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行动,再研究

起点学院产品经理365成长计划,2天线下闭门集训+1年在线学习,全面掌握BAT产品经理体系。了解详情

本文译自唐纳德诺曼的“Act First, Do the Research Later.”

在行动之前先思考,听上去很对,不是吗?在设计之前思考清楚。是的,做一些调查,研究更多的需求,用户,情景,然后设计。这听上去很对,也是为什么我(唐纳德.诺曼)要挑战这个固有思维的原因。但是,先做起来,之后再仔细想,有时候这么做也是有道理的。

在现实的产品开发世界里,时间总是很紧迫,预算总是受限。所以很多时候在有研究的基础上做设计是不可能的事情。“是的,”产品经理会说,“我知道我们应该先做一些研究,但是我们没有时间。我们已经落后计划日程很远了。但是下个项目,我们会先做研究,可以吗?”但这个下次从来没有发生过。下次项目还是时间紧迫的开始了。实际上,让我来创造一个准则:

诺曼的产品发展准则:项目的开始总是落后于计划而且超出预算。

我们总是教育别人先做研究再经历构思、模型和反复提炼的过程的重要性。我们大多数都喜欢这个方法,我也是,而且我也这么教别人。但是当现实指示我们不能这么做的时候,这些教条就变得没有意义了。如果我们从来没有足够多的时间来开展研究,那么我们为什么要宣扬这么一个不实际的方法?我们需要针对现实调整我们的方法,而不是一些冠冕堂皇的,只能应用在理想世界的纸上谈兵的理论。我们要开发一些灵活多变的设计策略。

为什么先做研究不是那么必要

下面有五个支持现实中先设计再研究的五个不同的论据。

第一,好的设计的存在不是先由研究产生的。
第二,有经验的设计师已经掌握了很多从研究中来的知识。
第三,研究对于一个公司来说应该是一个不间断的工作,那么,在任何时候都应该是有相对研究结果的。
第四个,也是最矛盾的一个论据,研究可能会阻碍创造力。
第五,当项目开始,团队建立的时候,做研究已经太迟了。

没有经过设计研究的产品案例研究

首先,我们可以简单地看一看大量现有的产品,他们中很多没有经过设计研究,但都非常完美的合乎情理、启发灵感和受人追捧,设计研究不一定都是必要的 。纸上谈兵的设计师可能故意忽略这些产品例子,但是忽略他们不能让他们消失。

有经验的设计师已经有很多储备知识

其次,我们可以理解为,有经验的设计师从来都不是凭空设计产品的。老练的设计师已经有了很多先前总结的经验,这些经验在没有新的研究和调查的情况下,提供了大量的知识。这就是为什么设计专家们有时可以如此迅速地开始设计。

我发现,在我的设计咨询中,我有时候会跳过研究阶段。先动手做,再去思考它。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我在之前的几年中就做了很多必要的研究,以此掌握了很多预备的知识。

实际上,预先建立的知识储备是如此重要以至于它在很多其他的实践领域被编写成手稿、图表等等。Ed Hutchins(圣地亚哥加州大学认知科学系,人类学家,《荒野中的认知》的作者)让我第一次感知到了这种知识的重要性。他定义这种知识为“预先推断的知识”,同时举了一些例子如地图、潮汐表、手册以及一些我们日常工具从,手动六分仪到复杂的计算工具。这些工具在被使用的时候都立即提供了可用的答案而不需要去做研究和调查。每一个领域都有大量的预先储备的知识以允许熟练的从业者不需要明显的调查研究就能开始做东西。所以,其他人已经帮我们思考了很多,我们可以简单地依靠已经存在的智慧来指导我们怎么做。

工业设计领域并没有很多图表或者手册、电脑工具,但是我们确实有很多累积的知识。

研究人员应该一直处于研究其具体领域中的状态

在先前的一篇文章“why doing user observations first is wrong”中(发表于ACM interactions,人机交互的电脑科学杂志),我坚决主张我们不应该费尽心思从研究开始做。其实,设计研究者应该一直在研究与其领域相关的各种问题。总之,一个公司的设计研究者应该知道什么样的产品公司是喜欢的。所以当一个项目启动的时候,研究结果应该是一个水到渠成的事情。

第四个,也是最矛盾的一个论据。我强烈认为,太多的研究会阻碍想象力和创造力。我对此深信不疑以至于在最近一次的客户见面中我感到非常沮丧,他们的设计团队正在做非常多的研究。我非常怕他们实际上根本没做什么东西,如果他们有做,他们也可能被完全束缚于各种调研。“停止思考,开始行动!”我劝告他们,“建立东西起来,画画草图,把你们的点子表达出来,再回去分析。先做,再思考!”

