起点学院课程

产品深思系列(1):“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0 评论 3320 浏览 13 收藏 20 分钟
15天0基础极速入门数据分析,掌握一套数据分析流程和方法,学完就能写一份数据报告!了解一下>>

产品经理是需要深度思考的职业,那产品经理该如何更有效地执行?有效执行的本质解,是一套让决策/认知有序化的反馈过滤机制。

杨国安先生(“杨三角”的创立者)的极简公式:「企业持续成功 = 增长战略 x 组织能力」一直是我思考一家公司的底层框架。其实对于产品团队、产品个人一样适用。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如果说战略是定方向,那组织能力就是行走能力。一个在想,一个在做。

对公司如此,根据同构性得出:

  • 「产品持续成功 = 产品决策 x 产品团队组织力」
  • 「个人持续成功 = 决策能力 x 执行能力」

针对第1个因子 “我该如何做更对决策?” 一问题。上周,我总结了两年来的感悟:一个「多元决策模型」

这次,针对第2个因子追问深思,即 “我该如何更有效地执行?”顺便当作案例来解释如何运用多元决策模型。

根据「多元决策模型」的经验技巧:把「How」问题变「What」和「Why」,自动开启深度思考。

  • How:我该如何有效地执行?
  • What:众多因素中,执行的关键是什么?我更有效地执行决策的目的是什么?我更有效地执行的本质是什么?
  • Why:我为什么要更有效地执行?人类为什么要更有效地执行?公司为什么要更好地组织能力?

1. 欲求答案先挖问题

直接看这些问题似乎有些空,我们赋予3个实际的执行计划:

你进入大学两三年,成绩还行,马上就要面临实习/毕业,现在决定进入互联网公司做一名产品经理,有了一些学习计划,可一到执行的时候就无从下手,投简历也无回应。

你在一线城市里打拼,做PM收入还行,但不得不996,下了班身心俱疲。尝试发展自己的兴趣或副业,有想法却迟迟没行动,可能是懒、拖延也可能是对未知的恐惧,或者是技能的不足等等。

你在生活里,自己有了一些规划/决定,如减肥、培养爱好、副业甚至也拆解成一些中短期的计划,但是在执行的时候总是被打败,心里不断找借口,flag逐个倒下。

总结大概是:决策–>计划–>受阻–>执行–>受阻–>放弃。行动失败即终点,行动的目标就是完成自己定下的计划,贯彻决策。

为什么会这样呢?从几个学科的「科学原理」层去思考what和why问题:

1.1 先看传统管理学

「PDCA循环」:计划(Plan)、执行(Do)、检查(Check)、改进(Action)似乎解答这个问题:理论上执行的目的是获取Check和改Action,为了下一个Plan。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但这是传统管理学中的概念,也是日常大家常见的计划。它所适应的情景是外部环境十分稳定,类似事情可以反复执行。

而之前我们提过,这个世界是易变的,动荡的(即VUCA时代),做到一半会受很多因素影响。这导致很多决策执行到一半就夭折了,正所谓计划个“P”,“lan”了。

1.2 看军事

对VUCA世界,美国军事「OODA原则」:观察(Observe)、调整(Orient)、决策(Decide)、行动(Act)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个人更倾向于这种方法。很好理解,在军事中,所面对的是快速变化的环境,充满不确定性。这要求了军人的观察、调整要十分敏锐。观察和调整就是在执行过程中感知到的,即决策和执行是近乎同步的,甚至执行是决策的前提。

1.3 再看社会心理学

「自我知觉理论」中心观点:人本能地会审视自己过往的行为来作为自己对事物对态度,即行为在态度之前,包括自我认知。比如:我要参加群面,计划了周期练习,但真正第一次实战后,无论通过与否,人这时才会真正对群面产生态度,也会进一步加深对自己的认知。

同时,人天生会「认知失调」:自己的行为不符合自己的积极认知、自我形象/自尊时,人会自动选择a.改变行为 b.改变认知 c.加入新认知来合理化行为。

比如:我决定/计划在秋招or实习中进入xxx大公司,这是你价值观中的选择。你认为没那么困难,你只做了简单准备学习,修改简历,最终你没能进入理想的大公司。

这时你产生了认知失调,你会:

  1. 改变行为:以后准备面试更加努力;
  2. 进大公司很难;
  3. 我更适合在中小公司/大公司过于看中学历….

