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抑或使人更愚蠢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在互联网研究中得出的图景,正深深困扰那些看重思考深度而不是思维敏捷的人:

阅读超链接文本的人,其理解能力不如阅读传统文本的人;

阅读眼花缭乱的多媒体演示报告的人,其记忆能力不如阅读有条不紊、重点明确的陈述报告的人;

不断被邮件、警告和其他消息干扰的人,其理解能力也不如注意力集中的人;

忙于多项事务的人,其创造力和效率也比不上一次只做一件事的人。

0150421144957

无所不往就是无所往?

2000年前,罗马哲学家塞内加(Seneca)曾说过:“无所不住就是无所往”。现在通过互联网,我们能轻易获得空前的大量信息。但是,不断增加的科学证据则显示,互联网带来的持续干扰分散人的注意力,正在把我们变为思维破碎的肤浅思考者。

这些缺陷的共同点是注意力的分散。我们思想、记忆甚至个性的丰富取决于我们思维专注和注意力集中的能力。诺贝尔奖获得者、神经科学家埃里克·坎德尔(Eric Kandel)认为:只有当我们特别关注一条新信息时,我们才能把它和“记忆中业已存在的知识进行系统和深刻的联系”。这种联系对于掌握复杂的概念来说是必不可少的。

上网时,我们会不断受干扰和分心,我们的大脑就不可能形成强烈而广泛的神经联系,进而也就不可能进行深刻而独到的思考:我们成为简单的信号处理器,各种混乱信息快速进出我们短暂的记忆。

去年,《科学》杂志刊登了著名发育心理学家帕特里夏·格林菲尔德( Patricia Creenfield)的一篇文章,该文章概括总结了不同媒体技术作用于人类认知能力的科学研究。其中有些研究表明:在某些电脑活动中,比如玩视频游戏可以提高人的“虚拟读写能力”,加快人的注意力在屏幕上的图标和图像间转移的速度。然而,其他的研究却发现:注意力的这种迅速转换,即使非常熟练也会导致人们的思维不够严谨和更机械化。

互联网导致注意力失控

例如,康奈尔大学曾进行过这样的实验,在一个班级中允许半数学生在课堂上使用能上网的笔记本电脑,而其他学生的电脑则必须关机。随后的测试表明:使用电脑的学生对课堂教学内容的掌握情况很糟糕。因此,网上冲浪会干扰学习是毋庸置疑的,而对于试图把网络带进教室,希望以此提高教学水平的学校来说,这是一个警告。

格林菲尔德认为:“任何媒体在发展某种认知技能时,都是以损害其他认知技能为代价的。”她指出,我们越来越多的使用基于屏幕的媒体手段,这增强了我们的视觉空间阅读技能,提高了我们开展如空中交通控制这方面工作的能力,这样的工作需要跟踪多个同步信号。但是,随之而来的是出现了新的“更高层次认知过程的缺陷”,这包括“抽象词汇、专注、反省、归纳性问题的解决、批判性思考和想象”等。总之,我们正在变得肤浅。

最近,斯坦福大学人与互动媒体交流实验室进行了另一项实验,研究人员对49个经常使用多种媒体的人和52个不太这样做的人进行了各种认知方面的测试。在所有测试中,经常使用多种媒体的人表现都很糟糕,他们更容易分心,对自己的注意力缺乏控制,从复杂信息中筛选重要信息的能力也非常低。

研究人员对实验结果很震惊,他们本来期望这些高强度的多任务处理者能在眼花缭乱的屏幕表演中获得独特的心智方面的优势。但事实并非如此。事实上,繁重的多任务处理者甚至也不善于处理多任务。与单一任务处理者相比,他们明显不适应在不同任务间进行转换。据此,该实验室主任克里福德·纳斯(CliffordNass)指出:“任何事物都会分散他们的注意力。”

当我们关掉电脑和手机时,如果这些负面影响会消失的话,事情将会不同;但是,这些负面影响不会消失。科学家发现:人类大脑的细胞结构会因我们采用的方法而随时调整,这些方法包括发现、储存和分享信息等。也就是说,每项新技术会通过改变我们的思维习惯来强化某部分的神经通路而弱化其他部分。即使我们不再使用这些技术,脑细胞的改变还会继续影响我们的思维方式。

网络弱化了我们对信息进行“深加工”的能力,而这种能力正是支撑我们专注性地获取知识、归纳推理、批判思考,想象以及沉思的关键。

互联网让人变得更聪明?

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名誉教授、神经学先驱迈克尔·梅策尼西(MichaelMerzenich)认为:我们的大脑正因我们频繁使用网络及相关媒体而被“大规模重造”。上世纪70到80年代,梅策尼西先生进行了一系列著名的灵长类动物大脑实验研究。研究表明,神经回路会因经验而发生非常深刻和快速的变化。例如,当梅策尼西重组了猴子手部的神经后,猴子的感觉皮层神经细胞会快速重新布局,从而形成新的手部“意识地图”。在去年年底的一次谈话中,梅策尼西表示,他非常担心大量网络信息的长期干扰的认知后果。他认为,这对人类智力活动水平的长期影响可能是“致命的”。

在上网浏览和搜索时,我们失去的是平静和专注思考的能力,而这种思考是沉思、反省和内省的基础。网络从来不会让我们慢慢思考,而是使我们的精神永远处在奔波之中。

网络正让我们变得更加聪明……但只有在我们以网络自身的标准对智力(intelligence)进行界定之后。

与早期出现的信息技术手段——印刷体书籍相比,网络对人类的认知产生的影响发人深省、令人担忧。互联网分散了我们的注意力,而书籍能使我们的注意力集中。与电脑屏幕不同,纸张促进了我们的沉思。

连续阅读书籍有助于发展我们稀有的精神自律。毕竟,人类大脑的先天倾向就是分散注意力。我们的倾向是对周围的事物保持尽可能多的了解。注意力的快速反射转移曾经对人类的生存非常重要:这减小了我们受到掠食者突袭和忽视身边食物资源的机率。

读书是实践思考的非自然过程。这要求我们把自己放在“旋转世界的静止点”,这是T.S.艾略特(T.S.Eliot)在他的诗歌“四个四重奏”(Four Quartets)中所提出的。我们必须建立或加强神经联系,这种神经联系是克服我们本能的注意力分散所需要的,这样才能更好的控制我们的注意力和意识。

正是因为这种控制和精神自律,我们才知道自己花更多时间上网会有所损失。如果说逐字逐句地阅读书籍抑制了我们渴求精神刺激的欲望,那么互联网则放纵了这种欲望。互联网让我们回到注意力分散的天然状态,它带给我们的注意力分散远超我们的祖先曾经必须应对的。

 

文章来源:中文互联网数据研究咨询中心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