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品经理的年度吐槽: 老板的放肆和我的克制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kezhifangshfdsf

临近年底,最近不是很忙,开始着手一些总结和思考(实际是吐槽)。回顾了自己在2015年的产品经历和见到读到的一些案例,发现很多本来可能有前途的项目,往往死在了一时头脑发热的放肆扩张上,因此,在产品的最初设计和上线后的迭代中,我们踩过了哪些坑,该拿出来晒晒了。

说说我自己手上的项目。

新一代“大炼钢铁”

2015年,手上乱七八糟起了不少项目。其实我认为我的大老板在产品触觉方面是很敏感的。他在2014年就开始非常明确的提出金融系统的工具化这个思路。这条思路至今我认为都是一条可以存活的商业模式,而且直到今天都还是很先进的。

试想,人类历史上任何一次产业革命,无不带来社会化分工的进一步细致,只有社会分工更加细致,让某一类人专注做某一类工作,才能提高这件工作本身的效率和质量。但是社会化分工带来的坏处就是,一个商品的制造逐渐被拆解为越来越多的标准化工序,各工序之间的配合则要求越来越高,不同工种的人之间沟通也越来越重要。因此,整个社会的不同职业,联系会越来越紧密,以致形成网络,而网络上的节点若有一个停摆,其影响也可能无法估量。

按照社会化分工必将越来越专业化和细化的趋势,在金融服务这个传统的精英行业上,我们也必将看到“金融服务能力”将会被标准化的提供出来,镶嵌到各个实际的场景中,是为“场景金融”。

举个简单的例子, 余额宝就是典型的场景金融案例。用户使用支付宝购买商品,商家使用支付宝收到货款是一个本已存在的事实。在这个前提下,有人提出不改变用户之前的任何体验,只要签约余额宝,即可使得账户的余额有所收益,是不是一件特别自然的事情呢?用户必定是何乐而不为。这种场景下嵌入货币基金的投资体系,比建立一个垂直的基金代销网站,砸下巨额营销成本招揽新客来购买货币基金,不知高出几个段位。

在“场景金融”的思路引导下,我们开始了轰轰烈烈的金融系统工具化,希望给各个有场景的互联网平台输出金融能力。

在这场现在看来像”大跃进”式的产品启动风潮中,大家忽略了一个非常本质的问题:怎么把金融服务能力标准化?

金融资产来源于实体经济,资产依据风险收益特征应给予不同的分级,资产定级之后,再依据其现金流的特点,被配置到不同的金融产品中,金融产品最终来到了投资者手中。这其中,涉及到的金融机构之多,资产的结构化之复杂,很有可能并非是一个技术出身的架构师能抽象的,金融行业专家或称为“领域专家”的人,在此时的地位就会非常重要。而这个重要的角色,在急于求成几乎到浮躁的互联网热潮中,被我的老板轻轻忽略掉了。

有句话叫“无知者无畏”,诚不虚也。当一个人并不了解一个领域的时候,他可能会呈现出两种极端的状态,一种是极端轻视这个领域,宣称“这个领域没什么的,不就是那么回事”;另一种则是极端畏惧,丝毫不敢触碰这个领域的一点点边界。这两种外在表现,其本质其实是相通的,就是对未知领域不想去学习的固步自封心态。在面试产品经理时,我通常会考察这一点来测试一个人是否具备对未知领域的敬畏和渴望学习的精神,因为我们通常说,在互联网行业中,程序员和产品经理是最需要活到老学到老的职位。

在刚刚接手到一个已经完成1.0版本的互金产品后,我发现它在收益分配功能上的逻辑完全有悖金融学基本思想。这时,我能做的只有无力的召集研发团队宣布:我们现在要重构。

宣布这句话之后,我想到了我老爸曾跟我说过他们第一代汽车工人开始制造汽车的时候,由于缺乏技术,是买来苏联的汽车后将所有零件拆解下来,依样画葫芦琢磨出中国的第一辆汽车的。那我们现在要把“金融服务”给自动化了,好歹应该找个懂行的人先说说线下是怎么做的吧?然而,并没有。

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

当我们在谈论金融的时候,我们在谈论什么?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理解,然而,这个行业既然可以称为人类较为古老的行业,那对于什么是金融,什么是金融系统这个问题,应该是已经成熟到了有一个较为标准的答案的。金融与财务,在英语中本是一个词finance,也就意味着,其实金融财务不分家。

我曾记得大学教授讲过,一个公司实体内的finance称为财务,而公司之间,公司与政府,公司与个人的finance,可称为金融。因此,对于如何做互联网化的金融,即使没有明确的答案,但其满足的需求无外乎:一,出让资金占有权,获得资金使用权的价值;二,需要资金,付出资金占有权的价值。而大量的角色,都是为了撮合这两种需求的匹配,并从中获取交易达成后佣金的一部分。

在宏大的国家经济体系内,金融是如此重要,因为它衡量所有人劳动的价格;它牵涉到如此多的角色,以至于“穿透”金融资产,一直成为监管层的心腹大患。在此复杂的环境下,竟有互联网来的野蛮人,号称要打造金融业务的“闭环”。这是不是有点太随心所欲了?

我的老板的想法是伟大的,当然,我认为有人有一天一定能达到这个“闭环”,但是不是他,这可能会是一个谜。

我们作为一个两百人不到的公司,希望打造出全品类的金融服务系统这个想法固然是好,但是现在请你看我给这个小节其的标题:200个人真的能hold住全品类金融服务系统?

既然有了这样一个伟大的远景,那么我们现在就需要来拆解任务。

支付账户系统,金融产品销售系统,金融产品制造系统(可大可小,资产配置系统做起来可能会要人命),资产端的消费融资,供应链融资,假定我们只有这几个系统。每条业务线需要多少开发测试资源?多少产品经理?多少运维?多少商务BD?想想,微醺。

我认为我的老板是很喜欢金融的,所以他放肆了,但是我想说,我爱它,所以我更希望克制。

关于什么压强理论降维打击我们都不去说它,问题问到根源上,你真的有做好这么多事的能力么?

另一种猜测是,你只是想给VC讲故事。

 

本文由 @echo回声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