不是一个按钮按下去就完成了的,通常需要多次确认,而对于交易金额尤其大的那些交易,我们应该给予监控和提醒的功能,以保证用户误操作的损失放到最小,而不是对所有交易的流程都一视同仁。

说到这里,善恶观体现的是设计者希望使用者在哪些功能的使用上,可以放心去试,哪些功能最好小心谨慎。这些带有主观色彩的判断,必须建立在设计者本身对业务深刻的理解和人性的深切的体恤上,而不是靠技能就能完成的。它更需要我们那颗矫情的“初心”。

今天谈到的都是些非常主观的东西,即非技能,也非所谓的行业干货,但我希望,我们所有的产品经理,都对产品抱有负责的态度,因为这些是我们对这个世界的交代,某种程度上,它代表了我们自己的人生态度。

 

本文由 @echo回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2人打赏

评论( 1

登录后参与评论
  1. 系统是一系列功能的快捷工具,这个定义读着有点怪 :???:

    回复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