因此,从3个领域理论上来看,执行的根性目的:获得反馈,调整/强化/新增认知,再度决策。

回看上述三个失败执行原因:贯彻自己的决策,没完成就归因问题,而没意识到执行是为了启动下次决策,循环无法启动,偏离执行的根性目的。

执行没能形成反馈!循环不了!这是最主要的问题!

2. 再深挖一步找到根原理

我们再深挖一步:Why人类为什么要更好地执行?

2.1 生物学「用进废退」

人类大脑占体重2%不到,却日常要消耗20%的能量,这要求人脑有「懒惰」的本性——能不用就不用。尤其狩猎和采集时代,大脑前额叶(理性部分)未完备,人只有知觉和感性能力,大脑自动会把各类简单行为自动化处理以降低能耗。

而这个模式一直延续至今,在《思考,快与慢》中,被称为系统1。系统1中产生的行为往往不用思考和决策,甚至行为会自动发生,即「一……就……」的现象。

但,关键在于后来,我们的大脑演化出了理性,即系统2,用于抽象地理解这个世界,我们的大部分重要决策都是调用系统2即理性来思考。

生物学家 拉马克 提出的器官「用进废退」的机制表明:大脑更是如此,特别是理性部分。如下图,有效的决策、执行可以充分地激活大脑。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无论是决策还是执行都是保证理性脑不退化的重要行为。这对于人类个体而言,同样是关于生存。即人们不得不积极思考和执行,只有这样才能对抗大脑的懒惰,不至于用进废退。

2.2 再看物理学的「熵增定律」

孤立系统总是趋向于熵增,最终达到熵的最大状态,也就是系统的最混乱无序状态,即消亡。熵增定律可谓与相对论齐名的定律,完全可推导至后演的领域。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对于传统企业来说,做战略的制定是熵增的行为、是无序化的过程。而通过制度/流程/组织都是来进行有序化,负熵的过程。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来互联网公司的架构开始扁平化、OKR开始替代KPI,这说明:执行层员工的能动性放开,增强员工创新的可能,从下而上倒逼战略,让员工不仅仅处理负熵的事,也开始引入新想法,带来熵增。所以互联网公司更加混乱,没有“制度”,中台化就是承担了负熵的职责。

而对于个人来说,熵增和负熵增的行为就是新陈代谢。其中,理性思考/决策是最典型的熵增行为。而把决策落地执行,形成「循环反馈」,是一种良好的有序化、负熵行为。

从这个意义上来看,个人的执行力需要与决策力相衡。对于个人而言,执行的过程意义在于梳理自我,帮助自我个体完成有序化的过程。

综上两点,有效执行的意义在于:激活理性脑,保持思维的有序化、结构化。而有效执行会呈现出反馈化、有序化、循环化的特点。

3. 作为新人PM,我该怎么执行?

回推,重新用演绎推理的方式来思考How问题、找到方法论。

有效执行的本质解:是一套让决策/认知有序化的反馈过滤机制。让人的认知有序化,有利于个体生存,日后不断去做正反馈多的事。

「系统1」指导下的简单执行/行动不在本文讨论范围,我们聚焦在「系统2」下一些费脑的决策和执行。

我们回过头来看杨国安先生的“杨三角”组织能力理论(具体不展开):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杨三角”是一套帮助公司战略有序化的反馈沉淀机制吗?能沉淀公司的战略和文化吗?

听了杨国安先生亲自讲解海底捞和Google两家公司不同的根性战略决策之后,我的答案是肯定的:“杨三角”是很有效的执行/组织能力方法论。

认真品下图,海底捞和Google,「超预期服务」和「创新」两套不同的根决策所建立的“杨三角”组织能力是不同的,而他们公司新的决策、子决策在各自的组织能力下,会越发沉淀,我们说文化是干出来的。于是乎,不同公司的公司文化就沉淀了下来。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那个人而言,“如何更好地执行?”或者说“如何打造自己的执行反馈机制?”

对“杨三角”做出变式,如下图「执行反馈三角」: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对于一个新人PM来说,你执行的比较多,Leader给的,自己计划的等等。那我们就可以运用这个「执行反馈三角」来搭建自己的执行反馈机制。

一共3步:

  1. 这件事情你发自内心有多渴望、意愿度多高?
  2. 这件事需要什么能力/技能,你现在掌握多少?
  3. 这件事需要多少成本,需要什么资源支持?