当我作为一个认知科学的专家的时候,我认识到当我不断地学习现有的研究资料,并变成其中专家的时候,一种非常微妙的折中主义产生了。太多的知识有时候很有害。我所有学生的博士论文的重点在于对一个命题的认知上有一个明显的发展。当你读了太多现有的有关先前研究者怎么想怎么做的资料之后,你就会跟着他们的步伐亦步亦趋了。这就意味着你会和先前的研究者一样遇到死胡同。当你不局限于这些资料的时候,你就可以更加的有创造力,发现更多有价值的思维和方向。但是(这也是一个最重要的“但是”),每当我这么做和要求学生这么做的时候,我会要额外的资料报告,当他们的工作开始进行的时候。这是为了阻止他们去做别人已经做了的东西,去阻止他们陷入别人已经描述过的陷阱,同时也是阻止当他们需要解释给别人自己在做什么的时候反而别忽略的情况。深入的研究、思考和理解是需要的,但是,很多时候,在原始的行动和决定之后再做这些是非常有利的。

当产品已经启动,队伍已经组建之后,一切都太晚了。

一个项目启动、团队组建的决定已经包含了需要建立什么基本元素的决定,一般都会伴随着时间规划、市场定位、目标价格、交货日期等等。这个决定经常伴随着一大堆的需求。

但是开展用来建议新的方法以及确定设计是否真正达到了用户需求的设计研究的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去影响并塑造一些关键决定。设计研究的用武之地应该是在这些决定被确定的决策台面。在这个时候,设计者应该和市场团队、工程师、商业分析师有一样的影响力。比如在市场研究方面,市场方面的代表在这个领域应该已经做的很好了,除非设计师能有市场潜力方面的相关看法,不然他们没有能力去赢得这个决策层面上自己的位置。我们需要的设计研究的结果要包括类似计算潜在销售的表格以及推荐方向不被采纳的时候所有潜在的将失去的机会的分析报告。

如果设计者没有被包括在决策制定的台面上,那么他们已经被人从重要设计决策制定的圈内省略了。当一个团队被建立的时候,主要的一些决定应该已经被决定了。这时候要介绍研究已经太迟了,不管这些研究结果是从一直延续的研究上来,从设计团队的经验来还是其他地方。

需要研究和谨慎的地方

当设计成为有非常重要的影响因素,有非常大的影像范围的时候,犯了错是非真的很致命?明显的,我们应该谨慎地行使当我们的行动会有非常大范围的影响。不管什么决策、行为或者试验设计,当他们有非常高的影响力和大的范围的时候,我们总是应该在小的范围内先尝试一下。就像我说的,只有在做东西的人有相当多的经验的情况下,研究阶段被跳过才是合适的。你可以说,他们已经早就做了很多研究了。

总结

让我来总结一下,是的,我相信研究是非常重要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设计项目一开始的时候就要介入设计研究。这些研究可以在非常早之前就被完成了,或者甚至在项目开始以后做也可以。好的设计师应该总是专注于观察、思索、创作设计表现产物、手绘、书写、计划 等等。最后,所谓的“用兵一时”,好的设计师完全不需要研究来做设计,依靠的只是不断积累的智慧。

明显的,如果涉及的领域是非常陌生的,设计师马上要转换自己的角色,去当以为学生,去快速吸收相关领域的知识,和这个领域的专家紧密合作。但是,研究和设计活动的联系不需要是时间性的必然前后联系。很多时候,这些活动可以被拆分开来,时间性上的顺序有时完全可以颠倒。

先行动,后研究?嗯,不尽然。一直研究,一直行动!

附:诺曼最后的总结,在我看来,权且把它理解为老爷子在各种历练之后顿悟到教条的界限都是可以被打破的,有种悟禅悟道的微妙的感觉。其实现在在做的项目也遇到行动和研究先后的问题,虽然我是半路插到团队中来,但是还是感觉得出来当时项目的研究做的不多,主要从竞品分析开始做的,根据老爷子之前说到的,很容易陷入到亦步亦趋的问题中。在总体设计上来说,现在在做的产品设计体验上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文章之前看了,但是这次翻译一遍之后感悟到的东西还是比光光浏览一遍文章多的多,每字每句翻译之后很多细节的东西都有顾及到。仔细看完文章之后发现自己要完成一个新的课题,就是先行动,再研究,那什么时候再具体研究,怎么研究?这也是自己做的产品现在遇到的问题,要好好总结和规划一下产品新的定位和方向,之前虽然做过,但是感觉还是比较片面。也许这种总结和规划过每过一段时间做做总有新的体会和发现,总会往更成熟的方向发展。

最后,今天翻译此文也是为了奇文共译,雅俗共赏,有好的命题大家可以讨论讨论。还有一些自己觉得比较有意思的文章,会再闲暇时间翻译出来,也当是不断学习语言了。

附上原文链接:http://www.core77.com/blog/columns/act_first_do_the_research_later_20051.asp

转自:网易用户体验中心

您的赞赏,是对我创作的最大鼓励。

评论( 0

登录后参与评论
加载中