执行之后,审视这3个步。

举2个例子:

你目前大三,根据判断后,下了一个决定即未来想进互联网行业当产品经理,大四秋招拿到offer。

  1. 自己对产品经理是否了解?自己是否真的喜欢做产品经理还是因为外界因素?
  2. 产品经理需要什么能力/技能,自己目前掌握了多少?自己的优势是否和这个岗位匹配?
  3. 自己需要付出什么成本才能拿到offer?需要什么外部资源(人/平台)才能帮助我拿到offer?自己能cover成本嘛?自己能借用资源嘛?

你刚入职,现在被要求做一份竞品分析文档,决策来了,你要去执行,甚至未来要反复调研。

  1. 这件事所需要的意愿很小,因为是leader扔来的。但你若抱着越大意愿,这件事执行起来越漂亮。
  2. 竞品调研需要什么技能和知识储备?你现在拥有吗?你具备的技能/认知如果能够覆盖,这事执行才能执行起来,若超出能力,这件事会执行得漂亮。
  3. 你需要花多少时间/精力/资源来做这件事?需要什么人/平台提供信息辅助调研。你如果能用很少的时间/精力/资源干成这个事,这件事会执行得漂亮。

在执行计划当中,反复地思考这几个问题,并将Block的地方记录下来,这样就能抽离自己来审视自己。也许是意愿度不高,这有助于自我认知;也许是能力不足,这有助于找到突破口或者缩小计划;也许是成本太高,需要相当大的时间成本和学习成本。

执行不顺利怎么解决?一定是3环中有一个环节出问题了。

OODA告诉我们:调整决策!有效执行的目的不是贯彻决策,而是调整决策。

  1. 拆意愿:把事情拆解到较小的意愿,提高意愿。如把拿产品offer拆成做产品实习生,把领导扔来的活看成是自己第一份工作的开门红。
  2. 拆能力:把能力要求拆到尽可能低,如把学习心理学拆成看3本书心理学相关的书,把调研5个模块降低为只深挖竞品1个方面。
  3. 拆成本/资源:把所需成本最小化,如每天学习9小时拆为5小时,把调研竞品数据改为用科学视角看已有产品。

总之,只有当三个角中至少有2个角做的比预期好,真实执行起来才会令人称赞。

4. 方法论有了,再说点技巧

围绕 “如何更有效地执行” 这个问题,从底层的科学原理探索找到了本质,再根据本质到方法论的推演,我们也找到了。

最后再讲点经验技巧:

我一直认为,经验技巧基本都是符合大脑「一……就……」回路的,和很多动物一样,大脑中有一个触发机制。练习多了,自然就会从「系统2」中汇入「系统1」形成有利于人生存的自动习惯行为。

根据「执行反馈三角」和我日常行为,提炼出6个能直接用的Tips

  • 一做计划,就拆解成短期可以做的小事,并每天坚持。
  • 一旦想不清楚,就先动手执行起来。走一步,看两步也不错的。
  • 一旦遇见阻力,就想想这个「执行反馈三角」,看看哪里有问题。
  • 一旦成功执行(哪怕小事),就给自己一个小奖励。
  • 一旦在执行中感受到快乐/愉悦,心里记录下来,鼓励自己。
  • 一要执行,就迅速判断这是「我想做」还是「我不得不做」,前者先做,后者当作点心在大脑疲惫的时候去做,越判断越准。

5. 总结一下

产品经理是需要深度思考的职业,哪怕仅仅针对1个问题——我该如何更有效地执行?

本文通过把How问题转化为What和Why,在管理学、军事、社会心理学、物理学、生物学的「科学原理」找答案,挖掘到本质:有效执行的本质解,是一套让决策/认知有序化的反馈过滤机制。

得到本质解,内心更加笃定。从底层向上推导方法论,根据同构性,借用“杨三角”组织能力模型迁移到个人的“朱三角”(不要脸的简称)——「决策反馈三角」

多元决策模型 |“我该如何更有效执行?”

对于一个决策,无论是自己想的,还是领导/同事甩来的。

通过「1需求意愿」「2能力水平」「3成本资源」三个环节来一一审视,审视后修改下一次决策,直到三角飞轮转起来。

而什么是【令人夸赞】的执行力?即3个角至少有2个角出色。即执行时表达出强烈的意愿干这个事,或执行所用的能力远远大于这事本需要的能力,或用了远低于预期的成本/时间和资源去做完。

最后,根据方法论和个人经验,提炼出6条可以立马执行的「一……就……」经验公式,便于方法论的执行。

 

作者:朱鲁斌,公众号:字字朱心。

本文由@朱鲁斌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产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Unsplash, 基于CC0协议。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人人都是产品经理微信公众号或下载App
起点学院课程
评论
评论请登录
  1. 目前还没评论,等你发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